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这事温芳已经不止一次的思考过了,她感到这事并不是不可以接受的事情,刘伟名注定是有前途的人,跟上他的步伐,自己这草根有一天同样也会有大的发展。.
再想到那天两人在包间里面发生的那种关系,温芳暗笑一声,有了这样的一次,自己与刘伟名之间就有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了,现在只要支持刘伟名的发展,刘伟名就不会抛开自己。
刘伟名也没有去想温芳的那种种的想法,有了巨大的机遇,刘伟名发现自己要做的事情很多,今天的目的就是来跟温芳通一个气,看来温芳对自己的工作还是非常的支持,这就好办了。
出了温芳的办公室,刘伟名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想打电话叫方怡梅过来时,这才想了起来,方怡梅已到省城去跟着制作展台的事情。
想到卫雨馨与方怡梅不知怎么的就相处得姐妹似的时候,刘伟名就很是摇头,这女人的心思真是难以理解。
看看时间,刘伟名就走出了办公室,乱了半天,竟然已到了吃晚饭的时间。
慢慢向着宿舍走去,刘伟名想到了学校的建设,那么一段时间过去了,这学校的建设也差不多了
走到了学校前面时,一眼望去,不少的民工正在清理着学校的一些旧房。
“刘乡长,你来了。”戴着安全帽的项目经理一眼就看到了走来的刘伟名,急忙就走上前来。
接过了项目经理递来的一支烟,刘伟名问道:“怎么样了?”
“刘乡长,学校的大楼开始封顶,现在在做操场。”
目光在这学校看去,一幢大楼已经到了最后阶段,边上更是有着一些学生和老师住的宿舍也差不多完工,操场应该是最后的一个项目了看着这由自己一手运作而成的新校园,刘伟名的心也升起了一种激动之情。
“刘乡长,你放心,整个的施工过程都是严格按照标准修建,新校园会非常漂亮“
看着项目经理那很是自豪的表情,刘伟名伸手紧握住对方的手道:“我代表全乡人民感谢你们。”
“刘乡长,快不要这么说,你是我佩服的人,到了这乡里来工作,我算是真正了解到了什么是好官。”
刘伟名道:“无论是谁看到了这里的情况都会用心做事的,我只是尽到了本份而已。”
走进了学校,看到不少老师正打了饭聚集在一起吃着,刘伟名就知道:“又炒了什么好菜?”
大家平时都是随便惯了的,老师们一看是刘伟名就笑道:“乡长,一起来吃?”
“别吃完了菜,给我留点。”
说完这话,刘伟名就快冲到自己的宿舍去拿碗打饭。
宿舍并没有因为刘伟名的离开而有任何的霉味,拿起碗时,顺手就拎起了水瓶,里面竟然是满满的一水瓶热水。
想到好几天没有见到那杨玉仙和崔月兰时,刘伟名就向着外面看了一眼,并没有见到这些女学生的存在。
打了饭来到了老师们间时,刘伟名一看果然炒了肉,伸着筷子就去夹。
小胡老师就笑道:“刘乡长,你堂堂大乡长,什么好菜没吃过,跑来跟我们抢肉吃。”
刘伟名就是一笑道:“你们炒得好吃啊。”
还真是饿了,刘伟名也没管那么多,夹起菜来就大口吃着。
小周老师叹道:“还真是亏了刘乡长,要不是有刘乡长到来,我们这个学校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样的变化。”
这时校长牛重忠也走了过来,听到了小周老师的话,说插话道:“说得不错。”
刘伟名微笑道:“一个地方想要发展,首先要做的事情就得是重视教育,只有重视了教育,我们才有人才,有了人才,发展才能够加快,相信春竹乡脱贫的路不会太远了,到时乡里还要改善老师的待遇,我真正体现出你们的价值。”
别看刘伟名那么年轻,但是,他现在在乡里面的威信是非常的高,听着刘伟名这样说话,一个女老师大大夹了一筷子肉放到了刘伟名的碗里。
小李老师道:“别的地方发展得都很好,唯独我们乡那么的落后,现在看起来,关键的还是没有一个好的领导头人啊,现在有了刘乡长,我能够感受到我们乡的发展有了希望。”
刘伟名道:“一个地方的发展,仅靠某一个人,或是几个人都不行,关键的还是大家要有开拓进取的精神,现在通过修路的事情,我们全乡的群众积极性都已调动了起来,这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只要保持这样的势头,就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挡得住我们的发展,下一步学会健全各项设施,要让我们乡的学真正的成为一个佳士科技先进思想,先进技术的心,你们的工作才是最要的。”
老师们听着刘伟名的讲述,想到了学校的未来时,大家的脸上都露出了笑意。
目光看向了众人道:“下一步学校建成之后,就要增加一些先进的教学设备了,待乡里的财政上好些,第一项工作就是结束学校限电的事情,我们要给学生一个明亮的教学环境,还要配备先进的教学仪器。”
牛重忠就高兴道:“刘乡长,如果真是那样,学生们的视野就能够进一步的开阔。”
小周道:“到时就能看电视了。”
刘伟名打趣道:“你小子,看黄碟时别忘了叫我一声。”
众人就是一阵大笑。
女教师们奇怪地看向了众了。
想到了上次看黄碟不成,反而搞成了党课教育时,大家笑得更欢。
“刘乡长,出事了。”接到苏全的电话,刘伟名的心就是一震,苏全负责的是修路的安全问题,他打来了电话,并且说是出事了,这事让刘伟名的心极度不安。
端着未吃完的饭,刘伟名赶紧走了一边:“说吧,发生了什么事情。”
刘伟名的心忐忑不安之极,要是出了大事,可就有问题了。
“刘乡长,有人想搞事,结果被黑石头村的陆恩国发现,陆恩国与他们进行了搏斗,结果虽然抓住了一人,他本人却负了很重的伤,现在处于昏迷,我们正送往县医院。”
搞破坏
刘伟名的些愕然了。
现在也不是想这事的时候,看到一个学生过来,刘伟名把自己的碗递给那学生道:“帮我送到宿舍去。”
那学生接过了碗时,刘伟名已是一边走着,一边拨通了县医院副院长韩为进的电话。
韩为进倒是显得非常积极,立即答应派出救护车迎上去。
刘伟名又打了苏全的电话说了这事。
打完了这两个电话,刘伟名才拨通了温芳的电话,把情况说了一遍。
温芳也吓了一跳,立即说道:“伟名,我会立即赶过去。”
当刘伟名走到乡政府时,王报国早已等在了那里。
车子快向着修路的工地赶去。
一路之上刘伟名感到很是奇怪,这修个路的事情也会有人破坏,真的是让人难以理解。
车子到了半路,刘伟名越想越感到这事有些怪,掏出手机就拨通了公安局长汪凌松的电话,把发生的事情和自己的疑惑说了一遍。
汪凌松一听有这事,本来就正在为如何涉入到刘伟名的事情操心时,现在有了这样的事情,他当然就显得非常的积极,大声对刘伟名道:“伟名,这并不是一件小事,假如因为这事出现了问题,可就要出大事了,我立即带人赶过去,我就不相信了,光天化日之下还真的人搞破坏了。”
车子开到了工地,刘伟名就看到大家都聚成一堆堆的谈着事情。
刘伟名一下车子,杨品志、赵大林,孙仁志等村长相全都围了上来。
在修路的事情上,刘伟名是交给了这三个村长统一进行指挥。
见到他们三人过来,刘伟名就满是严肃道:“倒底是什么情况?”
杨品志有些后怕道:“刘乡长,要不是陆恩国,今天可就要出大事了。”
“***,到底是谁那么恶毒,老子抓到了那幕后的人,绝对不放过他。”赵大林大声说道。
大家七嘴八舌之下,刘伟名才搞清楚了情况,陆恩国是搞爆破的,人也很用心,对于每一处的情况都检查得很细,今天在检查一个作业面时,无意就就发现了一些安置着的炸药,虽然隐藏得很好,陆恩国本身在部队上就是搞这个的,还是一眼就发现了情况。
这让他感到很是不解。
修路的村人太多,陆恩国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认全那么多人,一时之间又不是太好清查,他就只能是小心地进行着观察。
更加令他感到心惊的还是那起爆的方式竟然是一种遥控方式,如果这里聚集了一批人的话,突然间爆炸,那就要出大事了。
以他专业的知识,陆恩国立即就向着有可能进行遥控的各处进行着察看。
结果就发现了躲在一处隐秘点的两个人,看着村民开始向着那要起爆的地方进入,陆恩国就冲了上去,与那两人进行着搏斗。
陆恩国也聪明,一边搏着,一边放声大喊。
没想到被陆恩国发现,那两个躲着的人就想逃跑时,陆恩国拼死阻挡。
很奇怪的是那两人也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人,看到无法逃走,就同样拼了命掏出了刀子与陆恩国激斗。
当村民们随着陆恩国的喊声闻讯而来时,其的一个人已经逃走,陆恩国在身数刀之下紧紧扯着其一人,不顾对方挥刀猛砍,终于等到大家到来把那人抓住了。
也不知道是从那里激发的精神,陆恩国说出了自己的发现之后就昏了过去。
听完之后,刘伟名不得不重视了,竟然有人搞出了这样的事情。
“人呢?”刘伟名问的是抓到的人。
杨品志道:“大家看管起来了,等着派出所的人来。
刘伟名想了一下,还是拨通了县委书记崔永志的电话,他感到这事决不简单。
把情况向崔永志进行了汇报之后,崔永志也是吃惊,大声道:“我立即叫汪凌松侦破这事,伟名,一定要进一步的再检查一遍,决不能再有事情发生。”
刘伟名又拨了一个电话给县长赵卫江,把事情同样讲了一遍。
赵卫江也是心惊,表示一定过问这事。
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刘伟名立即安排大家带人保护好现场。
刚把事情搞得差不多时,苏全也打来了电话,说是县人民医院对于陆恩国的伤势非常重视,已经着手全力抢救。
刘伟名交待了几句。
随后警车警报传来,汪凌松果然是亲自率人到来。
把人立即移交给了汪凌松,警察们也都展开了细致的检查。
汪凌松走到刘伟名面前就紧握住刘伟名的手道:“伟名没事吧。”
“其他的人到是没事,就是有一个村民负了重伤,正在县医院进行着抢救。”
脸上表现出一种严肃,汪凌松道:“这事我们会认真进行侦察,决不能让坏人漏。”
“我相信警察同志能够把事情查清楚。”刘伟名说道。
汪凌松看看四处没有外人,小声对刘伟名道:“伟名,春竹乡修路的事情太红爆了一些,难免引起一些人的嫉妒,你没最近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吧?”
刘伟名摇摇头道:“我的工作就这些,还真是没有得罪什么样的人。”
汪凌松微皱眉头道:“我感觉这事的目的就是想炸死人,然后向修路泼污水,乡里面是否有与你过不去的副职?”
汪凌松毕竟是久混官场的人,第一时间就把事情与班子人员的暗斗联系到了一起。
刘伟名还是摇了摇头,现在的春竹乡应该还没有这样的事情。
“不管了,这事你就交给老哥我了。”汪凌松没有找到自己希望得到的内容,就把注意力放在了那个抓到的人身上。
随后的时间,崔永志和赵卫江都一个个的电话打来询问情况,搞得刘伟名真是疲惫不堪。
温芳也驱车来到了这里,了解到了情况之后,说道:“这事应该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行为,倒底是什么样的人想搞破坏呢?”
刘伟名其实有着一个怀疑的对象,但是,想想之后又感到这事决不可能,把疑惑就装在了心里。
重新交待了杨品志他们在施工时重视安全,事前多检查之后,刘伟名来到了县城。
一天就跑邮车一般,搞得刘伟名真是很累。
崔永志和赵卫江对这事高度重视,早已等在了崔永志的办公室,两人听取了刘伟名和汪凌松的汇报,要求汪凌松必须把事情查清楚。又关心地询问了陆恩国的情况。
出了县委,刘伟名就向着县医院赶了过去。
到了县医院时,看到的是苏全正在抢救室的门前焦急地走来走去的。
“怎么样了?”刘伟名还没走近就问道。
苏全看到刘伟名到来,有些惭愧道:“刘乡长,我失职啊。”
与苏全握了握手,刘伟名的目光也看向了抢救室那道大门。
这时得到消息的院长在副院长韩为进的陪同下走了过来。
刘伟名又说了些感谢的话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