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郑小柔并不是真的有多怕这事曝光出来,她和那韦正光都明白双方的感情并不真实,韦正光与她也很少在一直住过,自从发现了韦正光在外面玩女人之后,她就没让那韦正光上过,两人表面上还不错,其实也就是做给长辈们看看而已。 .
就算是捅出了自己与刘伟名做过了那样的事情,对于她来说并不是一个事情,最多与韦正光扯破脸而已,如果真的能够与韦正光离了婚,她到是从心底里面感到高兴,可惜的是这样的事情基本不可能,大家族间的联姻是不可能随便就解除的,这里面有着两个家族之间的太多利益考量,不知怎么的,她到是有些担心起刘伟名来了。
一想到刘伟名与自己做那事时的那种畅快,郑小柔竟然有着一种留念。
也许是太长时间没有那种**,郑小柔与刘伟名做事时的那种爽快已是印在了她的心里。
特别是想到刘伟名可能还是第一次时,她的心中就对刘伟名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想法。
这刘伟名是一个好人。
这是郑小柔的一个想法。
以前她还无所谓刘伟名与刘梦依的关系,现在他到是有些在意这事了,心里央甚至有了一些嫉意。
进入到自己住的那间房间时面,想了一下,郑小柔就快速拿过了自己的那个随身包包。
她记得自己是装了一份小册子在包内的。
之所以装那份小册子,就是看到了上面有着刘伟名的手机号码。
拿起那份精美的小册子,郑小柔的脸上竟然也有些发热,犹豫了一下,想到很快刘梦依就会去见到刘伟名时,郑小柔拨通了刘伟名的手机。
刘伟名这时刚刚洗了澡出来,披着浴衣在倒茶水。
看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刘伟名还以为是商家打来的,用普通话问了一声。
这时,刘伟名就听到对方道:“刘伟名吗?”
听到这声音,刘伟名的神情就是一凝,他听到了对方的声音,这个声音自己根本就无法忘记。
“我是刘伟名,你是郑……”
刘伟名就有些迟疑了。
看到刘伟名竟然记得自己,郑小柔的心中充满了一种很复杂的感情。
自己难道真的在他的心中留下了印迹?
郑小柔也有些失神。
“喂。”
没听到对方说话,刘伟名再次发出了声音。
听到刘伟名的声音,郑小柔暗笑自己现在真是有些复杂了,整理了一下心神道:“刘伟名,有一件事情我得告诉你,你与我的那件事情刘梦依知道了。”
郑小柔的话震得刘伟名不轻,拿着手机半天都想不出该说什么才好。
从内心深处,刘伟名还是很在意与刘梦依的事情,有了刘梦依的后台,他非常清楚,自己的发展会很快,会少走太多的弯路,现在听到了郑小柔的这个通报,刘伟名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郑小柔接着说道:“现在刘梦依很有可能要来问你这事。”
刘伟名很快也稳住了心神,问道:“她怎么知道的?”
心中发苦,郑小柔道:“这事另有内情,不得不捅出来,事情很有可能会牵扯到你的身上。”
“我需要知道内情。”
刘伟名在清醒了之后,说出来的话就有了一种必须要知道内情的意味。
很有霸气
两人都不知道的是自从他们之间发生了那种事情之后,说起话来就非常直接,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刘伟名说话的语气更像是对自己的女人说话。
对于刘伟名的这种语气,郑小柔仿佛还很喜欢。
这是郑小柔的一种感觉,这样的感觉从来就没有从韦正光的身上发现过。
对于刘伟名这样的语气,郑小柔反而很是欣赏,她也知道这事迟早得牵扯到刘伟名,到时家庭肯定会从韦正光那里知道情况,现在告诉刘伟名也好,到是要看看他有什么样的应对办法。
“有些事情是得跟你说一下才是,你如果现在有时间的话,就找一处地方,我过来向你讲述吧。”郑小柔想了想才说道。
“行。”
刘伟名快速穿上了衣服向着外面走了出去。
这时并没有其它人存在,走到了方怡梅的房间那里,刘伟名敲了一下门。
方怡梅身着睡衣走了出来。
看到是刘伟名,方怡梅的脸上流露出了一种羞意,她还以为刘伟名与自己做了那种事情之后,现在又来找自己做那事了。
并没有发现方怡梅的想法,刘伟名对她说道:“有一个投资商打来了电话,我得去见他一下。”
看到并不是自己所想,方怡梅点了点头道:“行,到时我跟县里请一下假。”
方怡梅并没有询问刘伟名要去什么地方。
刘伟名出了酒店时,有意也向四周看了看,并没有看到刘梦衣的人影,知道她可以并没有过来。
现在刘伟名更想了解到的是到底谁在背后整自己,有了郑小柔的说明,他相信自己对于那个刘梦依的家庭就会有更多的了解。
告诉方怡梅自己去见投资商的事情也是刘伟名有意为之,目的就是刘梦依来了的时候,方怡梅会去解决这事。
就在刘伟名的打了一个的士出去之后几分钟,刘梦依也打了一辆的士赶到了这里。
看着酒店,刘梦依就有些迟疑起来。
真的去问刘伟名?
一想到刘伟名很有可能与郑小柔发生了男女间的那种关系时,刘梦依的心中就有些痛。
去不去问呢?
这是刘梦依犹豫的事情。
想到郑小柔所讲的那种情况时,刘梦依宁愿相信是那样的情况。
可是,真的是那样的情况吗?
就在刘梦依犹豫不定时,只见温芳正好从外面走来。
看到站在那里犹豫着的刘梦依,温芳眼睛一亮,急忙上前道:“刘小姐,你来了?是去找伟名的吗?”
听到声音,刘梦依就看到了微笑走来的温芳,念头一转,就想通过温芳了解一下刘伟名的情况,忙说道:“没有,我就是想来找温书记聊聊投资的事情。”
温芳是多么精明的一个人啊,一眼就看出了情况,并没有点破,微笑道:“那真是太好了,走,到我的房间去谈。”
说着就挽住了刘梦依的手。
两人向着温芳的房间就走去。
进了温芳的房间,温芳去倒水时,偷偷就观察着刘梦依的情况。
她看得出来,这个女孩子有着心事,这心事还真是不轻,到底是什么样的心事呢?
分析了一下情况,想到刘梦依到了这里,却犹豫着不去见刘伟名的事情时,温芳百分之百肯定这女孩子的心事与刘伟名有着关系。
倒好了水,温芳坐下道:“刘小姐,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刘梦依突然问道:“温芳姐,我想了解一下伟名这个人,你是怎么看他的?”
温芳现在的想法完全就与方怡梅一样,只是没有方怡梅更进一步而已,通过这几天的事情,温芳比谁都看得清楚,刘伟名的发展无可限量,跟上了刘伟名的步伐,自己的前途就会很大。
现在听到刘梦依询问起刘伟名的事情,温芳就知道这是初恋之人必走的一条道路,初恋之人往往都喜欢去询问自己的朋友对对方的感觉,这种询问其实根本就没有必要,但是,又大多数人都会去这样做。
既然刘梦依问到了自己这里,自己到是得好好的帮刘伟名一把了。
温芳微微一笑道:“如果要谈起我们的这个刘乡长,到是有好多的话要说的,如果你想听,我就跟你聊一下吧。”
刘梦依当然想越多了解刘伟名的情况越好,就说道:“温芳姐请尽量说,越详细越好。”
温芳就微笑着看了看刘梦依。
看到温芳的这表情,刘梦依也有些羞意,她发现自己太急燥了一些。
温芳也没有耽误时间,坐在那里就慢慢讲起了刘伟名分到春竹乡的事情。
许多事情温芳都了解,讲起来就很吸引人。
刘梦依慢慢就被温芳的讲述所吸引。
很多内容刘梦依都了解一些,却也没有温芳讲得那么细致,刘梦依如同置身到了刘伟名的生活当中。
两人就这样一边听一边问,一问一答中聊起了刘伟名这个人。
在听着温芳的讲述中,刘梦依的头脑中那刘伟名的印象更加清晰起来。
想到了刘伟名一路上的所作所为,想到了刘伟名在自己最为需要的时候在为自己挡刀子时的情况,刘梦依有一种深深的后悔,她发现自己竟然产生了对刘伟名的不信任。
温芳一边在讲着,一边观察着刘梦依的表情变化,刘梦依那反差很大的表情变化立即收入到了温芳的眼中。
心中一动,温芳就想到了自己与刘伟名的事情,温芳就在想,也许自己有一天也会与刘伟名发生点什么事情,如果真的有那一天,肯定得面对着对面的这个刘伟名很有可能的妻子,到时得打点预防针对行。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温芳就在思考着怎么样去讲述的问题。
刘伟名在远离了酒店的地方找了一间茶室,要了一间房间之后,就打了一个电话给郑小柔。
坐在房间里面,掏出了一支烟来,刘伟名很是摇头,今天自己的行为有些像是做地下工作的人了
刘伟名还真是没有到自己会与郑小柔在这样的场合中见面。
眼前不时浮现着郑小柔那天与自己的情况,想到那么美艳的一个女人与自己做了那事,刘伟名多少有一种满足感。
他都不知道自己对于这个女人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毕竟与这女人做那事是自己的第一次,这事早已深深刻在了他的心中。
刘伟名自己都不知道,正是这样的一件事情,已经影响到了他的那种男女间的纯洁心灵。
抽了一支烟,看到郑小柔还没有到来时,刘伟名已经开始在思考着失去了刘梦依之后的后果了。
如果刘梦依真的与自己分手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呢?
刘伟名靠在椅子里面,细细思考着这件事情,也再一次分析着自己与刘梦依之间到底有着几分感情的问题。
不得不说,自己到了现在,心里面还是有了刘梦依的存在,对刘梦依也生出了一些爱意,当然了,刘伟名也知道,自己与刘梦依之间可能还是有着一些利益的想法。
一想到自己对刘梦依的那种掺杂了利益因素的情感时,刘伟名也有着一种羞愧。
又点了了一支烟,吸了一口之后,刘伟名叹了一声,也许这次的事情到是一个好事,刘梦依如果真的选择了离开自己,对她来说是一件好事,对自己来说也是一种好事,至少两人不会因为利益的关系结合在一起。
自己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已经对不起她的纯真感情了
不得不说,刘梦依对刘伟名也是有着很强的吸引力的,想到刘梦依对自己的情感,想到刘梦依的美丽,刘伟名还是有着不舍。
房门响动中,只见服务小姐引导着郑小柔走了进来。
“行了,你忙你的去吧。”郑小柔对着那服务小姐说了一声,然后顺手就把门关了起来。
刘伟名已是站起了身来。
目光在郑小柔的身上扫过。
刘伟名发现这郑小柔无论身着什么样的衣服都非常动人,她的美貌真的是无处不吸引人。
感受到了刘伟名的目光,郑小柔突然有了一种私会情郎的感觉,脸上一热。
刘伟名道:“你来了。”
“叫我小柔就行了。”想到与刘伟名都已有了那一种的关系,郑小柔竟然比刘伟名还大方了许多。
刘伟名笑了笑,一指椅子请郑小柔坐下。
两人就这样对坐着。
没有见到刘伟名表露出来的急切,郑小柔就有些奇怪地看向了这个与自己发生了那种关系的帅气男人。
“你怎么不问情况了?”郑小柔问道。
刘伟名发现这郑小柔与自己发生了那种关系之后并没有太大的羞涩之情,仿佛并没有把那事放在心上似的,对这女人就有些看不明白了。
听到郑小柔询问,刘伟名道:“事情已经发生了,虽然并不是我们有意为之,但是,毕竟是发生了这事,我们就要有承担责任的准备,无论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我都会去承担。”
刘伟名的态度已经说了出来,从他那毅然决然的脸上,郑小柔竟然有着一种感觉,仿佛这刘伟名已经做好了与刘梦依彻底分手的准备。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呢?难道他不知道刘家的势力?
看了看刘伟名,郑小柔就说道:“可能你不知道刘梦依的家庭情况,今天我来就是想把一切都向你讲述。”
刘伟名反而很是平静,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然后道:“你说。”
“华夏上层有一个刘家,想必你应该知道吧?”郑小柔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