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对于这情况,刘伟名其实早就有了一些猜测,更是对接到这样的电话有着预感。【】.
刘梦依对待自己的情况刘伟名是非常清楚的,正是因为刘梦依有了那样的心意,刘伟名才对方怡梅的那情意装做视而不见。
现在刘伟名其实自己都很是迷茫,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到底在对待这两个女孩子的那种暗示有着什么样的想法。
对于方怡梅,这女孩子的确漂亮,但是,刘伟名很清楚知道,这个女人是权力欲极强的女人,看自己的可能就是看自己身后的力量,如果有朝一日她发现了自己身后并没有任何的力量之后,她可能真会做出一些给自己戴绿帽子的事情,一想到这里,刘伟名的心里面就腻味,他当然明白自己的情况,搞得不好,一切曝光出来的话,大家就会发现自己并没有强大的后台。
如果说强大的后台,刘伟名的一种感觉,一个是宁军背后的那人,另一个就是刘梦依背后的那人了。
对于刘梦依,刘伟名更希望娶这样的女孩子做自己的老婆,这样的女孩子显得更加的专一。
可是,刘伟名也知道门户实力的悬殊,感觉得出来,刘林依的家族很强,想娶这样的女孩子是难度相当大的。
刘伟名不相信刘家会他们的孩子找一个自己这样无权无势的人做丈夫,更相信同样有着门当户对的人在追求于她。
这段时间刘伟名都在等着这样的电话。
今天果然来了这样的电话。
有了这样的电话,刘伟名仿佛松了一口气,他感到自己的猜测是完全正确的。
是的,现在的社会就是那么现实,如果没有背景,自己就绝对没有上位的可能,娶一个大家庭的孩子,至少能够借到更多的力量
刘伟名的心情很是矛盾,男人的自尊告诉他不能够做这样的事情,可是,现实的情况又告诉他,必须要娶刘梦依,只有娶到了她,自己的许多梦想才有实现的可能。
有人跳出来了
这才正常嘛
刘伟名吐了一口烟雾,他担心的是自己什么也搞不明白,现在有人跳了出来,这其实是一件好事。
对方的警告刘伟名其实是非常重视的,这决不是随便的一次警告,对方应该有着强大的力量,从省城打来电话,如果要动自己这样的一个小小的乡长,相信他们并不费事,只需要到县里把崔永志他们收买,结果可想而知。
同时,刘伟名也想到了一个关键的地方,要对付自己这样的小小乡干部,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应该不会亲自动手,他们也不会搞这种丢面子的事情,那就还有着自己的一些机会了。
如果说从自己工作到现在的借力使力行为让自己当上了乡长是运作的结果的话,现在自己的舞台应该是更上一层了,就看自己怎么样去做了
是一个年轻人,并不是老年人
刘伟名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这说明了还是晚辈的一些动作,并没有上升到高层次,这样的事情处理起来还能应付。
如果没有这警告的话,刘伟名可能还会考虑一下与刘梦依合不合适的问题,现在有了这警告,刘伟名已经完全明白了刘梦依的心意了,这女孩子看来是下了决心了
这钢丝是越走越紧张了
自己到底对刘梦依是一个什么样的想法呢,这事应该好好的想一下了。
回到家,刘伟名发现自己的父亲坐在那里看着电视。
“爸,你没上班?”
“伟名啊,你怎么又回来了?”母亲孙智芳从厨房走了出来,脸上满是惊喜。
“到县城有些事情。”刘伟名坐了下来。
“你爸也真是的,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干,自己跑回来了。”
“怎么回事?”刘伟名不解地看着父亲。
“你们的工作还忙吧?”并没有回答刘伟名的话,刘恒成反而先问起了儿子的情况。
“还是有些忙,现在春竹乡属于全县最贫困地区,脱贫的压力较大,正在想办法。”
“伟名,你只是一个办公室主任,这跟你没多大关系,自然有你们的领导去管,你注意身体才是正理,该谈对相的也要谈一个了,老大不小的了。”孙智芳更多的是关心刘伟名的个人问题。
“你知道什么,伟名现在是领导,领导就得有领导的样了,不为群众做事的领导是不合格的领导。”刘恒成沉声说道。
“爸,你还没有说情况呢,为什么不干工作了?”
“伟名啊,你是知道我,我一直都在第一线工作,现在突然让我去坐办公室,这全身都不得劲,再说了,办公室的那些工作并不是我能够做得好的。”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说道:“办公室的工作有一个适应的过程,慢慢就熟悉了。”
摇了摇头,刘恒成道:“现在大家都在使用电脑办公,我根本就不会那东西,我明白,高封清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对我们家关照的,这人情啊,欠一次就少一次的,再说了,把我们全家都弄上了岗,你不知道的,这厂里的人都在说三道四的,对你的发展会有影响的。”
孙智芳点头道:“这话到是真的,儿子现在有一个好的工作不容易,能够当上领导更不容易,可不能够影响到他的发展。”
看向刘伟名,刘恒成道:“我这一辈子做事都讲一个良心,讲一个实诚,我认为做任何的事情都要量力而行,你看看我现在的情况吧,把我弄去办公室供着,什么都不会,我自己不得劲,对你的发展也有影响,这事我想了一阵,感到内退就内退吧,反正现在家里的情况已经有了改善,就不给你添乱了。”
刘伟名算是有些明白了自己父亲的想法,他是担心刘家的那么几个人上岗的事情会影响到自己的发展。
“行,你自己决定吧,想做事情的话就做做,不想做的话就休息吧。”父亲的性格就是这样的,刘伟名也不想强求。
脸上露出了笑容,刘恒成道:“我不是坐办公室的料。”
孙智芳笑道:“他啊,就是一个闲不住的人。”
刘恒成看向儿子道:“伟名啊,我们是老百姓,老百姓就要过老百姓的日子,全家团团圆圆的,一家人开开心心的,这比什么都好,一辈子争啊斗的,到老了不过是黄土一堆,有意思吗?我觉得吧,一个人活在这世上总得做些善事吧,你现在既然当了领导,就得多从老百姓的身上去想事,事情做好了,自然有天报,我刘恒成一辈子没有做过缺德的事情,你看看,家里有了困难时,老天自然就开始关照起我们家了,这是一种报应啊。”
刘伟名愕然地看向自己的父亲,前段时间还一心入党的,现在突然迷信起来。
孙智芳笑道:“你爸最近喜欢上佛法了,几个老人时常聊一些佛教的内容,回家就跟我讲这事。”
刘恒成道:“这跟为群众做事一点也不冲突,都是要为人民服务。”
“行了,行了,你说得对还不行吗?”
刘恒成道:“踏实二字很重要,一个人啊,无论做任何的事情都得踏实才是,要相信任何事情都有回报,只要你认真把事情做好了,自然就能够化解一切的凶灾,就拿你们乡的事情来说吧,如果你真的是一心为群众做事,就一定会得到群众的拥护。”
刘伟名虽然对自己父亲的话有着不同意见,但有一点却是对他启发较大,那就是基础问题,自己现在一切都是虚的,都是借力上位的结果,如果没有做出一些政绩来,要拿下自己就变得非常的容易,如果自己既做出了成绩,又能够借这事造势的话,两头并进之下,就算是有人想拿下自己,也不是轻易就能够做到,这事到是得好好的想一下才行。
刘伟名感到自己的思路一下子开拓了,自己所走的路并没有问题,关键的是自己有些急燥了,做事情就得一步一个脚印的做,再不重新定位一下自己的事情,就会浮在上面。
“爸,你说的话很有道理,我会认真思考的。”
“伟名啊,这事我只是说说,你该怎么去做你自己拿主意,我们刘家就你有出息,千万要好好的工作。”
说到这里时,就听到传来敲门声。
孙智芳过去打开房门时惊呼一声道:“高厂长,你们怎么来了?”
“呵呵,听说刘乡长回来了,我是专门来拜访的。”高封清哄亮的声音传了进来。
就见高封清在厂办主任郭芯芯的陪同下,还有一个年人脸上带笑拎着不少的礼品走了进来。
刘乡长
孙智芳和刘恒成都震得不轻,感到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刘伟名已经站了起来,迎上前去握住高封清的手道:“高厂长,我还打算约着一起吃顿饭的。”
“刘乡长客气了,客气了,听到你回来了,我立即就赶了过来,今天没事的话,我请你们全家吃一顿饭怎么样?”高封清的眼睛里面满是笑意地看着刘伟名。
知道这次是躲不过了,刘伟名就笑道:“行,我听高厂长的安排。”
高封清就哈哈大笑道:“今天算是我恭喜刘乡长了。”
刘伟名微微一笑。
大家坐下之后,郭芯芯对着刘恒成道:“刘部长,是不是身体不好,最近听说你请假了?”
这女人会说话啊
刘伟名就看了郭芯芯一眼,把刘恒成自己跑回家的事情说成是病了。
高封清微笑着对刘恒成道:“老刘,身体不好?”
他应该也知道了刘恒成的事情,现在却是在装佯。
刘恒成还没有从刘乡长的事情回神过来,忙说道:“我没病,没病。”
高封清握住刘恒成的手道:“老刘啊,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有病要重视,只要有我高封清在一天,我就得把你们的身体也关心好。”
郭芯芯认真道:“刘部长的工作在部里也是得到好评的,我们高厂长一直就想来看看刘部长,厂里的事情又太多,今天终于有了一点时间就赶了过来。”
高封清严肃道:“小郭,我们厂里的干部们体检的事情一定要抓紧,不能只要大家工作不照顾大家的身体。”
“厂长,你放心,这事我们一直在做。”
两人一唱一合的说着。
刘伟名发现自己的父母根本就不是这两人的对手,只好笑道:“我爸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一闲就气闷,这几天病了的原因是不习惯坐办公室,他还是希望到第一线去工作。”
高封清就哈哈大笑道:“我们许多老同志都是这样的忘我,这是我们厂的宝贵财富啊,如果我们厂能够多几个像老刘这样的同志,厂里就会有一个更大的发展。”
用手轻轻拍拍刘恒成的手,高封清道:“老刘既然不习惯坐办公室,这样好不好,二队的队长还请老刘去担任,老刘啊,二队的情况不是太好,就需要你这样的老同志去进行传帮带的,这面子一定要给我。”
刘伟名迟疑了一下,想说点什么时,又感到自己有些说不出来。
刘伟名看向高封清道:“高厂长,有时间到春竹乡去坐坐。”
高封清哈哈一笑道:“我正想到春竹乡去看看。”
郭芯芯道:“我们高厂长听说春竹乡很困难,已经通知我们办公室搞一次针对春竹乡的募捐活动,这次主要以衣物和学生的具书籍为主。”
刘伟名就紧握住高封清的手道:“那就真是感谢高厂长了,我代表全乡人民感谢厂里的支持。”
“刘乡长啊,你是从我们厂走出去的第一个乡长,根在我们厂啊,这是我们全厂的骄傲,对自己的人,那就应该大力的支持才是,一家人就不要说两家的话了。”
刘伟名就笑道:“还是要感谢高厂长的。”
这个高封清果然是一个人物,很会说话
刘伟名虽然也知道这人说的话里面没有几句真话,但是,同样也知道这社会上的事情就是这样,自己如果没有当上领导,这高封清又怎么可能看重自己。
好在自己的父亲也看得明白,刘伟名到是放心家里的情况。
对于高封清那么快就知道了自己要当乡长的事情也是佩服,这人就是一个消息灵通的人士。对于这样的人,刘伟名同样也非常明白,自己的家人都在这厂里,维系一个好的关系就行了,是不能够得罪的。
春竹乡的全乡干部都坐在了乡里的大会议室里,整个的会议室里面烟雾缭绕,大家的脸上都透着一种激动,消息也多少传了回来,小刘主任要上位了
赵大林是最激动的人,哈哈大笑道:“春竹乡就得小刘主任来领头才行。”
“今天过后就不是主任了,你小子还叫小刘啊。”一个乡干部打趣道。
赵大林哈哈一笑道:“自然变成刘乡长了。”
大家都显得很是高兴。
说话间,只见县委组织部长庞辉在温芳和刘伟名等人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跟随着庞辉走进乡里的大会议室,刘伟名的心充满了一种激情,从今天开始,自己就将是一乡之长了
庞辉的心这时却是在不断苦笑,自己在这几个月还真是与这春竹乡有缘,已来了几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