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快送医院。”
还是崔永志想到了问题的严重,大声喊了起来。
众人一时之间真是手忙脚乱起来,又是帮忙,又是打电话的。
看着李兵因为流了大量鼻血差不多快昏倒的情况,方怡梅暗自一笑。
赵卫江看向同桌的吴晓平道:“怎么回事?”
吴晓平现在真是对方怡梅和李兵都不满了,那李兵与方怡梅表现出来的那种亲热,特别是看到方怡梅细心帮着李兵做了大量服务工作的情况,他的心中对李兵竟然升起了一种嫉妒之情,看到李兵因为大补而流鼻血时,就有些高兴。
听到赵卫江询问,吴晓平道:“好的吃多了,虚不胜补了。”
摇了摇头,赵卫江哭笑不得道:“看来吃补的东西还得看身体。”
方怡梅道:“都怪我们,不知道李县长吃不了大补,是我没有安排好啊。”
崔永志道:“应该是鼻子还没有好,又吃了那么多大补的东西,这内热造成的。”
一个县里招商办的女人笑道:“方主任尽搞牛鞭给李县长吃,后来又拿了鹿血酒给李县长,那么多大补的下去,我估计李县长这次被补得太厉害了。”
崔永志眼睛就是一亮道:“小方啊,不地道了,有鹿血酒也不搞来让我们喝点,快去拿来,我们这些老头子可是不怕这东西的。”
知道是流了一些鼻血,崔永志很快就没有再把这事放在心上,流鼻血并不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大事,医院一送很快就能止住。
有了政府办主任陪着去了医院,又知道是补出来的问题,大家到是没有太着急这事,很快,桌上又摆上了鹿血酒。
崔永志他们喝着鹿血酒再次笑谈了起来。
刘伟名今天一天都不在状态,坐在这里并没有发现方怡梅的做法,心中就在想着那个与自己做了那种事情的女人,猜测着那女人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一边吃着大补的东西,再想到那女人与自己做出来的那些激情事情,刘伟名发现自己的全身一片火热。
“伟名,在想什么?现在是休息时间,别东想西想的,快喝酒。”崔永志笑着对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一震之后,端起了那面前倒好的鹿血酒一口就喝了下去。
喝下之后,就感到全身更加火热。
刘伟名并不知道的是喝了加入药的那种啤酒之后,虽然与那女人做了那事缓解了一些,这种*药却是那两个人专门买来的独特配方,在服下之后的一周内都会不时引发欲情。
喝下了那一大杯的鹿血酒之后,刘伟名的头脑中竟然又出现了那个女人光着身子的情况,下面部位就开始有了一些动静。
其实,不止是刘伟名,大家也都感到全身燥势起来。
大家越吃越兴奋,酒桌上也是黄话不断。
崔永志正在讲着一个笑话时,突然就接到了那送李兵去的办公室主任打来的电话。
电话中说了一个情况,李兵的鼻子伤口喷血严重,送去时失去过多,已经陷于了昏迷。
这消息搞得大家一阵愕然,崔永志就有些担心了,不会因为吃饭就把一个常务副县长吃死吧
由崔永志带队,县里的领导们就向着医院赶去。
刘伟名他们是乡一级的人物,到是没有要求前往。
刘伟名与那李兵并没有什么好的关系,他当他也没有想过去看看。
有了县里领导前往,他到是乐得不去管这事。
看着已是人去的情况,温芳关心地看了看刘伟名道:“你也累了,就不要去医院了,我代表春竹乡去看看好了。”
刘伟名点了点头道:“行,我就不去了。”由于喝了不少闷酒,他也感到有些发晕。
大家出来之后,看到大多数人都已是喝得大醉,方怡梅安排着一辆车子送其它的人回去,她看了一眼也是很有醉意的刘伟名道:“还是我送你回去吧。”
两人一道坐进了王报国的车子,车子也快速向着住的地方驶去。
其实,谁也没有把李兵的情况当成一件大事,不就是流了点鼻血吗?崔永志他们也没把这事当一回事,这种流点鼻血的事太常见了,所以,李兵送去了医院,大家也都没有当一回事,可是,现在政府办主任的电话打来了,说是有些不太好时,崔永志才有些担心,赶到了医院。
反正那李兵不待见自己,刘伟名也没有去看他的想法,有了温芳前去,他也喝了不少的酒,干脆回去休息好了。
坐在车内,刘伟名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发生变化,一阵阵yu火在体内燃烧,身边坐着的就是方怡梅这样的女人,喝了不少酒之后的方怡梅,那脸色也是红红的,很是动人。
刘伟名强自压制着自己的那种欲情,他感到非常的奇怪,自从与那女人做了那事之后,自己的控制力变得差了起来。
难道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方怡梅在崔永的要求下也喝了一些鹿血酒,全身就有着一种燥动,她坐在刘伟名的身边也不好受,从刘伟名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很是让她着迷。
王报国专心开着车子,他根本就不知道后面坐着的两人有了一些状况。
车子很快开到了大酒店。
看到刘伟名有些醉眼朦胧的,王报国就与方怡梅一起把刘伟名扶着进入到了房间。
安排好了刘伟名,王报国这才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方怡梅是随着王报国出来的,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后,想到刘伟名喝了那么多的酒时,方怡梅还是有些不太放心,同时,她心中仿佛也有些燥动,很想与刘伟名聊聊天。
换了一身宽松点的衣服,方怡梅就再次走到了刘伟名的房间门口。
敲了一下门时,刘伟名就来打开房门。
这时的刘伟名自从进了房间之后,就感到全身发热,脱了衣服裤子,只穿着一条短裤时,就听到敲门声,也没想太多,头脑也有些昏沉,过去就打开了房门。
刘伟名没有想到是方怡梅到来,方怡梅也没有想到刘伟名是这个样子。
方怡梅一眼看去时,就看到肌肉发达,全身线条不错的刘伟名,看到刘伟名这个样子,本来就有些情动的方怡梅就两眼发愣地看着刘伟名。
刘伟名喝了不少酒,还没有想到自己的情况,忙说道:“请进,请进。”
门已打开,刘伟名让着方怡梅进来。
这时刘伟名才发现自己的情况,吓了一跳,急忙伸手去拦方怡梅。
方怡梅在听到了刘伟名请进的话时,很自然就迈步上前。
两人都是喝了太多酒的人,方怡梅的身体也站得不是太稳。
现在刘伟名又伸手去拦时,这一进一拦的,也不知道是怎么的,方怡梅的整个身子一个没站稳,就向着刘伟名倒去。
刘伟名很自然就伸手抱向了方怡梅。
突然间,两人都是一僵。
只见那方怡梅已是完全倒入到了刘伟名的怀里。
刘伟名整个的心神都已震动,那酒醉的情况也清醒了一点。
目光就有些发呆地看着方怡梅。
本就燥动的心被怀里的这个美女刺激了一下,刘伟名发现息的那种欲情瞬间达到了一个高度。
方怡梅先是一震,随之而来的是一种惊喜,心中顿时复杂起来。
方怡梅本来也是喝了酒有了想法的女人,现在又倒在了自己喜欢的男人怀里,她立即就有了想法。
并没有脱离刘伟名的怀抱,方怡梅更是用脚一蹬房门时,那开着的门已经关上。
想到刘伟名可能会有所动作,可是,刘伟名有些发呆地站在那里。
心中终于下了决心,方怡梅已是伸手紧紧抱住了刘伟名。
被方怡梅一抱,刘伟名还以为对方是担心摔倒,也急忙用力抱去。
这样一来,两人就已是紧紧抱在了一起。
刘伟名只身着一条短裤,上身又精赤着,方怡梅的身体能够完全感受到刘伟名身上传来的那种浓烈的气息。
方怡梅根本就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真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虽是抱着刘伟名,却是动都不敢动一下。
刘伟名开始时到是僵了一下,随后就感受到了方怡梅的火热情况,目光就看向了方怡梅。
对于这个方怡梅,刘伟名其实一直都有着想法,现在对方到了自己的屋里面,又没有外人,就心情不定起来。
想到了自己已经与那个女人发生了事情,再想到与刘梦依也基本上明确了关系时,刘伟名就有了松开方怡梅的想法,再有欲情也不能乱来啊。
方怡梅正在体味着刘伟名的气息,敏感地发现刘伟名仿佛就要放开自己了,心中就有些着急,她知道,自己的机会并不多,这是一次非常难得的机会,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方怡梅早已下了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成为刘伟名最亲密的人,现在先不必去管那么多了,与刘伟名形成亲密之事是重中之重。
这时的方怡梅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对于跟刘伟名是情感占多些,还是权力欲占多些。
身体也就很是小心地在刘伟名的关键部位擦了那么一下。
感受到刘伟名那物的情况,方怡梅的脸上布满了红霞,毕竟是没经历过那事的女孩子,她的心里面真的是跳动得厉害。
本来刘伟名已经有了放手的打算,受到方怡梅这一挑动,再看向方怡梅时,就发现方怡梅红着脸的情况,再看到她那宽松的衣服里面那情景,刘伟名那压抑着的欲情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再也不去想其它的事情了,抱住方怡梅的手更紧了一些。
被刘伟名这样一抱,方怡梅被刺激得轻轻叫了一声。
她也不再有顾虑,手就在刘伟名那赤着的后背上不停抚动着。
刘伟名已经经历过了一次这样的事情,可能是体内还残留着的药效的原因吧,那心中早已是yu火中烧,就亲吻向了方怡梅。
两人完全沉迷了进去。
双方都在尽情抚动着对方的身体。
刘伟名一把抱起方怡梅就向着那床走了过去。
双手勾住刘伟名的脖子,方怡梅紧闭着双眼,头也贴在了刘伟名的胸膛上,她感到自己有了一种忐忑之情。
非常明白下一步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方怡梅对于这事有着太多的好奇与期盼。
很快,两人已是完全赤luo的情况。……
好长时间之后,两人都瘫软在床上。
轻轻在方怡梅的身上抚动,刘伟名知道,从现在开始,自己与方怡梅之间就有了太多的联系了。
方怡梅没想到这事会是那么的让人爽快,全身发软紧靠在刘伟名的怀里。
她现在根本就没有了任何动作的力气。
感受到刘伟名的那种迷茫,方怡梅向着刘伟名的怀里靠近了一些,轻声道:“你放心,我决不会影响到你与刘梦依的事情,只希望你心里把我当成是你的妻子就行了“
真是没有想到方怡梅会说出这样的话,刘伟名就看向了方怡梅。
心中发苦,方怡梅的脸上却是露出了笑意道:“现在是什么时代了,别以为让了床就必须嫁给你,两人之间并不一定非得拿一个本本的,我只希望你真正把我当成是你的老婆就行了,我也会把你当成我的老公。”
这话说得刘伟名完全糊涂了,不过,他听得出来,方怡梅非常希望自己与刘梦依结合在一起。
想到方怡梅一直以来对自己的情意,刘伟名道:“我娶你。”这时的刘伟名已经把娶刘梦依的事情放到了一边,他感到决不能够对不起方怡梅。
方怡梅的心中一阵喜悦,感受到了刘伟名的真诚,很是意动。
她毕竟是一个很有权力欲的女人,想到了自己如果嫁给了刘伟名之后会发生的后果,心中暗叹了一声,为了两人的前途,自己是决不能够嫁给刘伟名的。
用手在刘伟名的胸口抚动了一阵,方怡梅道:“我希望你有一个远大的前途,只有这样,你才能够实现你更大的梦想,我刚才说了,从现在开始,我把自己当成了你的女人,你也要把我当成你的女人,只需要这样就足够了,你必须娶刘梦依,我也会帮你达成这事。”
看到方怡梅这个态度,再看看她那毅然的神情,刘伟名突然间有些了解方怡梅了,这个女人有着一种对权力的极度渴望叹了一口气,刘伟名突然间失去了再说话的想法,躺在床上看着屋顶发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