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不说李兵在那里想事,其他的人各种的心情都有,对于刘伟名搞出来这样的事情,大家多少就有了一些新嫉妒之情,再让这小子弄下去,指不定这小子就坐在大家中间来了
再想到刘伟名又搞出来的那个什么方案时,一些上了岁数的常委就有了一些想法,这刘伟名应该在基层多锻炼一下才行,不能升得太快了
崔永志倒是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心情很好的崔永志立即进行着各种的布置,要求全县一定要在这次的中央来人中做好自己的工作。.
看了一眼到会的人,崔永志又看了看赵卫江,大声说道:“我跟卫江同志商议过了,在这次中央来人的过程中,大家都要把事情做好,谁出了事情,就摘谁的帽子。”
这话说得很重,一时之间震得大家都是神情一凛。
赵卫江当然也明白这是大家的一个机会,宣传好了春竹乡,对于他这个县长也同样有着巨大的好处,当然不能够出岔子,在崔永志说完之后,赵卫江沉声道:“刚才崔书记已经谈得太多了,我就不重复了,我只是强调一点,这是我们全县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真要出了事情,不是谁来负责的问题,这关系到我们这个班子是否具有战斗力的问题,出了事情的话,大家应该知道轻重。”
本来还有着一些想法的领导们听到了赵卫江的这话,心中更加重视了起来,的确是这样,草海县什么时候有过中央的人到来,这次千万不能出岔子啊
中央来人
这事还真是一件大事。
目光一直在刘伟名的脸上审视着,z宣部副部长李逸风的心中却是想了太多的事情。
会议室里面坐满了大大小小的官员,随着李逸风带队的到来,省市县各级都派出了重要人员随同到了草海县。
这时的草海县委书记崔永志正红光满面介绍着春竹乡群众自发修路的事情。
李逸风的目光转向了省委副书记廖炜的脸上,心中就是一乐,春竹乡搞了这样的事情,这对于省里的这些领导来说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群众都能够自发修路了,这说明了省里的工作并没有做好啊
记者们来得相当多,闪光灯在会议室里面不断闪烁。
看着那坐在那里不急不燥,拿着笔认真记录着的刘伟名,李逸风微微点头,那么年轻,碰到了这样大涨面子的事情,还有中央的工作组到来,他都没有表现出任何激动的样子,这个年轻人很不得了啊
一想到当时陆默部长专门把自己叫去交待事情的情况,李逸风叹了一口气,这个年轻人真是有些运道
刘伟名一直静静坐在那里,看似在记录着内容,其实,刘伟名的心中一直都在分析着这次自己所做的事情的优缺点。
经过认真的分析,刘伟名发现自己所做的事情除了对老百姓是好事之外,对于领导们来说竟然是一件大丢面子的事情。
如果没有媒体的报道还好说,现在媒体一炒作之下,省里上上下下的领导们难道对自己没有看法?难道不认为这事是自己在打他们的脸?
想到这里,刘伟名在心里面只能是苦笑,做事时哪里又想到了那么多的事情
当然了,也就是想想而已,就算是再从头来过,刘伟名相信自己还是会修路,这可是关系到全乡人民脱贫的大事。
坐在上首的是z宣部的副部长,这样的大官怎么会为了一件这样的事情跑到了这里。
刘伟名感到这事有些不太一般了。
刘伟名现在也学会了通过现象看本质,他感到春竹乡修路的事情可能并不一般,也许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就掺合进了什么样的斗争当中了。
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刘伟名就无法轻松起来。
田老头说得太对了,自己的层次实在是太低,根本就无法了解上层的事情,这次竟然是中央派人到来,难道说对于宁海省的政局也有着一些影响?
这事应该不会吧
刘伟名心中也在暗笑,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乡长,应该没那么大的影响力。
崔永志终于汇报完了情况,只见他的额头还是微微冒汗了。
面对着那么多的大领导,崔永志这个县委书记一下子变得微不足道起来。
看到崔永志汇报完了情况,到来的市委书记许夫杰的目光转向了省委副书记廖炜道:“请廖书记讲话。”
大家鼓掌之后,廖炜环视了一圈,这才说道:“作为一个省委副书记,我得检查一下了,说实话,知道了春竹乡的群众自发修路,为的就是要脱贫的事迹之后,我无法入眠心中有愧啊,我们的工作做得不够细,也不够实,本来应该由政府做的事情,群众却走到了政府的前面,这事我想对于我们的领导干部们来说都是一个警钟,只有深入、深入、再深入到群众中去,我们的各项工作才能够做出成效,也才能够取得群众的拥护和支持,在这项工作上,春竹乡的班子就做得非常好,他们并没有成为旁观者,而是成为了带头人,正是有了他们的带头,我们党、我们干部的表率作用才真正体现了出来,这次z宣部领导到来,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推动,就是一个鞭策,我们一定要借这东风把我们的工作不断向前推进。”
这话听得刘伟名也有些冒汗,他感到自己的猜测可能真的有些可能了,春竹乡的行为对于省里的领导们来说也存在着打脸的意思,正是由于有了这样的一种情况,难怪省委副书记都要说出这种带有自责的话,只希望省委副书记别与自己这个小人物过不去才好。
廖炜还真是没有对刘伟名有什么样的想法,他说出这样的话当然有着深意,现在省里的局势就有些不稳了,中央对于宁海的发展有着一些看法,春竹乡的事情是中央敲钟的意思了,这次z宣部派了一个副部长到来,这敲钟的意味就更强了许多,再没有一些发展,再不能够改变现在的面貌,估计中央还真有可能对宁海省动动手术。
坐在这里开会的领导们都是一些人精,春竹乡群众自发修路的事情他们同样都进行过一些分析,有了分析之后,他们就感到这事是一个让省里丢面子的事情,红火的是那个姓刘的小乡长,丢面子的却是全省的领导们。
一些人看向刘伟名的眼神都有了一些不同,这真是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啊。
官员们想问题更多的会去考量所做事情是否符合上级的心意,以他们的想法,刘伟名做了这事就算是深得了民心又能如何,那可是把领导们得罪了的。
这小子风光一时,却有可能仕途就将终止了。
这是一些官场老油子给出的评价。
廖炜讲到这里,目光转向了坐在那里的温芳和刘伟名,脸上露出了笑容道:“春竹乡的工作证明了我们有着一批真正脚踏实地进行工作的同志,正是有着他们用心的工作,我们才有了一个坚实的基层基础,他们的事情值得我们学习,更要在全省进行学习。”
温芳的脸上现出了激动之情,得到了省委副书记的表扬,这可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情。
刘伟名的目光看向了廖炜时,看到的是廖炜投过来的那种和善的表情。
在这样的气氛里面,刘伟名根本就没有说话的余地,只能是表现出一种激动的样子,算是学习温芳的表情了。
李兵坐在那里听着廖炜的讲话,看了一眼刘伟名时,脸上就露出了笑容,心中暗想,这样的表扬可是要得罪许多领导干部了,这抬得高,摔下去可就惨了
想到这里,李兵就想下点眼药,微笑着说道:“廖书记,春竹乡的修路事情都是刘伟名同志一手操作的,现在春竹乡的群众只认刘乡长的。”
崔永志和赵卫江就把目光转向了李兵。
许夫杰也微皱眉头看向了李兵。
谁都听得出来,这个李兵有些不安好心了,在这样的关头插话已经不妥了,还说出了这样的话来,仿佛那春竹乡就是刘伟名一家独大,刘伟名玩山头主义了再说了,李兵的这话就完全抛开了乡里和县里的领导作用,变成了是刘伟名的个人行为。
这李兵怎么搞的,不讲大局。
许夫杰的心中就有了一些恼怒。
李逸风看到这里也是有些愕然,心中暗想,这个小子在做什么?
轻轻清了一下嗓子,李逸风微微一笑道:“春竹乡的修路事情是由春竹乡的乡长刘伟名同志主导进行的,这是得到了县委的肯定的一次群众性的修路活动,听了你们的汇报,我深受感动啊。”
李逸风的话一说出来,许多人都松了一口气,李兵刚才搞出来的那事也冲淡了许多。
李兵本来也只是想把刘伟名竖成公敌,看到已挑起了大家的想法,他就闭了嘴。
虽然李逸风说了这话,李兵并没有任何不安,他想得非常的清楚,自己的到来只是一枚棋子,目的就是打压刘伟名,就算是得罪了任何人都没有关系,反正到时自己那后台会帮自己重新安排位子,他最担心的还是没有做出让后面的人满意的事情。
李逸风看一眼在坐的这些人,声音提高了许多道:“中央一直都提出要开拓,要创新,要深入到群众中去,春竹乡的事情不是一件单个的事情,这说明了我们的群众有着强烈的脱贫意愿,这件事情已经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视,我们的一个贫困地区到底该怎么样发展已是中央一直研究的事情,陆默部长有着专门的批示,另外,在我出发前,陆默部长又到了浩宇书记那里,浩宇书记对春竹乡的事情也是非常关心的,有着指示,要求在春竹乡脱贫工作上要多研究,多支持、多理解。”
这话一说,大家看向刘伟名的眼神又是一变,变得火热了起来。
这小子运气不是一般的好啊,一号首长都关注着他了,这可就真是有一步登天的势头了
浩宇总书记在百忙中都关注着一个小小的贫困乡,这决不是简单的事情,说明了刘伟名这个小小的乡长已经进入到了一号首长的视野了,这可是别人求都求不到的。
就连草海县的那些县委领导们看向刘伟名的目光中都透着一种深深的羡慕之情。
刘伟名现在真的是震动非常了,自己做的事情竟然进入到了总书记的视野。
心中第一次有了一种激动。
刘伟名已是大大松了一口气,既然一号那里都挂了号了,虽然只是一号随意的一个关注,只要有了这样的一个关注,领导们暂时就不会拿自己怎么样,倒是可以放心一下了。
说实话,一直以来刘伟名都很小心地走着仕途,对于他这样的草根之人来说,上面大领导们随便的一个手段都足以把前面的努力完全废去,这次搞出来一个修路的事情,看上去对群众是有着好处的,但是,这事对于许多官员来说就不是喜欢,风险也大幅增加着,现在好了,一号在关注,就算是领导们不提拨自己,这春竹乡乡长的问题却是不会动摇的。
李逸风一边说话,一边看着刘伟名的表情,看到刘伟名的脸色缓和了一下时,李逸风就微微一笑,这年轻人聪明啊,到是可以好好的培养一下。
汇报之后,大家驱车就向着春竹乡赶去。
各种各样的车子开了一长串,车子在那路况很差的道路上行进着,转过一道弯,进入眼内的就是那红旗招展的工作场面。
看到这火热的场面,所有人的心中都是一阵激动,太多年月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场面了。
记者们早已把手中的机器对准了施工地段,他们要记录下这火热的情景。
刘伟名被叫了坐在一辆李逸风等大领导们坐着的越野车里,看着那工地的情况,廖炜也有些动容了,叹道:“好多年没有感受到这热烈的工作场面了。”
李逸风笑道:“群众的力量是巨大的。”
廖炜看了一眼刘伟名道:“春竹乡是贫困乡,许多人都说贫困地区的人不太好管理,你是怎么样发动他们的?”
刘伟名就微笑道:“没有难管的人,只有不愿意管的干部。”
品味着刘伟名的话,许夫杰点头道:“小刘说得不错啊,我们的干部如果都沉下心去做工作,又有什么样的工作无法做好。”
下了车子,大家步行着向前走去,村民们对于到来的了那多的人都有些害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