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寒流阵阵袭来,山风吹得那些插在地上的旗帜猎猎直响。
目光在人们的脸上看了一阵,刘伟名沉声大喊:“现在授旗。”
跳下了大石,刘伟名走向了插着的红旗。
人们仿佛在进行一个庄严的仪式似的,全都静静看着刘伟名。
伸手拨起一面红旗,刘伟名转身看向大家,大喊道:“阴凉箐接旗!。”
只见阴凉箐的村长杨品志非常严肃地走上前来,走到了刘伟名的面前,脸上满是一种严肃,把那面红旗接了过去。
杨品志接过旗帜之后,转身看向村民八产,把那红旗举得老高,挥动了一阵道:“阴凉箐是好样的。”
声音在人群传出。
“竹溪村接旗。”又拨起一面红旗。
赵大林大步走上前来,脸上同样是一派严肃,接过了那红旗,迎风一展,大声道:“大家听好了,我们竹溪村的工程是最好的。”
一个个的村长走上前来接过红旗,一时之间,红旗在寒风显得那么的耀眼。
村民们第一次发现这红旗是那么的庄严,每一个人的心都涌着着一股热流。
秦桂东按照方怡梅的安排,拿着相机不断拍摄着这里的一切。
一乡之长也并非那么好当,刘伟名当上了乡长之后才发现自己要做的事情太多,修路的事情是一件大事,乡里的杂七杂八的工作更是繁多,天天都工作到深夜,虽然每天坚持练五禽戏,大大缓解了疲劳,刘伟名还是瘦了许多。
从修路的工地回来,刘伟名感到全身都是一阵的疲乏,走进宿舍就躺在床上不想起来。
心暗叹自己缺乏劳动,与那些村里的人相比,真的是比不过他们,看看他们那些人每天才吃一些简单的东西就干得欢快时,刘伟名不得不承认自己在体质上还是不如村民。
刚刚想睡时,就听到传来敲门的声音。
站起身来只是穿着短裤把门打开时,刘伟名就看到普丽仙脸上带笑,拎着一个送饭的小锅站在门。
没想到是这个女人,一看自己只是身着短裤时,刘伟名吓了一跳,急忙道:“你等一下。”
普丽仙也没想到刘伟名是这样的一身情况,眼睛就在刘伟名那健美的身上扫过,脸上微微就是一红。
普丽仙心顿时把刘伟名与自己的丈夫对比了一下,对刘伟名就非常的满意,心暗想,自己的女儿跟着这刘伟名还是不错的,看他的地方,很有份量啊
想到这事,普丽仙感到有一股流正在自己的下面涌动。
刘伟名急忙进去把长裤穿上,披了一件衣服出来。
普丽仙走进了门时,看到桌上那空的杯子,就微皱眉头道:“月兰也真是的,不懂得关心人,我叫她天天帮你把水倒好,又忘了。”
普丽仙仿佛一点都不见外,大有把自己当成了丈母娘的味道。
“我也是刚回来。”刘伟名招呼着普丽仙坐下。
“刘乡长,这是我炖的乌骨鸡汤,趁热快喝,这段时间你也真是太累了,身体可不能垮了。”说着把那拎来的鸡汤找了一个碗倒了出来。
刚才在施工现场只是只了一点东西,还真是有些饿,刘伟名端起碗来就喝了下去。
看着刘伟名喝鸡汤,普丽仙微笑道:“现在全乡的人都在说刘乡长的好,有你带头,我们乡可就有希望了。”
这汤炖得很好吃,刘伟名喝下了这碗汤,整个人都感到了暖和,想到了修路的人们,心就在想,得告诉下面的人,营养也得跟上才行。
揉了一下头,刘伟名道:“收购站的情况怎么样了?”
看到刘伟名揉头,普丽仙道:“你不舒服?我帮你揉一下。“说着就过去站在刘伟名身后,两手帮着刘伟名揉着太阳穴。
普丽仙揉动得很是轻柔,本来还想说话的刘伟名感到一阵轻松,也就没有说话。
坐在凳子上,普丽仙轻轻帮着刘伟名揉着,她搞得很是上心,一边揉着还一边进行着询问。
感受到了刘伟名的疲乏,普丽仙把刘伟名的头按在了自己的怀里,让刘伟名靠得更加的舒服。
脑后传来的是那两团的丰满,刘伟名虽然有些担心这事,还是有些舍不得离开那丰满之处。
又是按头,又是捶背,普丽仙搞得头上都微微冒汗。
弄了一阵,刘伟名感觉到一阵的轻松,看到普丽仙累得那样,心有些过意不去道:“真是麻烦你了。”
“你还跟我客气啊。”普丽仙娇嗔地瞪了刘伟名一眼,那成**女的风情顿时显现出来。
刘伟名也没在客气。
“收购情况很好,杨经理也回来了,他本来要来找你汇报的,担心你太累,据说阴凉箐的灵芝成长非常不错。”
“与各村的合作谈得怎么样了?”
“杨经理说了,现在各村都很积极,按照公司的要求,与各村都签了合作意向,对分配的比例也差不多谈好了。”
刘伟名点了点头道:“这些事情你们多操心一些,我事情多,没时间管这事。”
普丽仙道:“你放心,我们会盯着的。”
看着普丽仙离去,刘伟名重新倒在了床上。
被普丽仙搞了那么一阵,刘伟名的心就充满了一股欲情。
这女人果然是一个成熟得让人心动的女人,想到刚才靠在她,刘伟名发现自己竟然精力充沛起来。
心燥动不安之下,刘伟名就发现自己内急起来,在那床上翻来覆去的一直睡不着,眼前浮现着不同的女人,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温芳与自己在那包间里面的事情。
想到了温芳,刘伟名发现自己的那更加厉害,看看时间是晚上十点多钟时,刘伟名重新坐了起来。
穿上衣服开门出去时,只见外面已是飘着细雨,寒风透骨而来,那刚才的yu火也被这寒风扑灭了许多。
看看学生住的教室方向,想到这个冬天通过自己的努力,到处都有衣服被子的捐赠,孩子们应该能够比任何一个冬天都明和时,刘伟名的心情大好。
一泡尿憋得难受,刘伟名朝着厕所走去。
学校的这个厕所修建在松树林,走过去有一段路,地上也是一片泥泞。
天冷,寒风刺骨,天上还飘着细雨时,刘伟名就发现这一条小路很是寂静,耳传来的是一种怪鸟的凄凄叫声。
农村里面就是这样,平时大家没事时也会谈一些鬼故事。
听着这怪鸟的叫声,刘伟名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鬼故事的内容。
踩在泥泞的小道上,四周都是杂草小树,嚓嚓的声音,那刚才还尖插着的下面部位早已掩旗息鼓。
走着走着,刘伟名就心发毛起来。
正在心发毛时,猛地就听到后面草丛传来很大的声响,吓得刘伟名快转身来去时,却见是一只野猫从草丛窜过,心就不断跳动。
刘伟名这里刚舒了一口气时,迈步要走时,全身的毛发都猛地竖了起来。
他发现自己又出了状况了,只感到自己的衣服后领被人拎住了。
小心往前走时,那衣领却是被抓住的。
一声怪鸟的叫声在身后传来。
全身一片冰凉的刘伟名心暗想,坏了坏了
刘伟名也是一个胆大的人了,虽然是碰到了这样的情况,他还是壮着胆子小心地、慢慢地向着身后转头看去。
当刘伟名的头转过去时,看到的情况让他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自己的衣服领子竟然是被一枝伸出来的树枝挂住了
长长吁了一口气,刘伟名的心大定,虽然是冬天,刘伟名发现自己的**衣都已湿了,这冷汗冒出之后,全身就是一阵冰凉。
走进厕所把那泡憋了很久的尿放了,刘伟名发现自己现在只想睡觉,阵阵疲乏感袭来。
再次走回宿舍时,耳听到的是牛校长那不断东敲西打的声响。
听到牛校长又在敲打时,刘伟名第一次发现这牛校长的这种敲打竟然是那么的悦耳。重新回到宿舍之后,刘伟名就感到自己全身无力起来。
就在这宿舍,刘伟名又练起了五禽戏。
他知道自己最近真是疲乏很了,如果现在就躺下的话,搞不好真会病倒。
一遍遍练着五禽戏,刚才那种刺骨的寒冷也慢慢散去。
就在他打了五遍时,全身已是重新恢复了热度。
手机再次响起。
这次是卫雨馨打来的电话。
“伟名,怎么最近都不跟我通电话?”卫雨馨娇嗔道。
接到了卫雨馨的电话,刘伟名也发现自己好长时间没有跟她通过电话,忙说道:‘最近忙得一塌糊涂的“
“当了乡长就是不同嘛,真有那么忙?还没有恭喜你的。”
这事卫雨馨竟然也知道了
“你怎么知道我当乡长了?“在同学面前,刘伟名就少了许多的顾虑。
嘻嘻一笑道:“我随时都在关注着你的情况的。”
“公司的情况怎么样了?”刘伟名关心地问道。
“现在不错,声誉得到了一些恢复,爸通过一些运作,困难基本上解决。”
刘伟名高兴道:“这样很好啊。”
“我爸通过这事之后,发现了一些问题,他感到单一项目风险太大,有心想涉入到新的领域,最近我们可能会到你们乡来进行一些考察,想看看有没有合作的可能。”
刘伟名眼睛一亮道:“好啊,你告诉你爸,只要他能来,我会向县里汇报,一定是高规格接待。”
卫雨馨笑道:“只欢迎我爸?”
刘伟名忙说道:“都欢迎,都欢迎,你嘛,我亲自接待了。”
卫雨馨这才高兴道:“那就说好了。”
挂了电话,刘伟名的心情非常不错,如果卫雨馨的父亲能够到春竹乡来进行投资的话,倒是能够给春竹乡带来许多的好处,这事得好好的设计一下,把春竹乡的优势展现出来。
刘伟名其实心里明白,这事有可能还是卫雨馨促成的,这个女孩子越来越对自己有了情意了
想到这更事,刘伟名多少就有些头疼,事情还真是有些难办。
又是自己的事情,又是乡上的事情,刘伟名折腾了好一阵才进入梦乡。
进入一月份,市县的政局都发生了新的变化,黑兰市委书记没出意外地由团省书记许夫杰出任,市长仍然是狄猛,市委副书记也让人意外,原副书记何格宁调河林市任市委书记,新副书记是一个人京里空降的人,叫赵亦贤,谁也摸不清他的底细。县里同样也发生了新的变化,县委书记在大家等了好长时间之后,最终也是尘埃落定,崔永志终于拿下了县委书记的职位,县长由赵卫江接任,副书记由彭学云任,同样是出现了一个空降的情况,也不知从什么地方一下子空降了一个叫做李兵的人任常务副县长。
市县的局势让人们看得是眼花缭乱的,谁也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一些什么样的事情。
市里出现了空降,县里同样也出现了空降,这两个人就成了大家议论的焦点。
刘伟名走进了县委礼堂,里面已经坐满了全县各地的官员,大家都互相打着招呼。
认真说起来,刘伟名在这样的场合就是一个新人,应该并不会有多少熟人,可是,见到刘伟名进来,还是有许多的人热情地与他打着招呼。
这是年初的全县经济工作会议,新任的书记和县长都非常重视这次会议,刘伟名接到通知之后也就早早赶到了县里。
“刘乡长,你是我们全县最年轻的乡长了。”一个同样显得年轻的领导过来握着刘伟名的手说道。
这人完全就是一个自来熟的样子。
刘伟名的些愕然时,这人笑道:“在下高卫。”
刘伟名立即热情道:“原来是高书记。”
对方哈哈大笑道:“我们两地靠得近,早就想去拜访一下刘乡长了。”
刘伟名一听名字就想起来了,这人是离水镇党委书记高卫,据说也是一个有着一些背景的人,是在去年底从省里安排直接出任书记的人物,可能也是一个有着后台的人物。
看到这人,刘伟名就暗自感叹,有背景就是好,只要上面的人一句话,就能够获得一个好的位子。
这高卫到是不错的一个人,很快就与刘伟名相谈甚欢。
两人聊了一阵,约好了互相拜访的事情之后才过分别坐了下来。
想想昨天晚上方怡梅找到自己时把她了解到的一些县里的领导关系情况介绍了一遍时,刘伟名多少有些感慨,这方怡梅完全就是一个从政的好手,县里的那些事情她还真是摸得清楚。
崔永志现在的情况真是不错,整个人是那么的神清气爽,憋了那么长的时间,现在又重新掌握了全县的大权,坐在主席台上,目光向着台下不断的扫视,很快就看到了坐在台下的刘伟名。
看到刘伟名,崔永的心多少也有了一些感慨,要不是自己抓住了这个小子,又从他那么得到了许夫杰将要出任黑兰市委书记,从而第一时间就投了过去的话,现在的情况可能又是另外的一种情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