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这时的刘伟名也看到了崔永志他们,再一看时,发现市委书记许夫杰也到来了,忙小声对呼延傲博道:“市委许书记也来了。【】.”
刘伟名不知道呼延傲博对这事是什么样的态度,心中苦笑,今天这事真是有些复杂,省市县三极的领导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全都跑来了。
呼延傲博一愣之后,脸上很快露出笑容道:“那就见见吧。”
呼延傲博说完这话,把戴着的帽子就拿了下来,拿在手上煽着风。
崔永志本来也想说刘伟名几句,这时正好就看到了呼延傲博拿下帽子的情况。
许夫杰就更是熟得不得了了,他在团省委没少见到呼延傲博,就有些不敢相信地看向了呼延傲博,再一看时,郑绍江也是认识的,宁军就更加没少打交道。
不会吧?
许夫杰有种怪异之极的想法,省纪委书记竟然跑到了春竹乡了自己都不知道
许夫杰他们是发愣站在了这里,呼延傲博毕竟是省纪委书记,那可是需要许夫杰他们去拜见的,也站在了那里。
这样一来就成了两方都站住的情况。
副乡长魏雄海还没有注意到情况,心中就在想,市委书记来了,你刘伟名难道还想等人家许书记先过去打招呼吗,还不过来招呼着,想到这里,就大声道:“刘乡长,市委许书记来了。”
他刚说完这话,就见到许夫杰发愣瞬间之后已是快速跑了过去。
许夫杰这次完全就是跑了,他真是不知道一个省纪委书记为何跑到了春竹乡,一想到对方是纪委书记时,许夫杰的头上都微微冒汗,难道说黑兰市出现了巨大的案件?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自己这个市委书记可就要出问题了。
看到许夫杰是跑了,崔永志也是经常看新闻的人,并且对于省里的那几个主要领导也是知道的,心中比起许夫杰就更加吃惊了。
一边紧随着许夫杰跑着,一边不断回想着自己做过的事情,越是回忆,就越是心惊,在县里领导的岗位上那么长的时间,谁也难免存在着一些问题,一想到自己存在的那些问题时,崔永志有一种全身虚弱的感觉。
完了。
这是崔永志的想法。
一个省纪委书记亲自跑到了自己的地盘里面,崔永志唯一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自己这县里出了大事了。
赵卫江当然也看出了是省纪委书记,头上同样冒汗,这可是纪委啊。
又一个想法也冒了出来,省纪委书记怎么与刘伟名之间的关系那么亲密了,两人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太让人震惊了,知道是省纪委书记的人全都吓得不轻,一个个的在心里面想着是否要发生大事。
这时的刘伟名反到是不太好说话了,只好站在呼延傲博的身后。
温芳现在真是急了,她是根本无法看明白情况,她根本就没有想到省纪委书记到来,看到刘伟名站在那里没有直接过来时,心中也是为刘伟名急,人家市委书记在这里,你刘伟名到好,站在那里没有了动静。
看到以许书记为首,就连崔永志都是用跑的动作冲过去时,温芳心中存有着的疑惑之情更深了许多。
发生什么事情了?
许多并不清楚情况的人们全都不解地看着发生在眼前的一切。
呼延傲博这时微笑着对刘伟名道:“看来你们市里的领导们到是对春竹乡的工作非常重视的。”
刘伟名只能是苦笑一声,自己现在真是无法说什么了。
“许书记和崔书记他们对春竹乡的工作一直都是非常关心的。”
这时的许夫杰和崔永志都跑到了近前,就听到了刘伟名的这句话,听到了这句话,两人的心中对于刘伟名就充满了一种赞许了,这个小刘同志真是一个不错的人啊。
“呼延书记。”许夫杰等人差不多都在这时发出了声音。
太吃惊了,一个堂堂的省纪委书记竟然跑到了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还是偷偷的到来,这事真是吓得人不轻,大家虽然前去,却是把自己一生的情况都在进行着检查,看看什么地方出现了违纪的事情。
脸上一直没有太大的表情变化,呼延傲博伸出手去握住了许夫杰的手道:“来春竹乡检查工作?”
听到呼延傲博说出这样的话来,许夫杰的心中这才放松了一些,看来并没有自己什么事情啊。
这时的刘伟名也向着许夫杰道:“许书记,呼延书记刚从阴凉箐回来。”
崔永志的心中就是一震,到底是阴凉箐发生了事情了,还是出现了什么情况。
崔永志现在的压力就如山般大了,自己就是草海县的县委书记,如果草海县出了事情,首当其冲的就是自己
现在也只有刘伟名才能够说明情况了,就把目光看向了刘伟名。
看到崔永志那眼神。
刘伟名忙说道:“呼延书记关心我们乡的发展,想实地查看一下贫困地区的情况。”
崔永志更感到自己有了问题了,心中也有些惶恐起来,阴凉箐的发展县里并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这事真是不太好办了,让呼延书记追究起来的话,问题可就太大了。
许夫杰这时也心中把崔永志暗骂了一声,这个呼延书记是否真的有着他的什么亲戚之类的在阴凉箐,如果真是有这事,问题就严重了,你崔永志这样的事情都不打听清楚,不把那地方发展起来,这让呼延书记怎么去想呢?
呼延傲博看了一眼刘伟名,然后看向大家道:“看了春竹乡的情况,我很感慨啊一个地方的发展,关键的还得看带头的人,许多的时候,我们的领导干部们都是做表面文章,把汇报的材料搞得花团锦簇的,到了实地查看之后,却是非常的差,这次听说春竹乡要搞一个园区的建设,我就想来春竹乡看看,结果让我很受感动很受感动啊。”
这样的话从素有铁面著称的呼延傲博口中说出来,对大家的震动不可谓不大了,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了刘伟名。
在这样的场合,完全就是呼延傲博的天下,谁也不敢在他说话时插话,都听着他说话。
其他的人们也都发现了情况,听到许夫杰他们的称呼,联想到省城姓呼延的省里领导时,全都吓了一跳。
就算是不清楚的人也小声询问了情况,大家都是大气不敢出一下。
省纪委书记,这是多么大的官啊。
这样的大官竟然跑到这鸟不拉屎的春竹乡,这刘伟名的能耐真是不小啊。
对于刘伟名这个年轻人,大家又多了几分敬畏。
呼延傲博的目光在大家的身上看了一阵,这才说道:“我曾经来过几次春竹乡。”
啊。
草海县的领导们表情全都怪异起来。
省纪委书记自称曾经来过几次春竹乡,这可就不是一般的信息了,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呼延书记与春竹乡很有渊源,很有渊源啊
有些人也把刘伟名能够快速上位的原因归结到了他的后面有着呼延傲博的支持。
难怪啊。
难怪啊。
有着一种恍然大悟般的感觉。
这刘伟名真的是命好,当一个乡长都能够与省纪委书记拉上关系,看来得想办法调到这春竹乡才是
一些县里的官员就在想着这样的事情了。
春竹乡领导的位子瞬间成了大家眼红的位子。
也许一不注意就会与呼延傲博拉上关系也难说
呼延傲博也没有去想大家的想法,他的确到了春竹乡之后有着太多的感受,对刘伟名是非常有好感。
呼延傲博平时也不是一个喜欢帮人的人,这次也算是开了先例了,一路上听着刘伟名介绍着他的种种想法,听到的全都是刘伟名从内心里面散发出来的一种为民工作的热忱,他看得出来,这个年轻人是真的想把这一方的人民弄得富裕起来。
呼延傲博见惯了太多官场的事情,知道刘伟名现在的情况很不稳,如果下一步园区建设批准了的话,也许各级大人物就会把他挪一个位子,更有可能的是把他的成绩完全的抹杀,呼延傲博不希望看到这样一个很有培养前途的年轻人就被官场吞噬,也就存了帮他一把的想法。
“同志们啊,春竹乡这次让我看到了希望,贫困的阴凉箐村民们的脸上透着的是一种对新生活的憧憬之情,灵芝大棚引燃了村民们的希望之火药材换得的钱财让大家的生活有了一种细微的改变原来缺衣穿的情况因为得到了一些捐助而改变我认真听了村民们的介绍,心中感动啊我更是听到了一件事情,村民们说起了一句话,那就是群众看干部,干部看党员,党员看领导,很直接,也很深入人心的话阴凉箐的群众认为,他们之所以有了这样的转变,就在于他们有了一批好的领导,有了一批真正起到带头作用的党员很有战斗力。”
完完全全的是赞誉,可以说是对春竹乡工作的赞誉了。
温芳站在大家的后面,听到了这样的话语,心情顿时激动起来,全身都有了一种被刺激的感觉。
温芳突然间发现,这种被一个省纪委书记当众表扬的感觉真的很爽,真的让人全身都透着一种畅快,比起那种做男女之事还要爽快的感觉。
目光看向刘伟名时,发现刘伟名就站在呼延傲博的身后,看上去与呼延傲博是那么的亲密。
也不知道是怎么的,温芳就发现自己的心中涌动着一股火源。
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竟然就在这时涌动在自己的小腹之中。
忍不住夹了夹双脚,头脑中竟然想到的是自己在刘伟名怀里的情况。
崔永志这时到是松了一口气,心中暗想,看来刘伟名在春竹乡的工作还是得到了呼延书记的支持了,自己把刘伟名放在春竹乡乡长的位子上,这一步棋算是走对了
许夫杰却有着其它的想法,目光也看了一眼刘伟名,心中暗想,这次呼延书记当着大家的面表扬刘伟名,这事并不能够随便去看,以自己在省里的了解,呼延书记以前从来没有这样对一个人如此的表扬,这说明了什么,只有一个说明,那就是刘伟名真正的后台就是呼延傲博
看来自己对于刘伟名还得进一步的关心才是
呼延傲博继续说道:“春竹乡一直都是一个贫困乡,上级对这个地方一直都在进行着扶贫,小刘同志的观念很好,扶贫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只有充分的调动群众的积极性,让大家都主动投入到自救的行动中,那个地方才会有大的发展,现在我高兴地看到了春竹乡的群众正在展开自救行为,我也看到了群众对于乡班子的强烈信心,这很好嘛,你们不论是市里还是县里,都应该对贫困地区的工作大力支持,要千方百计帮助贫困地区脱贫致富。”
许夫杰急忙道:“呼延书记,让贫困地区脱贫一直都是我们的工作重点,市里针对春竹乡的工作是重视的。”
刘伟名看到呼延傲博望过来的眼神,也说道:“呼延书记,这次春竹乡无论是修路也好,还是进行园区建设也好,都是在市县两级的安排下进行的,我们有信心把工作做好。”
呼延傲博的心是就是一乐,这个小刘同志很不错啊,把他自己的工作一下了说成是市县两级的支持,很会做人,这话一说,两级的领导们指不定对他会有着好感的。
目光扫视了一眼许夫杰和崔永志时,呼延傲博暗暗点头,这些人果然对小刘同志很满意了
“那就很好嘛,相信你们乡能够在上级组织的领导下把工作做好,我也希望下次到来时能够看到你们有一个更大的发展。”
“请呼延书记放心,我们一定会让贫困地区走上脱贫之路。”
许夫杰也算是松了一口大气。
崔永志就更加是松了一口气,看到这事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种出了重大问题的情况。
看向刘伟名时,并没有见到刘伟名有特别的表情时,崔永志就更加放心了,这事刘伟名没有特别的表情,那就是说自己这县里并没有大事。
真的没有想到刘伟名与呼延傲博还有着这样的一层关系,再想到刘梦依时,崔永志暗叹一声,看来下一步与刘伟名之间不能过多用上下级的那种态度来对待了这个小刘暗中的力量太强大了
赵卫江这时的感觉与崔永志就差不多了,他也想到了刘伟名的情况,他就更加直接了,心中想的就是拉近与刘伟名的关系,从而尽快与呼延书记拉上关系,只要这个关系拉上了,自己就不会仅只是在县长的位子上到点,还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看着恭敬地坐在那里的刘伟名,许夫杰在崔永志和赵卫江的陪同下坐在那里,房间里面只有刘伟名是一个小小的乡长。
刚把呼延傲博送走,刘伟名就被叫到了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