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一直在一旁忙上忙下的方怡梅,耳朵也没闲着,同样在听着这里的谈话,同样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结果,想到三个大企业已经进驻园区,加起来就是十八亿的投资时,她就看向了刘伟名,对于刘伟名真是佩服了。.
方怡梅原来的想法是这刘伟名可能会得到刘梦依的支持,项目必定是有的,现在才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了刘伟名,刘伟名在大家不知道的情况下早已把所有的工作都做好了,十八亿的投资,这在全市都已是一件大事了,想到刘伟名副县级待遇时的条件时,方怡梅就暗笑起来,有了这样的政绩,他的那副县级已是坐得非常稳了。
温芳是后面到来的人,她是站在人群后显得很是震惊,今天起晚了一些,想到这里有刘伟名,到是没有急着赶来,一来就看到了这样的阵仗,把她惊得不轻。
想到一下子有十多个亿投入到了春竹乡时,她有着一种被幸福冲昏了的感觉。
也不知道这刘伟名到底还有着多少的手段,想到刘梦依她们时,温芳感觉现在的投资数额还不是最终的结果,搞不好还有很大的增长,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春竹乡的经济园区就算是真正的搞起来了。
大家都显得很是激动力,市里能够在这个时候招商成功,上上下下都能够交待得过去了。
狄猛也暗自松了一口气,说实话,每年一到招商业协会的召开,他就有些失眠,招不到商家,他这个市长也无法交待,每年看着其他的市几亿几十亿的招商成功,他就憋得慌,这次终于算是可以松口气了。
很快签定了在春竹乡的投资意向,具体的内容还得再谈。
送走了畅爽等人,许夫杰难得的高兴,看了一眼崔永志道:“晚上让大家乐一下吧,到时我来参加。”
崔永志也显得高兴,笑道:“这事我立即安排。”
春竹乡一下子就弄到了十多个亿的投资,园区的建设开局就那么顺利,搞得市县两级的领导们都显得有些兴奋,在省城靠近洽谈会场地的一处高档娱乐城里面,大家真的是在尽情狂欢。
今天大家都喝了太多的酒,吃了饭之后,大家带着醉意就来到了这里。
许夫杰也放开了,喝了不少酒之后,搂着一些女干部们跳得很欢。
狄猛也一改严肃,同样与女干部们又唱又跳。
置身在这样的环境里面,刘伟名当然不可能免俗,加上大家把敬酒的目标都对准了他,领导们更是显得豪爽,都是杯杯喝干。
刘伟名都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全身都是酒气,喝得也真是晕晕乎乎的,还算是有五禽戏化解了一些酒劲,就算是这样,刘伟名也真是醉意很浓。
桌上的各种酒水很多,大家一边玩,一边喝,本就醉了人的更醉,一些女人们更是完全放开,与男人们知闹得非常起劲。
大大的包厢里面,喝歌跳舞的很是热闹,女人们都不断拉着领导们去跳舞,刘伟名站起身来摇晃着身子朝着卫生间走去。
拍了拍门时,发现那卫生间反锁着,里面仿佛有人。
“有人吗?”刘伟名有些摇晃着身子高声喊了一阵。
这里的音乐声太大,他的声音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摇了摇头,刘伟名朝着门外走去。
“乡长,你没事吧?”秦桂东看到刘伟名要出门,就问道。这小子到是很用心,一直都在关注着刘伟名的情况。
摆了摆手,刘伟名道:“没事,我怎么会有事。”
看到秦桂东想来拉自己,刘伟名道:“你别管我,我找个卫生间去。”说完这话,刘伟名已是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秦桂东迟疑了一下,并没有跟着出去。一个乡里的女青年已过来拉着他跳舞去了。
出了吵闹的包房,刘伟名也清醒了一些,看到有一个服务生站在那里,就问道:“卫生间怎么走?”
服务生到是立即告诉了刘伟名。
刘伟名就朝着那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转了一个弯时,刘伟名突然听到一间包房中传来巨大的响动力,摇了摇头,他感到自己的头脑中一阵晕眩,酒意有些上涌。
走到那包房前时,里面的响动力更大了一些。
也是喝了大量的酒,刘伟名一推那房门时,就推开了房门。
向里面一看时,正好就看到里面有一个女人,两个男人的样子,那两个男人仿佛在撕扯着那女人的衣服。
刘伟名一看到这情况就冲了进去。
谁也没想到会有人冲进来,那女人已是朝着刘伟名方向跑来,大声道:“救命。”
刘伟名睁着有些发红的眼睛向着那女人看去时,看到的这女人竟然非常美,比起自己看到过的任何女人都美,最特别的还是这女人完全就是高贵的样子,全身上下完全就是高档的衣服,精致的面容,修长的身材,无一不对男人拥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这女人趁着两个男人不备,挣脱了他们的撕扯,已是冲到了刘伟名的面前,就扑进了刘伟名的怀里。
“小子,什么道上的?”
一个长得凶恶的男子狠狠盯住刘伟名,对于刘伟名破坏了好事很是不满。
别一个年轻人根本就没有多言,冲过去朝着刘伟名就挥出了拳头。
根本就不清楚状况,刘伟名看到拳头到来,头脑中一清醒,抱着那女人就让过了那一拳。
这女人仿佛也是喝了太多的酒,扑倒在刘伟名的怀里之后,全身发烫,就这样紧紧抱住刘伟名,并用她的身体不断对刘伟名进行着摩擦。
那年轻人看到一拳落空,闪身中再次攻来。
两人是社会的闲散人员,今天约着到这里来谈事,刚谈了一阵就发现醉醉的推门进来了一个少女。
一眼看到这个少女,两人就有着惊艳的感觉。
太美了。
这是两人的第一印象,全身上下,每一处无不是透着一种美艳。
两人都是闲散人员,看到这样的一个美人送上门来,互相一看时,那长相凶恶的人小声道:“试一下那药。”
另外一人嘿嘿一笑道:“看情况醉得不轻,把那*药混在饮料中让她喝了,我们哥俩好好的乐乐。”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长相凶恶那人嘿嘿一笑就往一瓶打开的啤酒里加入*药。
这女人同样是找错了门的人,醉眼中也没有发现情况,很快就被两个男人按住,并且往她的嘴里灌了一口啤酒。
做完这些事情,正在撕扯着的时候,刘伟名正好就进了房间。
看到第二拳再次到来,刘伟名一让时,由于喝多了酒,不是太灵活,那拳头就击向了女人的脸部。
刘伟名忙用身子一挡,那拳头就重重击在了刘伟名的身上。
受到这一拳的重击,刘伟名反而清醒了许多。
把那女人推到沙发上,刘伟名朝着那年轻人就迎了过去。
这段时间也真是憋闷得难受,喝了酒之后,刘伟名就挥动着拳头大肆击出。
五禽戏的修练中,刘伟名的身手灵活得很,暂时的清醒之下,刘伟名先是一拳击倒了那年轻人,又再次朝着另外一个长得凶恶的年轻人冲了过去。
两人再次并手了几招之后,那看似凶恶的年轻人也没能在刘伟名的手上抵挡几招,同样被击倒在地。
看到两人被击倒,刘伟名就想再次冲过去时,醉意又再次袭来,感觉头脑中晕晕的。
“你等着。”两人真是被刘伟名打怕了,有些胆怯地交待了一句场面话之后,多的话都没说,就匆匆从包房中冲了出。
看到两人那狼狈的样子,刘伟名感到身心一阵畅快,哈哈大笑起来。
看到桌上一瓶还有着一半的啤酒,拿起来就大口喝了起来。
喝干了那瓶中的酒,刘伟名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正被一具火热的身体抱住。
一看时,只见那美艳之极的女人满眼都是欲情地看向自己。
抱着自己的身体更是在不断进行着摩擦。
本来就喝多了酒,头脑里面也没有去多想其他的事情,被这样的一个女人抱着摩擦,刘伟名感到自己的全身都充满了一种极强的欲情。
这欲情仿佛比任何时候都来得猛烈。
从那女人的嘴里不时传来的轻轻更是如同一条导火线,正在把刘伟名心底的欲情唤醒。
刘伟名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喝的那半瓶啤酒是加了药的啤酒,现在被这女人不断的弄,再看看那女人在灯光下那迷人的样子,什么样的想法都已失去。
刘伟名无所顾及地一把就把那女人抱了起来。
全身都在发烫的女人,那本就白嫩的肌肤仿佛一捏就要破去。
被刘伟名一抱,那女人的吟声就更强了一些。
感受到那女人身体的力度,刘伟名已是吻上了那女人滚烫的嘴唇。
第一次做这事,刘伟名显得有些找不到目标,只知道吻着对方。
女人喝了药的啤酒之后,全身都激发了出来,虽然不时也会有一点清醒,但是,一看到刘伟名帅气的样子,那种从内心深处的挣扎已经完全消失,抱着刘伟名已是情动之极。
刘伟名本来还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时,那女人已是疯狂解着刘伟名的皮带。
时间一点点过去,谁也没有进来打扰他们,两人早已投入到激情的热吻中。
这时的两人完全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所想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尽情的投入进去。
房间里面的场景已经变得香艳之极,两人的衣服都已解开。
许久之后,两人终于停下了动作。
阵阵美妙的感觉涌上心头。
刘伟名这时的醉意仿佛在这激情之后冲淡了许多,看着全身一片赤luo的女人,眼睛里面透着的是震惊。
那女人在长长喘了一口气之后也看向了刘伟名,同样是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意味。
谁也没有说话,那女人快速起身,匆匆穿上了衣服。
看了一眼刘伟名,仿佛要把刘伟名记在心底似的,很快就从包间里面走了出去,她的身影已是完全消失。
刘伟名穿上衣服时,头脑里面仍然是一片混乱,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今天到底是怎么了,自己怎么就那么冲动力呢?
再想到这个女人那么美艳,自己上了她之后竟然还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时,那种郁闷的感觉真是让他痛苦不堪。
再想到刚才那女人在自己的下面的那种情景,刘伟名就有些失神,真的很美妙和感觉。
怎么搞的。
刘伟名好现自己的欲情,刚才的那次发泄根本就没有完全解决似的。
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醉意涌来,刘伟名暂时也没有出去,就在房间里面调整着自己的气息。
也是喝了太多酒的原因,刘伟名并没有离开那包房,直接就在里面运转着五禽戏的调息法。
如果换在平时,刘伟名可能会快速离开这里,今天喝了大量的酒之后,他竟然就没有了离开的想法,这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从来没有过男女之事,做出了那样的事情之后,刘伟名有一种在做梦的感觉,似真似幻的感觉冲击着他的神经。
时间慢慢过去,刘伟名自己都想不起自己到底在什么样的地方。
非常奇怪的是,在各种的刺激之下,今天这五禽戏的调息竟然让刘伟名久久无法打通的经脉一下子打通了。
全身上下顿时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这难道就是田老头所说的五禽戏的第一个关键的层次?
这是一种大周天的畅通啊。
就在那全身大周天打通的瞬间,刘伟名的眼睛里面已是一派清明,他终于想到了自己做出来的事情。
刘伟名发现自己再也没有了疲乏的感觉,全身上下充满了精力,与那女人做了事情之后的那种疲乏感已经完全失去。
非常特别的是他的酒意也差不多化去。
自己怎么还没有离开?
这里怎么没人进来?
刘伟名环顾四周之后就有些愕然。
不过,体内因为那大周天的冲击而清明的感觉很让他畅快,这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就如同全身上下都洗涤了一遍,这几天劳累中的那种疲乏感完全消失。
正在体会着自己身上传来的感觉时,只听到房门响动,就见刚才自己打倒的两个年轻人带着十多人大叫着冲了进来。
目光在刘伟名身上看了一阵,又向四周看去时,那两人的表上就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