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华夏上层的刘家!
这话说得刘伟名的心灵真的是震动非常了,华夏人谁不知道刘家的存在,那绝对是一个红色的家族,真是没有想到,刘梦依会是刘家的人。 .
想到刘梦依竟然有着这样的身份时,刘伟名真的是有些懵了,并不是他以前没有猜测过刘梦依与这个家庭的关系,只是不太敢想而已,没想到啊,还真是这样的家庭出生。
看到刘伟名的样子,郑小柔并没有继续说话,就这样看着刘伟名。
过了一阵,刘伟名的脸上再次透出了一股坚毅之情道:“你接着说。”
郑小柔有些好奇道:“现在你仍然不担心与刘梦依之间发生分手的事情?”
刘伟名这时却是微笑道:“我一个草根,能够发展到现在已经很满足了,一切都需要凭着自己去创造才实在,再说了,我们之间发生了那事,我已对不起她了如果有缘,那就走到一起,反之,好聚好散也不错。”
刘伟名的话语中透着一种气魄,并没有被这红色家族所压倒。
看到刘伟名并不像是说假话的情况,郑小柔的心中对于刘伟名也生起了一种敬意。再想到他提起的发生关系的事情时,郑小柔的脸就是一热。
“我的丈夫叫韦正光……”
郑小柔慢慢就把家族的许多事情向着刘伟名讲了起来。
刘伟名听得认真,他还是第一次触及到了上层的社会,他真的是没有想到上层社会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听着郑小柔的讲述,刘伟名终于发现,上层的那些人也同样是平凡的人,只是他们的身上有着光环而已,各种的手段与下层之人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力量显示出来得更加强大一些罢了。
郑小柔把家族的情况讲完之后,又说道:“刘家本来有一个很优秀的人,几年前也在到了宁海时,在街上突然与人发生了冲突,最终重伤不治身忘,当时刘梦依就是在关键的时候被你所救。”
刘伟名就看向了郑小柔道:“不可能是一般的械斗吧?”
点了点头,郑小柔道:“的确还有着内情,不过,这内情你不必知道也罢,现在关键的是你的问题了刘家希望的是梦依嫁给一个京内的家族子弟,通过联姻进一步加强力量,从而把我那丈夫扶上去,所以,打压你就成了必然就算是我那丈夫不搞这事,其他的刘系子弟也不可能容许你娶梦依,这样会严重削弱刘家的力量。”
刘伟名是知道强强联合的道理的,对郑小柔所说的情况到是非常的理解,刘家既然存在了问题,肯定就得与一个强大的家庭联合,只有这样,刘家人的利益才能够得到确保。
这样的事情可能刘家的上层到是无所谓,下面的那些人却是积极的推动者。
“明白情况了吧?”郑小柔有趣地看向刘伟名,她很想知道刘伟名面对着这么强大的力量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
可是,让郑小柔难解的还是刘伟名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她预测到的那种表情,从刘伟名的身上反而激发出了一种斗志似的。
刘伟名的确开始也被这强大的力量震得不轻。
自己只是一个乡长,还是通过若隐若现的一些关系升上去的,京内的刘家是何等强大的力量,他非常清楚,那样的力量只要到来,自己就根本没有任何的抵抗力量。
但是,自己就真的害怕了?
刘伟名的心中顿然升起了了一种强大的斗志,对方力量强大又能如何,大不了把自己打回原形
韦正光竟然派了一个副县长来搞自己。
一切的情况都已明白了,李兵是通过副省长黄明宇的关系来到草海县的他的种种不合规矩的做法就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把自己打倒。
想到李兵那么强大的力量都没有把自己怎么样时,刘伟名发现草根只要有着信心,同样也是可以一战的。
“你不担心?”郑小柔问道。
“有什么担心的,我一个草根,肯定没办法与那么强大的家庭抗衡,我能够发展到现在,有那么多的春竹乡人民支持我,我已无悔。”刘伟名想到了春竹乡因为自己的存在而发生了那么多的改变,特别是想到了园区建设只要跟上,春竹乡就能够有一个大的发展时,心中突然间平静了下来,已经不再去想刘梦依与自己分手的事情,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中如果掺杂了其它的成份,这份感情不要也罢
郑小柔有些看不明白刘伟名了,只好再次说道:“那天我们两人发生的事情被我丈夫知道了,他让警察局长伍彪把那两人弄到了警察局,听说了下药的事情,他就出手把人找死了,没想到他打人的事情被传到了网上,这事很有可能会把你的事情曝出来,你得有一个心理的准备才好。”
刘伟名算是明白了郑小柔所言刘梦依知道了自己与郑小柔之间发生事情的内情,目光就看向了郑小柔。
感受到了刘伟名的目光,郑小柔反而直视住刘伟名道:“我无所谓,反正是联姻,大家都不满意,我家现在也后悔了这事,正想找点事来给他们看看,到是你啊,与梦依如果断了关系,面对的将是一场强大的打压,你怎么办呢?”
刘伟名微笑道:“不是有句话吗?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郑小柔就笑了起来,她知道刘伟名太聪明了,京内的家族们又怎么可能让这样的丑事见光,现在可能大家都在尽全力灭火。
看到刘伟名对于这事已经有了他自己的想法,郑小柔的眼睛里面流露出的是一种赞许,这个男人比起自己那个丈夫强得太多了
有些事情大家族也不会搞得过份,要整倒对方,更多的是隐秘进行,再说了,郑家也不是吃素的,整刘家可以,但要把郑家也牵进去,那就会发生许多的变数。
在这件事情里面,如果涉及到了刘伟名,就有可能涉及到郑家,无论是郑家的人也好,那政敌也好,都很有可能会把这事压下。
刘伟名看得明白得很啊
“梦依如果知道了这事,怎么办?”
郑小柔问出了一个关键的事情。
刘伟名的神情中开始时的茫然,随之而来的是一种毅然之情。
看向了郑小柔道:“这事对你有什么影响没有?”
这是刘伟名在对自己的猜想进行确认,问这话时也是想进一步看看郑小柔所代表的闻家到底有多强的力量。
郑小柔就有些脸热,最终还是微微摇了摇头,自嘲一笑道:“你不了解我们家庭的情况,说得好听点,我们是大家族的子女,有权有势的,说得不好听点,到了家族危机的时候,我们都是一些可以用来提升家族力量的法码。”
随之脸色一整,郑小柔看向刘伟名道:“我爸从来就不待见韦正光,那韦正光也做了许多让他生气的事情,加之我们之间并没有任何的感情。”
这话就已是点明了她与韦正光的关系了,完全就是没把刘伟名当外人。
刘伟名的目光在郑小柔那很是秀美的脸上看去,心中也在感慨,这样的女人真的是很高贵,高贵得不是一般人所能占有。
郑小柔端起了茶杯抿了一口,整个的动力作很是优雅。
端着茶杯道:“我刚才讲了,我们郑家当初也出了一些问题,没办法之下在一些人的推动下才与刘家进行了联姻,通过这个事情,郑家重新稳住,现在已经不再有问题对于我这个牺牲之人,家族是有着太多的歉意的再说了,韦正光是什么样的人家族里面也是知道的,吃喝玩乐他没有一样不占全的,我与他早就没有在一起了。”
郑小柔都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说出这话,说到这里时,目光瞟了一眼刘伟名时,就有些羞涩。
刘伟名微微点着头,他算是清楚了一些上层的情况,也在为郑小柔叹息。
“他能够做出那么多对不起我的事情,我无意中出了一点事情,他凭什么不容。”郑小柔说到这里时,神情就有些激动的样子。
“如果不影响到你就好。”
刘伟名松了一口气。
知道了郑小柔夫妻间的那点事情,刘伟名反而松了一口气。
“出了这样的事情,你们摆平得了?”
刘伟名问道。
郑小柔道:“办法很多,韦正光肯定最终会没事,不过,他正值进入市委常委的关键时候,出了这样的事情,他那机会算是没有了,能不能保得住现有的位子都难说。”
刘伟名看得出来,郑小柔在谈起她那个丈夫时仿佛就在谈一个外人似的,看到这情况就知道两人间的关系并不融洽。
事情发展到了现在,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已经摆在了刘伟名的面前,那就是与刘梦依的关系问题了,如果失去了与刘梦依的关系,刘家可能真的就会来全力对自己进行打压,到那个时候,自己这乡长的位子也就很有可能保不住了。
郑小柔和刘伟名都非常清楚这利害的关系,郑小柔之所以问出梦依的态度问题时,就是想了解一下刘伟名是怎么想的。
“你还没有说你的想法。”郑小柔说道。
“我能有什么想法,恋爱自由,她如果真的要离开,那就离开吧。”
郑小柔道:“其实,也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我们把事情串一下,口径一致就行了,我当着他们时是说了的,我们两人喝了那啤酒之后是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倒在了那里的,后来是自己恢复过来。”
郑小柔就看向了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对于这个说法也是一愣,心中就有些意动了,如果真是这样,可能真的是一个化解的办法。
郑小柔的目光就这样一直盯着刘伟名,她不知道刘伟名会是什么样的态度。
头脑中挣扎了一阵,想到自己刚才还在想着的是感情的真诚,现在就要去欺骗对方了,这真是自己打自己的耳光了。
坐在那里掏出了一支烟来,刘伟名点上香烟不断吸着,说实话,这事对他来说真的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如果没有郑小柔讲述上层几个家庭的情况,刘伟名还是想得清楚,现在就有些为难他了,失去了刘梦依就等于失去了自己的权力的地位,甚至努力了那么长时间的一切成果都将完全失去,只需要与郑小柔串一下这事,两人口径一致的的话,这事就完全解决了。
怎么办?
这是一次对刘伟名的心灵的考验了。
郑小柔并没的说话,端着杯子就这样看着刘伟名,她很想了解一下这个男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吸完了一支烟,刘伟名那凝重的表情终于发生了变化,显得轻松了许多。
目光中一片清明,刘伟名看向郑小柔道:“可能我会给你带来一些麻烦了。”
郑小柔就这样看着刘伟名,并没有说话。
刘伟名继续说道:“我父亲从小就教导我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说实话,自己从进入社会,特别是进入官场之后,这个底线一直都在不断的考验着我我非常清楚,官场中如果不灵活一些,肯定无法走得太远,我也在尽力进行着改变,可是,无论怎么样的改变,我都有着我自己的底线。”
郑小柔的表情也有了一些变化,眼睛中透着一种莫名的意味。
刘伟名继续说道:“说实在的,我与梦依之间的感情中已经掺杂了一些其它的成份,不瞒你说,我对她的感情中有着功利的东西,一想到这事,我就羞愧现在又到了考验我的时候了,既然出现了这样的事情,我得把真实的情况告诉于她,只有这样,我才感到对得起她的感情。”
“你不怕梦依知道之后离你而去?”郑小柔问道。
苦笑一声,刘伟名道:“就算是她最终选择离去,我也不后悔,我决定了,这事一定要跟她讲。”
郑小柔道:“说实话,你还不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政客,你的心不硬,你的脸皮也不厚你选择了一个最不应该选择的办法。”
刘伟名道:“是的,我也知道这是我的弱点,并且是一个致命的弱点,但是,这事我已经决定了,就算是说出了这事之后会发生再大的灾难,我都会迎上前去。”
郑小柔的眼睛中突然间流露出了一种欣慰之情,仿佛全身的压力都已失去似的,对着刘伟名道:“虽然你选择了一个最不应该选择的结果,但是,你却是做出了一个让人钦佩的选择我支持你的决定。”
说到了这里,郑小柔问道:“你实话告诉我,你对刘梦依到底有没有真情存在,也就是说,你对她有没有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