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李兵的道理还是比较充分的,赵卫江的确是不可能挂主任了,他一个常务副县长,挂这样的职务应该没有问题。.
刘伟名这时就是微微一皱眉头,如果真是由外人来挂了职务,自己的乡里面对于园区的运作必然存在问题,自己就不可能主导得了这样的项目,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到时园区的业绩就完全与自己没有太大的关系了,这李兵摘桃子的本事不小啊。
温芳也急了,园区还没有能够搞起来,就已经有人想摘桃子了,这事怎么办才好啊。
崔永志这时就看了一眼李兵,暗哼了一声,也不看看这事是谁高的事情,你李兵还真是想得天真。
崔永志又看向刘伟名时,这时的刘伟名已经平静了下来,如果真是别人来搞,自己就把心放在其它的事情上吧,园区谁爱搞谁去搞。
当然了,刘伟名的心里面也不痛快,这李兵一直以来针对着自己,到是得给他一些颜色看看了。
赵卫江这时也看向了刘伟名,对于刘伟名的情况,赵卫江是越发看不明白了,对于李兵公然表现出了要夺权的事情,赵卫江是不痛快的,这小子搞什么嘛,仿佛到了草海县之后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针对刘伟名似的,这小子到底想干什么?
崔永志灵机一动,心中暗想,也许可以借这事试刘伟名一下。
想到这里,崔永志就微笑道:“这事是春竹乡的同志搞出来的事情,我看还是听听春竹乡同志们的意见。”
“温芳,你谈一下。”崔永志就看向了温芳。
温芳现在已经完全把自己的发展寄托在了刘伟名的身上,就认真道:“按理说我们乡里得服从县委的安排,但是,对于园区的事情,我还是有一些自己的看法的,说得不好,讲领导们批评。”
“谈谈你们的想法嘛,县委的决策也得听听大家的意见才是。”崔永志微笑道。
温芳说道:“各位领导,整个的园区规划方案全都是刘乡长搞出来的,如何发展的事情刘乡长最为清楚,春竹乡搞园区发展的一个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让全乡脱贫,这事省市都是重视的,这个方案必须要搞出成效来,否则的话,让上级怎么看我们的工作?”
春竹乡的书记和乡长到是团结得很嘛。
大家看向了温芳,感觉她与刘伟名之间的配合还很是默契,关键时候也在为刘伟名说话。
这话到是说到了常委们的心上了,搞得不好的话,大家都得挨板子,这事还得要懂行的人去做。
李兵微皱眉头就插了一句话:“温芳同志,你认为县委不能够把工作做好?”
这话问得温芳的心中就是一震,在这件事情上看来要得罪李兵了。
犹豫了一下,温芳还是微笑道:“我当然不怀疑县委的能力,我只是想把我的想法谈一下而已。”
赵卫江道:“你接着说。”
“各位领导,园区展开之后,最为重要的工作还得是招商和引资,在这件事情上我认为刘伟名同志还是很有能力的现在也有了一些意向,换了人的话,对方还会那么积极?”
这话说得崔永志和赵卫江都暗自点头,这才是关键了,园区能否建立起来,能够搞出成效,关键的地方还得看刘伟名的能耐,换一个人肯定不行,就算是李兵来搞也不行。
李兵这时微笑道:“温芳同志多虑了,相信刘伟名同志是懂大局的人,这事是关系到全乡的发展,就算是刘伟名同志有些关系,能够引来投资,他也会做这事的。”
说到这里,就看向刘伟名道:“刘伟名同志,你认为呢?”
骂那隔壁的。
刘伟名心中生气了,没有这么欺负人的吧,你想摘桃子,还要自己帮你的忙,那有这样的好事。
听到李兵的询问,刘伟名就看了一眼崔永志的赵卫江,他相信这两人也是能够听得出来李兵的想法的人。
再也不想忍了,刘伟名就顶了一句道:“相信李副县长来负责的话,园区的发展会发展得很好,我们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就已是称职了。”
刘伟名同志有意见了。
这是崔永志和赵卫江的想法。
想到这事呼延书记都在关注,再想到呼延书记对刘伟名的重视,更是想到了刘梦依背后可能存在的庞大势力,崔永志就知道这事上决不能够让刘伟名感到委屈了,正想说话时,就听那李兵沉着声音道:“刘伟名同志这样的态度很不好嘛,我们做任何的工作都不能够有任何私心的,各吹各打的怎么可能把工作做好,全乡的发展事情需要的是全乡的干部一起努力。”
赵卫江道:“李兵同志,说的什么话嘛,刘伟名同志一直以来所做的工作是大家看到的,要相信刘伟名同志的觉悟,但是,我们同样也要支持下面同志的工作,园区的工作我相信春竹乡的同志一定能够做好。”
在这件事情上,赵卫江完全就站在了刘伟名一方了,为了这事,他不惜削一下李兵的面子。
崔永志严肃道:“我认为春竹乡同志的能力是足够胜任工作的。”
李兵本来就是要搅局的,有着背后的力量,他并不怕赵卫江,听到赵卫江明显为刘伟名撑腰时,微微一笑道:“看来赵县长对春竹乡的同志非常放心的,那我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如果春竹乡没有把工作做上去,上级问起来,是不是说我们县里对这项工作不够重视,谁来负这责任?”
这话搞得赵卫江就有些不太好回答了,李兵的提法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派一个常委去挂职,主持这项工作,说明了县里也是重视这事的,并且李兵还自动要求承担这项工作,出了问题李兵去承担,如果自己阻挠了这事,真的没有把工作搞上去的话,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其他的常委们都有趣地看着,对于这事,大家都不想过多的参与进来,一个是常务副县长,一个是乡长,为了一个乡长去得罪常务副县长,这是不可取的,再说了,大家与那刘伟名又没有多少的交情,没必要去管。
崔永志也在沉思,这件事情上面的人明显是要刘伟名来搞,可是,又不能够表现出县委的不重视,还真是一件难办的事情,难道说把刘伟名的级别提一格?
组织部长庞辉一直都在暗中观察着情况,他最近有些上火,是急的,高震山走了之后,他就无根无萍的,崔永志又不怎么待见自己,他想去想来,通过刘伟名与上面的人拉上关系的事情就成了重中之重,可是,一直以来自己都是高高在上的人,拉下面子来与刘伟名交好,这事他还真有些做不到。
庞辉的性格中就有着一种清高的味道,这也是他迟迟无法上去的一个最重要原因,官场上混,他这样的性格是不可取的。
可是,不做又不行了,眼看着呼延书记都与刘伟名那么的交好,自己再不行动的话,问题可就大了。
怎么办?
听到李兵有针对刘伟名的行为时,庞辉感到眼前一亮,现在刘伟名不是需要帮助吗?为何不帮他一把。
想到这里,庞辉轻咳一声道:“我看这事也并不是不能解决的,春竹乡的工作现在刚刚走上正轨,春竹乡的班子又是一个团结的班子,在这关键的时候是决不能够换人的。”
这话不仅是崔永志还是赵卫江都爱听,两人的脸色也缓和了许多。
庞辉继续说道:“不就是级别的问题吗?我看园区的建设既然是重中之重的事情,何不对春竹乡的职级进行浮动管理,在园区建设期间,把他们的级别提一下,设一个期限,比如一年,一年之后如果他们的工作做得好,级别可以提上去,如果做得不好的话,就降下级别。”
崔永志看了一眼赵卫江时,赵卫江微微点了一下头。
崔永志就看向常委们道:“大家都提点看法。”
谁都看出了这会上暗藏的一些杀机,都不想轻易x入进来,会议室里就显得有些静了。
赵卫江微笑着看向温芳道:“你们春竹乡的同志也谈一下好了。”
温芳也看出来了,现在这李兵是明显要搞事,目光就看向了坐在身旁的刘伟名,然后说道:“我们服从县委的决定。”她毕竟没有太大的底气与一个常务副县长对着干,就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大家的目光就看向了刘伟名。
刘伟名已经想明白了,无论自己怎么样躲闪,李兵都是针对自己的,既然这样,得罪他就得罪他吧
“各位领导,如果李副县长有更好的发展办法,那就请李副县长主持好了,我到是想听听李副县长的发展方案,说实话,谁去主持都行,关键的就是要让群众尽快的脱贫。”
刘伟名说这话时,目光直视着李兵。
李兵哪里有什么好的办法,不过就是想自己分管之后,可以趁机给刘伟名制造一些麻烦,从而示好于背后的人而已。
听到刘伟名说出这话,李兵也很生气,这刘伟名很不给自己面子啊。
一个乡长逼着自己一个堂堂的常务副县长说发展办法,这根本就没有把自己这个副县长放在眼里了。
眼睛就透着一股杀气看向了刘伟名。
让李兵难堪的是刘伟名那明亮的双眼也正看着自己。
崔永志心中暗笑,这李兵吃错了什么药,老是要针对刘伟名,难道不知道刘伟名的背后有人?崔永志他们也知道作为空降而来的人,这李兵肯定也有后台,但是,有后台又能如何,在崔永志的心目中,刘伟名除了省里的后台之外,还有着京里的后台,这才是厉害的存在,当然得站在刘伟名一方了。
“一个园区的发展是集体工作的结果,谁也不能够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集体之上,小刘同志让我谈发展,要知道园区如何发展,这需要大家讨论才行。”
李兵沉声说道。
刘伟名微微就是一笑,并没有去争论,李兵说出这样的话来,只能说明他根本就没有想过如何发展的问题。
这时的县委副书记微微一笑,环视了一下大家道:“可能大家都忽视了一个关键的问题,小刘同志提出的园区建设是建立在让春竹乡脱贫的事情上的,园区的发展既然推行了,无论是省市领导都会关注到春竹乡,上次中央同志不是说过了嘛,浩宇总书记对于刘伟名同志都是关注的。”
这话说得大家一惊,彭学云的这话说得很核心了
崔永志也是一惊,还好彭学云进行了提醒,浩宇总书记如果知道他关注的人被县里削了权,那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
浩宇总书记虽然并不一定会真的一直关注着刘伟名,但是,万一有一天他过问起情况时,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
赵卫江严肃道:“彭书记说得很好,我认为这事根本没有再争论的必要,就是要放手春竹乡的同志去工作。”
李兵的心中也是一震,自己还真是把这件事情忽视了,浩宇总书记都在关注着刘伟名了,自己从中制造麻烦的话,到时浩宇总书记一怒之下还不知道会出什么样的事情。
转念间又想到了背后的那力量,心中就有些郁闷,让自己针对刘伟名的这事难度相当之大了。
可是,自己不针对刘伟名的话,还不等浩宇总书记,背后那人就能够把自己搞掉,还得冲啊
李兵并不知道背后的人到底与刘伟名有着什么样的过节,只知道自己必须把事情做好。
“大家谈得都不错,正是因为浩宇总书记关注着春竹乡的发展,我们县委才更加应该关心和帮助春竹乡的发展,我还是那句话,为了确保园区建设的发展,我来兼任园区主任,出了事情由我来承担。”
还真是不依不饶的。
崔永志的脸上就有了一些怒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