第93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也注意观察了一下,几个男同学自从见到温芳进来,就表现得太过热情,都争着上前与她打着招呼。.
“这位是?”一个一身西装的男人看向刘伟名问道。
刘伟名微笑地看向了这人时,章柔微笑道:“温芳带来的办公室主任,怎么样,比你有型吧?”
这话听得刘伟名有些皱眉,这章柔大有深意的话啊
温芳这时也笑道:“龙朝海,我的同学。”
这是在向刘伟名介绍了。
刘伟名有一种感觉,温芳仿佛并不待见龙朝海似的。
刘伟名伸手握过去时,明显感受到对方有一种敌意。
看看龙朝海,再看看温芳时,刘伟名满脑子疑惑,仿佛自己成了情敌似的。
“温芳,刘主任不错嘛,是不是心动了?”一个女人笑着问道。
“楚敏丽,你说什么啊,我说了的,他是我们乡的党政办主任,这次是到县里开会来的。”温芳道。
“我的同学楚敏丽,嫁了一个老板,现在开了一家服装店。”温芳对刘伟名道。
“温芳,你们的离婚办得怎么样了?办好了吗?”又一个女同学八卦地问道。
在这样的场合,特别是有外人在的情况下问这个,不太给温芳面子嘛看看这个长相平常的女人,刘伟名有些无语。
这次温芳都懒得介绍这女人了,装做没有听到。
这温芳的女同学们明显是在揭温芳的底嘛,这些同学还真是有趣
刘伟名就看了一眼章柔。
章柔笑道:“得了,温芳的事情不是你们管的,今天好不容易拉来了温芳,我们与温乡长好好的喝几杯,要知道我们同学里面,温芳是发展得最好的一个,以后说不定我们要靠温芳吃饭的,大家都讨好一下温乡长啊。”
章柔的话说得大家就笑了起来。
章柔又说道:“你们男同学主动点嘛,还不邀请我们的乡长跳舞。”
这话一说,那个龙朝海已是快上前请温芳跳舞。
章柔也微笑着一伸手道:“帅哥,能不能请我跳个舞?”
这个章柔不简单啊
刘伟名微微一笑道:“能请美丽的女士跳舞是我的荣幸。”
章柔一笑,两人已是滑入舞池。
“帅哥,你们温乡长怎么样?”章柔一边跳着,目光在刘伟名的脸上看着问道。
“很好啊。”刘伟名要些受不了这女人身上的香味,非常浓郁。
轻轻一笑,章柔道:“她刚办了离婚。”
刘伟名道:“没听说。”
章柔又是一笑道:“她原来那男人不行的。”
愕然看着章柔,刘伟名没弄明白她说的什么。
娇声一笑,章柔用下面撞了刘伟名一下道:“还不明白?”
这下把个刘伟名吓得向着四处看去。
好在灯光很暗,倒是没人发现情况。
轻声就是一笑,章柔道:“我相信你与温芳没什么了。”说着就用手在刘伟名的背后划了划。
太危险了
刘伟名感到这个女人完全就是一个危险人物。
好在舞曲也在这时结束了。
头上微微有了一些汗,刘伟名忙过去坐下。
“帅哥,喝酒。”一个温芳的女同学微笑着递了一杯啤酒给刘伟名。
端起来说了声谢谢,刘伟名一口干了杯的酒,那冰爽的感觉很是不错。
“我叫冯菲菲,在环城乡政府工作,我知道你。”这个递了啤酒的女人微笑着对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看去时,发现这是一个长得很甜的女人,说不上漂亮,却也很受看。
微笑着点了点头道:“你们这些同学经常聚会?”
“几个女同学倒是经常,今天是楚江过生日,本来要叫温芳的,你不知道,楚江在班上追过温芳,结果没追上,后来跟班上的李萍结了婚。”说着朝那个说话有些阴阳怪气的女人噜了一下嘴。
刘伟名看到是那女人时,这才明白了进来时那女人说话很怪,温芳又没有介绍的原因,搞了半天还有这样的过结啊
难怪没有通知温芳了
“刘伟名,你现在可是名人啊别人不知道你的情况,我可是知道的,你很有发展前途。”冯菲菲笑着说道。
“哈哈,菲菲,你是不是对我们的帅哥心动了,两人谈得那么亲密的。”楚敏丽笑着走了过来。
冯菲菲瞟了她一眼道:“我们可是在谈工作。”
楚敏丽就放声大笑起来,整个的身体都在闪动。
想到这女人仿佛与温芳也不对路,刘伟名向四处看时,看到大家又都跳了起来,自己到这里来仿佛没来对,这些人真是情况有些复杂。
向冯菲菲比了一个邀请的动作,刘伟名拉着冯菲菲就进入了舞场。
两人跳得到是很正规,刘伟名道:“环城乡的发展怎么样?”
“还不是老样子,县里的情况复杂,大家都没心思。”
谈起了官场上的事情,两人就有了许多共同的语言。
刘伟名通过与冯菲菲的交谈,知道她的老公在县卫生局任一个科长。冯菲菲在谈吐上到是很不错的一个人物,感觉能力也是强的人物。
又是一曲终了,刘伟名感到温芳他们的这些同学可能闹得会很晚,就找到了温芳那里,对温芳道:“我家里有点事情,得先走了。”
温芳也明白刘伟名不习惯这里的情况,微微点头道:“去吧,明天一起回去,到时我打你电话。”
听说刘伟名有事要离开,章柔硬是塞了一张卡给刘伟名,说是半价卡,刘伟名只好接过装在了身上。
走出了包间,虽然耳仍然传来的是震耳的音乐声,刘伟名却是感到全身一阵爽快,想想温芳的事情,刘伟名微微摇了摇头,这温芳也真是难,他们的这些同学也复杂得很,这就是小市民的生活
想到自己的那些同学时,刘伟名发现都差不了多少,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着争斗。
刚走到大门口,刘伟名就听到传来争吵声,感到声音有些熟悉时,抬头看去就看到田家英正在那里与一个男人进行着争吵。
想到都是一个小区的,刘伟名就走了过去。
刘伟名刚刚走过去时,田家英一眼就看到了刘伟名,眼睛一亮,大声道:“伟名,你怎么才来啊,我都等你一阵了。”
刘伟名没想到会是这样,愕然看着田家英。
这时就见田家英的脸上现出惊喜的样子小跑过来,伸手就搂住了刘伟名的胳膊,声音也变得娇媚道:“怎么搞的嘛,人家都等你好一阵了。”
这做派完全就是两个非常亲密的男女的做派。
只能是满脑子的疑惑,刘伟名就看到那刚才与田家英争吵着的男子脸色不善地大步走了过来。
“搞什么?”刘伟名小声问道。
“配合一下。”田家英也小声道。
说家这话,田家英掏出一张纸给刘伟名擦了一下头上道:“看你,头上都冒汗了。”
这情况就更加的亲密了。
刘伟名有种要撞墙的冲动,这女人到底搞什么嘛。
“曾雷伟,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我是有男朋友的,你还这样纠缠,看到没有,我男朋友来了。”

刘伟名感到自己仿佛陷入到了一种非常危险的情况了。
那个叫曾雷伟的人狠狠地盯住刘伟名道:“你是她的男朋友?”
田家英就暗捏了刘伟名一下。
刘伟名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这个女人竟然把自己说成是她的男朋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听到刘伟名回话,曾雷伟沉声道:“我在你的身上花了那么多的钱,今天我就要你给我一个答复,要么就是嫁给我,要么就把花我的钱赔给我。”
这事
刘伟名就看了一眼田家英。
“我早就跟你说过我有男朋友的,你非我缠着我,哪一次是我跟你要东西的,都是你非要送给我,你以为我想要你的东西啊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嫁给你了,只是处处罢了,合得来就合,合不来的话好说好散嘛。”
刘伟名还真是想掺合在这里面,对那男人道:“我看你们可以好好的谈谈嘛,不行就算了。”
“你是什么东西。”说话间,那曾雷伟挥着拳头就砸向了刘伟名。
还没有想到对方突然间就动手,也是刘伟名长期练了五禽戏,一个闪身就躲了过去。
这男人估计也是一时气极,以为田家英不与他好就是因为刘伟名,朝着刘伟名就扑了过来。
刘伟名也不是一个善者,让了两次之后,看到这人不依不饶的样子,闪身上前,一个手刀就击在这人的身上。
把人击倒之后,刘伟名再不想纠缠,大步向着外面走去。
田家英也不知是怎么想的,紧紧就跟上了刘伟名。
看到刘伟名招手要了一辆的士坐进去,她也打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两人谁也没有说话,车子朝着刘伟名父母住的小区就开了过去。
到了小区的一段路时,田家英喊了一声停车。
车子停下之后,田家英对刘伟名道:“谢谢你了。”
看到田家英下了车,再看到四处都很黑时,刘伟名想了想也下了车子。
看着的士快离去,刘伟名微皱眉头道:“人家既然那么喜欢你,你就不应该玩弄人家。”
“你知道什么啊。”田家英突然大声道。
刘伟名道:“你看看你这样子,我看你还能装多久。”
再看看这里的情况,刘伟名道:“一个姑娘家的,经常晚上走在这里,也不怕有人把你那个了。”
变魔术似的,田家英从包内一下子摸出了一把刀子道:“这是防身利器。”
刘伟名看到那把刀子,摇了摇头。
仿佛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田家英道:“你不知道,那人是一个小老板,还真是给我买了不少东西的,可惜了,他也就那样了,没什么发展前途,玩玩可以,做老公就差了许多,我要找就找一个当官的,你不知道的,现在什么最热闹,领导干部最热门领导什么没有,工资不必用,各种孝敬不少,福利又好,混得好的领导到了哪里都不要钱,有钱有势的。”
“我看你到时怎么收场。”刘伟名对这女人真是无语了。
“唉,你这帅哥到是一个不错的人,可惜了,要是你当了县里的领导,我到是可以考虑一下你的。”田家英放声大笑着说道。
“谢了,谢了,你这人我不敢惹,惹不起啊。”刘伟名摇了摇手。
田家英又是一笑道:“听说你混得不错,已是党政办副主任了,不错嘛,帅哥,如果你哪天当了县里的领导,我来跟你做,你看怎么样?”说完这话,田家英已是放声大笑摇摆着腰肢向着前来走去。
那身段扭得很是y人,本就高挑的个子,小挎包一甩甩的。
刘伟名摇了摇头,叹了一声,这女人入魔了
走进了厂门,就见田家英。
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她的身上再也不是狐媚的情况,而是变得非常的端庄。
看到刘伟名愕然的眼神,田家英抛了一个媚眼给刘伟名,转身很是稳重地向里走去。
拍了一下脑门,刘伟名差点笑了起来,这女人真是一个有趣的女人啊
看到了田家英的情况,刘伟名的心情真是不错,这个女人也算是一个极品的女人了
县委常委会刚刚开过,刘伟名成为春竹乡党委副书记、委员、副乡长、代乡长的任命立即在全县引起了轰动。
一个刚刚参加工作三个月的年轻人爬得也太快了,谁也没有想到县里会是那么的有魄力,更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事情上,目前已经明显成了县里一二把手的崔永志和赵卫江都是统一的意见,两人都投了赞成票。
县委组织部长庞辉感受到了崔永志和赵卫江的心意,失去了高震山这个后台的庞辉这心里面猫抓似的,以他的聪明,已经明白了许多的事情。
电话打到了刘伟名的手机上,庞辉表现出了一种很亲切的样子,对刘伟名道:“小刘,你到县委组织部来一趟。”
刘伟名这几天回到乡里之后就投入到工作,还真是很少去想这事,他明白得很,既然崔永志都已是这样的态度,事情就不会有太多的变化。
答应了一声之后,刘伟名坐在办公室里,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办公室里这时显得很静,大家都在埋头做着自己的事情,耳当然也在听着刘伟名打电话,看到刘伟名通完了电话,脸上流露出的笑容,也就只有方怡梅敢问了。
“主任,有什么好事那么高兴?”方怡梅微笑道。
宁秋菊微笑道:“看样了就是刘主任的女朋友打来的电话。”
秦桂东笑道:“主任什么时候把嫂子带来我们拜见一下?”
方怡梅也笑道:“是啊,还不知道嫂子长什么样子呢?”
刘伟名笑道:“迟早得让你们看到。”
这话就有些含糊了,方怡梅的脸色就微微一变,她最近可是下了心想倒追刘伟名的,一直也没有见到刘伟名有什么表示,心多少有些上火。
方怡梅是看得明白了,刘伟名如果按现在的这个发展方式,他迟早就得上去,如果能够成为刘伟名的老婆,那就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了。
宁秋菊微笑道:“我可是听说了的,主任已经有了一个家庭情况很强的女朋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