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大声道:“大家干大家的,没什么事情。”
赵大林笑道:“乡长,这段时间到来的人还真是有好多,我们都成名人了。”
刘伟名笑道:“修你的路。”
赵大林嘿嘿一笑过去推着泥土的小车。
看到车陷进了泥中,刘伟名不顾自己的形象,虽然身着西装,还是过去帮着推车。
推完了车子,看到大家在推着一块大石,刘伟名又过去与大家一起推着。
看到刘伟名这一做派,一名记者拉着一个村民小声道:“你们的领导很会做表面工作嘛。”
没想到他会说自己的乡长,那村民顿时不干了,抡起扁担就朝着他打了过去。
情况顿时复杂起来。
还好有着县里维持秩序的警察,大家很快上前把那村民手中的扁担拿掉。
崔永志吓得不轻,冲过去忙问情况。
领导们也都走了过去。
“我就是说了一句嘛,他竟然动手要打我。”那记者惊慌之后,满脸不服气道。
崔永志沉着脸道:“把打人的人先扣起来。”
李逸风摆了一下手道:“先问问情况再说。”
赵卫江看向那村民道:“什么情况?”
村民们这时也都围了过去。
那村民圆睁着双眼道:“他说刘乡长做事是装佯。”
没想到的是这句话顿时就惹火了太多的村民,声音很大,一下子就传到了大家的耳中。
刘伟名现在的情况就是村民们心目中的神似的,自从刘伟名到了春竹乡之后做的一桩桩的事情都是那么的让人信服,竟然有人敢说刘伟名的装佯,打他还是轻的了。
“揍那小子。”
黑石头村的陆恩国就高喊了一句。
有了他这一声大喊,村民们顿时拿起了各种工具,大有立即冲过去揍那个记者的意思。
这事顿时吓得领导们一阵惊慌,不会是来察看一下还搞出一个**吧。
“干什么,谁敢动。”刘伟名这时高呼了一声。
随着刘伟名的这一声高呼,有趣的是本来火爆的场面顿时平熄了下来。
廖炜微皱眉头道:“大家都讲讲情况,你们也讲讲你们为何要这样。”
杨品志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看向领导们,虽然有些胆怯的样子,还是高声道:“我是阴凉箐的村长杨品志,领导们能不能让我说几句公道话?”
李逸风微微点头道:“你说。”
杨品志大声道:“我别的不谈,只想为我们的刘乡长说上几句。”
看了看围过来的记者们,杨品志道:“我们是山里人,不会搞那么花花肠子的事情,我们只认死理,谁是真心为我们大家伙做事的,我们就认准了他刘乡长是好样的……”
杨品志的口才并不是太好,但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是那么的打动人心。
杨品志从刘伟名到了春竹乡的事迹说起,从救了学生、从他捐助贫困学生,从他拉来了款项建设学校、从他到了阴凉箐把村民们的心点燃,然后又帮助种植灵芝,在全乡扩广灵芝种植、从他引来了药材收购站把药材的价格大幅提高,救了好多的村民、更是说出了他为了修这条路没日没夜与大家劳动在一起的事情。
在杨品志讲述中,一些大胆的村民更是举了大量村里发生的事情,讲到了许多的家庭因为刘伟名的行为而重获新生的事情。
杨品志在讲述中,许多的村民那泪水都流了出来,双眼中透着太多的对刘伟名的感激。
记者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情况,长枪短炮全都对准了刘伟名。
杨品志讲完了这些之后,对着村民们大声道:“大家伙说说,我讲的这些有没有假的?”
“没有。”
“刘乡长就是好人。”
“他是好官。”
人们大声说着。
所有的人这时就看向了那个记者,杨品志指着那记者道:“刘乡长可以说是我们全乡的大恩人,他竟然说刘乡长的坏话,没有把他打死就算是好的了。”
那名记者也没有想到真实的情况会是这样,满脸惭愧道:“各位乡亲,我真的不知道是这样的情况,我向你们道歉。”
廖炜显得很是动容,他也没有想到刘伟名竟然在群众中有着那么高的威信,见惯了太多假材料、见过了官场上太多做假的事情,他本来以为刘伟名这种修路的事情就是一种做秀的情况,现在才知道自己竟然想错了。
目光转向脸上明显有些发红的刘伟名,廖炜轻轻拍了拍刘伟名的肩膀道:“刘伟名同志,你是好样的。”
李逸风也是震惊了,看向刘伟名时,他的眼睛里面同样流露出一种敬佩,这个年轻人真的是不简单啊。
李逸风向着村民们道:“乡亲们,今天大家给我们上了一课,上了一课非常生动的教育课啊,我们为你们有着这样一个优秀的乡长感到高兴,我们也为拥有着这样的一个干部感到高兴。”
本来要发展成冲突的事情就这样化解了,可是,村民们讲述出来的件件故事却是引起了人们的兴趣,这次z宣部的同志们本来就是来搞材料的,看到真有材料可挖时,那些村民们就被大家包围了。
刘伟名作为当事人,许多的记者也都围到了他身边,希望听听他亲自的讲述。
面对着记者们的询问,刘伟名虽然心中激动,也知道现在并不是自己说话的时候,只是微笑道:“我的工作都是在县委的统一领导下进行的,作为一名乡长,我做的工作就是份内的工作。”
刘伟名显得很是低调,并没有去突出自己。
市委书记许夫杰也没有想到刘伟名在群众中有着那么高的声望,看向刘伟名的眼神中就有着太多的欣赏之情,许夫杰心中暗想,现在刘伟名搞出了一个园区的方案,本来还担心这方案难以实现,有了现在的这样一个插曲,事情反到好办了。
看了一眼那么多的z宣部工作组人员和记者们,许夫杰相信,今天这场面肯定已经录了下来,也肯定会报到中央一些大佬那里,只要报到了中央,刘伟名这人就算是进一步在中央大佬们的头脑中加深了印象,有了这样的一个好的印象,刘伟名的仕途之路就会更加好走。
看来得好好的培养一下这个年轻人了
随同到来的各级领导们虽然有着各种各样的想法,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知道通过这样的事情之后,如果不是出了重大的问题,这个刘伟名肯定将成为一个重点培养的人物。
许夫杰走到刘伟名的身边,拍了拍刘伟名的肩膀道:“小刘,春竹乡园区的方案应该会有一个结果了,春竹乡脱贫的工作繁重啊,希望你能够把春竹乡的工作抓好。”
崔永志在一旁听到了许夫杰的话之后就知道,许夫杰是希望刘伟名真正把春竹乡搞出成绩来了。
z宣部工作组在草海县工作了两三天之后终于离去,整个的春竹乡又回归平静。
刘伟名倒是在这事中有些红火了,一时之间,他这个为民乡长的名气在媒体中曝光力极高。
这些刘伟名都没有放在心上,再次投入到了修路当中。
春竹乡要想发展,必须把这瓶颈打破才是。
温芳再次把刘伟名叫去她的办公室时,刘伟名同样也是一身的泥。
“伟名,你现在在网络上很红啊。”
两人已经很熟了,刘伟名知道温芳是在打趣,笑道:“杨品志那小子搞的,我也没想到那小子搞出这事。”
温芳羡慕道:“我还希望有人搞我一下的。”
刘伟名的目光就有些发愣地看向了温芳。
感觉到了自己的话里面有着语病,温芳的脸就是一红,瞪了刘伟名一眼道:“看什么看。”小女儿的情态尽显出来。
不知怎么的,两人都想到了那天在那个包间里面发生的事情,办公室里面顿时有着一种静寂。
过了一会,刘伟名才微笑道:“有什么事情?”
温芳也恢复了平静,瞟了刘伟名一眼道:“你的代乡长也该转正了,乡人大会议就将召开,你要与牛主席多沟通一下才是。”
刘伟名这才想起来乡人大召开的事情,这次乡人大召开之后,自己就将转为正式的乡长了,这当然是一件大事了。
“嗯,我会与牛主席沟通的。”
“以乡里的情况,应该不会有问题。”温芳倒是不担心会出岔子,刘伟名在全乡的威信摆在那里的。
出了温芳的办公室,刘伟名就转到了牛常胜的办公室。
这几天牛常胜倒是非常忙,乡人大要开会,许多工作需要他去做,县委的意图是否能够在会上体现,这是对他这个主席的一次考验,虽说对于整个的会议情况都考虑了多遍,牛常胜还是不敢掉以轻心,如果出了岔子,无法体现出上级的意图,自己这个主席也就当到头了。
看到刘伟名进来,牛常胜显得很是高兴,急忙起身与刘伟名握手,然后两人坐了下来。
现在的牛常胜早已把自己的心态进行了转变,再也不会把自己看成是刘伟名的主任,而是把刘伟名当成了自己的领导。
递了一支香烟给牛常胜,刘伟名道:“刚才温书记把我叫去,谈起了人大选举的事情。”
牛常胜就是一笑道:“准备工作已做好了,就等开会了,相信这次县委的意图是能够完全得到体现的。”
“有需要我配合的地方就说。”刘伟名道。
点了点头,牛常胜抽了一口香烟道:“现在考虑的是下一步全乡发展的事情,在会上你要进行报告的。”
刘伟名点了点头,这事他已交给了方怡梅在搞,自己只是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告诉了方怡梅,以方怡梅的能力,刘伟名相信她会搞得很好。
两人又聊了一阵,刘伟名也感受出牛常胜对自己的态度,这老牛同志还是不错的一个人。
从牛常胜的办公室出来,刘伟名就到了党政办,这时的党政办也在忙着,看到方怡梅坐在电脑前进行着操作,其他的人都不在时,刘伟名问道:“都出去了?”
转身看到是刘伟名,方怡梅忙站起身来道:“刘乡长,你来了?”
自己找了一个位子坐下,刘伟名道:“报告搞好了?”
“嗯,已经完稿,正想拿去请你看看。”说着就把那打印出来的稿子递给了刘伟名。
刘伟名接过稿子就坐在那里看了起来。
方怡梅过去用纸杯给刘伟名倒了一杯茶水,就很是优雅地坐在了刘伟名的对面。
看着认真看着稿子的刘伟名,方怡梅的眼神中透着一种敬佩。
想到最近刘伟名的情况,方怡梅就在心中感叹,这个刘伟名比自己还晚进入乡里,他已快转为正式的乡长了,自己还是在他的帮助下当上的主任,这差距仿佛越发大了
对于刘伟名迟迟没有接纳自己成为他的女人之事,方怡梅一想起这事就有些急。
想到刘伟名带来的一个比一个更加有来头的美女们,方怡梅第一次对自己失去了信心。
与那些刘伟名带来的女孩子们相比,自己除了美丽,还真是没有什么可以超越的优势,一个没有优势的女孩子自然不可能成为刘伟名的老婆的。
最近方怡梅也在思考着刘伟名的发展之事,越是思考,她就越加发现自己没有优势可言。
方怡梅是用一种很现实的眼光来看待问题的,她非常明白,刘伟名是一个事业心很重的人,他每一步的路都是希望在仕途上有大的发展,自己嫁给了他,根本就不可能对他有着任何的帮助,反而是那卫雨馨和刘梦依,这两个女孩子要么就是有钱,要么就是有势力,她们才是能够对刘伟名有帮助的人,相信现在的刘伟名应该就是在他们二者之间进行着选择。
刘伟名在那里看着,方怡梅的思想就已经走神了,目光看着刘伟名,心里面却是乱成了一团。方怡梅感到自己得重新定位一下自己与刘伟名之间的关系了。
“嗯,这报告的内容总体上不错。”刘伟名已经看完了报告内容,对于方怡梅搞出来的这个要在人大会议上讲述的报告,刘伟名还是满意的。
并没有抬头,刘伟名道:“这个地方应该再加一些内容。”讲完这话才发现方怡梅没有应答,抬头时就发现方怡梅有些发呆地看着自己。
向着方怡梅看去时,看到这方怡梅那动人的身形,特别是那略带痴迷的样子,刘伟名就想到了她不时对自己暗示的那种情意。
自己对她倒底有没有想法呢?
这想法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其实,刘伟名也想过不止一次这事了,自己对方怡梅仿佛只有一种欲情,并没有那种感情上的想法。
刘伟名也分析过自己的想法,可能是自己一直都认为方怡梅与县里的那个县长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的原因吧。
现在怎么会想这些了。
刘伟名摇了摇头,但是,目光却又看向了方怡梅那修长的美腿上,头脑里面一下子就想到了方怡梅走路时那微微摆动的细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