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对黄雪丽也就是存有着一些学生时代的朦胧感而已,时间过去了那么长的时间,这种感觉已在淡去,这次见到黄雪丽的日子不是太好过,就动了帮她一把的想法,从内心里面,刘伟名对她并没有什么样的想法。.
刘伟名没有这样的想法是一回事,那黄雪丽却并不是刘伟名这样想的。
进入到了社会之后,黄雪丽见到了太多的社会阴暗的东西,自己在卫生局里里面并不是过得很好,人长得美丽,卫生局里面的一些领导不时就存有着对他潜规则的想法,不时骚扰,让她真是烦不胜烦。
官当到了一定的程度,这人就差不多长得变形了,卫生局的领导们一个个长得身材真的是难看之极,都往横了长,平时的双眼都坏坏的,这让黄雪丽一想到自己身在他们下面的情景就恶心。
可是,黄雪丽根本就没有反对的余地,最近他们的一个副局长就把主意打到了她的身上,暗中也进行了威胁,对于这事,黄雪丽犹豫了,如果不从的话,自己在卫生局的日子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他想得太明白,今天到来之前,她都已经有了决定,就当被狗咬了一嘴,只能顺从了,谁叫自己的家里无权无势和,自己的工作出了问题的话,她都不知道现在全家就靠着自己一人的工资过活时会是一种什么样子。
这事黄雪丽还不敢告诉有着心脏病的父亲。
真是没有想到,今天的事情会有那么大的转机,看上去自己那高高在上的局长都对老同学刘伟名存有着示好之心,刘伟名的影响力是那么的大。
最令黄雪丽惊喜的是老同学还明白的帮助着自己,这就是在心里仍然存有着学生时代的那种情感了
再看看长得很帅气的刘伟名时,黄雪丽的心眼活了,就算是不能嫁给刘伟名,做刘伟名的情人也不错,这么帅气的刘伟名是自己能够接受的。
再说了,当初在班上时自从知道他在课本中写了自己的名字时,自己不是也很高兴啊。
刘伟名现在是乡长,在官场上有着那么大的权力,只要大家知道,特别是局长知道自己是刘伟名的女人了,相信局长就会罩着自己,到时看那副局长还敢如何?
这是一个让人心动的变化啊
有了那么多的想法之后,黄雪丽在情感上就已经表现了出来。
趁着一次的碰撞,黄雪丽那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想法完全散去,她知道,这就是自己的一个机会,只有紧紧抓住这样的机会,自己的人生才有可能改变。
把自己的身体紧紧进了刘伟名的怀里时,黄雪丽突然有着了一种巨大的安全感,自从自己的丈夫死去之后,仿佛自己就成了一个浮萍,现在终于有了一种安全感了。
身体在刘伟名的怀里,黄雪丽静静感受着从刘伟名身体上传来的那种执意,不知怎么的,竟然有着一种幸福的感觉。
刘伟名开始时到是全身僵硬,时间一长,一种奇异的感觉也让他心中萌生出了一些动情的感觉。
慢慢移动着步子,感受着黄雪丽的那种软柔,刘伟名某部位已经发生了变化。
两人这次到是都没有躲避的意思。
舞场中大家都很是兴奋,都沉浸在这种欢乐的气氛当中,除了有心人中的几个人之外,谁也没有发现两人的情况。
卫生局长苏昌全自然就是一个有心人,不时观察之下,就看到了两人搂得很紧的情况,心中一动,反而有着一种喜悦,这是好事啊,只要黄雪丽真的与刘伟名有着亲密的关系,自己与刘伟名之间的关系就能够得到进一步的加深,回去立即就搞整黄雪丽的工作,嗯,先调到办公室吧,近距离的接触,通过她来邀请刘伟名就方便了许多了。
正在唱歌的钱芸也发现了刘伟名与黄雪丽的情况,钱芸的心中就有着不舒服,她是在县政协上班的人,当然知道刘伟名的情况,早已把目标盯上了刘伟名,她还没有结婚,如果能够嫁给刘伟名,那就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事情了,没想到黄雪丽这个嫁过人的女人还真是能够玩的人,那么快就把刘伟名勾上了,想到这里,钱芸就失去了唱歌表现一下的兴趣,本来很好听的歌被她唱得就有些走调。
心中一动,钱芸干脆笑道:“喝多了,嗓子不行了。”说着就放下了话筒。
由于她没有再唱下去,大家的舞兴也就结束。
陆续有人回到了沙发上坐下,舞池里面也一下子空旷了下来。
刘伟名与黄雪丽本来正投入,突然发现歌声已停下,两人就对望了一眼。
“等一会我给你我的电话。”黄雪丽小声在刘伟名耳边说了一句。
刘伟名的心中一荡时,笑了笑,两人都知道刘伟名现在的情况有着不太好就这样走过去,就慢慢跳着来到了沙发边上。
经过一阵缓冲之后,刘伟名那激动的心情也算是有了一些平静,身体也恢复了过来。
刘伟名就顺势坐了下来,端起桌上的冰啤大口喝下。
喝完之后,刘伟名的神智一清,心中才苦笑一声,看来自己的五禽戏练得已到了田老头所说的阳气顶峰的层次了,再进一层就会进入一个新的层次。
这事倒底是五禽戏的原因,还是自己到了该有女人的时候了?
刘伟名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到底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最近很易受到不受控制。
黄雪丽表现得很是乖巧的样子,就紧紧贴着刘伟名坐着,还用牙签插了一块水果送到了刘伟名的嘴边。
看着刘伟名说了声谢谢,吃下了那块水果,汪凌松笑道:“没想到伟名在学生时代也是一个风流人物。”
刘伟名刚才也是很自然就吃下了那水果,吃下之后才发现有些不妥了,就发现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了自己。
再看向汪凌松和苏昌全那笑眯眯的情况,刘伟名还真是不太好说什么,只能哈哈一笑道:“我们这班同学啊,大家在班上都随便惯了的。”
汪凌松道:“人不风流枉少年,这话说得对啊,想当初我也有过这样的一些经历,可惜的是当时胆子不大设计师不是说过了吗,做任何的事情都应该胆子再大一点,步子再快一点的,当时就是有心无胆。”
钱芸就在一旁笑道:“胆子大了就犯错误了。”
刘伟名听到这话时,心中也是一惊,反省了一下自己的行为之后,一种警惕就涌上了心头,看来最近自己太顺利了,心中就存有了一些浮燥的心理,做事也不捡点了
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刚才还因为一个初恋的同学与自己玩了的得意心理也完全消失,感到自己得好好的反省了。
正想着时,只听黄雪丽道:“伟名,今天你多喝了一些酒,多喝些水稀释一下。”说着端起了桌上的一杯矿泉水道:“我让人加点热水在里面,温水暖胃。”
这完全就是一个妻子对男人的关心做派了。
看着黄雪丽去倒热水时,苏昌全道:“小黄这同志不错,局里打算调她到办公室先过渡一下。”
刘伟名听得出来,苏昌全是向自己示好之意了。
这人情自己还得领,就微笑道:“真是麻烦苏局长了有机会我单独请苏局长坐坐。”
苏昌全就笑道:“主要还是小黄这同志的能力很强,局里早就有安排的。”
刘伟名拿起桌上的香烟发了每人一支道:“各位老哥一直以来都对我很关照,我也就不说谢谢的话了,以后用得到我的地方,大家尽管吩咐。”
汪凌松一拍刘伟名的肩膀道:“就知道伟名是一个够意思的人。”
“快喝点温水。”黄雪丽倒来了热水。
刘伟名接过之后也就喝了下去。
钱芸就感到一阵气闷,这黄雪丽是明显针对自己的
可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付留香到是盯上了汪凌松,这时也是紧贴着汪凌松坐着,笑道:“汪局长,一回生二回熟的,以后还请你看在伟名的面上,多关照我们这些小人物一下哟。”那手臂就撞了汪凌松一下。
汪凌松脸上现出笑容道:“伟名的同学就是我的朋友,有事情的话你尽管来找我。”对于刘伟名这个****的女同学,汪凌松还是多少有些感兴趣的。
“伟名,难得遇到这样的机会,大家找一处静点的地方喝茶去?”汪凌松看到刘伟名他们的同学们太乱,这样的环境不太好谈事,想了一下,试探着问道。
刘伟名也不太想继续留在这里,微微点头道:“听老哥的。”
汪凌松微微点头道:“行,我来安排。”
虽然同学们对于刘伟名他们要离开的事情有着一些想法,汪凌松却说得非常认真,对刘伟名的同学道:“各位同学,现在春竹乡的治安工作需要与伟名同志进行交流,不好意思,我们只能离开一下了,下次我请大家洗桑拿。”
付留香本想跟着一道走的,汪凌松微笑道:“小付,下次再见。”
看到汪凌松根本就没有要自己参加的意思,付留香表现得很是幽怨的样子看向汪凌松道:“汪哥,能不能给一张名片啊?”
汪凌松掏了一张名片微笑着递给了付留香。
这时那黄雪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写好的她的电话号码,就悄悄装进了刘伟名的包内。
出了那包间,汪凌松对着几个一直跟随的人笑道:“今天硬是把伟名拉了出来,伟名不会怪罪吧?”
刘伟名就笑道:“我还真是不习惯那气氛的,找个地方清静一下也好。”
财政局副局长江贵喜一竖大拇指道:“刘乡长不简单啊是一个做大事的人。”
大家说笑中就离开了这里。
都是带着小车的人,刘伟名道:“我的车子在那边停着。”
汪凌松道:“没事,你把车钥匙给我,我让人去开你的车子,你坐我的车好了。”
刘伟名就把车钥匙给了汪凌松。
汪凌松招了一下手,不知从什么地方就跑来了一个身着便衣的警察,汪凌松道:“去帮刘乡长把车子开来。”
也没有说车子在什么地方,就见那人朝着刘伟名小车停着的方向就跑了过去时,刘伟名就看了一眼汪凌松,他知道这汪凌松对自己在县城里面的情况真是非常的清楚。
看来这汪凌松在县城里面还真是有着很大的势力
“喝了那么多的酒,先桑拿一下再聊吧。”
汪凌松把刘伟名带进了一家装修得非常豪华的桑拿城。
可能是知道刘伟名不会在这样的地方搞事,大家都是净桑。
洗了一个桑拿出来,刘伟名感到自己的全身都很是清爽,那酒意也散去了许多。
大家都身着桑拿服装陆续出来。
一间很是幽静的大厅里面,几个身着旗袍的少女静静做着茶道。
看到这情况,刘伟名暗叹一声,这草海县学习的能力也厉害,这里已经开始搞起这种风雅的事情了
看家看着那几个少女静静做着茶道,多少也感觉到了一种道意。
刘伟名很少经历这样的事情,看着少女做茶道的样了,这心境仿佛就有了一些提升似的,对于这样的气氛就有了一些兴趣。
看着那一小杯茶水,刘伟名微微一笑,看来自己的生活水平也得到了提高了
挥了挥手,让那些女孩子们出去,又看到门也带上,汪凌松的脸色转为严肃,看了大家一眼叹道:“高书记走了,大家的日子都不太好过啊。”
这话说得就非常的直白了
刘伟名看了一眼其他的人时,就有一个感觉,这些人明显就是一个小圈子里的人,这样的话说出来时,也唯有自己算是外人了,明显也就是说给自己听的。
刘伟名一时之间还真是不好接话,只好端起那茶杯抿了一口。
水利局长曹大维叹了一口气道:“高书记调走的事情真的是让人没有想到。”
房间里面一下子变得静了下来。
汪凌松的目光就看向了刘伟名道:“认真说起来,还是伟名不错,现在是风声水起的。”
刘伟名只好说道:“我就一个乡里的干部,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伟名,你对草海县下一步的发展有什么看法?”
苏昌全问道。
刘伟名就是一笑道:“我能有什么看法,县里的事情还轮不到我来操心的。”
汪凌松不高兴道:“伟名,这里都没有外人,大家都是希望草海县能够发展的同志,你有着许多的消息来源,请你来的目的就是想听听你的见解,说实话,自从高书记走了之后,大家对这县里的事情真的是看不明白啊。”
看到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了自己,刘伟名感到自己还不如就在那包间里面与同学们疯一下呢,这些官油子是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一些有用的东西了
刘伟名当然不可能说出什么对大家有利的事情,不过,如果不说出一些东西,仿佛又会把这些人得罪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