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到院长们都在,医生道:“命到是保住了,但是,一只左手差点砍断,那手不行了。.”
听到陆恩国的命保住了的时候,刘伟名松了一口气,想到陆恩国因为这事废了一只手时,刘伟名暗叹了一声。
看到随后送来的陆恩国的父母和一个小妹,再看到他们一家人衣着都很破旧的情况,刘伟名紧紧握住陆恩国父亲的手道:“陆恩国是为救大伙受的伤,请你们放心,乡里会对你们家给予一定的帮助。”
陆恩国的父亲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被刘伟名这样握着手,很是不安道:“我们家恩国没事吧?”
刘伟名道:“可能有一只左手废了。”
脸上透着一种深深的悲伤,陆恩国的父亲道:“人活着就好,就好。”
“小陆出院之后,人安排一下,到那药财收购站去工作,你们看怎么样?”
本来悲痛的陆家人眼睛就是一亮,陆恩国的父亲激动道:“我们别听刘乡长的。”
刘伟名这才微微点了点头,乡上还是应该对陆恩国的事情进行一些奖励才行,农村人看实际的东西,钱是最实际的
看着推出来的那个全身包扎着的陆恩国,刘伟名有种自责感,自己还是对安全问题重视不够
“崔书记,情况就是这样的。”汪凌松看向崔永志说道。
崔永志的眼睛直直盯住汪凌松,心中却在想着汪凌松汇报的这件事情。
“是一个明显化妆过的人拿了五万块钱让他们去炸的?”
崔永志双眉紧皱。
“我们采用了各种的方法,这是得到的最真实的结果。”汪凌松为了这事,还真是下了一番功夫。
“继续查。”崔永志摆了一下手。
看着汪凌松走了出去,崔永志坐在那里想着这事,越想就越感到这里面很有文章,那人为何要化妆,为何要拿出五万来买一个爆炸,现在的人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啊
又想到了爆炸之后会引发的问题时,崔永志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刘伟名接到了汪凌松打来的电话时,心中就有了更多的确定。
“五万块就能够有人去做这事?”刘伟名问了一声。
“伟名啊,你可能不知道我们这里的行情的,五千万可以买人把人搞残,一万元就能够有人愿意去杀人的,五万元是一笔很大的数目了。”汪凌松说道。
“汪哥,还得麻烦你们认真的查一下,这事不一般啊。”
“老弟,你放心,就算是你不说,我也要好好的查一下,竟然在老子的地头上搞事,不查出来决不罢休。”
挂了电话,刘伟名坐在办公室里认真在进行着沉思,刘伟名有一个感觉,这事与刘梦依他们的身后人物肯定有着关系。
联想到李兵****出来的情况,刘伟名差不多能够确定,这事很有可能就是李兵或是他背后的人搞出来的事情,目的就是要把自己扼杀掉
倒底刘梦依身上有着什么样的事情呢?
从汪凌松通报的情况可以知道,对方很专业,也很有心机,这事如果不是陆恩国细心发现了的话,也许一场爆炸就会变成一场巨大的死伤,真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修路的事情必将又是一大新闻,再加上有意的炒作,负面报道必将大幅出现,自己这个领导者到时肯定会被拿来说事。
死了那么多的人,自己这乡长还当不当的?
一想到那么多的事情,刘伟名感到有着一条毒蛇正在自己的身后盯着自己。
关键的还是到现在自己都没有搞清楚到底谁在盯对着自己。
试了几次,刘伟名很想拨通刘梦依的电话询问一下这事,最终还是没有打出这样的电话。
不搞清楚情况,刘伟名这心里面却是没底,
寻思了一阵,刘伟名还是拨通了田老头的电话。
还好,田老头刚刚锻炼了身体回到了家中。
接到了刘伟名打来的电话,田老头明显感到高兴,笑道:“你小子现在才想起给我打电话啊。”
听着田老头这随和的话语,刘伟名那压抑的心情也了了许多,笑道:“师傅身体还好吧?”
“我的五禽戏练得比你好,当然全身都好了。”田老头的中气很足,哈哈大笑着。
聊了一阵身体方面的情况,田老头笑道:“是不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你小子,打电话肯定有事。”
田老头对刘伟名还真是非常的了解。
刘伟名就说道:“师傅,还真是有一件让我难解的事情,需要你来解惑一下。”
“你说。”田老头知道肯定不是一般的事情。
刘伟名就把发生了爆炸之事,加上自己隐约怀疑的想法全都向田老头讲了一遍。
刘伟名讲完之后就感到心中一畅,这田老头既然知道刘梦依家的情况,告诉了田老头,就等于告诉了刘梦依,看看他们是什么样的态度吧。
田老头静静听着,听完之后半天没说话,过了一阵之后才说道:“伟名,你安心干好你的工作,有些事情很复杂,相信再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刘伟名听得出来,田老头在说话时,那种语气就显得很是沉重。
反正就是通报一下这事,刘伟名也没指望能够从田老头那里了解到一些内情。
打完了电话,刘伟名坐在办公室有些发愣,这人啊,想干好一件事情真难,自己到底是招惹谁了
想到刘梦依与自己之间的巨大差距时,刘伟名突然间有了一种放弃刘梦依的想法,也许找一个平常的女人做老婆还是一种福气。
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眼前就浮现出了好几个女人的形象,第一个竟然就是卫雨馨。
想到卫雨馨一直以来对自己的情意时,刘伟名发现娶卫雨馨做老小婆其实还真是一个不错的想法。
随之就出现了方怡梅的身影。
刚想到方怡梅时,方怡梅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刘乡长,我们的展台方案全部出来了,我传一份给你看看?”
“那好,你传到办公室吧。”
应答了几句公务,刘伟名的感到这方怡梅完全就是一个非常精干的人物,当自己的手下就非常的称职,做老婆的话仿佛并不恰当
刘伟名对于方怡梅最大的看法就是这女人与温芳一样,太有事业心了
眼前又现出了温芳的身影。
对于温芳,刘伟名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对她是什么样的感觉,仿佛更注重她的身材,奇怪的是一想到温芳,刘伟名就有着立即把她压在x下的想法。
揉了揉太阳穴,刘伟名发现自己的思维全都乱了,乱得一塌糊涂的。
有趣的是眼前还不时浮现出田家英夹着屁股一扭一扭的背影。
“乡长,这是方主任传来的图。”
宁秋菊摇摆着身体走了进来,今天这身着装竟然是一种低胸衣服,一眼望去,竟然就看到了那非常诱人的沟壑。
刘伟名本来就头脑一片混乱,看到这情况,望着那宁秋菊就有些发愣。
宁秋菊也没有想到刘伟名会有这样的眼神,先是一慌,随得还有些小小的自得,在放那传真的图时,动作也有意无意就慢了许多,仿佛有意想让刘伟名看个够似的。
这做派反而让刘伟名恢复了心智,微皱眉头拿过了那传真过来的东西,看到传真的东西根本无法真正看出什么时,刘伟名更加皱眉,看来下一步电脑得跟上才行,这根本就看不成嘛
宁秋菊并不知道刘伟名的身上发生了一些情况,本来还想到自己也能够吸引住这个帅哥时,没想到刘伟名在看了自己那衣领中的地方会皱眉,心中就有些不安,自己偷偷看了自己那胸部一下,心中多少有些疑惑,难道说自己衣服里面有什么地方让刘乡长看不顺眼了?
“行,你出去吧。”刘伟名说了一句,再次把头埋下看着那传来的东西。
宁秋菊越来越感到出了问题,飞快出了刘伟名的办公室之后就冲进了卫生间。
到了卫生间,宁秋菊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自己的衣服解来,在那卫生间里面认真察看着自己的**。
刘伟名哪里知道自己一个无心的举动搞得宁秋菊那么的紧张,看了一阵,拨通了方怡梅的电话,详细询问了展台布置的情况,在方怡梅详细的讲述之后,刘伟名也算是放心了下来,这方怡梅做事真是不错,倒是一个很好用的帮手
把心放在了工作上之后,那涌现出来的各种想法也才淡了许多。
看看时间快下班了,刘伟名才想起来这事没有跟温芳讲。
站起身来就朝着温芳的办公室走去。
进了温芳的办公室时,这时的温芳正想向外走出,看到刘伟名到来,温芳显得很是高兴道:“伟名来了,坐下说话。”
温芳就要去泡茶。
刘伟名摆了一下手道:“说几句话就走,不要泡了。”
温芳笑了笑也没坚持,反正要下班了。
两人坐在了沙发上之后,刘伟名道:“我接到了汪局长打来的电话。”
温芳表现出认真听的样子。
刘伟名道:“事情有些复杂。”
说着把情况向温芳进行了通报。
温芳同样也感到了一种不解道:“真是怪了,这事应该是有人有目的在做,可是,做了这事之后的目的何在呢?”
随之想到了什么,温芳的眉毛一扬道:“我们乡里面也得好好的清理一下了,有些人正事不干,就想着搞阴谋诡计的,如果真是我们乡里面的人在搞事,决不轻饶。”
看到温芳发怒的样了也很好看,刘伟名摇头道:“应该不是我们乡里的。”
温芳其他的能力没有多少,政治上的经验就很丰富,立即就想到了刘伟名身后的情况。
眼睛一睁就看向了刘伟名道:“是小刘那方?”
这完全就是试探性的询问了。
刘伟名暗赞这女人的敏感时,当然也不可能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说道:“这事汪局长他们会认真调查的。”
“伟名,有些事情得多交流才行。”温芳说道。
这个温芳,倒底她是怎么样想的呢?
刘伟名发现温芳对于自己与刘梦依的事情比谁都要上心,仿佛就非常希望自己与刘梦依成为一家人似的。
早早起来,刘伟名在后山上不断练着五禽戏,每练一遍他就感到自己那浮燥的心平静了几分。
没必要想那么多事情,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工作做好,没有什么比春竹乡的脱贫更重要了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有一股冲劲
心气一顺,刘伟名感到眼前的一切都美好起来,自己还是太介意这官帽了,想想当初的情况,又怎么去想过官帽的事情
“刘老师,你起得真早。”
一阵跑步声中,只见杨玉仙身着运动服跑着来到了这里。
迎着天边的光芒,杨玉仙的身上散发着的是一种青春的朝气。
看着杨玉仙那活泼的样子,刘伟名更加感到了一种朝气。
做人就得有着一股勇往直前的决心,只要自己的心中为了群众,何必担这怕那的
“你天天都来锻炼?”刘伟名看向杨玉仙微笑着问道。
“刘老师,你教我练的五禽戏真好,我自从练了之后,每天都精神很好。”
杨玉仙看到了刘伟名,脸上早已是笑容满面。
“学习还跟得上吧?”想到自己自从当上了领导之后就没有去学校跟大家讲故事时,刘伟名还真是非常怀念那种生活。
“刘老师,我一直都是全年级第一。”杨玉仙的脸上透着一种自豪。
“好啊,一定要考上县一中。”
“我听刘老师的。”
两人都有了一种目标,刘伟名的心情非常不错。
看着杨玉仙在那草地上舞动的身影,刘伟名的脸上露出了一种自信的笑容,无论上面的人怎么搞,自己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行了。
吃过了早点,刘伟名就来到了温芳的办公室。
看到进门的刘伟名,温芳道:“有什么喜事,看你的样子很高兴似的。”
微微一笑,刘伟名并没有说出自己心态的变化,对温芳道:“我想了一下,全乡的工作得抓紧了,园区建设的事情既然上面有了定论,很快就会推开,应该开始着手这事才是。”
温芳道:“行,你是管经济的,你看着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支持。”
取得了温芳的支持之后,刘伟名立即让人把各村的村长都召集到了乡里。
许多人都是从修路的现场到来,会议室里面一下子就坐了大量的人。
村长们最近还真是忙得高兴,他们感到了自己的威信在这修路的过程中有了新的提高。
都在议论着乡长召集开会的目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