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坐在台上同样微笑着的赵卫江,崔永志暗笑一声,要不是自己走得快,也许书记就落到赵卫江的手了
想想这事,崔永志都感到世事无常,关键就是把那迈出的步子踩准了。(.)
刘伟名当然不知道崔永志现在的想法,他更加不知道的还有一件事情,那个高踞主席台的常务副县长李兵现在同样把目光在人群扫视,他主要的目标就一个,要把人群的刘伟名找出来。
李兵原来是省里一个部门的小小科长,一次办事时就靠上了一个大人物的公子,这次得到的指示只有一个,就是到了草海县之后收拾一个人,这个人就叫做刘伟名。
李兵不清楚那大人物为何不自己收拾这样的小人物,那么麻烦地把自己弄到这里,但是,有一点他是清楚的,只要完成得好这个任务,自己发展的空间就将打开。
看到了。
李兵的目光终于对上了台下坐着的刘伟名。
看到刘伟名,李兵也暗赞一声,这个小子那么年轻,果然是个人物啊。
接过了崔永志发来的香烟,李兵拿出打火机把烟点燃,吸了一口之后把那烟雾吐了出去。
透过烟雾,李兵的头脑快思考着如何对付刘伟名的事情。
刘伟名坐在那里认真听着崔永志和赵卫江的讲话,这两人都是能说会道的人物,口才很好,第一次在这样的场合了解到全县的经济工作情况,刘伟名听得到是非常认真。
一个上午的会议之后,参会的人员陆续走出了礼堂,那离水镇的书记高卫就凑了过来微笑道:“刘乡长,我们坐一桌。”
会开完了当然得吃饭,往往都是大家寻找合得来的人坐在一起吃饭。
看了一眼温芳时,刘伟名发现这温芳在这里还是一个很受欢迎的人物,许多的领导们都会邀请她去坐在一起吃饭,更有不少是眼睛里面透着色光的男人。
再看看温芳在人群游刃有余的样子,刘伟名暗赞这女人是一个混官场的好料。
本来应该与温芳他们坐一起的刘伟名也改变了主意,微笑道:“那好,就坐到一起吧。”
这次开会是经济工作会议,也是全县的一个重要会议,各乡镇的班子成员都参加了会议,方怡梅也同样参加了这个会议。
听到高卫邀请刘伟名,她很自然就紧跟着刘伟名。
高卫的目光看向了方怡梅时,就有着一种惊艳,忙笑着问道:“这位是?”
刘伟名微笑道:“我们乡的党政办主任。”
高收的脸上满是笑容道:“我知道了,你叫方怡梅。”
方怡梅微笑道:“高书记知道我?”
“哈哈,你可是我们县里的大美人啊,早就听人说过了,果然很美丽,不知有男朋友没有?”
方怡梅微笑道:“怎么的,高书记还要当媒人?”
哈哈一笑,高卫道:“不是当媒人,而是想追求。”
方怡梅笑道:“高书记说笑了。”
刘伟名发现这高卫的眼睛里面一片清明,根本就不是那种对女色很看重的人,虽然说了这话,但却是玩笑的成份居多,微笑道:“高书记应该已结婚了吧?”
方怡梅就笑道:“高书记的档案是写着已婚的,领导干部想包?”
高卫惊叹道:“没想到方主任对我的情况那么了解,唉,还以为可以再谈一次的,没想到一下子就被揭穿了。”
刘伟名就是一笑,这方怡梅果然是厉害,全县人员的情况没有多少是他不清楚的。
大家说笑来到了餐厅。
餐厅早已准备好了,大家纷纷落坐。
离水镇的领导们都已坐下,一桌子的人除了方怡梅跟随着自己之外,还有的就是郭红丽,这个郭红丽现在的处境并不是太好,以前是高震山一系的人,高震山一离开之后,她在春竹乡就失去了后台,相对来说,与刘伟名的关系不错,很自然就靠向了刘伟名,算是刘伟名一系的人了。
两个女人与自己坐了下来,高卫到是对郭红丽熟悉,微笑道:“不与你家老公坐一起?”
郭红丽看了一眼自己丈夫在远处一桌的情况,微笑道:“管他干什么,我自然是要紧跟着领导的。”
高卫就哈哈大笑道:“明白人啊,跟着你们刘乡长绝对没有错误。”
刘伟名也笑道:“高书记什么时候到我们乡去指导一下工作,离水镇最近可是上了一个大的项目的,也帮我们介绍几个这样的项目吧。”
高卫就笑了起来,指着刘伟名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情况啊,找找刘梦依,绝对能够弄到比我那项目还要大的项目。”
刘伟名的目光就是一愣,看向了高卫,刘伟名明白了,都就说这高卫有后台,看来他的后台并不仅仅局限于省城,有可能还会更高。
刘伟名也就对高卫重视了起来。
看到刘伟名的表情,高卫眯着眼睛笑道:“老弟啊,县里的局势开始复杂了,明枪暗箭的不少的。”
刘伟名感到这小子说话含有着一些深意,一时反到不清楚他到底存了什么样的想法,想询问时,就发现这小子并没有继续在这事上多言,反而不断讲着酒桌上才有的笑话,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方怡梅在这酒桌上那种豪爽这情完全显露了出来,开始时说不会喝酒,被高卫激了几次之后,与高卫就杯杯见底,两人已是喝得昏天黑地。
郭红丽也不示弱,举着杯子也不断敬着大家,她同样是一个酒桌上的强将,刘伟名他们这一桌顿时热闹起来。
几杯酒下肚,高卫脱下外衣对刘伟名道:“老弟啊,没看出来,带着两员女将就想把我们干翻我就不信了,那么多的人会干不过你们。”
说到那这里,对着离水镇的那些人大声道:“都拿出拼劲来,喝不赢春竹乡,回去写检讨。”
刘伟名就是一阵愕然,这高卫为人处理还真是有些另类。
喝酒刘伟名到是不怕,看到高卫酒意上来了,也频频举杯与他对干。
刘伟名有一种感觉,这个高卫很有军人风范。
县城朝天楼是一幢全城最高的大楼,有十五层,这幢楼也是全县最好的高档酒店,以前刘伟名只是听说过这里很豪华,出入的都是一些有权有势的人物,平时门前也是停满了各种的好车,整幢大楼一到晚上就热闹非常,下面几层是一个夜总会,上面的就是一些休闲的设施,刘伟名以前并没有来过这里,只能是远远观望。
接到崔永志秘书庞费宇的电话,刘伟名坐着那辆以前林民书坐的小车就来到了这里。
看看已是华灯初上,四处一派热闹时,刘伟名就看了一眼十五层楼那方向,崔永志叫自己到来的就是到十五层楼上。
“报国,你先回去吧。”
对着现在已经成了自己驾驶员的王报国说了一句,刘伟名下车朝着那大门走去。
从来没有到过这里,坐着电梯上到了十层时,电梯门一开,刘伟名就发现这里的装修非常精美,整个楼道全是各种绿树,仿佛置身于一处很有热带风貌的环境。
两排身着旗袍的美丽少女站在那里迎宾。
看到刘伟名出来,少女们齐声道:“欢迎老板光临。”
刘伟名的脚踩在厚厚的一地毯上,他突然发现自己的此鞋仿佛还带着泥土,就有些迟疑。
不过,也就是那么迟疑了一下,还是迈步踩了上去。
刘伟名现在的这身打扮完全就是一个乡干部的打扮,最近天天在施工场地上干活,身上想干净也不容易。
在迎宾小姐的引导下,刘伟名就来到了一处空间范围极大的房间,这里的装修同样精美,并没有那种房间的感觉,而是四处透着一种优雅。
沙发、椅子摆在这里,正间是一张麻将桌,崔永志正在打着麻将,沙发上还坐着不少人,有意思的是崔永志他们的身后都坐着一个美貌的女人,整个的房间里面一派热闹。
打出了手了的一张牌,崔永志抬头就看到了进来的刘伟名,脸上就露出了笑容道:“伟名来了,随便坐吧。”
转脸看向一个长得肥头大耳的老板样的人道:“恩铭,你招呼一下伟名,第一次来,先安排一下。”
那个长得肥胖的人就看向了刘伟名,眼睛里面透着一种精明。
庞费宇这时已是站了起来,伸手握住刘伟名的手道:“刚到?”
刘伟名点点头道:“接到你的电话就赶了过来。”
庞费宇就笑道:“今天老板高兴,说是让你来大家聚一下。”
庞费宇虽然是崔永志的秘书,面对着其他的人时他可以摆架子,在刘伟名的面前却根本就不敢摆架子,他太清楚崔永志上位的情况了,要不是有着刘伟名,崔永志能够当上书记?
一想到刘伟名的身后还有着一个庞大的背景时,庞费宇对刘伟名有着一种敬畏。
与庞费宇聊了几句,刘伟名也看出了这里的这些人的情况,除了崔永志、庞费宇和那个叫什么恩铭的老板外,县里的政法委书记王起、副县长钟守富、政府办主任孙民富、副县长钱立、财政局长李春波、城建局长韩长刚都坐在这里。
看到这些人坐在这里,刘伟名也是心一震,这个崔永志的势力不小啊,这应该是他的核心的核心了。
看到钟守富也坐在这里,刘伟名的心神就是一震,这人可是自己的对头,得小心了。
钟守富早就看到了进来的刘伟名,脸色就阴沉着。
麻将桌上现在是崔永志、钟守富、钱立、王起四个人在玩,才一阵的功夫,刘伟名就看到他们的输赢很大。
“刘乡长,我是这个朝天集团的负责人,叫吴恩铭。”
那胖子已微笑着走到了刘伟名身边。
看到这吴恩铭走路时脸上的肉都在抖动的样子,刘伟名忙伸手握他了吴恩铭。
眼睛里面都是笑意,吴恩铭道:“刘乡长一路风尘,先随我去桑拿一下,有了精神再来玩。”
身上都是汗水,刘伟名也没客气,跟着吴恩铭就走了出去。
看着刘伟名走出,崔永志的目光转向了钟守富道:“老钟啊,都是工作上的事情,小刘刚工作,不清楚情况,你也就不必记在心上了。”
哼了一声,钟守富道:“我是气不过,这小子当着那么多的人搞哪。”
崔永志微微一道:“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大家相处和谐就能够在各方面有一个大的促进,目光要放长远些嘛。”
崔永志是要开导的意思了。
钟守富其实也不是笨人,崔永志的情况他看得太清楚了,要不是有了新的转机,崔永志又怎么可能弄上书记的宝座,这事只需要打听一下就能够弄得明白。
钟守富其实现在对于刘伟名是有着很深的敬畏感的,只是两人一直都在对立面,他又是一个副县长,这个面子一直无法拉下,今天听到崔永志的开导,心也想着与刘伟名化解这积怨,脸上表情就有些复杂。
政法委书记王起微笑道:“老钟啊,崔书记说得对,等一会让小刘向你陪个礼,这怨就算是解了,别记那么深,小刘这人应该还是很好相处的。”
钱立现在也是靠向了崔永志,对于刘伟名,他比别人就有了更多的了解,越是了解,他就越是感觉到这刘伟名的能耐,想到自己现在在与刘伟名也算是有了一个很好的基础时,心情很是不错,劝道:“老钟,小刘是一个有能耐的人啊。”
看到大家都在劝时,钟守富的面子也算是有了一些,只是,刘伟名没有道歉之前,他并不好表态,脸色就算是缓和了许多。
吴恩铭一直陪着刘伟名走了出去,一路上都是厚厚的地毯,看到刘伟名一派沉稳的样子,吴恩铭的心嘀咕不已,他看得出来,自从这刘伟名进门之后,无论是崔永志也好,其他的几位领导也好,大家看向这小子的眼神都透着一种亲切,再联系到自己在县里了解到的一些情况时,吴恩铭感到这个刘伟名绝对是一个人物。
推开一个门进入时,刘伟名就发现是一处设施很齐备的桑拿场处,两个少女就走了过来。
“好好的招呼。”吴恩铭的目光在两女人脸上很有深意地看了一眼。
那两个少女看到了吴恩铭递过来的那种很有深意的眼神,看向刘伟名的眼神就透着一种好奇。
老板这是要用最高档的服务来接待这帅哥了。
刘伟名本就长得帅,又那么年轻,两女的眼神透着一种热切了,能服务这样的一个帅哥,大家并不排斥。
换上了专门提供的宽松服装,刘伟名出来时,就见到两女已是身着泳装等在了那里。
看到两女这样的做派,刘伟名就是一愣。
刘伟名还从来没有洗过桑拿,心疑惑地看着两女,一时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刘伟名由于并没有洗过桑拿,只是听说过洗桑拿是一种享受,现在发现两个女人身着泳衣服务时,就认为桑拿应该是这样洗的。
不想让人看成是老土,刘伟名的目光微微在两女的身上扫了一眼,并没有多言。
“老板请。”两女全是那种身材一级棒的人物,那白嫩的肌肤晃得刘伟名一阵眼花。
两女带着刘伟名去冲澡时,刘伟名刚刚开始冲澡,两人就已是赤着身子走了进来。
一时之间就是三个赤着身子的人站在那里。
刘伟名吓了一跳,急忙道:“这个就不用了,我自己就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