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怎么展台在这里啊,看来他们县里面并不重视啊。.”终于找到春竹乡展台的一个人对着身边的人大声说了起来。
“是啊,难怪这个乡那么贫困,应该是县里面重视不够。”
听着大家的议论,崔永志和赵卫江都有一种被打脸的感觉,这话现在好在没有上级的领导听到,万一要是让省里面的大领导听到了,指不定会出什么事情,还真以为县里对贫困地区不重视呢。
崔永志就看了一眼李兵,这李兵在分配展台时肯定是有意的,把春竹乡的展台搞到了这角落
大家走过去时,看到的就是一派热闹的景象,许多人都在那里听着刘伟名介绍着春竹乡的情况,春竹乡的工作人员们正在不断发放着各种的宣传资料。
只见刘伟名讲得真是满头大汗的。
看到这里的情况,再看看其它几个展台的情况,赵卫江叹道:“怎么有那么大的区别呢?”
招商局长不解道:“我们县里制作了许多的资料在进行着发放,怎么就没那么热闹?”
哼了一声,赵卫江道:“工作一定要做深做细,可以向小刘乡长请教一下嘛。”
招商局长就有些头上冒汗。
刘伟名虽然不清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但是,他还是有一些感觉,这事并不仅只是自己发放在宾馆酒店里面的小册子的功劳,应该还是有人在背后运作的结果。
向着外面看去时,正好就看到了江朝伟微笑着的情况。
心中就有些郁闷,这小子不知从哪里找了一些托来,这有用吗?
不过,刘伟名还是发现了一些新的情况,有几批人到是不像是江朝伟找来的人,他们对春竹乡的情况问得很细,更是提出了许多只有真正想去投资的人才会问出的内容,诸如县里的政策、园区的政策等等,每一样都问得非常说细,但是,问完之后却又没有任何的表态,很快就离开了。
看着那一批批带有着想法的人们询问,刘伟名都很是用心地向着他们进行着讲述。
第一天很快就结束了,大家都累得够呛,累是累了,却也让人郁闷,第一天草海县的招商工作并没有取得成效,所有展位全都是以零告终。
坐在宾馆的那会议室内,所有领导都阴沉着脸,准备了那么长的时间,第一天却是这样的一个结局,真的没有想到。
赵卫江看向了招商局长道:“怎么搞的嘛,你们不是说果品厂和榨酱厂已经定了第一天就签意向吗,怎么回事?”
招商局长苦笑道:“好像是有些犹豫,具体情况正在询问。”
崔永志道:“同志们啊,我们多次说过的,做工作一定要做细,要做细啊。”
李兵看向刘伟名道:“你们园区有没有意向了?”
刘伟名道:“第一天嘛,大家需要进行一些了解。”
李兵也就没有多言了。
这时的政府办主任走了进来道:“今天的情况普遍都不好,市里面也只是有一家公司签了一个五百万的意向,其它的县也是没有收获。”
听到这话,大家的脸色才缓和了一些,赵卫江也是松了一口气道:“还以为只是我们没收获,看来大家都差不多。”
李兵也感到压力一松道:“第一天嘛,大家可能真的需要进行一些了解。”
气氛好了一些之后,大家总结了一下今天的情况,崔永志道:“伟名,你们做了什么工作,感觉那么多人都跑到了你们那里。”
李兵哼了一声道:“春竹乡的宣传小册子真是满大街的发了,我们的住处都有了。”他到是细心,还真是发现了刘伟名他们做的情况。
刘伟名笑道:“通过了一点关系,我在各高档酒店馆的里面都进行了一些发放。”
赵卫江就哈哈大笑起来道:“不错啊,做得不错这样一搞,只要住进里面,就能够看到你们的宣传内容,难怪有那么多人跑去询问。”
招商局长疑惑道:“他们难道会允许发放那种宣传内容?”并不是他们没有想到这事,省里面想这样做却是根本没有门路,许多高档地段都不会搞这样的事情,那些地方怕做了这事影响到他们的档次,这刘伟名怎么就有门路做这事了?
崔永志看向招商局长道:“怎么了?不能做?”
招商局长苦笑着把自己了解到的情况讲了一下。
听完招商局长的讲述,崔永志和赵卫江都看了一眼刘伟名,他们这才明白过来,这刘伟名的能耐真的是不可低估
崔永志就笑道:“杀法不同,只要能够有利于招商,大家都应该全力去做,在这点上要学习伟名同志,迎难而上。”
大家就在苦笑,这样的困难真不是谁都难够攻破的,这刘伟名真的是有来头啊。
赵卫江道:“明天是关键的一天,该看到的也看到了,该了解的也了解了,谈好的意向应该确定下来,果品厂和榨酱厂的那合同争取要签下来,这事李县长多盯着一些,招商局也谈了几个项目的,这次一定要搞定,别搞得参加一场拿个零蛋回去。”
当然了,无论是崔永志也好,赵卫江也好,他们在说这话时都不相信会一无所获,至少有一个刘伟名顶在那里,这次关键还得看刘伟名的表现了。
崔永志还是有些不太放心,看向刘伟名道:“伟名,你们有多少信心?”
刘伟名微微一笑道:“相信会有很大突破。”
崔永志就笑了起来,从刘伟名的这句话中,他听出了一种强大的信心,既然有了刘伟名的这句话,他也就有了底气。
赵卫江也笑了起来道:“那好,我们就试目以待了。”
李兵阴晴不定的眼神看了一阵刘伟名,心中暗想,这小子不会放个卫星出来吧
他还真有些看不明白刘伟名了。
如果刘伟名又搞出了一些情况,李兵知道自己下一步的日子将更加难过。
回到房间,刘伟名冲了一个热水澡出来,感觉到全身都充满了精神,坐在椅子上泡了一杯茶水,然后掏出香烟慢慢吸着。
电视已经打开,换了好几个节目都是一些肥皂剧,刘伟名并没有多少的心思看这样的节目,只好换到省台看着。
刘伟名的底气还是足的,大家都有一个过程,特别是今天到来的一些询问者,问得那么的专业,看上去都是有着投资意愿的人,应该会有所收获,就算他们不来投资,有着畅爽他们的项目,再加上刘梦依他们的项目,收获是必然的。
又想到了李兵时,刘伟名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这个副县长看来就是针对自己而来的人物,也不知道刘梦依他们的背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现在对于刘梦依背后的力量,刘伟名是有着太多的猜测的。
门铃响起时,刘伟名过去打开了房门,只见方怡梅一边梳着头发,一边微笑着走了进来。
一身休闲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到是没有那种特别诱人的情况,不过,刚刚洗了澡之后,那散披着的头发加上那敞开着的衣领,白嫩的肌肤完全显现出来,整个人显得很有一种青春的意味。
再看看她那刚洗了澡之后散发着青春气息的脸颊,刘伟名有心中暗叹,这方怡梅是越来越有味了。
“快进来坐。”刘伟名说道。
身上不时散发出来的那种香气也引得刘伟名心中一荡。
“乡长,今天的效果不太好啊。”方怡梅有些担心地问道。
刘伟名请她坐下之后,微笑道:“这才第一天,没必要担心。”
“我感觉李副一直针对你啊。”
由于没有外人在,方怡梅说话时就显得没有了顾及。
刘伟名心中高兴,这是方怡梅在向着自己表明了她的态度,这是示忠心的一种。
“领导有领导的想法,我们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就行了。”刘伟名说道。
抛了一个媚眼给刘伟名,方怡梅道:“我是担心会影响到你的工作。”她现在很在意刘伟名的发展情况,多少也有些担心,洗了澡就过来想了解一下刘伟名的想法。
刘伟名看到水已涨了,过去泡了一杯茶水递了过去。
由于方怡梅是坐着的,刘伟名又是居高临下,一眼就看进了方怡梅的衣领当中,顺着那脖子下去,沟壑之间两团很是丰满的地方完全进入了眼帘。
刚洗了澡,方怡梅的外面只是一件衣服,还真是没有戴任何的东西,这进入眼帘的情况搞得刘伟名的小腹顿时一片火热。
方怡梅坐在那里正在梳着头发,眼睛直视过去正好就是刘伟名下面部位,刚在说谢谢时,就发现刘伟名的那有些宽松的裤子发生了一些变化,一愣之下,抬头时就发现了刘伟名看过来的眼神。
顿时就明白了刘伟名看到了什么,心中有些小小的得意,看来自己对于刘伟名还是有着很强的吸引力的。
有意把梳头发的动作夸大了一些,那衣领也更加的敞开了一些。
房间里面顿时有些静,两人都没有说话。
刘伟名发愣的瞬间中,突然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脸上一热,急忙把那茶杯放在了方怡梅身旁的桌子上,更是有些狼狈地走过去坐了下来。
方怡梅很是得意地暗笑。
两人都在平息着自己的心情。
方怡梅的心中转过了万般的想法,最后暗自一叹,她最近想得太清楚了,做刘伟名的女人可以,担是,做他的老婆却是万万不行的。
一想到刘梦依背后有可能是惊天的力量时,方怡梅就有些胆怯,如果真是自己嫁给了刘伟名,刘梦依一怒之下,不仅是刘伟名会毁去,自己就再也别想有任何的发展了。
为了大家都能够发展起来,自己要做的事情还必须是尽力的把刘伟名和刘梦依拉到一起才行
刘伟名这时也清醒过来,为了安方怡梅的心,刘伟名还是打算透露一点情况就说道:“放心吧,我已经跟人谈好了,会有人投入十亿在春竹乡建设一个农副产口物流区,也有人会投入亿元开发旅游业。”
方怡梅本来还在想着与刘梦依的关系问题,没想到刘伟名会说出这样让人震惊的消息,一时间头脑中都感到不太够用了,失声道:“十亿?”
刘伟名微微点了一下头道:“是的,下一步随着春竹乡成为三省的中心,春竹乡必将成为商家们争相到来的地方。”
看着刘伟名那种自信的样子,再想到李兵副县长和那个自己以前还打算靠上去的副县长吴晓平时,方怡梅发现,那两个人根本就不是刘伟名的对手,仅这气魄就比他们大得太多。
想到春竹乡今后的发展情况时,方怡梅的心中也涌动着一种激动,刘伟名才是一个真正干事情的人啊。
聊了一阵,刘伟名的手机响起时,刘伟名拿起一看,却是刘梦依打来的电话。
刘梦依询问了第一天的情况之后就笑道:“大家的想法是不要争前几天,到了后面的时间,大家都会来跟你签合同的。”
刘伟名笑道:“已有两个意向了。”
就把建设物流区和开发旅游资源的事情讲了一遍。
刘梦依笑道:“这两个项目我们也都在考虑,既然有人打算要做,就让给他们吧,你们的春竹乡园区规划那么的好,下一步春竹乡必然成为三省的中心,相信看到前途的人会很多,你放心,春竹乡无论如何也会发展起来的。”
刘伟名很是自信道:“对此我从来没有担心过。”
刘梦依道:“我就知道你很出色。”
打完了电话,方怡梅疑惑道:“两个那么大的项目都不是刘小姐她们搞的?”
看到方怡梅误会了,刘伟名微微一笑道:“她们也会来参与投资的。”
方怡梅现在真的是震惊了,想到春竹乡有可能会获得的项目时,她现在对于春竹乡能否容纳下那么庞大的资金都有些担心起来。
“乡长,草海县从来就没有那么大的项目啊。”
刘伟名笑道:“以前没有,并不代表着以后没有,你看着吧,春竹乡很快就会是一方热土。”
方怡梅现在已经完全下定了投到刘伟名身边的决心了,心中暗想,跟着这样的一个有着远大理想的人物,相信自己的未来也将发生巨大的改变。
想到自己的未来时,方怡梅有喜也有忧,更是有着一些失落,她发现自己已经被刘伟名所吸引了。
“乡长,你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说完这话,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方怡梅匆匆站起身来向着门外走了出去。
这时的方怡梅感到自己的心里面很乱,乱得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去理顺。
进入到了自己住的房间时,不知怎么的,方怡梅已是放声大哭了起来。
她自己都无法想明白为何要哭,就是想大哭一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