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着一户户低矮的民房,看着那许多都已快倒下的房子,刘伟名道:“没有把群众带上富裕的道路,这是我们的失职,乡里会不断努力,一定要把工作做好。.”
顾小明道:“刘乡长,现在村委会的威信越来越高了。”
“一个村里的领导是否有威信,不是看他的权力有多大,而是看他是否真心实意在为群众做事,面对着发展的机遇,我希望你们能够把力量扭在一起,紧跟着乡里的步伐走。”
检查了那村里的搬迁之事,刘伟名回到了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温芳就找了过来。
看向刘伟名,温芳笑道:“现在全乡都兴奋了。”
刘伟名倒了一杯茶水道:“大家贫困的时间太久了,看到了希望,谁都想努力一把。”
“伟名,你真是有能力。”温芳看向刘伟名的眼神中透着更多的敬佩。
刘伟名微微一笑道:“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一个集体的合力才是强大的,下一步的工作仅凭我一人是不行的,还得全乡的干部们一道进行才行,在这方同还需要统一一下思想。”
温芳微微头道:“你说得不错,现在乡里面的思想需要统一,大家只有团结起来才能够把事情做成,我看明天开一个党委会统一一下思想。”
刘伟名之所以提出这样的建议,他还是发现了一些苗头,自己最近风光太过了,一些党领导不可能没有一些想法。
刘伟名对于这事也有着自己的考虑,必须把大家都拉上自己的战车,这力量才会统一到一起,就会少不少的阻力。
园区的建设并不是自己一个人就能够独吞业绩的事情,他也没有想过要独吞这业绩,适当的分一些利益给大家,这才能够合理利用资源。
温芳的目光看向了刘伟名时,心中暗赞不已。
这几天温芳都在思考着这事,如果刘伟名不放权,大家也没有话可说,但是,难免就会生出许多的事端,现在刘伟名还没有等自己提出建议,他自己就已经明白了这事,这说明了刘伟名的从政经验已经开始丰满了,官场就是一个利益圈子,从来没有一个独吞好处的人走得远的,相信大家只要都得到了利益,这春竹乡的工作就会好干多了。
也许刘伟名真的能够走得更远。
温芳有着强烈的预感。
第二天开了一个班子会,统一了思想,果然有着很大的效果,大家从这个会上感受到了刘伟名想分功劳的想法,一时之间积极性全都调动了起来。
官员图的是什么,不就是能够有发展吗,在春竹乡这样的地方,想取得一些政绩太难了,刘伟名有这样的想法,对于大家来说就是一件好事,一时之间,大家对刘伟名的观感就有了极大的改变,积极性都充分调动了起来,整个的会议室里面变得热闹起来,大家争着议论着如何发展的事情。
出了会议室,刘伟名与温芳互看一眼,大家都是会心一笑,利益才是调动人们积极性的最好办法
回到了办公室,刘伟名还没有喝一口茶水,就接到了宁军打来的电话。
电话一通,宁军就笑道:“伟名,在做什么呢?”
对于这个宁军,刘伟名还真是有着不少的猜测,一直都摸不清楚他的底细,接到了电话,刘伟名还是表现出了恭敬,说道:“刚刚开了会回到办公室。”
宁军就笑道:“如果没事情的话就出乡政府一趟吧,我们来了。”
刘伟名一惊道:“你们到了春竹乡了?”
对于宁军他们,刘伟名一直以来都有着太多的猜测,坟是修好了一段时间了,一直都没有见到他们到来,现在终于来了,刘伟名也有了一些好奇,这次不知道能否了解到他们是什么样的一些人。
“哈哈,刚刚到来,正在路边。”宁军显得很是高兴。
“那好,我马上就来。”刘伟名也没有顾得上喝茶,快步就向着门外走去。
出了门时,就见到宁秋菊摇摆着身子走来。
“乡长,这是一份县里的文件?”宁秋菊的脸上有着一种讨好。
“什么文件?”
“是有关计划生育的。”
“先放着吧。”
刘伟名继续大步走出。
看着刘伟名的背景,宁秋菊情不自禁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上衣着情况,自语道:“竟然看都不看我一眼。”
刘伟名不知道宁军他们这次到底来了多少人,走得就很快。
当刘伟名赶到宁军他们所说的地点时,看到的却是一辆一般牌照的奥迪车。
没有开省政府的车子。
刘伟名有些疑惑。
这些人到底是一些什么样的人啊。
不过,刘伟名还是大步走上前去,大声对宁军道:“宁哥,你们来了也不事前打个电话说一声。”
宁军就笑道:“这次老板们就是想来看看你们这里的情况。”
说话间,宁军就指了指远处抬眼望着乡里各处情况的两个人。
刘伟名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时,就看到上次到来的那个姓郑的老板正站在一个身材高大的老头身边,正在手指着各处。
怎么看上去郑老板还不是主要的人物。
看到这情况,刘伟名的心中存有着的疑惑就更多了。
对于郑老板这个人,刘伟名有着太多的猜测,甚至曾经想过他可能是省里的某一个领导,就有意识关注着省新闻里面的情况,结果并没有发现他的身影,慢慢的,刘伟名也就打消了这样的想法。
现在看到的情况果然他并非主要,那个高大的人才是主要的。
说是老头也不确切,应该是五十多岁的人吧刘伟名一时间也没确定那人的情况。
那两人这时也看到了刘伟名的到来,郑老板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一指刘伟名,仿佛在对着那高个老头样的人说着什么。
听到了郑老板的介绍,那高个老头的脸上顿时现出了笑容,微笑着看向了刘伟名。
看到他的第一眼,刘伟名就把眼睛睁得老大,他发现这个老头正是自己不时在电视新闻中看到的省纪委书记呼延傲博。
晕。
省纪委书记跑到了春竹乡,自己没犯什么事情啊就算是犯了事情他手下随便一个人就能够把自己收拾了。
看到了呼延傲博,刘伟名首先想的就是自己是否犯了什么错的事情,想了一阵,感到自己并没有什么犯错的事情时,心才平稳了许多。
两人微笑着大步走来,只见那呼延傲博已是把手伸过来握住了刘伟名的手道:“早就想来感谢你一下,一直没有机会。”
被一个省纪委书记握住手,刘伟名感到自己的全身都在微微颤动,这可是自己这一生中握着的大官了,自己一个乡长能够与省纪委书记握手,这也真是有些没想到。
看到刘伟名的样子,呼延傲博就微笑道:“我叫呼延傲博,想必你他猜到了。”
“呼延书记,您好。”刘伟名急忙说道。
微微一笑,呼延傲博就看向了那埋着孤坟的山头道:“一直都想来上上坟,都因为工作忙,没有机会,这次算是麻烦了小刘了。”
刘伟名真是没有想到因为一座坟就把自己与一个省纪委书记联系到了一起,就有些不解地看向了一旁微笑着的郑老板。
省纪委书记的亲戚是那座孤坟的后代。
这事还真是让刘伟名感到了不解,那么大的官,有这样一座坟的话,早就应该迁到好的地方去了吧。
乡里和县里竟然都不知道这事。
看到刘伟名看过去的表情,呼延傲博道:“他叫郑绍江,机关事务管理局长。”
啊……
刘伟名有些吃惊地看向郑老板。
他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搞了半天这姓郑的也不是主要人物,主要人物是省纪委书记啊。
又一指宁军,呼延傲博道:“小宁是我秘书。”
刘伟名感觉到自己的思维都有些跟不上了,没有想到结果是这样的。
不过,又有一件事情让刘伟名感到难解了,看上去那郑老板与埋着的坟里那人也有着联系的,要不然上次不可能跪在坟前那表情。
郑绍江叹道:“小刘,我与呼延省长其实是一家人,这埋着的人是呼延书记的爷爷,我从小是孤儿,是呼延书记的父亲抚养大的。”
刘伟名这才明白了情况。
“小刘,今天离清明节近了,我来是办自己的一点私事的,就是祭一下祖了,还要麻烦你带一下路。”
这事别人是求都不可能求得到的,刘伟名当然也乐意做这事了,急忙答应了这事。
只见呼延傲博戴着一顶帽子,又戴了一付墨镜,加上开的又是一辆一般的车子,根本就不会有人看得出来,他就是一个堂堂的省纪委书记。
刘伟名心中还是有着更多的疑惑,一个省纪委书记出行,不可能不通知下面吧,怎么就这样随便到来了
当然了,刘伟名虽然有着疑惑,还是没敢去问。
带着几人就向着那埋坟的地方走去。
走到了山脚下,看着那一条修得很不错的小道,呼延傲博微微点头道:“记得我以前来的时候这里还没有一条路,就是顺着山爬上去的。”
宁军道:“这条路是伟名请人专门修出来的。”
这时就见到老贵叔扛着一把锄头正从山上走下。
老贵叔一眼就看到了刘伟名,大声道:“小刘乡长,要上山去看坟?”
“是啊,去看看。”刘伟名道。
脸上露着笑意,老贵叔道:“我刚刚去把坟上的野草清理了一下,我陪你们上去。”
刘伟名忙向呼延傲博介绍道:“老板,这就是我请了专门帮着清理坟上野草的老贵叔,他经常帮着清理野草的。”
早已听到宁军说过这事,呼延傲博急忙伸手就握向了满是泥土的老贵叔地手道:“感谢你了。”
有些疑惑地看向了刘伟名,老贵叔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刘伟名介绍道:“这是呼延老板,坟里埋的是他爷爷。”
老贵叔这才微微一笑道:“没事,顺带就帮一下忙。”
大家向着山上走去,一眼就看到了那清理得非常好的坟,呼延傲博的目光紧紧盯住那座修复一新的野坟,过了好一阵才转身对刘伟名道:“我爷爷曾经带着我爸要饭到这里,然后就饿死了,后来我爸参加的军队。”
刘伟名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是人家的家事,自己也不太好多言,只是说道:“是否要移走这坟?”
摇了摇头,呼延傲博道:“这里很好,爷爷临死前就要求把自己埋在这里。”
这历史可够远的
刘伟名看着这座孤坟,目光第一次向着四处看了一阵,心中暗想,果然是一个风水之地,埋在这里不仅开阔,并且还左有水,又有平地的,难怪呼延家的人当上了省里的大官了
没想到自己的头脑中会冒出这样的想法,刘伟名自己都在暗笑。
郑绍江看向刘伟名道:“小刘,搞得非常不错,老爷子身体不好,想来也无法,你照的相片他看了,对你的帮助很感激,你帮了一个大忙啊。”
刘伟名道:“小事一桩,没什么。”
呼延傲博这时看向了刘伟名道:“你们报来的方案我也看过了,气魄很大,老父子也看了,认为这才是一个让群众尽快富裕起来的规划,你很不错啊。”
刘伟名指着远处道:“只要园区发展了起来,这一方人就算是真正的脱贫了。”
呼延傲博的目光在这四周认真看了一阵才微微点头道:“很好,很好。”
“小刘,陪我到处看看。”
呼延傲博微笑着对刘伟名说道。
“呼延书记想看什么地方?”刘伟名问道。
“记得父亲说起过一个叫阴凉箐的地方,我很想去看看。”
听到对方想去阴凉箐,刘伟名有些迟疑道:“呼延书记,到阴凉箐需要走四个小时的山路很难走的。”
刘伟名真是不太明白了,这呼延书记的爷爷到底是哪里的人呢?这事还真是不太好询问。
“呵呵,你把我们这些人看成是无用的人了,想当初我还下个乡的,一点山路算得了什么,要想了解一个地方的情况,就得深入到真正困难的地方去。”
看了一眼郑绍江时,刘伟名发现这个郑绍江微微点了一下头。
“那好,我就陪着书记到阴凉箐去看看。”
掏出手机,刘伟名拨通了温芳的电话,把自己要到阴凉箐去的事情说了一下。
温芳也知道刘伟名很忙,对于他到阴凉箐的事情到是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是说最近上面很有可能会关注乡里的事情,要他早去早回。
漫芳现在早已把刘伟名当成了主心骨了,经济上的事情完全就交给了刘伟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