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如果说两女身着泳衣的话刘伟名还能接受,现在光着身子来服务,刘伟名就有些明白了,这应该不是自己想像的那种桑拿,是带着**色彩的了。.刘伟名一直以来还是有着自己的底线的,这种欢场的女人,他并不会看上眼去,如果要与这些女人搞那种事情,他心时上就无法接受。
两女还想继续时,刘伟名的脸色就是一沉,道:“出去。”
看到刘伟名要发脾气,两女在刘伟名那很是壮实的下面上看了一眼,心嘀咕,这小子看起来很壮啊
也知道刘伟名是贵宾,两女也不敢继续纠缠,其一女只好说道:“老板如果有什么需要就吩咐。”
刘伟名一边冲着澡,眼睛里面却是闪动着那两个女人的身体,那傲人的身体是刘伟名从来没有看到过的。
不知不觉,刘伟名那身体就有了一种很强烈的需求。
炼精化气、炼气化神……
想到了男老头传来的那五禽戏的功法,刘伟名只好努力运转着气息。
热水冲在身上,刘伟名站在热水之下努力把这种欲情进行着转化。
时间慢慢过去,那燥动的心也算是在五禽戏的运转下化解了。
想到崔永志叫自己到这里来的目的,刘伟名的心就有些不安,崔永志是想让自己融入到他的小圈子,但是,如此融入并非自己的本心啊
热水冲在身上,全身有着一种温暖,刘伟名的头脑却快在分析着崔永志的心态。
吴恩铭听到两个女人的报告,想了一下,摆了摆手道:“随他吧。”
吴恩铭见过的干部太多了,听到刘伟名根本就不让女人服务,就算是换了人也不接受时,摸着下巴就在那里沉思。
今天的情况他看得出来,崔永志对刘伟名非常的上心,这可不同一般了,据自己了解到的一些情况可以知道,这个刘伟名是一个很有来头的人物,倒是得好好的观察才行。
过了一阵,听说刘伟名已经洗好,吴恩铭已是满脸带笑迎了过去。
“刘乡长,对我们的服务不满意?”
刘伟名有些郁闷,今天的服务不是不满意,而是太满意了,换了两批美女,都是那种非常养眼的女人,自己只需要有想法,安全就可以按倒在床,可是,刘伟名知道,今天的情况太复杂了,可不能做那翻船的事情。
全身已是被刺激得热血沸腾的。
“很好,吴总真是会做生意,把这里经营得那么好,以前早就听说这里不错,一直没有机会来见识,今天算是见识了。”
伸手紧紧握住刘伟名的手,吴恩铭眯着眼睛笑道:“都是大家的支持,要不是有大家的支持,这里真是开不下去的。”
说话间,就见吴恩铭对着身后端着一个盘子,盘子上盖了一块红布的女人道:“把金卡拿来。”
那女人也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脸上微笑,端着盘子就上前了两步。
吴恩铭伸手把那盘子上盖着的红布揭开,盘子里面就放着一张金色的卡片样的东西。
“这是我们集团的贵宾卡,持此卡可以享受每月一次的免费消费,还请刘乡长收下。”
刘伟名忙道:“不行,不行。”
吴恩铭微笑道:“大家都有一张,怎么能不给刘乡长呢,到时大家知道了的话,我可没脸混了。”
说话间,吴恩铭把那张会员卡装到了刘伟名的衣服。
感叹着当官的好处,这种卡每月免费一次,平时消费又都是半价,还真是一张明白行贿的金卡了
刘伟名心清楚,崔永志他们根本就不必要卡,相信他们的消费都是免费的。
难道这个也是崔永志授意的?
刘伟名对于这里的情况就有了一些警惕。
没有再说什么,刘伟名身着那套宽松的服装走进了崔永志他们的房间。
看到刘伟名进来,崔永志微笑道:“小刘啊,洗了一个澡看上去精神了许多。”
刘伟名就说道:“好长时间没洗澡了。”
大家就笑了起来。钱立笑道:“你们那条路修得真是有气势,听着全乡的男女老少都上阵了?”
“开始时我是让每一个行政村出一百强劳力,结果各村的人都认为这是他们自家的事情,就来了不少人,搞得资金严重缺乏。”
崔永志脸上现出严肃之色道:“安全问题是重之重,出了事情一定要处理好,千万不能搞出大事来。”
刘伟名忙说道:“崔书记放心,这事各工段都有专人盯着,每天第一件事情就是上安全课。”
崔永志这才点了点头,打出了一张牌之后道:“这样吧,财政方面拟上十万过去,明天你到财政那里去把钱领出,你们搞的公示很好,这一直都是许书记推崇的事情,希望你们修路上面也把这件事情做好。”
刘伟名就兴奋道:“我还正在为钱的事情发愁呢,有了县委的支持,这事就好办了。”
财政局长李春波笑道:“你以为就你关心春竹乡的事情?崔书记一直都非常关心,指示财政上一定要对他们春竹乡的工作大力支持,刘乡长啊,你可是崔书记重点关心的人啊,你不知道,由于崔书记让我们倾斜,搞得许多乡都眼红着呢。”
刘伟名就严肃地对李春波道:“崔书记的关心我们都清楚,全乡人民感谢县委的关心,回去之后我一定会把县委的精神传达到位,要让大家知道,春竹乡的事情县里都是关心的。”
“伟名啊,不能只埋头工作,你现在也是乡长了,也应该认识一些乡里的同志,以后大家打交道方便,今天我把你叫来,就是让你也认识一下同志们。”崔永志一边打牌,一边说道。
钱立就说道:“伟名,会不会打麻将?来摸两把。”
刘伟名忙说道:“这个没学会。”
王起就笑了起来道:“你还真是另类的,现在的华夏,还真是很少听说不会这个的。”
众人都是一阵大笑。
看了一眼钟守富,崔永志道:“伟名,年轻人做事有股冲劲是对的,却也要分场合,钟县长上次被你在会上顶了一下,换一个人的话可就要出大事了。”
刘伟名看到钟守富一直都阴沉着脸,知道这是崔永志希望化解两人间矛盾的说法了,想到当时自己也没办法时,刘伟名就站起身来,走到钟守富面前道:“钟县长,这事我回去之后也内疚,一直都想当面向你道歉,今天借这机会向你赔礼了。”
钟守富其实明白得很,现在的刘伟名根本就不是自己能够打压,就算是想打压,崔永志那里的一关就无法过得了,刘伟名有了这样的态度已经是一个很好的结果了,虽然心仍然憋着气,也只能够借梯下楼。
脸色一转,钟守富看向刘伟名道:“年轻人有朝气是对的,却也不能够了别人的圈套,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今天看来,当时的情况我钟守富紧持得是对的。”
刘伟名心暗叹这钟守富嘴硬,都给了面子了,他还下楼下得那么慢。
钱立就说道:“谁是谁非已不重要了,和为贵,老钟是领导,往后多点拨一下伟名吧,年轻人,从政的经验毕竟比不过你这老家伙的。”
崔永志哈哈大笑道:“你这个老钱,仿佛我们都不用了似的。”
王起把烟发了一转道:“谁说不用了,我们草海县还要在崔书记的带领下不断前进了的。”
房间里面的气氛也一下子好了起来,钟守富表现出一幅长辈关心晚辈的样子对刘伟名道:“小刘啊,往后工作上有什么困难就来找我嘛。”
表面上这矛盾算是化解了,但是,刘伟名也清楚,这只是表面上的情况,对方看到的是自己的强大背景,假如背景发生了变化,这里的这些人就很有可能全都变脸。
官场就是利益的结合体
刘伟名进一步认识了官场上的这些事情。崔永志一推自己的麻将,哈哈大笑道:“糊了。”
众人都大声议论着崔永志这这赢了的情况,刘伟名就见到大家是一把把的钱往崔永志的面前扔。
崔永志身后的那个漂亮女人快帮着崔永志收着钱,数了一下,用一种夸张的语气道:“崔哥真是厉害,一盘就赢了一万多。”
崔永志笑道:“今天的手气不错,想要什么我给你买。”
那女人就高兴道:“崔哥,这可是你说的哟,我要一串项链,上次看到的那种。”
崔永志就笑道:“行,没问题。”
刘伟名看到崔永志与那女人的情况,心就在想,这女人看上去不是崔永志的老婆吧?
事情发展到了现在,刘伟名也算是明白了,崔永志今天敢把自己带来见识他的情况,普要把自己拉入到他的小圈子了,可能现在大家都在暗观察着自己了,如果不能够融入他们,很有可能就将面临着他们集体的打压。
在这样的利益之事上,就算是自己背后有着人员,不跟他们站在一起,他们也照样要打压。
父亲的话一下子出现在刘伟名的脑海,无论在任何时候都要守住自己的本心。
有了这样的想法,刘伟名也不会去做好那种另类的事情,有意排斥的话就是把自己完全移出草海县的官场。
刘伟名这时坐到了钟守富的身边道:“我跟钟县长学学打牌好了。”
正如刘伟名所想,崔永志他们都是存有着种种的想法的,今天就要看看刘伟名是否会融入到自己的这个团体当,看到刘伟名并没有对房间里面的情况有排斥,还表现出了要跟钟守富学牌的意思时,崔永志的心就是一松。
刘伟名今天的表现他还是很满意的,能够把刘伟名拉到自己的圈子里面,对于下一步的发展就有了更多的保障。
钟守富的心情也好了起来,这个刘伟名还是会做人的,跟自己学习打牌,这面子还是给了自己了,想到崔永志都要交好这小子时,钟守富的心也活络了,微笑道:“别的事情教不了你,这打牌的事情到是没问题,。”
钟守富身旁的一个美女就轻笑道:“学习是要交学费的哟。”
刘伟名笑道:“下次我扛点野味送钟县长好了。”
王起一指刘伟名道:“当着那么多的人,你竟敢行贿钟县长。”
大家都乐了,哈哈大笑了起来。
刘伟名笑着说道:“钟县长,你听到的,他们不同意行贿的,我到是省了这笔钱了。”
钟守富也笑了起来。
崔永志他们的麻将打到了天亮才结束,刘伟名回到家时已是七点来钟,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看到刘伟名这个样子,孙智芳心疼地对刘恒成道:“你说说这当官的都干些什么嘛,难道他们就不睡觉了?”
刘恒成摇摇头道:“领导的事情你少管,儿子现在也是领导了。”
一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是乡长了,孙智芳就觉得这事难以理解,问道:“怎么就当上了乡长呢?”
刘恒成同样不解,却说道:“儿子当乡长你不乐意了?”
孙智芳就笑道:“怎么不乐意了,你没见到老田家那口子,见到我都很不自然了,高厂长同在对我们家可是关照了。”
一谈到田家,刘恒成就沉着脸道:“那田家英的事情到底是怎么的,搞得见面时都不自然了。”
“两个年轻人不对眼,这让我有什么办法。”
“那田家英是个不错的孩子,多听话啊,也不知道儿子是怎么想的,娶了田家英多好。”
“你就别管了,孩子现在也是乡长了,要找什么样的对象没有,你不知道的,最近有女儿的家庭都在询问儿子的情况,到时我再另外帮他选一个,这次各方面的条件就要硬一些才行,要不然配不上我们儿子。”
“你怎么这样,儿子才当上领导,你就有了门当户对的思想了。”
两人正在议论时,就听到刘伟名的房间里面传来电话声。
“这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孙智芳心疼道。
刘伟名刚刚躺下没一会儿,手机就响了起来,拿起一看是一个陌生的电话,本来不想接,又想到自己现在是一乡之长,不接的话,万一遇到了紧急的事情,问题就大了,只好挣扎着拿起了手机。
昨晚上看着打麻将一晚上,到了现在头都是晕晕的。
“喂。”
刘伟名的声音透着一种疲乏。
“小刘吧,我是孟民军。”对方的气很足,声音很大。
刘伟名开始时没反应过来,随之心神一震,他想起来了,竟然是上次田老头带来的那年人,叫孟民军,自己称呼他为孟叔的。
睡意完全失去,刘伟名快坐了起来,大声道:“孟叔,你好。”
“呵呵,听你的声音仿佛很疲倦嘛。”
刘伟名笑道:“没事,昨晚陪领导晚了,刚睡下。”
孟民军就哈哈大笑道:“我到草海县了,找你这个熟人带路。”
“你在哪里,我立即过来。”刘伟名一愣之下,急忙问着。
孟民军就说了地方。
跳下了床,刘伟名急忙穿起衣服,夹着自己的包包就向外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