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一直都没有说话,但是,整个会议的运行完全就是按照着他的想法在进行着。
这时的刘伟名也有些反应过来了,那普丽仙应该是玩了一些花招的,应该是她知道了姜国平要整自己的黑材料之后,干脆就设计整了这姜国平了。
这普丽仙真的是对自己很忠心啊。
想到普丽仙为了维护自己搞出了这样的事情,刘伟名的心对于这个女人就多了许多的欣赏之情。
对于开除姜国平的事情,由于涉及到了自己,刘伟名也不想让人说事,报到县里去让县里进行处理的话,别人也难以说事。
刘伟名相信只要这事报到了县里,绝对没有姜国平的好果子吃。
温芳在会后就拨通了崔永志的电话,把乡里发生的情况,重点是涉及到了常务副县长李兵的事情进行了报告。
这时的崔永志和赵卫江都陪同着市委书记和市长到了省城,今天没事,约好见省长的时间是明天,崔永志和赵卫江与办公室主任们都在房间里面打着扑克牌。
大家玩得正热闹时就接到了温芳打来的电话。
听完了电话,崔永志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看到崔永志这个表情,赵卫江就问道:“怎么了?”
“***,春竹乡发生了一点事情。”
说着,崔永志就把发生在春竹乡的姜国平事情讲了一遍。
听完崔永志的讲述,赵卫江的脸也沉了下来,这事真是跟县委政府作对了,刘伟名刚搞出了一个那么大的方案,现在就有人想搞事,这是两人都完全不法容忍的事情。
两人所在的层次不同,想的问题就不那么简单了,很快就互相望了一眼,眼神就有了一些意味。
两人不相信春竹乡报告所说的李兵只是姜国平假借名义的事情,他们完全相信这事就是李兵在背后操作。
这事也真是让两人摇头,本来一件很隐秘的事情就因为一个农妇而发生了变故,把隐秘的事情变成了一件明事。
崔永志的心已是愤怒了,那常务副县长李兵就算是有着省里面的背景,到了县里面也得服从大局不是,现在草海县的大局是什么,就是要发展的大局了,他李兵难道不知道自己与赵卫江为了这个大局都联手了,现在搞出这样的事情,还让不让县里发展了。
赵卫江也是皱眉,李兵就算是有着背景吧,也得与大家交流一下才是,怎么搞出了这样下作的事情了,这事传出去,县里的脸面都没了
动李兵是不可能的,但是,动那一个乡干部却是根本没有任何的问题,崔永志沉声道:“必须严肃处理。”
赵卫江立即道:“我同意书记的意见。”
两人很快就达成了一致,在这件事情上必须给李兵一点好看才是。
事情交给了县里,刘伟名也就把这事放到了一边,安抚了一下普丽仙之后,刘伟名重新来到了招待所。
这时的刘梦依等人已经休息了一下,大家的兴致都很高,刘梦依拉着刘伟名就说要去看看学,其实,刘梦依知道刘伟名就住在学里面,她更想的是去看看刘伟名住的情况。
大家一路说笑就来到了学,这时的学建设已经大半建成。
看着这样一座学校已经拨地而起,再看看旁边那明显很破败的校舍,这些大城市到来的女人们都感到了震惊。
刘伟名一路上都向着大家介绍着学以前的情况,现在进一步看到了这个学时,一种非常直观的感觉呈现在了大家的眼前。
卫雨馨这时就显得很是自豪了,微笑道:“伟名当时拿了相片给我们之后,看到了这里的情况,我们就决定进行捐建,现在看起来非常不错,做一件善事能够让人快乐,你们不知道,每当看到孩子们那兴奋的眼神,我就很满足。”
刘梦依就看了卫雨馨一眼,对刘伟名道:“我现在明白了伟名的想法,只要把那园区搞起来,对于这个乡的发展就具有远大的影响,建一座学如果只是一件施舍的话,搞一个园区的话就是把一个财源送给了大家,这才是一个解决问题的根本,伟名,你放心,无论如何我也会支持你的决定。”
刘伟名看着那快要建成的学,脸上露出了笑容道:“不错,要想让一个地方真正的脱贫,仅只是不断的捐助和扶贫是无法解决问题的,我们只有为他们找到一条致富的道路才能够引导着他们走出困境。”
“帅哥,听说你就住在这学校,带我们去看看。”周月秀笑着对刘伟名说道。
“住在哪里?”刘梦依问道。
刘伟名一笑道:“走吧,到我的家里去喝点茶。”
走了几步路,大家就来到了刘伟名的住处,看到刘伟名打开了门进入时,王海露就吃惊道:“你这地板怎么是湿的?”
大家也都看到了刘伟名住的那房间里面的地板情况,果然是地面很湿。
“没办法,这里刚好就建在山角,也不知道是怎么的,这地上用水泥浇了一下之后,平时就没有干过,用火炉子在屋内烧,干了之后,只要一遇到阴天,这地板又浸湿了。”
“就住在这样的房间里面啊,时间长了不会生病?”周月秀关心地问道。
笑了笑,刘伟名道:“乡里的房屋紧张,我也住惯了,好在下一步这学校建好之后,这些旧房都会推倒。”
“你都乡长了,怎么也不换一个住处?”刘梦依问道。
刘伟名微微一笑道:“乡里的房子也紧张,办公室到是提出了要换,我住惯了,就没同意,不过,我相信随着春竹乡的发展,很快就会有好的房子盖起来的。”
刘伟名的话语充满了一种信心。
受到刘伟名的感染,大家看向刘伟名的目光又多了几分信服,这个刘伟名很不简单,以身作则在他的身上表现得很到位,以他一个乡长的机势,完全能够换一个好的处住,他却并没有这样去做,难怪在乡里面有着很高的威信。
“晚饭你们是吃馆子还是在学校打饭吃?”刘伟名微笑着问道。
与这些人都熟了,刘伟名也想让她们进一步感受一下这里的艰苦情况。
周月秀立即就兴奋道:“我还从来没有吃过这种学校的伙食呢,当然在学校打饭吃了。”
王海露也兴奋道:“我以前就想住校,结果一直没有实现,现在倒是要好好的吃一下这学校里的饭了。”
看到随同刘梦依到来的这些人都显得兴奋,刘伟名暗自摇头,也许到时就不会这样去想了。
聊了一阵,只听到学校的钟声敲响,学生们端着饭碗开始从学校走出时,卫雨馨指着学生们身上穿着的那些冬衣道:“看到没有,这些衣服都是伟名到了之后,通过各种的关系捐来的,这个冬天是这里的学生们最温暖的一个冬天了。”
大家的目光就看向了那些身着差不多有些统一的服装,再看向刘伟名时,王海露对着刘伟名一竖大拇指道:“不错,我算是相信你是一个好官了。”
刘伟名就是一笑道:“难道我不是好官?”
王海露道:“我见到的官员太多,还真是没有见到几个好官,本来以为你也同他们一样,现在看起来,你这个人的心还是有着一种正气的,至少还是能够为大家做事,行了,梦依所说的投资的事情,也算我一份吧。”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对大家道:“我这里可没有那么多饭碗,我得去帮你们借些碗来,说好了,吃完了饭自己洗碗。”
周月秀就白了刘伟名一眼道:“吃你一顿饭还得帮你洗碗。”
刘伟名也没多言,就去到了牛校长的家里。
看到刘伟名借碗,又知道这些人要吃饭时,牛校长笑道:“我让人专门帮她们炒点菜?”
刘伟名摆了摆手道:“她们好的吃得太多,吃点这种饭菜有益健康。”
牛校长的老婆就笑道:“我看她们一个个长得水灵得很,刘乡长,里面有没有你的对象?”
刘伟名又笑了起来道:“谁看得上我啊。”
抱了一些碗回来,刘伟名把碗一个个的分给了大家,然后一人发了一张饭票和一张菜票,让大家去排队购饭吃。
看到周月秀那兴奋的样子,刘伟名只能是摇头。
刘梦依笑道:“大家都很好奇。”
领导着大家去打饭时,一路上又是一派热闹的景象,学生们见到了刘伟名都显得很是热情,不断与刘伟名打着招呼。
兴奋之情也就维持了一阵,当每一个人都端着自己的那碗饭菜时,周月秀等人就傻眼了,看着那些没有油水的饭菜,王海露脸色很是难看道:“怎么就吃这些啊。”
刘伟名并没有多言,端着饭菜,蹲在那里就大口吃了起来。
看看刘伟名那吃得很快的情况,再看看自己碗内的饭菜与刘伟名就没有任何区别的情况,周月秀等人只能是苦着脸在那里吃着。
“一点都没油水。”王海露吃了几口道。
“嗯,今天还不错,这菜炒得不错,你们可不能浪费了,快吃吧,天冷,凉了就不好了。”刘伟名说道。
看着刘伟名吃饭,几个女人只好小口小口吃着这些饭菜。
“屋里有些咸菜。”看到大家实在难以吃下,刘伟名想起自己的母亲让自己带来的咸菜,只好说道。
几个女人快就冲进了刘伟名的房间里面。
刘伟名笑了笑,今天算是给她们好好的体会一下这里的生活了。
刘伟名对于这事是有着自己的想法的,这些女人好的吃多了,让她们切身感受一下这里的情况,她们才有更多的可能帮助这里。
看着这些女人们在那小馆里面兴奋地烧烤着刘伟名专门安排的野味烧烤时,刘伟名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当然不可能真的把这些人饿着了,让她们吃那种清淡的饭菜只是让她们进行一种体验,到了晚上时,刘伟名到了招待所把她们叫到了这里。
听说是刘伟名专门为她们准备的东西时,女人们就笑了,
刘梦依用手撞了刘伟名一下道:“就知道你会安排的。”
刘伟名很是严肃道:“怎么样,有什么感受?”
周月秀叹道:“他们天天都这样吃?”
“是啊,现在还算是好了一些了,以前更加困难。”
王海露道:“以前只是在新闻了解到一些,现在真切感受到了大家的生活之后,我才算是明白了农村的艰苦。”
常维真道:“也要分什么农村,有的农村还是可以的。”
刘伟名赞同道:“常姐说得对,不管什么样的地方都存在贫富的差距,我们乡由于各方面的因素,现在是远远落后于其他地区了,如果再不能够追上去,就会越来越贫困,现在就有了一个机遇,我希望的是利用这个机遇好好的发展一下,争取让大家的生活有一个大的改观。”
正在说着话,刘伟名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电话是刘恒成打来的,刘恒成明显有些激动,在电话就大声道:“伟名啊,你们乡上电视了。”
电话旁边传来了母亲大声的说话,只听母亲孙智芳也大声道:“伟名,我在电视看到你了。”
刘伟名就有些愕然,问道:“什么新闻?”
刘恒成道:“你不知道吗,你带领着乡里人修路的事情上了电视,很壮观,很有气势。”
刘伟名心想了一阵,唯一感到最有可能的就是孟叔他们来的时候录下的内容。
刘恒成到是明显很为激动,自己的儿子上了央电视台,这可是光宗耀祖的事情,现在相信厂里面的人们都已看到了,明天儿子就肯定是大家议论的一个焦点。
听着刘恒成把电视的情况完整讲了一遍之后,刘伟名已经清楚了,这事肯定就是孟叔他们到来之时录上的那些内容,从讲述可以知道,肯定又有记者到过那段路上进行了一些加工。
打完了电话,刘伟名也感到激动,他知道,只要这段新闻上了电视,就必将引起全国人民的关注,这是一件好事,对于春竹乡的发展肯定具有着推动的作用。
当然了,刘伟名也知道树大招风的原理,自己那么风光了,县里或是市里的一些领导也会不乐意的,但是,与春竹乡的发展相比,刘伟名并没有把那些事情放在心。
“发生什么事情了,看你高兴的样子。”王海露跟刘伟名也是处熟了,笑着就问道。
“我爸打来电话,说是我们乡修路的事情上了央台了。”刘伟名笑着说道。
“难怪那么高兴,你上电视台了啊。”周月秀笑着打趣道。
刘梦依道:“是不是孟叔他们搞的?”她也想到了这事出现的可能性,从上到下搞出这样的新闻,还是在央台搞,如果是一般的人就根本弄不了。
“我也猜是他们搞的。”
刘梦依道:“我打个电话问问。”说着就拿起手机出了小馆子,在外面去打。
过了一会,刘梦依微笑着走了进来道:“果然是他们搞的,目的就是想帮你们一下,这次央有一些道路方面的规划,在你们省的道路修建上有着一些分歧,有了这样的一个新闻的话,对于你们县、你们乡的道路建设就会有一些好处。”
刘伟名的眼睛就是一亮,但也并没有去问具体的情况,他知道这刘梦依说出这事已经非常不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