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从审问中可以知道,光少的夫人是真的被下了药了,事后刘伟名冲了进去,虽然打走了那两人,可是,从推测可知,光少的老婆很有可能真的已同刘伟名做了那样的事情。 .
想到光少那么风光的一个人,竟然也有戴绿帽的一天,凌少心中不知怎么的,还真是有些好笑。
当然了,凌少也不可能把这表情露出来。
“应该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光少憋了半天才说了一句。
这次光少是带着老婆到来的,当然了,他更有着自己的目的,就是想借这次再到宁海的机会询问一下打压刘伟名的事情,他决不允许刘梦依与刘伟名之间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刘梦依联姻的事情是大事,对于他的发展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决不能够让刘梦依与刘伟名有任何的关系。
可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要对付刘伟名,不仅没有收到效果,反而是刘伟名很有可能把自己的老婆上了。
一想到这事,他就有杀人的冲动。
目光阴冷地看向凌少,光少道:“怎么搞的,对付一个小小的乡长都没办法?”
凌少苦笑道:“光少,你不知道的,这个刘伟名现在已经入了省纪委呼延书记的法眼了,大家都知道他是呼延书记欣赏的人,我更是了解到了一个情况,据说呼延书记暗中还亲自到了春竹乡去见刘伟名了,还有一些传言,说是刘伟名可能是呼延书记的私生子之类的,谁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对付刘伟名啊。”
“什么?”
光少吃惊地看向凌少道:“呼延书记是他爸?”
“这个只是大家的传言,谁也不知道真假,反正许多事情都是宁可信其有的。”
光少也知道就算是自己有着天大的力量,到了宁海省这个地方,还得依靠本地的力量,他也不可能真的有那种插手到这里的实力,借着家族做一些事情可以,但是,真的要插手宁海的官场,那是犯了五忌的,宁海的官场决不可能任其乱搞。
“李兵这小子是怎么回事,一个乡长都搞不定,真是没用的东西。”
凌少掏出手机道:“我打一个电话问问,这小子真是无用。”
打完电话,凌少愕然的表情看向光少道:“狗日了,李兵现在竟然住在了医院里面。”
“他这是借机逃避。”光少的眼睛里面散发出来的目光更加的阴冷。
凌少也是皱眉道:“很有可能,看来靠他是不行了,得另外找人才行。”
光少坐在那里盯着车外,心情陷入低谷之中,自己的老婆并不是一般家庭的人,她的身后也有着大的家庭,与她的结合是家庭之间结盟的产物,两人之间虽然没有那种爱情存在,平时也表现出了一种和平共处的情况,真是没有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怎么办?
这是摆在光少面前的一件大事了。
如果是一般的女人,光少肯定有着太多的手段解决,现在是自己那老婆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想到对方也有着一个大的家族时,光少感到自己从来没有那么的苦闷过。
只能装做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可是,只要一想到刘伟名很有可能已经与自己的这个老婆做出了那种事情时,他就郁闷之极。
本来整一个小小的乡长并不费事,现在怎么又钻出了刘伟名可能是呼延书记的儿子的事情了
一想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光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到底刘伟名与自己的老婆之间是否发生了关系呢?这是光少最想知道的情况。
难道把刘伟名找来问他?
那刘伟名就算是做了也不可能承认啊。
“如果那人在医院里面死了,我们能否栽在刘伟名的身上?”光上突然问道。
想了一下,凌少摇了摇头道:“如果是当时他死了,到是没有问题,关键的是当时发生事情时那么多的人看到,那两人当时也是屁事没有的,根本无法说成是他干的。”说到这里,凌少吃惊地不断摇手道:“光少,光少,可不能做这样的事情,你是精贵的人物,怎么能够因为这事就把自己陷入进去,千万不能乱来,冷静一点啊。”他还真是吓得不轻,这事决不可为。
光少也就是想想,听到了凌少的说话,叹了一声,他也知道这种事情根本就不中能栽在刘伟名的身上。
“会不会死了呢?”又想到了踢昏了的那人,光少就有些担心起来。
凌少道:“这些人是宁海黑道上的人物,万一有一个好歹,还真是有些难办。”
光少的眼神中突然有了一些慌乱,说道:“告诉医院要全力抢救伤者。”
刚说完这话,伍彪的电话打了进来,伍彪显得有些慌乱道:“凌少,不好了,那人刚送到医院就死了。”
啊。
凌少感到全身发冷,没想到人真的给踢死了。
“凌少啊,你可得保我啊。”伍彪也吓得不轻,抓了两个人,结果在审讯时让不是警察的人踢死了,这样的事情如果真的传了出去,其结果可想而知了。
很快就来到了靠近医院的一处地方,车子内坐着的是光少、凌少和伍彪三个人。
伍彪的脸色有些不是太好,一是入车内就急道:“凌少,怎么就把人踢死了呢?”
他是真的急了,一个人就这样在警察分局里面死了,整个的行为又是那么的不符合规矩,自己的责任也太大了。
伍彪的头上不断在冒汗,事情太大了。
凌少的目光也变得阴冷起来,这伍彪说的话很让他不高兴。
光少盯住伍彪道:“真的死了?”他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一脚会踢死一个人。
伍彪并不知道光少的情况,就看了一眼凌少。
凌少道:“你把情况讲一遍。”
“这人心脏本来就存在问题,一脚之下正好踢到了关键的地方,开始又被打成了内伤,所以,送到时就死了。”
听完讲述,两人都知道这事有些难搞了,人是在警察分局里面踢死的,人死了就是一件大事,关键的还有一个,就是这人并不是警察搞死的,而是不是警察的人搞死的,传了出去,这可就是一件天大的事情。
凌少念头转动力中,对光少道:“能不能说成是刘伟名那天打了以后留下的暗伤,现在发作之下死了。”
这主意还真是非常动人,伍彪的目光一亮道:“只要收买了关键的一些人,这事并非不可以做。”
不得不说这事非常具有着吸引力,那天刘伟名不是打了这两人吗,只要把关键的一些人收买,这事就可以推到刘伟名的身上去。
脸上阴晴不定了一阵,光少道:“如果真是这样去搞,就会把小柔也陷入进去了。”
凌少急了,大声道:“光少,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再不想出办法来,捅了出去的话,难道要把你我都陷入进去?”
伍彪当然知道那天发生的一些事情,只是不知道还有内情,目光就看向了光少,他真是不明白权势极大的凌少为何会那么在意这个光少。
“不行,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会存在问题,到时大家一查的情况下,小柔被逼着喝了*药的事情就会暴光,随之而来的是……”
一想到自己的老婆被刘伟名搞了一次的事情,光少就有着极浓的怒火。
京里的人玩的就是面子,这样的事情是一件根本没有面子的事情,闹大了的话,光少知道从此自己在京内就抬不起头了,也许一生都要背着这戴了绿帽子的耻辱,他是决不愿意把这事张扬出去的。
可是,不张扬的话,自己打死了人的事情又会传出去,这事就有些矛盾了。
伍彪道:“更好啊,可以说刘伟名**了人嘛。”
光少就狠狠盯了他一眼。
凌少忙说道:“看来这事得好好的想一下才行。”他当然明白光少的感受,光少的老婆并不是一般人家的子女,名声是非常重要的,这事虽然能够嫁祸在刘伟名的身上,但是,光少的老婆名声必毁,随之而来的是光少在圈子内外都会成为笑柄,这样的事情光少是绝对不会干了。
再说了,证据是完全没有的,嫁祸并不一定能成功,再说了,呼延书记既然与刘伟名有着那种亲密的关系,在这件事情上扯上了刘伟名的话,搞不好还会另生事端。
想了一阵,光少最终还是不希望这事与刘伟名联系起来,谁也不清楚联系起来之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到时自己两口子的名声毁去,那真是得不偿失。
“凌少,这事我也只能压一阵,很快就会传出去啊。”伍彪的压力也很大,他知道分局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有些人也在想着搞自己,借着这事搞出事情来并非不可能。
光少毕竟是有心机的人,很快就想到了另外的办法,看向伍彪道:“我相信你还是有一些办法的,这件事情我与凌少都不要搞进去,就当我们两人从来没有出现过,你可以安排成是黑社会内斗致死人命,找几个顶缸的人你应该找得到吧?”
伍彪就看了一眼凌少。
凌少当然也不希望自己陷入进去,用力点头道:“光少说得很对,我看这个办法可行,你可以往这个方向去想。”
这就是两人的最后决定了。
伍彪郁闷地看了看凌少,他发现自己这次真的是要出问题了这两个小子都是没有担待的人物。
当了那么几年的警察,伍彪当然有着一些自己的暗势力,看到两人都已这样的决定,他就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不行,再想到凌少那么强的力量,也就用力点了一下头。
看着凌少陪着那光少离去,伍彪掏出了手机,换了一个手机卡打通了一个电话。
“你找人到警察局去承认打死了黄小四。”
打完了电话,伍彪把那卡从手机中抽出,扳断了之后就仍进了下水道。
刘伟名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差点就被人搞成了杀人凶手,一大早,他又到了展台这里,人流更多,前来询问春竹乡园区发展情况的人也更多,江顺章一早就带着江朝伟到来。
这江顺章也是很有意思的人,把省旅游局长也请着一道来到了这里。
见到了县里的领导们,他就介绍道:“这是省旅游局的魏局长。”
开始时赵卫江和崔永志还搞不明白状况,随后江顺章就谈到了他打算在春竹乡开发旅游业的事情,并且说出了投入一至两个亿打造春竹乡旅游业的想法。
崔永志一听这事,双眼就冒光,又是一个大的项目啊。
大家商谈了一阵,各项的政策进行了落实之后,江顺章在春竹乡开发旅游业的意向再次得以确定。
现在崔永志他们对于刘伟名的能耐已经有了进一步的认识,有了这次项目,春竹乡的发展就已经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话说现在的那个警察分局里面,大家都知道有一个人送去医院就已死了,这样的事情并不是一件小事。
刚知道了这事,就有一个道上的人自动跑来,自称他是失手打死人的人。
自首了。
副局长曹心民很有趣地看着那个来自首的人,心中快速分析着这事。
很快,伍彪也回到了分局,一进来,伍彪就召开了会议,在会上,伍彪不断强调一个事情,那就是死去的人并非是警察局审讯中失手打死的事情,他认为既然有人来自首,就得把事情定性了。
很快,上级也开始过问这事。
伍彪到是很快整理了材料,把一切的责任都推到了黑道自相仇杀的事情上面。
一切仿佛就将压下。
曹心民开完会之后回到了办公室就在想着这事,警察局内部来搞的话,这样的事情很容易就会压下,每年这样的事情也不少,外界根本就不可能了解到内情,这可是一个整倒伍彪的机会,如果错过了这机会的话,可就没机会了。
想了一阵,曹心民把门关上,并且也反锁了门,重新把那盘复制的u盘拿出来认真看着。
一遍遍看完之后,曹心民就在沉思,凌少他是认识的,没有进入省委常委的副省长黄明宇的公子,叫黄凌,自己肯定招惹不起,那个凌少陪同的年轻人肯定也是一个大人物,自己同样招惹不起。
可是,难道那么好的机会就这样放弃?曹心民又有些舍不得。
搞侦破出身的曹心民早就把所有的情况都进行了了解,把那录下来的刘伟名人在那包房中发生的内容放到了机子里看着。
看了好一阵之后,曹心民就有些疑惑了,以他的感觉,那个刘伟名与这事有着联系,仿佛凌少他们都有意无意要把这事隐瞒下来。
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