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摇了摇头道:“下一步园区的发展,我担心的是园区会受到一些不必要的制约,如果受到的制约太多,就非常不利于园区的发展。.”
果然,方怡梅是一个对政治有着太多敏感人物。
这方怡梅一直都在研究着县里的情况,她当然早就清楚了李兵与刘伟名之间的一些矛盾,听到这话,根本不必要多想,直接就说道:“李副?”
刘伟名心中真是佩服不已,这方怡梅就是没有机会,如果她有机会的话,肯定会很快发展起来。
刘伟名并没有多言,一边吃着饭,一边看着往来的人物。
两人的身边并没有其他的人存在,方怡梅道:“李副与吴副走得很近。”
刘伟名道:“如果没有了制约,相信春竹乡的发展会更快。”
这话有些不着边际,方怡梅却明白了刘伟名的想法,用一种别人都看不到的动作微微点了一下头。
细嚼了一阵,方怡梅道:“乡长放心,会有这一天的。”
刘伟名吃了饭站起身来,目光看向了方怡梅道:“春竹乡需要能力强的人来承担重任。”
看着刘伟名漫步离去,方怡梅发现自己与刘伟名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了,这刘伟名仿佛已经把自己看向了可以商量机密的人物,并没有把自己看成是一个女人
这让方怡梅有些郁闷之余,心中却有些高兴,又有几个人可以同刘伟名共同战斗?
有了这样的想法,方怡梅突然觉得自己与刘伟名这间并不必真的成为夫妻,这样的一种共同进步的关系可是比夫妻还有激情。
想到吴晓平看向自己的那种阴冷的眼光,方怡梅心中的想法就是在动李兵的时候把吴晓平也一并搞掉,只有这样,刘伟名才算是暂时得到了安全。
刘伟名一边走着,一边在想,这次算是试探一下方怡梅了,如果她能够尽力去办这件事情,并且真的能够办得好的话,这一路行去,她完全可以成为自己最为铁杆的人进行培养。
刚刚走出展厅之外,刘伟名就接到了江朝伟打来的电话。
电话中江朝伟对刘伟名道:“伟名,来一趟,有件事情要对你说。”
刘伟名赶到了江朝伟家里时,江朝伟并没有在家中。
一进门,刘伟名就问道:“有什么事情?”
江朝伟道:“我爸跟我说了一个事情,说是你们县的一个叫李兵的副县长仿佛一直跟你过不去,他专门对这个人进行了调查,让我把情况告诉你。”
刘伟名的眼睛就是一亮,还真是有意思,自己正在想着的事情,这江朝伟已经帮着自己进行了调查,现在到是要了解一下情况了。
走过去坐下来,发了一支烟给江朝伟,刘伟名道:“你详细说说。”
江朝伟道:“我爸说了,那个叫李兵的人并不是一个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他本来是省机关事管理局的一个副科长,一直都干点打杂的事情,这次是由副省长黄明宇推荐给你们市的狄猛市长的。”
黄明宇?
刘伟名回想着这个副省长的情况。
对省里的省级领导人物情况最近刘伟名也进行了一些恶补,黄明宇并没有进入省委,只是一个一般的副省长,并没有太大的实权
果然对方的实力并不是太过于强大。
刘伟名了解到了这事之后,反而是松了一口气,这样的一个实力并不算太强的人物指使,到是不用太过于担心。
随之一想,刘伟名发现自己的想法又有所错误,如果李兵是黄明宇的亲信,那黄明宇在宁海省那么多年,又怎么可能不用李兵呢,现在才用他,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黄明宇也是受托而做,这是一种人情的帮助,帮过之后可能就没有再去管这事了。
不管怎么说,江朝伟能够帮自己查到这样的情况,这个人情是要承接的。
刘伟名看向江朝伟道:“代我多谢你爸了。”
江朝伟道:“没多大的事情,这种事情对于我爸来说就是一件小事,省里面的人,他如果真想了解一个谁,很容易就能查到的。”
刘伟名现在更加有了底气了,那黄明宇到底是受什么样的人托着来做这事不必知道了,只要把李兵搞倒就行了,搞倒了李兵,那背后的人才会跳出来,自己到是想好好的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在暗中搞自己。
第二天的招商成果是喜人的,崔永志和赵卫江都显得兴奋,几个亿的资金对于一个县来说就是一件很大的事情了,如此庞大的一个水泥厂落户到了春竹乡,对于两人来说都是了不得的政绩。
从许夫杰那里回来之后,崔永志就把刘伟名叫到了他的房间。
目光在刘伟名的身上扫过,崔永志的心情非常不错,对刘伟名道:“伟名啊,这次的省城参展我们取得了重大的突破,你做了大量的工作。”
这是对刘伟名的表扬了。
崔永志今天也真是高兴,许夫杰对他的工作给予了表扬,得到了许夫杰的表扬之后,崔永志当然回来要表扬一下真正做出了成绩的刘伟名了。
刘伟名道:“主要是县里的各项政策到位,加上县委对于招商工作的重视,如果没有县委的重视,如果没有你的指挥,所有的工作都无法展开的。”
成绩当然不能够自己独吞,刘伟名带有着一些拍马屁的意味。
崔永志到是听得高兴,哈哈大笑道:“说得不错,下一步县里将进一步加大招商的力度伟名啊,工作上的事情你可以放手去做,只要是有利于发展,县委都会大力支持。”
刘伟名道:“招商是必须的,但是,留住他们才是更加重要的事情,我担心的是服务工作没有跟上的话,会影响到招商的力度。”
刘伟名并没有所指,但是,崔永志还是想到了这项工作的分工是李兵负责的事情,就看了一眼刘伟名。
他是知道李兵与刘伟名之间不对路的事情,这次刘伟名做了那么大的成绩,论功行赏是必须的,可是,李兵是一个常务副县长,这事还得好好的想一下才行。
看到崔永志在沉思,刘伟名并没有追着说这事,而是说道:“崔书记,春竹乡的园区不仅只是一个企业就行了,我们将进一步的扩大招商的力度。”
崔永志的心神一震,自己怎么就忘了刘梦依的事情了,现在刘梦依还没有出手啊。
如果刘梦依也参与了这次的投资活动,不就是说又有一笔更大的资金会注入?
现在崔永志就有些急切想知道刘梦依的态度了。
一个水泥厂已有了那么在的成绩,如果刘梦依她们也来投资,这发展的力度可就太大了。
想到这里,崔永志的心中也是火热。
“伟名啊,小刘怎么没见?”崔永志问道。
刚把这话说出,刘伟名身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崔永志就微笑道:“接吧。”
刘伟名拿出时,一看却是刘梦依的电话,只好说道:“刘梦依的电话。”
崔永志微微一笑道:“快接吧。”
电话接通,刘梦依就高兴道:“伟名,听说你们已经签了一个五亿的项目了?”
“是啊,是卫总前来投资的,打算在春竹乡建水泥厂。”
刘梦依就笑道:“见到雨馨了没有?她对你真是不错嘛。”
这话刘伟名还真是听出了一些醋味,只好说道:“见到了。”
过了一阵,刘梦依才说道:“五亿不算是什么,我肯定超过。”
刘伟名发现刘梦依有些斗气了,微笑道:“回来了?”
“快到了,你来接我们。”
刘伟名就说道:“行。”
看到崔永志望过来的眼神,挂了电话的刘伟名道:“她们已经快到省城了,据说投资可能超过水泥厂的投资。”
刘伟名说得平淡,崔永志的眼睛却显得有些明亮,那呼吸也仿佛急促了许多。
“伟名啊,接待好投资商也是我们的一项重要工作,小刘她们有意要到草海县去投资,这是草海县的荣幸,你一定要把接待工作做好。”
说到这里,崔永志把手一挥道:“这样吧,县里的人员你随便调动,展台的事情我另外派人负责,你现在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到接待小刘她们一行的事情上面。”
刘伟名道:“崔书记,李副县长那里怎么办?”
眼睛一瞪,崔永志道:“你做你的事情就行了,别管其他的事情。”
看着离去的刘伟名,崔永志已是拿起了电话拨通了许夫杰的电话。
刘伟名其实早已明白了崔永志的想法,这些领导见到了数亿的投资,不动心的人很少。
春竹乡看来下一步将会真的成为一方热土了。
接到刘梦依她们一行时,刘伟名早已让方怡梅找了一家高档酒店订了房间。
大家一起来到了那家高档酒店里面。
刚走进去,就见到方怡梅打扮得非常的漂亮走了出示,微微一笑,方怡梅道:“乡长,一切都已安排好了。”
目光转向刘梦依时,方怡梅微笑道:“刘小姐,你们的房间已经安排好了。”
刘梦依发现安排房间的是方怡梅时,目光就在方怡梅的身上看去。
看到方怡梅的美丽并不弱于自己时,再想到了卫雨馨父女已经在春竹乡投资时,刘梦依不知怎么的,心中就有些发慌。
方怡梅看到刘梦依拉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时,就打算去帮她拉箱子。
刘梦依忙说道:“我自己来,怎么能麻烦你呢?”
方怡梅笑道:“你们是客人嘛。”
这话说得刘梦依就看了一眼刘伟名,心中多少有些不乐意了,这话怎么听着别扭呢,合着自己是外人,刘伟名和方怡梅到是一家人了。
方怡梅是多么精明的一个人,立即就看到了方怡梅的表情变化,看到这变化,方怡梅就笑道:“我们乡长听说刘小姐来了,可是急着就赶来的,泡了一杯茶都没有忙得过来喝的。”
刘梦依一听这话,脸色就恢复了过来,眼睛里面透着一种心疼的意味看向了刘伟名道:“也没有那么急的。”
刘伟名看向方怡梅时,并没有发现方怡梅有任何特别的表情变化,多少也有些不解起来,这个方怡梅难道是移情别恋了?
这人啊,真是一个奇怪的动物,以前方怡梅很上心时,刘伟名还有着犹豫不定的想法,现在见到方怡梅仿佛在把自己与刘梦依往一处推时,心中对于方怡梅的想法就有了一些不舍。
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帅哥,我们家梦依这次被拉着去玩,很不开心啊,听说你的老q人一下子投资了几个亿,拉着我们就往回跑,你得赔偿才行。”王海露已是嘻嘻笑着说道。
被王海露说得心慌了,刘梦依急着辨解道:“你怎么乱说话呢,我什么时候急了。”
周月秀也笑道:“还不急,请我们的乡长大人看看,小刘同志的脸色是不是很难看啊。”
周月秀这时看向刘伟名道:“帅哥,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梦依的想法,趁着现在那么多人,你说句实话,你爱不爱梦依?”
谁也没有想到周月秀当着那么多的人就提出了这事。
刘伟名就是一愣。
刘梦依也没有说话了,目光就看向了刘伟名。
这时的方怡梅心中一动,笑道:“你们也是的,这事他们两人怎么好自己说呢,我可是知道的,乡长很在乎刘小姐的,每次接到了刘小姐的电话时都偷偷躲着说情话,就是怕我们听到。”
方怡梅的话说得女孩子们放声大笑了起来。
周月秀一推刘梦依道:“得了吧,两人早有私情,还装佯,行了,既然大家都有想法,就别装纯情,找一个地方,你们自己把事情办了得了。”
这个周月秀真是一个性子火爆的人物,一推刘梦依时,刘梦依不防之下,一下子就扑进了刘伟名的怀里。
刘伟名刚才一愣,自己也想明白了,总得有一个决定吧,再说了,自己这段时间也想得清楚,刘梦依还真是一个很吸引自己的人,心里面也开始越来越在意她的存在,现在有了这样的机会,搂着刘梦依时,就看向了刘梦依。
刘梦依感到全身都在发软,置身在刘伟名的怀里,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刘梦依感到自己的手足都没地方放了。
刘伟名这时的头脑里面突然闪现出了李兵想整自己的事情,难道说这事里面还有着男女之情?
在刘梦依的背上轻轻一拍,刘伟名并没有硬性推开刘梦依,微笑道:“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这话也就是承认了与刘梦依的事情。
刘梦依本来还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心中有着太多的担心,听到了刘伟名的这句话,仿佛一下子全身的压力都去了,心中充满了一阵蜜意,就这样紧靠在刘伟名的怀里。
“行了,行了,别搞得那么柔情蜜意的,我受不了了,快安排我们进房间,我得去洗澡。”周月秀大声说着。
方怡梅在看到刘伟名与刘梦依的这个样子的同时,暗叹了一声,感到全身都不得劲起来,自己事前就是这样的想法,没想到亲眼看到了这事的发生,却还是感到一种难过。
看了一眼刘伟名,脸上强露出笑容,招呼着大家向着电梯间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