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受到手机铃声的震动,郑小柔的神气恢复,飞快看了一眼四周,脸上就是一红。
拿出手机时,郑小柔接听着电话。
“什么?”电话中传来的内容很让她吃惊,声音就大了许多。
刘梦依本来正在与大家谈着项目的事情,听到了郑小柔失声的声音,好奇道:“怎么了?”
拿着手机,郑小柔已是把刘梦依拉到了一旁,快速对她耳语着。
大家就看到刘梦依在听着郑小柔讲述时,脸上也变了表情,充满了一种吃惊。
两人说完之后,刘梦依对着刘伟名道:“项目意向已签好,现在我与表嫂还有点事情得去处理。”
刘伟名发现两人脸上的表情都透着一种凝重,关心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要不要我帮忙。”
强笑了一下,刘梦依道:“这事你帮不上忙,我们能够解决。”
郑小柔的眉头紧皱,已是向外走去。
看到刘梦依她们一伙人要走,崔永志对刘伟名道:“伟名,你跟去看看吧,如果需要我们帮助的话,你打个电话回来。”
崔永志现在对于刘梦依的事情已经非常上心了,有些关心似地对刘伟名说着。
刘梦依听到了崔永志的话,想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道:“伟名,你们忙你们的,别管我们,没有多大的事情。”
刘伟名看到刘梦依他们并不想让自己涉入,也没有强求,点了点头道:“如果需要我帮忙,你打我的电话好了。”
说这话时,刘伟名也看了一眼关小柔,只见这时的郑小柔很有心事的样子。
看来应该是郑小柔家的事情,并不是刘家的事情。
这是刘伟名得出的一个结论。
现在才真的是变得清静了起来,春竹乡的工作人员们比谁都兴奋了,想到春竹乡在刘伟名带领下的不断发展时,大家看向刘伟名的目光中都透着一种敬意,自己的乡长才是最厉害的。
方怡梅的心中蜜似的,想到自己与刘伟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时,她就心情不错,就算是刘梦依有可能成了刘伟名的妻子,自己至少比那刘梦依先一步与刘伟名发生了关系,她完全相信有了这一层的关系之后,刘伟名的心中已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伟名,有了那么多领导的关心,春竹乡一定要抓住这个机遇全力发展啊。”
崔永志的心中生出了太多的感慨,真的是没有想到,春竹乡那个鸟不生蛋的地方还真是被刘伟名弄朵花出来了,想到有了那么多的领导注视着,崔永志也有了一些压力,这是一把双刃剑,工作做得好的话,升迁是必然的,如果做得不好的话,那如山的压力必将到来。
怎么办,现在全县的力量都得集中起来才行。
看到刘伟名有些心神不定的样子,崔永志道:“小刘的家里可能有些事,你打听一下,需要我们帮助时就说一声。小刘既然到我了们县来投资,我们县就得为投资商着想。”
赵卫江也说道:“不错,搞好服务工作是我们的一个重要工作,在这件事情上千万不能忽视。”
在一套很是高档的别墅内,刘梦依陪着郑小柔已经来到了这里,只见里面除了那个光少之外,就只有凌少的存在。
郑小柔一进入房间,就看到了自己的丈夫与黄凌坐在那里很是郁闷地抽着烟。
看到了丈夫那样子,再想到刘伟名时,郑小柔反而没有了刚来时的那种急切的心情,走过去坐了下来。
“怎么了?”刘梦依问道。刘梦依到是对于这事有些着急。
看到进门的郑小柔,光少的脸色阴晴不定,仿佛压抑着怒火似的。
黄凌看到两人进来,忙站起身来道:“嫂子来了。”
郑小柔虽然与光少并没有多少夫妻间的情意,但是,毕竟两人还是夫妻的关系,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面对着光少,郑小柔表现出来的就是一种孤傲之气,她的出现,竟然压得光少有些不敢说话。
刘梦依看到光少的样子就在心中叹气,姑母的这个儿子现在已成了刘家的一个宝贝,自从自己的哥哥在一次意外中死去,这个光少就成了刘家需要大力培养的人了,谁让刘家后继无力。
再想到姑姑为了这个光少在家里面全力运作的情况,刘梦依把他一同刘伟名比较,就叹了一声,这人根本无法与刘伟名相比。
一想到这事,刘梦依就有些气闷,前段时间家里面逼着自己进行和亲,就是想拉到更强的力量来帮助光少,可是,这光少真的能够起来?
刘梦依太清楚光少的情况了,这人吃喝玩乐到是一把好手,要让他真的有所发展,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再看看表嫂时,刘梦依都为表嫂不值,想当初郑家势弱的时候,郑家迫不得已,只好与刘家进行了联姻,随着郑家得到了刘家的支持,现在郑家大有反超刘家的架势,在这样的情况下,刘家都不想过份得罪郑家,家族的兴衰在两家里面表现得非常的明白
光少叫韦正光,他的母亲是刘梦依父亲的姐姐,父亲叫韦宏林,是林业部的副部长。
“光少打死人了。”黄凌看到郑小柔的目光,只好说道。
这话吓得刘梦依和郑小柔不轻,刘梦依失声道:“打死人了?”
随之想到了韦正光到宁海的目的,刘梦依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了,沉声道:“韦正光,我告诉你,我的事情你不能插手,是不是因为我的事情,你又搞了什么事情。”
上次回到京城,刘梦依就很是不高兴,与家里闹了一场,逼着嫁人的事情地算是化解,这次韦正光又跑到了宁海,虽然是带着郑小柔到来,说了是来玩,刘梦依还是担心他对付刘伟名。
韦正光的目光闪砾了一下,怒声道:“***,谁在背后整我,让我知道了是谁在整我,我要他好看。”
郑小柔看时到桌子上的手提电脑,就坐过去看着电脑中的内容。
电脑中完全就是韦正光疯狂打着那两人的情况。
看到韦正光那么的暴力,郑小柔就微皱眉头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个。
黄凌刚想说时,才发现这事还真是无法说得出口,特别是当着郑小柔在这里。
黄凌就偷偷看了一眼郑小柔,他不得不叹服这郑小柔的美艳,对于韦正光也生出了一些嫉妒,这样的女人他也能够得到,真是老天不公
没听到两人说话,郑小柔就看向了韦正光道:“正光,你说。”
张了张嘴,韦正光眼皮跳动,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刘梦依这时也看完了那电脑中的内容,有些不解道:“正光,你吃错了什么药了,跑去警察局里面这样疯狂打人。”
看到刘梦依看过来的目光,黄凌苦笑道:“现在不是打人的问题了,关键的是有人把这内容传到了网络上,并且配上了文字,说是警察局的黑暗,还说是贵公子行凶这事是大事了。”
郑小柔沉声道:“正光,人现在正是进入市委常委的关键时期,家里面花了多少的心血?你看看你,搞出了这样的事情,你还能提得上去?”
刘梦依也说道:“现在网络发达,只要有一个人影,大家会很快查出情况,再说了,那么多人认识你,相信京城的人都知道你打死人的事情了,这事不要说是进入常委,就是如何处理这事都成了问题。”
这就是韦正光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他本身并没有多少能力,家族在无人可用的情况下,就想硬生生的把他提拨上去,花了太多的心血,眼看着就将由一般的副市级进入市委常委,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伍彪到底是怎么处理的。
这事韦正光越想越气,怎么就把人打死了。
黄凌的手机响了起来,打开一看,就说道:“我爸的电话。”
只见黄凌拿起了电话接听了起来。
过了一阵,只见黄凌痛苦地走过来道:“我爸打来的电话,这段录像已经引志了各方高度的重视,很难压下去了仿佛,仿佛省里面也有人在趁机搞事。”
刘梦依看向了韦正光道:“花了那么大的力气,看你怎么向长辈们交待。”
对于家族要扶持韦正光的事情,刘梦依是有着不同意见的,她当然知道这个韦正光就是一个扶不起来的人,可是,郑家也在这事上花了一些功夫,毕竟郑家的人还是认为在联姻这事上对不起郑小柔,这是打算进行一些补偿。
黄凌看向了韦正光道:“光少,我爸说了的,趁着现在还能走,你最好先回到京城去。”
韦正光一愣之后,心中就有些慌了,虽然他们这样的家族还是能够压下一些事情,可是,这种明显曝光了的事情,就算是家庭也难以压下,特别是刘家现在后继无力,大家又都想把刘家的后继力量削弱的情况下,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肯定有着太多的人把目标盯向了自己。
心中大慌之下,韦正光已经不想再忍了,心中好坏憋着的火正处于爆发的关头。
郑小柔这时说道:“正光,你还没有说你为何要打人的事情,现在一家人在这里,你总得让我们知道吧。”
“说说老子还不是为了你。”
韦正光终于爆发了,一脚就把桌子踢翻,指着郑小柔就大声吼了起来。
郑小柔就是一惊,她一下子就想到了发生在那包间中与刘伟名做的事情,这事绝对不能够承认。
刘梦依不高兴了,对着韦正光道:“你吼什么吼,有什么话不能够好好的说?”
反正都这样了,韦正光大有破罐子破摔的韵味,对着刘梦依大声道:“你问问她自己,那天他与刘伟名做了什么事情。”
说着这话,韦正光喘息着。
刘梦依一震之下看向了郑小柔,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事还与刘伟名有了关系了。
郑小柔表现得非常的平静,说道:“你不问,我还真是想说一下这事的,那天我喝醉了,走错了房间,就进入到了一间与我们包间差不多的房间里面,正好就碰上了你打的这两个人,他们趁着我喝醉了,就逼着我喝啤酒,也不知道是怎么的,我喝了之后就处于全身软弱状态,能看不能动,两人正在对我动手动脚时,就冲进来一个年轻人,就是今天在展会上看到的刘伟名。”
郑小柔也没办法了,她知道这事只能编了,要不然对大家都不好。
听着郑小柔讲述,刘梦依急道:“后来呢?”
郑小柔道:“反正我感觉到自己全身乏力,就倒在那沙发上看着,刘伟名进来之后就与那两人打了起来,刘伟名到是很厉害,几拳几脚就打翻了那两人,吓得他们飞快跳了出。那天刘伟名可能也是喝得多了,打跑了人之后哈哈大笑起来,看到桌子上有一瓶啤酒,他自己就拿起来大口喝下,结果他就发生了与我一样的情况,整个人就倒了下去,过了好长时间之后我们两人才恢复过来,你说我们能够发生什么事情?”
看着郑小柔理直气壮的说话,韦正光的气势就弱了许多,小声道:“他们说是啤酒中下了药的。”
刘梦依的双眼就看着郑小柔,这样的事情真是太出她的意料之外了,想到刘伟名有可能与表嫂发生了事情时,她的心很乱,现在听到郑小柔的解说 ,她更加着急。
郑小柔突然大声道:“原来你以为我与刘伟名发生什么事情了韦正光,你跟我说清楚些你怎么能凭白乱说。”
黄凌这时也说道:“光少,这事真是有些不对的,我想起来了,他们说过的,这药他们也没有用过,现在假冒产品那么多,上次我的一个朋友搞了小药丸来服用,结果根本就没有起作用。”
这时郑小柔就哭了起来,大声道:“韦正光,你天天在外面乱来,我忍了,现在你又凭白污我清白,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去,想搞人家刘伟名也别往我身上泼污水你这次跑到宁海来就是想暗中搞刘伟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点心思,只是瞒着梦依而已,现在好了,还想引起梦依对刘伟名的恨意,你也别把我带上啊。”
刘梦依一时之间就有些搞不明白状况了,郑小柔后面的一句话一说出来,刘梦依就想到了韦正光一直以来在搞刘伟名的事情,气愤道:“韦正光,你的事情我不再管了。”
说完这话,刘梦依气愤地走了出去。
郑小柔看到刘梦依走出,也起身随后走出。
出了那间房间,郑小柔有些担心地看着刘梦依离开了这里。
看到刘梦依心事重重的样子,郑小柔有一个感觉,这刘梦依很有可能会去找刘伟名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