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卫雄飞差点笑了起来,看向刘伟名的眼神中更多了几分欣赏,这小子别看一派正经,还是会在关键的时候上眼药的,很不错啊,在华夏的官场中,这样的人才能够走得更远,不会玩点心机的人,那就只能够等死,有前途。【】.
崔永志果然听了这话就沉声道:“不用告诉他了,他要忙的事情很多,就我与赵县长与卫总谈一下就行了。”
打完电话之后,卫雄飞微笑道:“现在我们就过去?”
刘伟名道:“崔书记他们等着了。”
听说要去见崔永志他们,卫雨馨脸上还没有完全散去红色,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刘伟名道:“我就不去了,你们应该会谈得很好的。”
刘伟名道:“行,这事完了我请你吃饭。”
卫雨馨轻声道:“嗯。”
卫雄飞心情不错,与刘伟名一道就来到了崔永志和赵卫江住的大酒店。
这时的崔永志和赵卫江都显得很着急,已经等在了那里。
在刘伟名介绍之后,崔永志就紧紧握住卫雄飞的手道:“卫总能够到草海县投资,这是我们县的荣幸,请你放心,该给的政策一个不少,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提出。”
崔永志也是急于得到项目,一上来就表达出了一种只要前来投资,县里就一路绿灯的态度。
刘伟名微皱了一下眉头,谈判并不是这样谈的,不过,他并没有插言。
卫雄飞一乐,这崔永志对于自己的这笔资金看来是很有需求感啊,这到是可以好好的与他们谈一下。
“两位领导,这次我们公司打算到你们春竹乡投资,说实话,更主要的还是看在伟名与我家女儿有着同学的关系,现在这心里面真是有些犹豫,就怕投入没有回报啊。”
卫雄飞装做有些迟疑地说道。
赵卫江就看了一眼刘伟名,心中也有些着急起来,这事如果搞得不好,卫总不投资了,那可是几个亿的意向啊
刘伟名当然明白卫雄飞的想法,他心中想到的是该给的政策要给到,如果县里面想给一些卫雄飞好处,自己也不太好多言。
看到赵卫江的眼神,刘伟名微笑道:“只要卫总到来,都是可以谈的嘛。”
崔永志笑道:“卫总有什么顾虑的话就尽管说,其他的事情做不了主,草海县的事情我和老赵还是能够做主的。”
赵卫江也说道:“请卫总放心,春竹乡的经济园区是省里定了的项目,各项的政策都是优惠的,再说了,伟名既然是你女儿的同学,有他在那里,还怕他不关照于你女儿?”
这话说得崔永志也笑了起来。
气氛也好了许多。
卫雄飞笑道:“嗯,伟名这人我还是放心的,就是担心有了其他的人插手。”
崔永志就笑道:“这点放心,县委对伟名的工作是支持的。”
刘伟名笑道:“卫伯父放心,草海县委政府一直以来对于我们春竹乡的工作都是重视的,再说了,这园区是省里批下来的项目,决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卫雄飞这才点了点头道:“嗯,有两位县里的领导支持,我就放心了。”
听到卫雄飞松了口气,崔永志和赵卫江都有些兴奋了,这事看来没太大的问题了,如果成了,在展会的第二天就有一个几亿的意向,这对于黑兰市都是一大成绩了,相信市里的领导也会高兴。
意向有了,这让崔永志和赵卫江都放下了心事,至少草海县这次绝不会空手而归了,那么大的项目,不要说是一个县,相信全市都不是那么容易搞到的。
至于具体的谈判行为,卫雄飞的公司自然有人会同草海县的人进行谈判,这事大家也没有急于去谈。
赵卫江就有些激动,对卫雄飞道:“卫总,我们是否趁着展会,去把意向签了?”
崔永志就看向了卫雄飞。
这事卫雄飞其实早就已经决定了的,现在就剩下具体的一些谈判而已,今天见草海县的一二把手,目的就是确定这事,微微一笑道:“行啊。”
这下子崔永志和赵卫江的双眼都散发着亮光了,仿佛一下子全身都注入了强大的活力。
崔永志一个电话就打到了正在展台那里的李兵那里,要求李兵尽快安排签字的会场。
这事搞得李兵也是愕然,他还不知道有什么项目,现在竟然要签意向了,这让他有些费解。
由刘伟名陪着卫雄飞,两人都分别走了出去。
看到他们两人的做派,刘伟名就知道,两人都要向市里的领导们进行汇报了。
如此大的一个项目,对于全市来说都是大事了。
当刘伟名他们陪着卫雄飞一行来到展厅时,市委书记和市长全都已经到来,更是搞了不少的记者,整个的签字仪式上就显得非常的热闹。
狄猛看到卫雄飞到来,早已快步迎上前去,握住卫雄飞的手道:“感谢卫总对我们市的支持。”
作为主管经济的市长,狄猛正在为黑兰市无法获得好的招商成绩担心着,这次要是再没有收获,他自己都感到没脸去省里见领导们了,没想到的是春竹乡一下子放了这么大的一颗卫星,这样大的投资对于整个的黑兰市都是一件大事,从心底里面,他对于刘伟名的观也有了一些改变,这刘伟名还是一个能干事的干部啊。
卫雄飞应付起这些领导就显得很是熟练,几句话中又从狄猛和许夫杰那里得到了不少的好处。
看到卫雄飞混在领导堆里,刘伟名到是没有争着过去,这成绩是自己的,谁也不可能抹杀,到是没必要去争什么了。
整个的风光都归了别人,刘伟名站在一旁静静看着,心中却非常的平静,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温芳是昨晚赶来的,她没有想到刘伟名出手非凡,一下子就搞了一个几亿的项目,站在刘伟名的身旁小声道:“卫雨馨怎么没见?”
刘伟名看了一下四周,果然没有看到卫雨馨的身影,想到卫雄飞说起的那些事情,笑了笑道:“她可能有什么事情分不开身吧。”
温芳就微笑道:“她对我们乡到是很支持的,这事里面应该有她的功劳的。”
刘伟名就看了一眼温芳,他听得出来,温芳仿佛有些吃味似的。
温芳忙把头转向了别人一个方向。
摇了摇头,刘伟名发现自己现在有头脑混乱了,怎么搞的,这些个女人们真是让自己剪不断,理还乱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再看向县里的那些领导们时,就看到李兵的脸色变幻不定的样子。
看到李兵那个样子,刘伟名暗笑一声,这李兵估计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情况,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方怡梅有些兴奋地走到刘伟名身边道:“真是没有想到,那么大的一个项目将要落户在我们的园区了,这可是一个很大的项目啊,据我了解,县里还从来没有这样大的一个招商项目的。”
温芳这时也转过脸来看向刘伟名道:“有了这样的一个大项目,园区也就不再是一个空架子了。”
刘伟名的目光看向那卫雄飞他们的方向,微笑道:“这只是一个开始,随着我们的各方面条件跟上,春竹乡的园区将是一个庞大得让人无法想象的园区。”
感受到了刘伟名话语中的雄心,两女的目光中都透着更多的敬意。
签字仪式很快结束,刘伟名重新回到了春竹乡的展位上,刚走到展位这里,刘伟名就看到几个人正在询问着情况。
看到刘伟名到来,秦桂东忙对那几个人道:“我们乡的刘乡长来了。”
几个人就把头转向了刘伟名。
刘伟名发现为首的是一个看上去五十来岁的人,很有气势的那种。
刘伟名有一种感觉,那个为首的人一直都在观察着自己,仿佛对自己有所了解似的。
长河实业的董事长王起一直都在观察着刘伟名,虽然才一天的时间,以长河实业的实力,想查清楚刘伟名的情况是足够了。
开始时王起他们并没有把目光放到刘伟名的身上,只是想了解一下春竹乡那园区的情况,结果在了解的过程中才发现,一切都是刘伟名这个乡长在从中操作。
王起现在真是有些佩服刘伟名了,这个年轻人真是不错的一个人物,凭白中通过一个修路的事情就引起了高层的重视,从而搞出了一个园区,那园区的规划就是那么的庞大和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想到下面的人带回来的修路场景,王超对于这个刘乡长也是暗赞,这是一个很厉害的乡长,他在群众中的威信那么大,在春竹乡的影响力也是非常巨大。
现在看到走来的刘伟名,王起心想,这年轻人如果发展得好的话,还真是前途远大
“你好。”刘伟名虽然并不知道对方是谁,还是主动伸手握了过去。
王起微笑着与刘伟名握了握手道:“我们想了解一下你们的园区情况。”
“你们是?”刘伟名问道。
王起微笑道:“我们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想进一步的了解人们的那园区各方面情况,不知乡长能否为我们进行一些解说?”
对方并不想说出身份,刘伟名也没有强求,微微一笑道:“当然可以了,不知你们想了解一些什么样的内容,只要我能够解答的,我都会尽力进行解答。”
王起并没有询问,只是坐在一旁听着手下的人进行着各种的询问,他的目光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刘伟名。
王起发现这刘伟名对于春竹乡的事情太清楚了,对于园区的各种发展方向也同样是条理很清楚,从刘伟名的讲述中,王起仿佛能够看到春竹乡下一步的发展方向。
听完刘伟名的介绍,王起站起身来,伸手握住刘伟名的手道:“我叫王起,相信我们会合作的。”
说完这话,王起已是带着人离去。
看着王起他们离去的身影,方怡梅微皱眉头道:“这名字我怎么听着很熟悉呢?”
秦桂东这时才笑着对刘伟名道:“乡长,这次大家都知道了,我们园区引进了一家水泥厂,好几亿啊。”
刘伟名笑了笑,这事对于春竹乡的工作人员们来说肯定是一个激励。
刘伟名这时的想法谁也没有猜到,他想到的是要收拾一下李兵的事情,自从李兵到了草海县之后,就一直有意无意中针对着自己,如果不搞明背后到底有着什么样的一些后台,自己就算是把商家都引到了草海,工作的开展也很难进行,收拾一下李兵就已经成了刘伟名的一个最为重要的事情。
在这件事情上,刘伟名并不打算通过刘梦依他们来做,如果通过他们,显得自己就太没有手段了。
虽然一个常务副县长显得很是强大,但是,刘伟名却并不怕李兵,在草海县,可以借用的力量不少,搞一个李兵应该并不是难事。
别看刘伟名平时表现出来的是一派平和,对方多次针对着自己的情况下,他也不可能任由这样的人欺负。
刘伟名也分析了一下崔永志和赵卫江的心理,这两人人都是官场油条,在没有真正表现出自己的强大力量前,他们并不会完全站在自己一方,虽然自己有意营造出了一种态势,这态势中又完全是自己强大的情况,可是,这些官场中人那种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做派决不可能改变,还得想一个办法才行。
又忙了一阵,终于到了休息的时候,大家都端着盒饭在那里吃着。
刘伟名蹲在一旁一边吃着饭,一边思考着如何对付李兵的办法。
刘伟名也在猜测这李兵到底背后有着什么样的大人物。
从省里面空降下去,至少就是一个能够影响到市级领导的人物,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很有可能就是省级的什么样领导了。
苦笑一声,刘伟名真是不明白刘梦依他们的家庭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庭,这个家庭又有一个什么样的对手。
又一想,刘伟名的眼睛也是一亮,既然派出一个人来对付自己,这就是说,对方并没有发展到公然对付自己的地步,说明了各方之间在力量上还是存在着一些制约。
既然是这样,那就好办多了,对方从省里进行操作,让李兵来对付自己,不会亲自插手过来,自己就完全可以放开了手脚去搞李兵。
就算是到时候李兵被自己搞了,对方也只能是忍了,谁让他们派出了一个常务副县长都没能搞倒自己。
想法到是好的,刘伟名还是感到这事有着一定的难度,那李兵是常务副县长,自己只是一个乡长,两者间的差距很大啊。
方怡梅这时也走到了刘伟名的身旁蹲着吃饭。
一边吃着,方怡梅问道:“乡长,有什么心事?”
看到方怡梅询问,刘伟名突然间灵机一动,他也想试一下方怡梅的情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