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其中一个年轻人拉开了卫生间时,并没有看到卫生间里有那女人,就大声道:“不见了。.”
“就是这小子。”那长像凶恶的年轻人指着刘伟名对大家说道。
“小子,那个女人呢?”为首的是一个耳朵上戴着金耳环的年轻人,大声向着刘伟名询问。
刘伟名这才一惊,好在那女人离开了,要是让人发现了自己与那女人的情况,自己这官位难保啊。
刘伟名完全回想起了与那女人的情况,想到那女人根本就没有留下什么话就走了时,他也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走了,怎么的?”刘伟名的目光就看向了自己曾经打倒过的那两个年轻人。
两人很是不解地在桌子上看了一阵,看到那瓶啤酒已是倒在地上,更有几瓶酒也因为刘伟名与那女人做事太投入时撞翻之后倒在地上,地上到处都流着酒水时,就有些可惜地摇了摇头。
两人有想法就是那瓶带有着*药的酒肯定是打倒了。
目光在刘伟名的全身上下察看着,两人更是重点观察着刘伟名的衣裤情况。
好在刘伟名早已穿好了衣裤,并没可能被对方看出什么。
互相望望,两人的眼睛里面透着不解,现在的刘伟名一派神清气爽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刚做过那种事情的人,一点疲乏的感觉都没有。
“难道没做那事?”
凶恶长相的那人自语了一声。
放跑了那么一个美艳的女人,两人一想起那女人娇嫩的样子,对刘伟名就生起了极大的恨意,要不是这小子从中作梗,现在那女人早已倒在了自己的x下了。
“四哥,这小子刚才很嚣张,揍他。”一个年轻人已是大声对着为首的那年轻人说着。
“上。”那为首年轻人本来就是来为自己的弟兄出气的,一挥手中,三个年轻人就围了上去。
随后的时间里面,这包房中已是打得一片热闹。
正在打斗中,外面正在寻找着刘伟名的方怡梅和秦桂东也听到了这里的动静。
秦桂东小心推开门时,就发现刘伟名正一脚把一个年轻人踏踢翻在地。
“刘乡长。”秦桂东差点就喊出声来,好在反应快,话没有出口,吃惊地看着这里发生的情况。
方怡梅探头一看时,一个酒瓶就从她的头上飞出,打在了地上砸得粉碎。
“不好。”
看到里面那么多人,方怡梅已是冲了进去。她现在想到的就是刘伟名决不能够受到伤害。
秦桂东到是厉害,知道自己这方的人少,回身向着正在歌舞着的包房跑去。
一推开门,秦桂东就大声道:“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赵卫江正搂着一个县里的招商办女人跳着,就沉声道:“叫什么?”
春桂东道:“刘乡长去卫生间,没想到在另外一间包房中与一伙人打了起来了。”
啊。
许夫杰刚好搂着一个市里的女干部跳到这里,就听到了这话,放开了那女干部,许夫杰就大声道:“怎么了?”
秦桂东又重复了一遍。
许夫杰想到了自己的身份,对着跟来的市公安局长道:“你去看看。”
那公安局长忙带着人就朝着刘伟名打斗的方向走去。
大家互相望望,都是极度不解,那刘伟名怎么就跑到其它的房间去打架了
一些人才想起来,刘伟名仿佛还真是有一阵没有见到了。
县里的一些干部也在崔永志的示意下走去。
刘伟名这时正在与对方打斗,就看到方怡梅不顾危险地冲了进来,大声道:“小心。”
一个酒瓶已是砸向了方怡梅。
刘伟名看到方怡梅无法避过,只好用自己的后背挡住了那酒瓶。
一瓶之力打得刘伟名背上生疼。
看到方怡梅躲过了酒瓶,那些年轻人顿时惊喜起来,发现又到来了一个美女。
大家的喊打喊杀声更加热烈,围着刘伟名打得更欢。
刘伟名这时已是冲到了方怡梅的身边,一拉方怡梅就冲出了包间。
如果没有方怡梅,他到是想与这些年轻人好好的打一架,看到方怡梅不顾自身安危冲进来时,刘伟名真怕伤到了方怡梅。
两人刚刚冲出了包房,那市公安局长带着人已是赶到了。
这时的酒店保安们也都赶到了。
几方的人顿时对峙起来。
市公安局长大声道:“怎么回事?”
那伙年轻人很是嚣张道:“这小子打了我们的人。”
酒店的保安队长明显是认识那年轻人的,就把目光看向了刘伟名道:“你敢在我们这里捣乱。”
这话明显偏向了那年轻人了。
市公安局长魏伟一看这情况,只好亮出了身份道:“我是黑兰市公安局长魏伟,我们的同志有什么事情,大家可以坐下来说嘛,打打闹闹的像什么话。”
听到魏伟是公安局长,对方的气势也一弱,那年轻人想到这里是省城,再想到自己的背后也有人时,大声道:“别说我不给面子,这小子打了我们的人,不能那么算了。”
刘伟名哼了一声道:“那就再来。”
他打架还真是有些上瘾了,今天发生的事情对他的影响看来不小,大有好好的发泄一下的想法。
这时酒店的经理也出现了。
看向魏伟,又看向那伙年轻人道:“好了,这事就算了,别在我这里惹事。”
他是知道今天有一伙地方上的领导在这里联欢,想到大家都有门路,并不想把事情闹大。
魏伟一想这事真是不太好闹大,看了一眼刘伟名时,感到刘伟名应该没有吃亏,也就说道:“你们的意见?”
说这话时看向了那些年轻人。
刘伟名很想再说几句时,转念间也压下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刚才那女人是谁自己都搞不明白,这事还真是不能闹了,闹了也难以说清楚情况,难道说自己在这里面救了一个女人,又把那女人上了?
估计也有些害怕那酒店的经理,那伙年轻人狠狠瞪了一眼刘伟名才离开了这里。
与大家一道走进了县里安排的这个包间时,许夫杰微皱眉头对刘伟名道:“怎么搞的?”
刘伟名道:“喝多了,想找个卫生间,没想到进错了门,与两人有了冲突,结果打了起来,他们又叫来了人。”
许夫杰就摇了摇头道:“今天大家都过量了些。”他现在头也是晕的。
狄猛对公安局长道:“你去处理一下这事,别生事端。”
公安局长答应了一声。
看到刘伟名坐了下来,赵卫江道:“没伤到吧?”
“没有。”刘伟名道。
看到大家继续跳了起来,刘伟名坐在那里,眼前竟然又浮现出了那个女人的身影,他对那女人真是充满了好奇,从那女人的气质和身上的服装上可以感觉得出来,那个女人并不是一般的女人。
她怎么会跑到那包间里了呢?
刘伟名真是满头雾水,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自己会碰上这样的事情。
温芳过来坐在刘伟名的身边,用牙签插了一块西瓜给刘伟名道:“别再喝了,喝多了伤身体。”
有了与那女人的事情,刘伟名发现这温芳更加迷人起来,目光就在温芳的身上扫过。
这时的李兵一直在看着刘伟名,心中想到的是刘伟名与人打架的事情,就在那里想着是否可以借这事来做点文章的事情。
李兵有一种感觉,他怀疑刘伟名与人打斗的事情并不一般,肯定会有着内情,如果能够把这内情探出来,也许还真是一个杀器。
李兵花了很大的代价终于把那包房前的录像内容搞到了,拿着这一整套的内容,李兵也没有参加第二天的展会,自己就躲在了一个省城的家里把那内容从头到尾看了好多遍。
李兵知道,这里面的内容很有可能就会找到一些对付刘伟名的东西。
李兵的老婆很是奇怪地跟着看了几遍,有些不解道:“不就是一个过道上的内容吗?你看那么多遍干什么,我都能背出来了。”
这是过道上的录下内容,来来往往的都是客人们,也看不出太多的情况。
李兵的双眼仍然盯着那电视机中的内容,说道:“有内情啊。”
“有什么内情?”
“你计算过时间没有,那女的进入房间之后,刘伟名进入,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先不谈,你只需看看从刘伟名进入到了那房间之后那两个年轻人跑出来,然后就没有动静了,一直到那女人离去,这时间挺长的,这段时间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李兵的老婆就笑道:“该发生的事情足够发生了。”
一拍大腿,李兵就大笑起来道:“只要找到那两个年轻人,再从他们那里知道一些情况,相信就多少能够猜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兵的老婆摇头道:“不是那么容易的,就算是他们在里面发生了点什么事情,你又怎么可能查得出来,看那女人的情况肯定是结过婚的人,就算是做完了事情,裤子一提,谁能够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兵就皱眉在那里沉思起来。
过了一阵,李兵道:“不管了,这个也算是有所交待。”
他也是被逼得没法了,想到用这个去交差的话,也多少能够说明自己在做一些事情。
这段时间李兵的压力非常大,他都有些顶不住了,有了这个东西,他相信也能够向背后那人交待一下。
掏出电话打了出去。
应答了几句之后,李兵收了电话,对老婆道:“我出去一趟。”
说完就出了家门。
一处高尚别墅区里,李兵显得有些小心地走进了一幢很漂亮的别墅。
李兵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那里一边品茶,一边说笑中的两个年轻人。
其中一个看上去很有风度,整个人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是一种上位者才有的贵气,以李兵的眼光,感觉那年轻人仿佛比自己的这个后台还有贵气。
两人对于李兵来说都是大人物,特别是其中的一个,就是他通过其父亲的力量才把自己放到了草海县常务副县长的位子上,干得好的话,还能够有所发展,这是一棵对李兵来说的参天大树。
“凌少。”李兵的腰也躬下了许多,脸上现出了讨好的表情。
那个叫凌少的公子哥看到进来的李兵,目光在他的手上扫了一眼,微微一点头道:“有什么情况?”
另外那年轻人也看向了李兵。
“光少,我就是让他去草海对付那个刘伟名的。”凌少对着另外一个年轻人说道。
那年轻人看向李兵的眼神就锐利起来。
被两人看着,李兵本就躬着的腰更躬了一些道:“凌少,昨天发生了一件事情。”
看了一眼另外那个年轻人,凌少道:“讲。”
两人都没有让李兵坐下来,李兵就站在那里把昨晚的事情讲了一遍。
讲完之后,两个年轻人都是微皱眉头,这事根本就没有多少有用的价值。
另外那个年轻人问道:“刘伟名真的搞到了十多亿的投资?”
李兵忙说道:“是的,是三家公司分别投资的。”
“不是梦依她们投资的?”
那人仿佛是自语道。
李兵就把那三家公司的情况详细讲了一遍。
听完李兵的讲述,那年轻人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看向了凌少道:“那个刘伟名看上去很有能耐的。”
凌少道:“那小子还真是一个能折腾的主。”
“不能再让他折腾下去了。”
说这话时,那年轻人的眼睛里散发出一种很是阴冷的目光,站在那对面的李兵感到全身一阵发冷。
凌少就看向了李兵,哼了一声道:“把你搞到草海县去,就是收拾刘伟名的,你到是好,嗯一个堂堂的常务副县长,竟然连一个小小有乡长都收拾不了。”
李兵感到自己的身上开始冒汗了。
这种冷热交替的感觉真的让他受不了。
另外那年轻人对着李兵道:“你说有重要情况,把你的重要情况讲一下吧。”
李兵急忙道:“我认真研究了那录像中的内容,发现刘伟名可能与那女的存在诸多的问题,两很有可能发生了关系。”
那个年轻人的脸上就现出了笑容道:“哦,到是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
凌少看到那年轻人感兴趣,也笑道:“我们也研究一下好了。”
看了一眼李兵手上拎着的包包道:“带来了?”
“带来了。”
指了一下那电视机和放光盘的机器。
李兵很快就把一盘光盘放进了机子。
这时凌少才对李兵道:“坐下一起看看,你帮我们解说一下。”
李兵受宠若惊地坐了下来。
电视的画面开始出现了,先是一个长长的过道。
那年轻人一人发了一支香烟给两人,自己也点上了一支抽着。
很快,一个女人的背影出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