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二天早早起来的刘伟名在后山上练着五禽戏,在这树林里练了一阵,身上微微冒汗之下,全身的那种疲乏感已是完全消失,看看那阳光正从地平线上升起,刘伟名神清气爽朝着山下走去。【】.
“刘老师,你真的回来了。”
只见身着一套刘伟名为她购置的运动服的杨玉仙正惊喜地跑上山来。
看到杨玉仙那青春的气息,刘伟名就笑道:“你起得早嘛。”
有些不好意思,杨玉仙小声道:“今天起晚了。”
“你妈病情是什么样子?我这几天太忙,都没顾得上去看看她。”刘伟名想到了自己拿了钱给杨根民就没过问这事。
脸上透着兴奋,杨玉仙道:“医生说了的,我妈没大事,主要是久病拖的,只要好好休养一下,营养再跟上,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刘伟名就高兴道:“这很好啊,等一会我取些钱,你送回去给你家里,一定要把营养跟上,千万不能再拖了。”
杨玉仙的脸上透着一种信任,并没有拒绝的意思,就这样看着刘伟名,小声道:“刘老师,我听你的。”
刘伟名也不知道杨玉仙有什么样的想法,看到杨玉同青春的气息,微笑道:“来,我教你练练五禽戏,这可是我不传之秘啊。”
听到是刘伟名不传之秘,杨玉仙的眼睛就是一亮,感到自己与刘老师之间多了一种秘密,兴奋道:“太好了,刘老师,我要学。”
刘伟名就在这小林树里一招一式教着杨玉仙。
这杨玉仙也是一个悟性极好的女孩子,开始时还得刘伟名手把着手的教,很快就把前面的几个招式练得有模有样的。
看着朝阳之下练得起劲的杨玉仙,刘伟名的心情不错,这孩子真是一个值得培养的人啊
刘伟名洗了脸来到了乡里的招待所时,卫雄飞他们刚刚起床。
感受着这带着淡淡雾气的乡村景致,卫雄飞哈哈大笑道:“小刘啊,这地方还真是一个修身养性的地方。”
刘伟名就笑道:“早餐我安排好了,吃了早餐之后我带你们四处看看。”
卫雨馨这时也走了出来,一身清爽的装束,整个人显得很精神,笑道:“今天的天气不错嘛。”
刘伟名就笑道:“最近的天气不错,看上去都不太像是冬天了。”
“主任,你昨天回来的?”方怡梅不知怎么的就来到了招待所,虽然对着刘伟名说话,眼神却是扫向了卫雨馨。
两女在看到对方时都是一惊,都被对方的美丽所惊,顿时就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气氛。
“小方,我介绍一下,这是我大学的同学卫雨馨,这是她父亲卫总,他们是到我们春竹乡来进行考察的。”
又微笑着对卫雨馨道:“雨馨,这是我们乡党政办的主任方怡梅。”
差不多是同时伸出了手去,两女全都表现得很是热情,方怡梅已是热情道:“欢迎卫姐到春竹乡来考察。”
“呵呵,指不定你比我还大呢,方主任好漂亮。”
这话可是有些暗斗的意味了
卫雄飞多么精明的一个人,顿时就看向了方怡梅。
这方怡梅首先就称呼卫雨馨为“卫姐。”,目的就是要把女儿的年龄突出出来,仿佛自己的女儿很大似的,这话绝非随便说说,肯定是想说给什么人听,当然了,卫雄飞知道这话肯定不是说给自己听,那就只能是说给刘伟名听了。
再看看方怡梅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的,整个有就是那种对男人有着吸引力的女人,这女人天天与刘伟名在一起工作,难道两人没有点什么?
再听听自己女儿的话,卫雄飞就摇头,女儿也不示弱的,那“指不定你比我大。”的话一下子就把两人的情况拉平了,这话也是说给刘伟名听了
再看看刘伟名微笑着站在那里的样子,卫雄飞就有了踢刘伟名一脚的冲动,这小子装佯装得还真是有水平。
卫雄飞也算是看出来了,刘伟名这小子是一个精明的人,决不可能听不出一些情况,他这做派,应该就是心并没有真正把这两个女孩子看成是他的真正目标,难道刘伟名还有着新的目标?
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两人女孩瞬间就表现出了一种很谈得来的样子。
刘伟名微笑着对方怡梅道:“小方,今天乡里没有什么事情吧?”
“刘乡长,没什么事情。”
“那好,你也一起陪陪卫总他们好了。”
方怡梅就搂着卫雨馨道:“行,我专职陪卫姐。”
卫雨馨笑道:“听说能够在官场上混的女孩子都是有两手的人,方主任那么年轻就小当了办公室主任,应该很厉害了,我可是要向方主任取经的。”
方怡梅的脸上现出笑容道:“我哪有什么厉害的,都是我们刘主任言传身教的结果。”
这话
刘伟名听了就微皱眉头,两个女孩子的暗斗他是清楚的,没想到把自己也拉到了里面。
卫雨馨的话暗指方怡梅是靠着不光明的手段上位的,方怡梅就更加干脆,明白告诉卫雨馨,我就是靠着手段,这靠着的人就是刘伟名,我就是与刘伟名有不清不楚的关系,你能拿我怎么样
这事
刘伟名有些后悔叫方怡梅来陪着卫雨馨了。
只见卫雨馨脸色微一变,随之就满是笑容道:“方主任说得是,你们这刘主任啊,在学校时可是教了我不少东西的。”
卫雄飞感到自己有些听不下去了,自己的女儿平时都是很沉稳的一个人,今天是怎么了,与一个乡干部吃起醋了
就在这时,温芳也微笑着走了过来。
老远看到刘伟名就微笑道:“伟名,回来了?”
“温书记,昨晚我就回来了,今天还打算去向你汇报一下工作的。”
温芳的目光就看向了卫雄飞,主动伸手过去道:“这位就是卫总吧,果然是有着企业家的风范。”
卫雄飞看了一眼刘伟名时,刘伟名道:“卫总,这是我们乡的党委书记温芳。”
“哦,是温书记啊。”卫雄飞的目光在温芳的身上看看,感觉到这个温芳除了岁数称长几岁之外,整个人就是一个比起自己的女儿她们更加对男人有着吸引力的美女。
想到刘伟名置身在两个如此美丽的女人间时,卫雄飞对于自己的女儿想与刘伟名成为夫妻的事情就有些不太看好。
难道这小子真正喜欢的是这个**?
大家一起吃了早点,卫雄飞对于刘伟名这小子的生活也多少有些羡慕,这小子完全就是身处于美人当了,难怪对自己的女儿是那样的态度。
不过,卫雄飞并没有发现刘伟名与温芳之间有些什么特别的关系,反倒是感受到了方怡梅对刘伟名的那种想法。
温芳上午也没有什么事情,主动就提出了也要陪着卫雄飞他们到处看看的意思,对于这事,卫雄飞当然没有推辞。
大家有说有笑就在这乡里四处察看着。
卫雄飞是有些小郁闷的,自己的女儿又不是嫁不出去产,省里多少条件好的年轻人追自己的女儿,并不乏多金有钱之人,没想到女儿一心就想跟着这个小子,搞得自己太没面子。
眼望着前方的一座座大山,卫雄飞道:“你们乡没有资源,全是大山,难以发展啊。”
刘伟名微微一笑道:“卫总,等我们的公路修通了,到时你想来投资的话,我们可能会提高投资门槛了。”
卫雄飞就笑了起来,指着这眼前的一片地域道:“就你们这里?”
卫雨馨也微笑着看向刘伟名。
从专门带来的包内拿出了一份资料递给卫雄飞,刘伟名道:“你看看这个内容。”
卫雄飞就接过了资料。
温芳到是在一旁微笑着看向刘伟名,他知道刘伟名自从当上了代乡长之后就在乱着一些事情,这应该是刘伟名运作的其一件事情了。
温芳把自己的位置摆得很低,就是想一直跟紧了刘伟名,只要刘伟名上去了,她这样没权没势的人就有了希望。
卫雄飞开始时还只是随意在看,看着看着,脸色就变得严肃起来,更是打了一处石头坐在了上面。
看到父亲专注的样子,卫雨馨不解地看向刘伟名道:“你搞了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啊?”
刘伟名微微一笑道:“谁说我们这里没的资料,上次我到省城时就带了一些石头到省城,最近又把省里的专家请来进行了实地察看,你们看看前方的这山吧,我们乡有着丰富的石材资料,并且还都是优质的石材。”
卫雨馨吃惊道:“真的?”
刘伟名微笑道:“这次省里的专家来实地进行了查看,这里的石材类型,米黄、海贝花、琥珀玉、沁园黑、灰木纹、黄金麻、蝴蝶蓝、虎皮白、夜玫瑰、虎皮红……等等,品质都是上佳的,我们乡不会去搞那种粗加工的石材发展之路,一来就要上档次,上规模,无产业规模、无品牌、无深加工、无附加值,廉价卖石料的事情决不会在春竹乡发生,我们要做就做成一个产业,要做就要让这一方的人走上富裕。”
这时的刘伟名站在山上,大有指点江山的味道,看得卫雨馨的双眼有着太多的崇拜。
温芳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目光就看向了刘伟名。
刘伟名迎着温芳的眼神,微微一笑道:“我刚收到了这份资料,有了这样的石材资源,我看乡里要好好的计划一下才行。”
温芳就微笑道:“你管经济,你拿出一个方案来,我们研究一下。”
卫雄飞这时的心也热了,他当然明白手掌握资源的重要,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利润就非常庞大了。
“小刘,这事我到是可以投入个一两百万试试。”
看着卫雄飞那双眼睛里面透出的强烈渴望之情,刘伟名微笑道:“一两百万太少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仍然是一个粗加工的模式。”
卫雄飞的心早已热了起来,这么庞大的资源,他说出那样的话,目的就是想试一下刘伟名懂不懂行,如果花很少的钱就拿下了那么庞大的资源,自己可就赚得太多了。
看到刘伟名这态度,卫雄飞的心一震,感到这事就有些悬了。
“哈哈,行,你们尽快搞一个方案出来,当是我支持小刘的工作,帮衬你们一下。”卫雄飞笑着说道。
刘伟名微微一笑,看向卫雄飞道:“不急,这个我们可以慢慢谈。
回到乡里,卫雄飞本来说好要走的,现在也不走了,就住在了招待所里。
卫雄飞一进入房间就拨通了自己手下负责到草海县搜集资料的人员,要求他们立即赶到省城,一定要把省城的石材专家和技术人员请到春竹乡。
看着自己的父亲在那里打着电话,卫雨馨道:“爸,真的有那么大的市场?”
卫雄飞就叹道:“雨馨啊,你也是看到的,我们的奶制品公司产业太单一了,如果继续下去的许,稍有风吹草动,对我们的企业就是一个重创,我一直都在寻找发展的项目,一直都没有找到一个好的项目,本来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打算随便扔个一两百万支持一下你这个同学,现在看来我的方向要调整一下了,如果真是那样的庞大资源,我就一定要到这里来分享一下了,如果多了这样的一个项目,我们公司的抗风险能力就会大幅增强。”
卫雨馨道:“伟名说得对,如果只是你说的几百万,估计真是拿不下来。”
卫雄飞叹道:“你这个同学不简单啊,看来还是我小看了他了。”
听到自己的父亲赞誉心上人,卫雨馨就笑道:“伟名一直都是很有能力的人。”
卫雄飞就看向了自己的女儿道:“这是他的一个机会,运作得好的话,也许他的发展就会更加远大不过,我发现这小子的女人不少,你们两个真能搞得成?”
听到这话,想到了温芳和方怡梅看向刘伟名的眼神,特别是那个方怡梅的明显表情,卫雨馨的心就有些发急。
温芳这时直接就走进了刘伟名的办公室,她发现刘伟名的想法对于春竹乡来说就是一个机遇。
看到温芳随着自己进入,刘伟名泡了一杯茶给温芳,然后两人坐了下来。
“伟名,你说的那石材真的有那么大的市场?”
微微点了点头,刘伟名道:“我来时就专门研究过这些山上的石头,感觉石头很有特点,上次我选了一些带到了省城,就是去找了我的一个同学,请他帮忙拿去检验,结果现在出来了,我们乡看来有了一个发展的机会了。”
温芳的心情也是激动,如果真是做成了,她这个乡党委书记的政绩也有了。
刘伟名抬头时就看到了温芳那情况,神情就是一愣。
温芳就发现了刘伟名的那表情,抛了一个媚眼给刘伟名,小声道:“看什么啊。”
想到了两人曾经的那啥,刘伟名的心一荡,不过,很快还是收起了那种心情,故意很是严肃道:“我正想跟你谈一下这事的,如果运作得好的话,搞不好就能够搞出一个巨大的产业,以产业来带动全乡的发展,我们乡的整个面貌就将发生巨大的变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