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乡里面的事情她也是了解了一些的,对于姜国平与刘伟名之间的一些事情,她也听人说过,现在听到对方在问这事,心立即警惕起来。.
普丽仙现在早已把自己看成是刘伟名的丈母娘的角色,虽然也知道自己的女儿绝对不可能成为刘伟名明白的女人,但是,她想得清楚,只要女儿跟着了刘伟名,自己的好日子就来了,更有着一层外人不知道的目的,普丽仙还想着随着那刘伟名的发展,自己还有可能报复一下曾经抛弃了自己的那个男人。
娇声一笑,普丽仙表现出了种很是娇媚的样子,对姜国平道:“姜干部年轻有能力,前途肯定远大,还请你多多指点。”
被普丽仙这样一搞,听着那娇媚的声音,再看着那风情万钟的样子,姜国平不知怎么的就有些陷入进去,对普丽仙道:“我实话告诉你吧,我在县里有着关系,李兵副县长对我也很欣赏,下一步会对我进行提拨,如果你能够帮我做一些事情,我可以在以后的时间里面罩着你。”
“真的?”普丽仙表现出一种惊喜的样子。
姜国平一看有门,心就兴奋起来,。想到自己几句话就把这农村的女人哄编了的时候,那种自得感也激发了出来。
“当然是真的了,到时候我让我家亲戚给你在县城里面找一份又轻松又来钱的工作,到时候你就吃香的喝辣的了。”
“这个不太好吧,刘乡长跟我们老板很好的。”普丽仙表现出迟疑的样子。
嘿嘿一笑,姜国平从带来的包内拿出了五万块钱摆在了桌子上道:“你只需要帮我做那么一件事情,这五万块钱就是你的了。“
看着那五万块钱就摆在面前,普丽仙暗笑一声,虽然刘伟名在收购站里才给了自己几百块的工资,但是,还有一种股份的分红情况,年底分红之类的加起来可就很多了,平时过手的钱也不在少数,这姜国平还真以为凭着几万元钱就想收买自己啊。
普丽仙表现出一种热切的样子,有意把呼吸也调得急促了一些,问道:“不会是让我陪你睡觉吧?”
这话问得姜国平的呼吸一下子就急促起来,目光就很色地看向了普丽仙,心很想说就是这事,但是,他也知道现在没到时机,只要说道:“当然不是了,你只需要把刘乡长与你们那收购站之间的隐秘之事探了告诉我,最好是拿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普丽仙惊道:“你们要搞刘乡长,这事我不干。”
姜国平道:“也不是搞他,就是想了解一下他与你们那家收购站之间的一些经济往来罢了。”
情况已经搞清楚了
普丽仙看向姜国平的目光就透着一种狠劲了,这小子竟然想搞刘乡长
“你一个小小的干部,就想动刘乡长。”撇了一下嘴,普丽仙有意表现出一种看不起的味道。
本来就已经被这普丽仙所迷,看到普丽仙看不上自己,姜国平就有些急了,小声道:“我当然没那能力搞他,但是,我背后有人要搞他,你看着吧,只要弄到了一些证据,就一定能够把他搞倒,看到桌子上的钱没有,只要你听我的,这钱完全就是你的,下一步你还能够过得更好。”
“我怎么可能相信你的话,空口无凭的,搞了这事还不把我也陷了进去。”普丽仙道。
姜国平小声道:“我告诉你吧,李副县长就很不待见他刘伟名,只要你帮我搞到了一些材料,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出卖于你,到时你还会有着更多的钱财还有,只要你搞得好,我会帮你搞一家比那收购站更大的公司。”
普丽仙知道自己已经弄清楚了情况了,到时还得把这情况告诉刘伟名一下才是。
再看向姜国平时,普丽仙突然有了一个主意,乡里有乡里的搞法,这姜国平不是想搞刘伟名吗,自己就先把他搞臭好了。
普丽仙曾经也是在欢场经历过的人,搞事她并不生疏,她也是一个想做就做的人,有了想法之后,脸上的表情就表现出了一种更加迷人的样子,举杯对姜国平道:“姜干部,我敬你一杯。”
两人你来我往的就喝了几杯。
借着一些酒意,普丽仙就把姜国平的火了起来,更是表现出了一种投怀送抱的样子。
姜国平哪里经历过这事,心自得,认为这是自己用钱把普丽仙收买了,在一阵激动,姜国平也是喝多了酒,竟然就把自己的衣服脱了。
普丽仙更是帮着他把裤带解开。
差不多把姜国平搞得光着了身子时,普丽仙也把自己的衣服有意撕烂了一些。
正在姜国平兴奋时,普丽仙就大声惊呼起来。
“救命啊有人要强x了。”
本来这小馆里面只有这样的一个小包间,这小包间又有着一道门关着,没招呼时也不会有人进来,现在突然听到里面传来呼救声,开馆的和在这里吃饭的人们一下子就冲了过来。
打开门时,姜国平因为惊慌,正抓扯着普丽仙,这事一下子就被大家看到。
谁也没有发现的是,趁着大家惊慌,那普丽仙更是用一种快得不得了的动作,把桌上的五万块钱全部装入了自己的包内。
刘伟名他们的车子开进乡政府时,看到的就是一派热闹的景象,只见崔大石手执着一根扁担在那里圆睁着双眼,普丽仙更是哭得双眼彤红。
再看向姜国平时,只见姜国平的眼睛里面流露出来的完全是一派茫然。
“怎么了?”刘伟名向着站在那里脸沉着的温芳问道。
温芳看到刘伟名到来,脸色一缓,却也是严肃道:“真是太不象话了,大白清天的搞这样的事情。”
普丽仙看到刘伟名到来,眼圈一红,放声大哭道:“刘乡长啊,你可得为我做主啊。”
刘梦依等人好奇地看着这场面,感到很是好奇。
方怡梅虽然看到卫雨馨又回来了很是不舒服,还是走到刘伟名的身边小声道:“姜国平把普丽仙叫去谈事,结果不知怎么的就对普丽仙动手动脚的,普丽仙不从,就大喊了起来,大家进去看到的是普丽仙的衣服都已扯开了,姜国平的衣服裤子都脱了的,崔大石听到消息冲去,抓着姜国平就打,现在闹成了这样。”
方怡梅不愧是党政办主任,几句话就把情况讲得非常清楚。
出现了这样的事情,随同刘伟名到来的女人们看向那姜国平的眼神都透着了一种愤怒,大家自然就站在了弱者的一方。
刘伟名看到温芳在这里,当然就不好多言,目光就看向了温芳。
温芳道:“由派出所和办公室来处理这事,一定要把情况落实了。”温芳的处理方式的确很稳妥。
刘伟名微微点头道:“小方,你们一定要把情况搞清楚了。”
方怡梅微微点了一下头。
刘伟名这才对着崔大石道:“崔大石,打打杀杀的搞什么嘛,要相信乡里会处理好这事的。”
崔大石就服刘伟名,听到了刘伟名的话,这才把手的扁担扔了。
看到方怡梅他们把人带到了派出所,刘伟名看向刘梦依道:“乡里就是这样,什么事情都有。”
周月秀不解道:“情况不是明白的吗,怎么还要了解?”
刘伟名道:“农村的事情复杂,你们不太清楚,还是了解一下再说,不能够冤枉一个人吧。”
刘梦依道:“那么多人都看到了,我看就是真的。”
刘伟名微微点头道:“这事必须要有证据,有了证据的话,我们才好进行处理。”
说到这里,刘伟名才有时间向着温芳介绍着带来的这些人。
听到刘伟名带来的这些女人都有可能在春竹乡投资时,温芳立即充满了热情,招呼着大家进入到了会议室。
乡里的领导们听说这些人都是大公司的代表,很有可能要来投资时,同样都表现出了一派热情。
大家在会议室里与这些女人们进行着谈论,温芳更是有模有样的介绍着春竹乡的情况。
聊了一阵,方怡梅就进了会议室,把温芳和刘伟名都叫了出去。
把人交给乡里的领导们陪着,温芳和刘伟名随着方怡梅就进入到了温芳的办公室。
“说吧。”温芳看向了方怡梅。
方怡梅对两人道:“事情有些复杂了。”
刘伟名道:“你直说。”
方怡梅道:“姜国平不承认有这事,不过,他又无法说明他的衣服裤子是怎么脱下的。”
温芳就皱眉道:“真是的,难道还有人帮他脱了。”
方怡梅看了一眼刘伟名道:“普丽仙讲了一个情况,这事有些难解,普丽仙说了,姜国平把她叫去的一个最主要的内容就是威胁她,说是姜国平得到了县里的常务副县长李兵的支持,就是想从收购站获得刘乡长的一些材料,到时要把刘乡长拿下,姜国平说了的,拿下了刘乡长之后,整个春竹乡就将由他姜国平说了算了,以这个威胁普丽仙,要普丽仙跟着他。”
温芳和刘伟名听到了这话,全都是心一惊,
温芳就看向了刘伟名。
刘伟名沉声道:“乱弹琴,李副县长怎么可能搞出这样的事情,姜国平明显乱说。”
说这话时,刘伟名的心早已相信了这事,李兵打了那个电话之后,刘伟名就在想着这事,现在又听到了普丽仙说出来的这情况之后,两事一对照之下,刘伟名就有些确定,这个姜国平很有可能就是投到了李兵一方,这次是认为普丽仙是一个农民,没有见过世面,想威胁一下,从而布一个暗子整自己的材料,如果真被他们搞到了自己的材料,出招对付自己就成了必然,这决不是一件小事了
温芳的想法就一个,这事无论是否真实,这个姜国平都决不能留在乡里了,必须要把这害群之马搞掉。
方怡梅现在已经把自己的升迁之路挂在了刘伟名的身上,听到这个事情之后也是震惊,立即就赶来报告这事。
刘伟名的目光在两女的身上看去,沉声道:“做出了这样的事情,竟然还假借李副县长来搞事,这对于李副县长完全就是一种影响声誉的事情,我们必须严肃处理,决不手软。”
刘伟名本来对于姜国平还存有着一些香火之情,毕竟大家都在一个办公室里面工作过,并没有想过把姜国平杀绝的想法,通过这事才让他了解到了官场的一个铁律,那就是斩草不除根必有后患。
现在了解到了这事之后,刘伟名的认识是有了一个大幅的提升,他终于知道手软并不能够解决问题,一切都要掌控在自己的手才行,对敌人手软的结果就是给自己找麻烦。
温芳听到刘伟名这样表态了,心也是高兴,这说明了刘伟名通过这事之后在政治上又成熟了许多,用力一点头道:“我认为要立即召开党委会,研究姜国平的事情,一定要进行严肃的处理。”
方怡梅自然就是支持的。
其实,只要他们三人形成了统一,开不开会都已没有必要。
出了办公室,刘伟名来到了会议室,对刘梦依等人道:“大家坐车也累了,先安排住处,休息一下吧。”
刘梦依微笑着点了点头。
陪着大家住进了乡招待所。
出来时,刘梦依拉着刘伟名到了一边,小声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刘梦依也是一个非常精明的人,就问了起来。
“没什么事情,很快就处理好。”刘伟名并没有告诉她这事。
安置好了刘梦依等人之后,刘伟名和温芳就走进了会议室。
乡里的党委们都已通知了坐在了这里。
温芳的目光在方怡梅和派出所所长郑光的脸上看了一会,这才对郑光道:“光同志,你把情况讲一下吧。”
郑光还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会议,显得有些拘束,看到大家在看着自己,这才说道:“各位领导,情况是这样的。”
说着,郑光就把了解到了整个情况的经过说了一遍,说完之后,又说道:“我们把普丽仙谈到的事情拿去询问姜国平时,姜国平明显显得慌乱。”
这样的话一说出来,大家就知道,这事**不离十了,这个姜国平竟然敢暗搞刘伟名
刘伟名道:“这事由于我涉入到了里面,我是否离会?”
温芳一摆手道:“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没必要离席,这姜国平太不象话了,竟然敢假借李副县长的名义搞事,性质极其恶劣,我认为一定要从重处理。”
温芳首先就把调子定了。
方怡梅紧跟而上道:“大家都知道的,刘乡长一心都在为乡里做事,姜国平竟然敢于暗搞刘乡长,这行为是非常恶劣的,不仅对刘乡长的声誉会带来影响,对李副县长的声誉也会带来不好的影响,我认为这样的人一定要清除到干部队伍之外去。”
牛常胜也感到震惊,沉声道:“我同意小方的意见,这样的人根本不配留在现在的岗位上,太恶劣了没想到啊。”
组织委员郭红丽当然是站在刘伟名一方的,有人要整刘伟名,这是她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严肃道:“我看可以把他开除出公务员队伍,这事立即搞一个专题报告送县委。”
很快就形成了决议,春竹乡鉴于姜国平意图**妇女,假借副县长的名义打压商家,更是阴谋暗搞一个乡长的黑材料,乡党委会研究,决定开除姜国平。
材料由郭红丽专门送交县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