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这事也是最近县里的人们猜测的一件事情,看到了刘伟名的不断发展,了解了他的家庭情况之后,大家把刘伟名的发展只能归结为一个原因,那就是他的女朋友在为他出力,正是因为找了一个有背景的女朋友,他才有那么大的发展。.
这种猜测现在已是在县里成了主流,宁秋菊也听说了情况,她自然相信了这情况。
刘伟名愣了一下,想想这事就释然了,也难恍然大悟大家会有这样的猜测。
这样也好,自己没必要去解释,让大家猜测,对于自己的发展反而是一件好事。
下班时,刘伟名刚出了乡政府就看到仿佛站在那里等着的牛常胜。
牛常胜的脸上现出了笑容,对着刘伟名招了招手道:“伟名,到家里去吃饭。”
“呵呵,主任请客,我是一定要去的,上次到省城时,同学送了一瓶好酒,我去拿来一起喝。”
牛常胜就笑道:“不请你吃饭的话,你的好酒还不想拿出来的,快去拿,我在家等你。”
牛常胜与刘伟名之间的关系相对来说还是比较亲密的,原来是老主任,现在是人大主席团主席,对于刘伟名下一步的乡长通过也有着关键的作用。
走到宿舍时,刘伟名看到学生们都已放学,正在打饭吃,走进了宿舍,就看到宿舍有着好多个学生,男男女女的都有,杨玉仙和崔月兰全都端着饭在那里吃着。
看到刘伟名到来,学生们全向他打招呼。
刘伟名也与大家打了招呼。
“刘老师,我去帮你打饭?”崔月兰一见到刘伟名,就非常积极道。
杨玉仙更是做得直接,拿起刘伟名的饭碗就打算去帮他打饭。
摇了摇手,刘伟名道:“今天我不在这里吃了,你们吃你们的。”
崔月兰就看了一眼杨玉仙,杨玉仙也不示弱地看向崔月兰。
刘伟名一看这情况,头脑就是一愣,这两个女生仿佛不太对路啊
看到这情况,刘伟名到是没有多想,拿出了江朝伟上次送的一瓶好酒就走了出去。
拎着那瓶酒,刘伟名漫步向着牛常胜家走去。
半路上接到了温芳打来的电话,电话温芳的声音透着一种兴奋:“伟名,县委常委会开过了,我们的事情有了结果,你接到了通知没有?”
“嗯,刚刚接到了庞部长的通知。”
温芳就高兴道:“这次看来是你我两人搭班子了,真好。”
刘伟名就是一一笑,这温芳自从那天包间里面与自己有了那差点成事的事情之后,仿佛有些情感的微妙变化了
“是啊,有你掌舵,相信春竹乡会有一个大的发展。”刘伟名说的到是真心话,温芳当书记对于自己要做的工作肯定有着促进作用。
温芳就笑道:“明天我们一起到县里?”
刘伟名答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走进了牛常胜的家,一进门就闻到了扑鼻的香味。
“老领导,做什么好菜?”刘伟名高声问道。
牛常胜哈哈大笑走了出来道:“你嫂子从县里来,带了一些肉,今天我们好好的整一顿。”
牛常胜的老婆也笑着从里面走出来,热情招呼着刘伟名。
泡了一杯茶给刘伟名,牛常胜微笑道:“今天县里开了常委会了。”
刘伟名就笑了,这老牛同志的消息还真是很灵通的,这事那么快就已经传到了他的耳
目光就在牛常胜的脸上看了过去。
刘伟名多少还是有些想法的,牛常胜毕竟曾经是自己的领导,现在自己成了乡长,他难道没有想法?
看了一眼牛常胜时,并没有从牛常胜的脸上看出一些问题,刘伟名多少有些不解。
很快把菜摆上桌来,虽然就是回锅肉、炒豆腐、炒土豆和一种油菜杆做的酸汤,这些菜在春竹乡也是难得吃到的东西了
倒上了酒,牛常胜抿了一口道:“果然是好酒。”
刘伟名已是夹着菜大口吃了起来。
两人一边碰杯,一边吃着,聊着春竹乡的发展。
牛常胜叹了一口气道:“伟名啊,说个实话,春竹乡的情况我是看在眼里急在心,再这样下去,春竹乡就真的是要出乱子了,全国到处都在发展,春竹乡却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大家在指着我们的后背骂娘啊。”
牛常胜这个人在乡干部也算是一个心存在做事想法的人,几个月以来,刘伟名对牛常胜也算是有了一些了解。
听到牛常胜感慨,刘伟名点头道:“自从我到了春竹乡之后,看到的还真是一柱接着一柱的事情,事情到是多,没有几件是真正为大家做的事情,是得好好的发展了。”
“伟名,我这个人守成有余,进取不足,春竹乡的希望还得看你们。”
刘伟名就向牛常胜看去,这话说得有些考究,还真是不知道牛常胜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想法。
喝了一口酒,牛常胜道:“这次县里开会让你来任乡长,我认为这是正确的,你的老主任其它的没有能力,支持你的工作还是能够做到的。”
对牛常胜的这种想法,刘伟名一时间还真是有些不太适应,说道:“主任,你是有经验的人,我的工作有什么不到的地方还要请你多多指点才是。”
牛常胜的爱人就在一旁笑道:“刘主任,我们家老牛就是一个直肠子人,他的心思就是想回到县里去,一家人能够在一起就比什么都好。”
刘伟名微笑道:“老领导是有能力的人,相信下一步的发展空间会很大。”
牛常胜摇了摇手道:“伟名啊,说个实话吧,乡里的事情一桩接着一桩的,再这样下去,我看不要县里来过问,乡里的群众就得造反,现在春竹乡需要的就是一种团结,只要大家团结一心,春竹乡就能够有大的发展,下一步的工作,只要是有利于群众的事情,你都应该放手去开展,我肯定会大力支持。”
交心的饭啊
刘伟名有些明白了,这牛常胜是一个能屈能伸的人物,他选这样的一个时间请自己吃饭,时间的把握非常好,自己还没有上位,就不存在讨好,却又能够恰当地向自己表明了态度。
刘伟名带着醉意离开了牛常胜的家。
送走了刘伟名,牛常胜坐在了沙发上,他的老婆道:“老牛,小刘真的厉害?”
“呵呵,我算是看明白了,现在这世道啊,没有强大的后台,真就是寸步难行林民书与他斗,结果如何了你也是知道的,小刘这人重感情,现在支持他的工作一下,有朝一日他发展了,这情就欠下了。”
“你这人,看得还真是长远得很,我说啊,调回县城才是真的。”
呵呵一笑,牛常胜道:“你不明白啊小刘难道就只是一个乡长?错了,大错了我看啊,县里都留不住他的,这是一种投资,只要投资成功了,你以为我老牛才是一个主席?”
目光在温芳和刘伟名的脸上看了一阵,县委组织部长庞辉很是严肃道:“今天请你们过来,我是代表县委对人们进行组织谈话。”
一大早就与温芳赶到了县委,刘伟名和温芳都有些紧张,都知道了县里的决定,但是,在没有正式谈话前,一切都不太好说,今天谈了话之后,一切的程序就开始了,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上位了。
看到这两个年轻人都显得很是镇静,庞辉的心里面还是多少有一些感慨,自己当然在这个岁数物时候还是一个一样都不是的人啊
翻看了一下桌上的东西,庞辉继续道:“经过县委常委会议研究,县委决定对春竹乡的班子进行调整,由温芳同志任春竹乡书记,刘伟名同志任党委委员、副书记、副乡长、代乡长,现在我代表组织征询你们的意见。”
温芳首先就说道:“我服从组织的安排,一定在新的岗位上做出更好的成绩,不辜负组织的信任。”
庞辉的目光就看向了刘伟名。
刘伟名说道:“组织上把我放在代乡长的岗位上,这是一个责任,组织上既然相信我,我就一定会努力工作,决不辜负组织上的信任。”
两人答的都规矩的。
庞辉这才脸上现出了笑容道:“春竹乡是全县最贫困乡,那里的情况非常复杂,一直以来县里对春竹乡的工作都是非常重视的,但是,这几个月以来春竹乡的问题频发,这说明了春竹乡的班子是存在问题的,虽然有一些客观的原因,但是,乡里干部的主观意识淡溥也是一个因素,这次春竹乡班子的平均年轻都很小,这是县委在干部队伍建设上的一个突破,县委的压力也很大,能否做出成效来,这是你们要答的一份试卷,县委希望你们能够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
温芳道:“请组织上放心,春竹乡的班子一定会紧密配合,把工作做好。”
“嗯,这次韩步松将调出春竹乡,县委为你们配备的副书记是胡昭荣同志,他也是你们的熟人了,相信你们之间的配合很默契的。”
县团委副书记?
温芳和刘伟名就互相望了一眼,这个胡昭荣两人倒是认识,是县团委副书记,一直都不是太高调,值此县里争夺那么激烈的时候,他能够从团县委调到乡里来任副书记,如果说他背后没有后台,两人根本就不相信。
刘伟名在猜测着胡昭荣的情况,感到这人到了春竹乡之后,春竹乡的情况就存在了变数。
庞辉又道:“刘伟名同志调离了党政办之后,党政办的主任人选县委想征求你们的意见再做决定,要没有做出决定之前,刘伟名同志暂时兼任一下。”
这事更是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
从庞辉的办公室出来,温芳对着刘伟名道:“看来县委的意思是要由你来推荐党政办主任,你看看谁比较合适一些?”
刘伟名想都没想道:“我认为方怡梅就很不错。”
温芳就在刘伟名的脸上看了一阵,微微一笑道:“伟名对方怡梅很信任啊。”
怎么这话里面有着一种味道
刘伟名就看向了温芳。
迎着刘伟名的目光,温芳把头转到了一边道:“行,你说谁就谁吧。”
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办,两人很快就各自离去。
一路之上,刘伟名还是发现了一些变化,县委的人们见到了他时,都很是热情打着招呼。
“伟名,恭喜了。”
听到声音,刘伟名就看到原来高震山的秘书常明光向着自己打着招呼。
看向常明光时,刘伟名心情一震,这个常明光以前是多么风光的一个人,自从高震山调走之后,由于并没有带他一道离去,他就一下子变得没有了权势,整个人仿佛也苍老了许多。
刘伟名也听到过一些情况,这个常明光现在坐的是冷板凳,没多少人与他交往了。
这就是官场啊
刘伟名的心感慨,但是,想到以前自己与常明光也还是相处融洽,急忙过去紧握住常明光的手道:“明光,好久不见。”
刘伟名这样一紧紧握住自己的手,常明光差点就流下了泪水,这人情的冷暖他是见识了,以前自己当着高书记秘书时,到了什么地方不是笑脸相迎,那讨好的表情天天在自己面前闪现,自从高书记一走,自己就被打入了冷宫,真的是日子难熬了
紧紧握住刘伟名的手,常明光都有些舍不得放手似的,感慨道:“伟名啊。”
一下子就说不出话了。
“走,我们好久没见,一起喝两杯。”刘伟名很是诚恳道。
摇了摇刘伟名的手,常明光道:“我的情况你知道,就不喝酒了,有朝一日还望拉兄弟一把。”
说完这话,再次摇了摇刘伟名的手,这才离去。
看着这个曾经风光的秘书黯然的样子,刘伟名的心一阵警惕,自己的情况何尝不是一个样子,现在倒是风光了,谁也说不清楚什么时候也象常明光一样,还得警惕才是。
刚走出县委,刘伟名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拿起一看时,却是一个省城的号码。
电话一接通,一个很年轻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你叫刘伟名,在草海县春竹乡工作?”
刘伟名一愣,对方对于自己的情况那么清楚,难道是一个熟人?
听到的声音又不像是熟人
“你哪位,我就是刘伟名。”
“刘伟名,我要告诉你,刘梦依不是你能够染指的,警告你一下,离她远些,否则的话,你可就要小心了。”
说完这话,对方就挂了电话。
拿着手机,刘伟名的心一惊,看到前方有一个长椅,走过去坐了下来。
掏出一支烟点燃吸了一口之后,刘伟名自语道:“还是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