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了一眼床上,不知什么时候就被方怡梅垫上了她的那衣服,衣服到是棉的,上面红色一片,刘伟名的眼睛一亮,心暗想,自己以前对方怡梅的观感看来是严重出错了,竟然真的是处
这是刘伟名没有想到的事情,在他的想法,这个方怡梅应该早已有过了这样的经历,真是没有想到。 .
有了这样的发现,刘伟名的心情也好了许多,不管怎么样,这方怡梅的第一次是交给了自己的。
方怡梅也发现了刘伟名的目光,抛了一个媚眼给刘伟名道:“我知道你们对我有误解,以为那吴晓平与我之间有什么内情吧?”
刘伟名就尴尬笑了笑,这事还真是被她说了。
方怡梅用手在刘伟名那物上一捏道:“我告诉你,你是我的男人,也是唯一的一个男人,不要求你有什么承诺,但是,你得对得起我。”
这时的方怡梅真的是娇媚之极,刚刚经历过了雨露,她的整个人都是那么的动人,刘伟名的欲情再次燃起,翻身把她压在了x下。
又是一翻风雨。
看着方怡梅穿上了那件带色的衣服小心的开门离去,刘伟名起身坐在床上点燃了一支烟吸着,他明白,方怡梅在对待自己的感情还是掺杂了一些其它的东西的,不过,毕竟她是与自己做出了这件事情啊。
抽了一支烟,刘伟名发现自己的感情生活一下子变得乱了起来,第一次搞这种事情竟然跟着一个名字和来历都不知道的美女搞,现在又跟一个对自己有着其它想法的女人搞,真是一塌糊涂了。
刘伟名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的第一次会是这样搞去,多少也有些郁闷,不过,一想到那女人是那么的动人时,他又在不断回味。
今天与方怡梅的事情同样让他摇头,自己的定力现在是越发不行了,两天时间就与两个女人做这事,自己已经不纯洁了。
走去冲了一个热水澡,刘伟名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忘去两个女人的情况,不时还会品味一下这两个女人的情况。
刚刚洗完了澡出来,电话也响了起来,是温芳打来的电话,对刘伟名就说道:“伟名,出了事情了,李副县长的情况非常不好,据医生说了,他本身鼻子就有伤出了血,加上又有感冒,现在又吃了大补之物,属于什么虚不受补了,鼻血好不容易才止住,但是失血过多,引起了他身体内的一些疾病什么的,可能要住一阵子医院了。”
刘伟名愕然道:“不会吧。”
温芳轻笑道:“方怡梅她们搞那么多的牛鞭给他吃,又是那么多的鹿血酒,真是要命得很,他的爱人都赶到了医院。”
刘伟名想到这事自己还真是不能不去看一下,便说道:“行,我就过来看看。”
穿上衣服之后,刘伟名出门敲开了王报国的房门,叫着王报国开车就朝着医院赶去。
到了医院才发现崔永志他们都还留在那里,每一个人的脸上都透着一种怪异表情。
“崔书记,李副县长的情况怎么样了?”刘伟名问道。
看到刘伟名到来,崔永志苦笑道:“真是没有想到,吃顿饭都要吃出事情来。”
赵卫江也是摇头道:“李兵也真是的,受了伤就别乱吃嘛,谁也不知道他的鼻子伤得那么的严重。”
看了一眼包扎得基本上看不清面貌的李兵,刘伟名就发现有一个长相一般的女人也坐在床边。
过去握住李兵的手,刘伟名发现李兵的眼睛到是睁着的,但是,他的整个人都变得非常的虚弱。
被刘伟名握住了手,李兵的眼睛里面闪动着一种莫名的神情。
“李县长,一定要注意休养啊。”刘伟名说道。
温芳在一旁道:“伟名,医生说了,李县长最好别讲话,担心讲话的话又挣裂了伤口。”
说到这里,温芳的脸色带着歉意道:“嫂子,我们真的不知道李县长有这样的伤,下面的人也是好意,没事到会是这样。”
那个李兵的老婆就看了一眼刘伟名。
刘伟名微微点头道:“真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早知道的话就不该安排吃那种药膳东西的。”
温芳道:“是啊,都怪我们没经验,不知道吃药膳的东西还有那么多的讲究。”
政府办主任看了一眼崔永志,想到当初是崔永志交待要补大家一下的,就说道:“医生说了,主要是李副有伤造成的。”
温芳道:“嗯,昨天喝得太多,李副也说过,他是昨晚上喝多了自己撞伤的,看来我们以后喝酒还得注意才是。”
刘伟名听她说这话时也是想到了自己的事情,两天的喝酒就发生了两次与女人的事情,全都是莫名其妙的发生,到现在也不知道那个**是个什么样的来历,喝酒误事他是有了切身的体会了。
没想到他们几人的对话说得那李兵的老婆就是一愣,问道:“李兵说他是昨晚撞伤的?”她是想到了今天上午李兵出门时还好好的情况,心就充满了不解。
看到大家都点头的情况,李兵的老婆就看向了躺着的李兵。
看到老婆看过来,李兵赶紧把眼睛闭上,装做睡着了的样子。
李兵的老婆可能也是想到了李兵上午见什么人的情况,就看了一眼刘伟名。
这时医生走了进来,李兵的老婆又询问病情。
那医生道:“需要观察,他有高血压,肝也不是太好,这种情况都不宜吃大补的东西。”
崔永志和赵卫江互相望了一眼,想到李兵暂时只能住院时,崔永志对大家道:“好了,大家都回去吧,明天还得参加洽谈会的。”
回到了酒店,崔永志就把一些重要人物都召集到了他的房间。
看到大家都已坐下,崔永志气语沉重道:“教训啊,以后大家吃东西还是讲究一些,别什么东西都乱吃。”
赵卫江摇头道:“***,吃个饭都吃出了事情。”
大家都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这事传出去还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了。
崔永志也是摇头道:“好在没把人吃死了,如果真是那样,我们县就真是出名了。”
温芳道:“都怪我们乡没有安排好,我检查。”
吴晓平道:“不关你们的事情,李副也真是的,鼻子出了血就别乱吃嘛。”说这话时就看了一眼脸上娇艳欲滴坐在床上的方怡梅,对于方怡梅他们周到的服务李兵之事有些不满。
这时的方怡梅因为与刘伟名做过了那事之后,整个人都充满了一种很是迷人的韵味,不少人都发现了方怡梅的情况。
不过,大家想到的就是那鹿血酒滋补的情况,认为是把方怡梅被补成了这样。
几个女人更是在想,抽空还真得去多吃一下那药膳汤。
崔永志看了一眼赵卫江道:“老赵,招商的事情才是我们县的大事,李兵是负责这项工作的,现在他住了医院,还得你来多多负责才是。”
赵卫江的心情不错,本来招商的事情大家都认为一苦差,历年就没有招到多少投资,今年却是完全不同,有了春竹乡的亮点之后,草海县可就一飞冲天了,现在李兵这个负责的人受了伤住院,很自然就可以把这功劳大家分了,有了书记和县长亲自坐镇,加上李兵又受伤住进了医院,功劳就没他什么事情了。
微微点头,赵卫江道:“看来我们两人都得坚持到结束了。”
崔永志道:“全县的大事就是这件事情了,希望我们县能够更进一步。”
两人的目光就看向了刘伟名。
刘伟名也发现了方怡梅的情况,看到方怡梅没事一样的情况,刘伟名暗笑一声,现在方怡梅应该走路都成问题吧。
看到两人望过来的表情,刘伟名就看向了招商局长。
那招商局长也知道现在自己的工作被刘伟名挤得有些难堪,把头就是一埋,根本不敢多言。
赵卫江道:“春竹乡的招商工作我感觉还有潜力可挖,伟名啊,你们要加把劲才是,现在园区有着不少的优惠政策,相信对商家有着吸引力。”
刘伟名这才说道:“请县委放心,我们一定会努力把工作做好。”
崔永志道:“大家都用心一些,除了春竹乡之外,其它的人也要努力了。”
会开得到是不长,崔永志和赵卫江让大家对一天的情况进行了总结,又布置了明天的工作就散去。
大家都看得出来,喝了不少的酒之后,疲惫每人都有些亢奋,特别是一些年轻人,盯着一些女人在看。
崔永志摇了摇头,最后对大家道:“这里是省城,大家都回去睡觉吧,别惹事。”
他虽然在说这话,自己也感到有了一些需要似的。
本来好好的一次吃饭,被这李兵搞得败了性了。
崔永志暗叹了一声,既然到了省城,晚上还是设法出去活动一下吧。
散了会,刘伟名到是认真回到了房间,其他的事情他都不想再去管了。
警察分局的一间审讯室内,凌少和光少都坐在里面,面前竟然跪着的是两个被刘伟名打跑了的社会人员。两人都被手铐铐在了一起。
如果刘伟名看到这情况都会吃惊,这两人的能耐也太大了,竟然成了这警察分局里面的主人似的。
阴冷的目光在这两人的身上扫过,光少的心情早已是无法平静了。
警察一个都没有在这里面。
警察分局的分局长守在了外面,这里面完全就是他们两人的天下。
“两位爷我们说的全都是真的,我们真的没做什么啊,虽然下了*药,可真的没有做任何事情啊。”
那个长得凶恶的人急切说道。
再也忍不住了,光少冲上前去就是一阵狠打,仿佛要发泄出自己的所有怒气。
看到人都被打得不断流血,凌少急忙上前抱住了光少道:“光少,光少,别冲动别冲动。”
另外一个被铐着的人吓坏了,充满恐惧道:“那种*药我们也不知道效果的,刚搞来,还没有试过,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我们说的全是真话啊。”
喘着气,光少听到了这话,心才算是放松了一些,大声道:“什么地方搞来的*药?”
“不骗你们,是一个弟兄搞来的,他也没有试过,据说是进口的,我们两个本来带着到那里是想给小姐服了之后试一下的。”
光少现在根本就没有了那种潇洒的样子,整个人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人,气息又粗了起来,一脚又踢在了那跪着的人身上。
他是不能不暴怒,自己的老婆竟然被这两人下了药,还是*药,一想到老婆很有可能被其他的男人那个了,他就充满了怒火。
没想到的是这一脚之下正好就踢到了那人的心窝。
就见那被踢的人缓缓就倒了下去。
“不好。”凌少一看这情况,吓得不轻,急忙出去就把警察局长叫了进来。
凌少是很有势力的人物,这处警察分局的分局长是知道凌少的势力的,听到他要自己找人的事情,并没有费多大的力气就把两人找到了这里,知道他们要在里面问事,虽然不知道要问什么事情,他还是很自觉地把人交给了凌少他们,自己就守在了外面。
刚刚抽了一支烟时,就见到门开了,凌少有些惊慌跑了出来,小声道:“人不行了,快去看看。”
这分局长叫伍彪,吓了一跳之后,快就冲了进去。
一摸心口,伍彪吓得不轻,冲出了房间把警察叫来,迅就向着医院赶去。
问题变得大了,这人被一脚踢得已经岔气,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分局里面并不是铁板一块,副局长曹心民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当大家都离开时,曹心民就进入到了那分局里面的控制室,把里面的人安排了出去之后,就把那各处发生的影像内容复制了一份,然后才走了出去。
拿着复制的这内容,曹心民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也许手的这东西就能把伍彪扳倒,斗了那么长的时间,这次终于抓到了一些把柄了
曹心民感觉这东西自己带在身上应该有着很大的用处。
今天的事情发生得很突然,伍彪竟然不要警察陪着就让外人去审讯人员,这首先就不合规矩,现在两人的身上满是鲜血,明显是被那两人打了的,录像也有着打人的证据,留着这些东西,关键时候也许就是整倒伍彪的法码。
曹心民知道,如果不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事后伍彪肯定得把那影像内容毁去,今天应该也是伍彪大意了,一时没有想到而已。
脸上露出了笑容,曹心民心暗乐,有了这东西在手,自己对付起伍彪来就轻松多了。
凌少与光少出了警察分局之后,凌少有些担心道:“光少,那人不会打死了吧?”
光少这时却是仍然有着怒气,沉声道:“这样的人打死了最好。”
凌少心发苦,这样的事情可大可小,搞不好真就会引起大事。
“嫂子应该是没事的。”凌少说出这话时,他自己都有些不太相信了。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