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大家更多的是被这里的热闹场面所吸引。【】.
看到这些女人们拉着村民们问东问西的,刘伟名也感到有些好笑。
让刘伟名有些看不明白的还是刘梦依和卫雨馨两个人,两人仿佛一下子就变得很友好了,手挽着手在那里聊着,真不知道她们之间有什么好聊的。
常维真在了解了一阵这些情况之后,就对刘伟名道:“刘乡长,你想过没有,把这事进行一些炒作?”
几个女人这时也围了过来,周月秀道:“这是一件真实的事情,不必太过炒作,只需要放上媒体,就足以引起各方的重视。”
刘梦依也说道:“不错,现在国家正在研究着要贯通几条大道,你们省也在进行着一些规划,如果运作一下,也许就能够把这里也列入到里面,到时,肯定就会有一条更好的公路出现。”
刘伟名的眼睛就是一亮,如果真能把道路修成那种标准化的大道,那当然好得太多。
想到了孟叔他们到来的事情,刘伟名就看向刘梦依道:“上次孟叔带着一个叫刘栋宇的人到来,他们倒是录了不少的东西。”
刘梦依睁大眼睛看向刘伟名道:“刘栋宇?你确定?”
感受到刘梦依的惊愕,刘伟名不解道:“有问题?”
再看看几个女人时,只见那些人都看了看刘梦依,谁也没有多言。
刘梦依道:“他们说了些什么?”
“到是没说什么,只是认为这路修得很有气魄。”
刘梦依就脸上露出了笑容道:“看来你们这修路的事情很快就会在媒体上出现了。”
常维真也点头道:“现在有了这新闻之后,下一步就是园区的建设之事了,这事到是应该好好的设计一下,我认为刘乡长的方案还是不错的,想法很超前,如果搞得好的话,没准还能搞成。”
卫雨馨对刘伟名道:“我们企业基本决定了,一定要进行投资。”
“太感谢了。”刘伟名道。
刘梦依道:“伟名说得对,不能小打小闹的,园区一定要搞,还要搞得规模很大,没有投资的话,我们几个都投入进来,把场面撑起来。”
说完这话,目光就看向了跟来的几个女人。
看到刘梦依的眼神,大家笑道:“别看我们,你都下命令了,我们还敢不来当是去帮你家一下了。”
这话说得刘梦依偷偷看了一眼刘伟名。
卫雨馨同样也看了一眼刘伟名。
这时杨品志村长走了过来,对刘伟名道:“刘乡长,我们没有管好这全,昨天村里的赵老九把腿摔了。”
刘伟名一惊,忙问道:“情况怎么样了?”
“只是骨折,包一下草药就能行。”
“快送医院啊,不能拖的。”
杨品志就笑道:“这事在我们村里太一般了,村里其它的不行,治摔断了腿的事情那可是很厉害,养一阵就能好。”
“这样吧,回去之后我让人送些钱给他们家,这是为了修路搞的。”刘伟名也知道民间的一些治疗办法比起大医院要有效,并没有坚持。
杨品志道:“我代他们家感谢你了。”
“一定不能再出现新的情况了。”
刘伟名发现干了一段时间之后,大家对安全的问题有些弱了,这事得进一步的强调才行。
正说着话,刘伟名的手机响起时,就接到了常委副县长李兵打来的电话。
电话一通,李兵就沉声道:“刘伟名,你们是干什么的,修路不重视安全,致人摔伤,你作为一个乡长,难道就是这样工作的。”
直接就是一通乱喷,这事那么快就传到了李兵那里,这让刘伟名就有些愕然。
“李县长,这发我们会认真处理。”
刘伟名感到自己还是做得不够好。
刘梦依等人就围了过来。
李兵是带有任务而来,一直都在安排,现在终于抓到了一些把柄似的,他的目的就一个,一定要把刘伟名搞臭,沉声道:“刘伟名同志,不要因为做出了一点成绩就自以为是了,一个乡长,要知道你那代字还没有去掉的,你的本职工作就是抓全乡的工作,现在好了,有人已举报你存在着不清不楚的男女关系,这事你应该做出深刻的反省。”
李兵的声音很大,刘梦依等人都能够听到。
把手机拿得离耳朵远一些,刘伟名就有些不解了,自己又没有得罪那个李兵,仿佛他很不待见自己似的,到现在自己都还处男一个,竟然会有人举报存在男女关系,这从何说起嘛。
“我刘伟名做事光明正大的,请县里针对这事进行调查。”刘伟名大声道。
李兵道:“组织上当然要进行调查,我提醒你一句,你是乡长,精力要放在工作上。”
说完这话,李兵就挂了电话。
刘伟名站在那里愕然时,李兵也不好受,坐在办公室里面看着电话就是一阵发愣,上面的人对自己到来的工作极度不满了,认为自己那么长的时间都没有搞出一些事情。
想想这刘伟名,李兵就是郁闷,这小子深得崔永志和赵卫江的信任,最近又在搞什么项目,如果这些事情做成了,自己还不更要受到上面的不待见,靠的就是这样的关系,断了这关系的话,那就真的一样都不是了,今天打一个电话给刘伟名就是想试探一下这个刘伟名,看看他是否存在着这样的一些问题,在李兵的想法,存在这样问题的人只要接到了这样的电话都会惊慌,一惊慌之下就会出错。
看了看桌上摆放的一份举报材料,李兵感到人是还是不够,最重要的是没有证据,举报材料说刘伟名与那个叫卫雨馨的投资商存在着不清不楚的男女关系,这事到是没有太明确的证据,再说了,刘伟名一个未婚之人,那卫雨馨也是未婚之人,他们之间就算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也没意义,这事弄不倒刘伟名,至于他们之间的权钱交易,就更加没有证据了。倒是那个刘伟名勾上了一个叫普丽仙的有夫之妇的事情到是可以好好的运作一下,这普丽仙据说是一个长得不错的女人,如果真能搞到一些证据,到是可以打击一下刘伟名的名声,借一些运作,把刘伟名从春竹乡弄走,让他无法在下一步的项目获得好处,这也算是一个交待,可惜的是现在姜国平还没有弄到证据
李兵就想到了最近财政局那副局长投到自己一方之后,他有一个亲戚叫姜国平的,就在刘伟名的手下的事情。
不打听不知道,打听了一下才有了一种惊喜,这个姜国平与刘伟名之间存在着矛盾。
想到与姜国平暗进行了一次谈话之后,姜国平表了态的情况,李兵对姜国平还是抱有着一些希望的,也许这小子真能搞出一些事情也难说。
今天打了这个电话,是不是冲动了一些呢?
李兵又想到了自己想震刘伟名一下,打了这个电话是否会起到反作用的事情。
转念间又想到了与纪委书记黄启功的交流之事,这黄启功一直是何格宁一系的人,现在何格宁调走了,他失去了靠山,趁着这机会把黄启功介绍给自己身后的人,也许就能把黄启功拉过来。
李兵相信,只要黄启功知道了自己身后好坏人的力量,就一定会投过来的。
想到这里,李兵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黄启功的电话之后说道:“黄书记,有没有时间,我们到省里一趟?”
这事两人已经交流过,李兵也透露过自己身后的人物在省城的力量,他相信黄启功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果然,聊了几句之后,黄启功已经表示了可以一起到省城一趟的事情。
脸上露出了笑容,就算刘伟名有着崔永志他们的支持,只要拿出一些证据出来,就算是崔永志他们也保不了刘伟名。
刘伟名根本就不知道已经有人盯上了自己,接了李兵的电话之后,除了男女关系的举报之事有些小郁闷之外,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
反到是刘梦询问了起来。
“没事。”刘伟名并不想把这事表现出来。
刘梦依道:“是谁打来的电话?”她倒是关心得很。
刘伟名随意道:“新来的李副县长。”
刘梦依就没有再说什么。
看到刘伟名继续向着杨品他们交待着工作时,刘梦依小声对着跟在自己身边的那个驾驶员小惠道:“给我查一下草海县新到的一个姓李的副县长的情况。”
小惠微微点了点头。
现在的刘梦依心早已把刘伟名看成是自己最亲的人,根本不希望有人暗地里针对于他。听到好坏李兵在电话大声批评着自己的心上人时,刘梦依就很是生气。
看到几个人吃力推动着大石时,刘伟名急忙过去与大家一道推动着那块大石。
整个的身上都是稀泥,脚也踩到了烂泥,刘伟名与大家一起喊着号子把那大石慢慢推到了山下。
看着那大石滚下山去传来的巨大震动,刘伟名的心有着一种畅快。
看着刘伟名一天天的发展着,姜国平的心情是沉重的,他找到了自己的那亲戚,就是想调出春竹乡,他知道,只要有刘伟名在一天,就不可能有自己的出头之日。
让姜国平没有想到的是到了县城之后的结果很让人振奋,新来的常务副县长对自己非常看重,有了一个常务副县长的看重,姜国平知道自己只要表现得好的话,机会就非常大了。
姜国平也是一个察言观色的人物,从李兵的话意就摸到了李兵并不待见刘伟名。
这是好事啊,自己在这事上完全是可以做出一些事情来的。
虽然他的级别就算是对李兵表忠心也不够资格,但是,他还是表示了绝对的忠心之意。
回到了乡里,姜国平就炮制了一个举报材料交到了李兵那里。
试探的结果是他发现李兵果然对刘伟名的事情非常重视。
看到李兵重视了,姜国平就完全能够肯定,这李兵只要有了刘伟名的证据,就一定会整刘伟名一下。
从心底里面,姜国平对于刘伟名是痛恨的,当然了,更多的是嫉妒。
回到乡里,姜国平每天坐在办公室里面所想的一件事情就是寻找着刘伟名的毛病。
可是,无论他怎么样找,还是没有办法找到刘伟名的问题。
虽然他也发现了刘伟名的宿舍里面有着太多的女学生,但是,那学的情况就是那样的,老师们基本都有一批学生围在间,那事就算是想搞事也搞不出名堂。
当然了,姜国平也没有放过这条线索,认真暗查了一下,除了知道有两个贫困学生拥有着刘伟名宿舍的钥匙之外,还真是找不出更多的证据,认真观察了一阵,看上去那刘伟名也并没有与女学生有些什么不清不楚的情况。
这事很快就被姜国平放到了一边,随之,他就发现了一个事情,刘伟名经常往收购站跑,那收购站里面有着一个长得水灵之极的女人,那个叫普丽仙的女人真的是怎么看怎么诱人,难道说刘伟名看了这样的一个女人?
姜国平用自己的眼光来看时,越来越感到这个叫普丽仙气女人就是一个对男人有着致命的女人。
这刘伟名绝对是看了这个女人了,要不然怎么可能把她们一家都进行照顾。
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姜国平专门去购置了一台相机,暗在收购站对面的那家小馆子里守了好长的时间,结果却是让姜国平有些郁闷,刘伟名最近太忙,根本就没有多少时间在乡里。
也许得换一个思路了。
姜国平有一天就把普丽仙约了出来。
坐在小饭馆里面,姜国平的目光就有些火热地看向普丽仙。
近距离的观看之后,姜国平惊叹了一声,这个女人自己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呢?
普丽仙最近也是经历了不少场面上的事情,虽然对于姜国平叫他来做什么不清楚,但是,以她女人的直觉,还是从姜国平的眼神看出了一种yu望。
心暗笑,自己现在对于男人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姜干部找我有什么事?”普丽仙问道。
姜国平在听到了普丽仙的声音之后才恢复了过来,严肃道:“你们的收购站自从开设之后,已经影响到了不少商贩的利益,大家可是把你们告了的,乡里面对于这事也是高度重视的,我找你来的目的就是要跟你谈一下这事。”
姜国平并不清楚普丽仙的背后是刘伟名,在他的想法,这个普丽仙以前是一个农民,就算是有人教了一些事情也并不会太明白乡上的事情,自己吓她一下,然后才好办事。
不过,让姜国平有些不解的还是这女人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争执。
没达到自己的预期,姜国平道:“你是到那家企业里面打工吧?”
普丽仙道:“是的,一个月八百元工资。”
摇了摇头,姜国平道:“怎么才这点钱呢太少了,太少了。”
普丽仙微笑道:“已经很不错了,比起我们在村里面好得太多。”
“我听说刘乡长与你们的老板很熟,刘乡长到是对他们很支持嘛。”
姜国平试着套取着情况。普丽仙的心就一惊,目光看向了姜国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