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道:“在这事之前,说实在的话,我也想不明白自己的心意,有了这件事情之后,我认真想过了对刘梦依的感情,我不得不承认,我的心中已经装有了她,我之所以有了这样的决定,就是不希望我们之间的感情中存在着一种掺杂的成份,假如他仍然认可了我,我也会真诚相待。 .”
郑小柔微叹了一口气,微微点了点头道:“行,我尊重你的决定。”
刘伟名也放松了心情道:“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官员。”
郑小柔微笑道:“这样的你才能让人喜欢,我相信梦依会有一个正确的选择。”
说到这里,郑小柔看向了刘伟名道:“你放心,郑家并不弱于刘家。”
谈完了事情,两人站起了身来,郑小柔的目光在刘伟名的身上看了一阵,这才脸色一黯,轻声说道:“我永远都会支持你。”
分别出了这里,刘伟名的心中虽然也有压力,但是,由于自己已经有了决定,现在反而一派放松。
不就是一个乡长吗?失去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刘伟名并不知道的是,这时坐在一辆的士里面的郑小柔正在那里注视着刘伟名,眼睛里面有着太多的欣赏之情,自语道:“真是一个值得托付之人。”
从包内拿出了一个小小的记者录音笔,看着这录音笔,郑小柔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心中暗想,把刘伟名的话完整的录了下来,这东西交给刘梦依之后,想必刘梦依能够知道选择吧
郑小柔相信,只要刘梦依认真听了刘伟名的讲述内容,就一定明白刘伟名是一个值得托付的人
想到韦正光,郑小柔摇了摇头,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自己去关心,随他去吧。
的士车慢慢启动,郑小柔拿出手机,拨通的是刘梦依的手机。
温芳的经验太丰富了,她知道一个非常关键的事情,那就是刘伟名与刘梦依之间一定要尽可能的结合在一起,只有这样,对她才是最为有利的事情。
一边与刘梦依刘述着刘伟名的事情,一边认真观察着刘梦依的表情变幻。
当一个女孩子面对着感情的时候,往往就没有了原来的精明。
刘梦依碰到的又是一个有心之人,面对着温芳的各种攻势,她发现这温芳完全就是一个可以交心的大姐。
这时的刘梦依仿佛抓到了一个可以交心的大姐,不断讲述着自己的想法。
犹豫了一下,刘梦依道:“温芳姐,假如,我是说假如你喜欢的人,又是那种想嫁给他的人突然间与其她的女人发生了关系,你会怎么办?”
看到刘梦依渴望的眼神,温芳一愣,心中暗想,难道刘伟名与其她的女人做出了事情了?
越想越感觉到这里面肯定存在问题。
回想了刘伟名这几天的动静,温芳就有些疑惑起来,这刘伟名仿佛并没有做那事的机会啊。
不过,现在既然刘梦依问起了这事,温芳完全相信这事与刘伟名有着直接的关系。
出了这样的事情,难怪刘梦依心神不定的样子。
这个刘伟名,怎么那么不成熟呢,如果与刘梦依闹得成不了的话,那可是影响巨大的事情了,不仅是刘伟名自己会受到巨大的影响,就是自己也会受到巨大的影响,这事决不能当成是小事来看待
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温芳就知道自己在回答的时候一定得小心,要化解这情况才行。
并没有直接回答,温芳道:“梦依,我这样称呼你可以吧?”
刘梦依忙说道:“温芳姐,这样称呼很好,我把你看成我姐一样。”
温芳的心情就非常好了。
想了一下,温芳才说道:“梦依,你应该见过了太多官场上的事情吧?”
看到刘梦依点头,温芳又说道:“你认为混官场的人有几个是洁身自好的?”
刘梦依回想了一下自己了解到的人,摇了摇头道:“官场完全就是一个大染缸。”
温芳道:“一个身处官场的人,长时间处于这样的大染缸里面,能够保持着本心,能够不乱来的人真的很少,不过,也并非没有,有一些人就算是逼不得已做了一些事情,肯定也有着他们的苦衷,既然想要找一个官员做丈夫,就得理解他们,从他们的角度去为他们着想。”
温芳的话完全是歪理,也站不住脚,可是,她这样的话对刘梦依的影响却也是有效的,刘梦依是大家族出身的人,看到的许多东西就连温芳也没有看到过,她看到了太多官家人员做出来的有负感情的事情。
刘梦依就想起了那下了*药的事情,头就点了一下。
看到自己说的话有了一些效果,温芳继续道:“找了一个官员做丈夫,有很多人是透着一种舍身的想法的,官场中的好男人太少,只要有一个好男人,你不嫁给他的话,会有很多人争着嫁给他,看着自己爱的人最终娶了别人女人,你会怎么办?再有,就算是结了婚吧,面对着那么多的****,他还能够保持住本心吗?谁能够保证他不去按摩一下,找个小姐做做那事?”
刘梦依失神地看着温芳,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温芳又说道:“我见到许多的男人混在官场中,他们在外面有了女人,回去之后仍然过他们的日子,你说这事怎么办?”
刘梦依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她身处的那个位置,看到的这种情况太多了,不说别的,就说那韦正光吧,他每天在外面花天酒地的,回到了家中,还得与郑小柔装成恩爱夫妻的样子,自己不是都时常为郑小柔不平吗?
想到了这事,对于郑小柔的那种恨意竟然减轻了许多。
“梦依,要想得开啊自己既然爱一个人,就得有一种包容,虽然这事的包容很难做到,可是,不包容又能如何,到时家里非得让你去嫁一个你根本不爱的人,对方又同样会做各种对不起你的事情,到时你怎么办呢?你难道去跳楼?难道去出家?这世上又有什么地方是真的清静?”
这话对刘梦依的震动力就很大了,想到那种情况的出现,她的心中就有些忐忑起来。
温芳道:“不错,也有一些女人因为这样的事情就要死要活的,她们也会因为这样的事情就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认真想一下,那样做的结果会有用吗?最终还不是害了她自己,根本就没有太大的作用……”
温芳为了刘伟名与刘梦依的事情真的是费尽了心力了,不断对刘梦依进行着开解。
听着温芳不断的开解,刘梦依突然间有了一个想法,如果刘伟名能够把事情讲给自己,自己就放过了这事。
从心里面,刘梦依是非常在意刘伟名的。
“温芳姐,你说,如果原谅了对方,他会不会再发生同样的事情呢?”刘梦依真的是思想乱了,把温芳看成了自己可以倾述的人物。
温芳突然间想到了自己与刘伟名也曾经发生过的那种事情,虽然没有真的做成,下一步也许还是很有可能会发生事情时,她就打算留一下伏笔,干脆把这事在刘梦依的心里打一个基础。
想到这里,温芳道:“我刚才说过了,官场是一个大染缸,如果你想找一个纯洁的男人,最好就别找官场中的人,找了官场中的人,你就得有思想的准备,谁也不敢保证对方下一步还会不会发生同样的事情。”
“我该怎么办啊。”刘梦依失声道。
温芳暗笑,这刘梦依把她自己的心里话都说了出来了
温芳心中就在想,刘伟名到底与哪一个女人做出了事情呢?竟然还被刘梦依知道了。
“梦依,你爱不爱他?”温芳问道。
刘梦依道:“我当然爱他了,自从他在我最无助的时候为我挡了一刀之后,我就再也忘不了他了。”
温芳的眼睛一亮,心想还有这样的事情,难怪这高高在上的女孩子那么在意刘伟名,这是好事,一定要帮他们化解这事,就说道:“我知道伟名一直都很在意你的,伟名是一个好男人,如果他真的做出了什么对不住你的事情,我相信一定是情况特殊,并不是他心中所想,我很羡慕你们之间的那种感情,有这样的感情不容易,一个人的一生很短暂,幸福到来时,该抓紧的就一定要抓紧才是。”
有了温芳的这些开解的话,刘梦依想到的是刘伟名当时服了*药的事情,心中的那种痛已经化解了大半。
正聊着,刘梦依的包内手机响起,拿出手机一看时,刘梦依的脸色就是一变。
想到自己要进一步了解情况时,刘梦依还是接听了电话。
电话就是郑小柔打来的,郑小柔离开了刘伟名之后就打了这样的一个电话。
“梦依,我想跟你谈一下刘伟名的事情,想听的话就过来。”
刘梦依迟疑了一下才说道:“你说地方。”
温芳看着走了出的刘梦依,心中暗叹了一声,自己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了,就看刘梦依的想法了。
站在窗前看着楼下的刘梦依坐进了一辆的士,温芳猜测着刘伟名到底与谁做了那样的事情。
想到了当初与刘伟名在那包间内的那种疯狂行为时,温芳的心中也有了一些。
“也是一个人物啊。”
刘梦依坐着车子很快就来到了郑小柔安排的一处茶室。
这里离与刘伟名聊的地方远一些,环境也很幽静。
看到刘梦依进来,郑小柔指了指对面的椅子让她坐下。
两人的目光就这样互看着。
看到刘梦依脸色不善的样子,郑小柔微微一笑道:“今天找你过来,我们两个人可以好好的谈一下了。”
刘梦依虽然受到了温芳的开解,心情缓和了许多,但是,一想对郑小柔已经有可能与刘伟名做了那样的事情时,心中就非常的不舒服。
叹了一口气,郑小柔道:“我要告诉你的是,我跟你们说的那事还是有出入的,不错,我和刘伟名都喝了掺有*药的啤酒,我们两人也的确做了那事。”
说完了这话,郑小柔就看向了刘梦依。
得到了确认之后,刘梦依的头脑中一片混乱,气息急促起来。
郑小柔接着说道:“现在我也不想说太多的事情,找你前来,只是不想隐瞒真相,不瞒你说,我刚刚与刘伟名见了面,也聊起过了这事。”
刘梦依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真的发生事情了
这是刘梦依唯一的想法。
怎么办啊?
刘梦依有些崩溃的感觉。
“我把与刘伟名的对话录了下来,你如果想听的话,就听听吧。”郑小柔说道。
如果没有得到温芳的开解,刘梦依可能真的会摔门而去,由于得到了温芳的一些开解,刘梦依也慢慢平静了下来,虽然没有说话,却也表现出了想听听谈话内容的想法。
刘伟名在与郑小柔聊了一阵之后,出门时就打算联系刘梦依,把真实的情况向她讲述,刘伟名已经有了思想的准备,既然自己与刘梦依之间的感情中已经多了一些功利成份,就不能够再增加更多的东西,他有着自己的感情底线,感到如果不说出来,就对不起刘梦依对自己的感情,自己的良心就过不去。
不得不说,在这件事情上,刘伟名还是深受到了父母的影响。
掏出手机正想打电话时,他就接到了一个很陌生的电话,对方说是德国斯奇芬石材公司,他们的亚洲区总裁希拉尔想与刘伟名谈谈项目的事情,请他过去一谈。
犹豫了一下,刘伟名知道与刘梦依的事情越早处理越好,可是,想到对方是谈项目时,刘伟名还是答应立即赶过去。
打了一辆的士,刘伟名向着对方说的那家大酒店的地址就赶了过去。
自嘲一笑,也许与刘梦依的关系结束之后,自己的所有营造的局面就将失去,自己也很有可能会失去乡长的位子,但是,想到这项目是关系到春竹乡的发展时,刘伟名只能是把所有的事情抛到了一边。
就算是自己再为春竹乡做点实事吧
德国公司要来投资,刘伟名很快就调整了自己的心情,如果真有外资进入,对于春竹乡的发展来说就是一个影响更大的事情了,据刘伟名所知,黑兰市都没有两家外资,草海县就更加没有,能够引入一家外资的话,政治意义更大。
刘伟名感到人生有着许多不如意的地方。
一边是要解决感情上的风波,一边却要想着乡里的发展,刘伟名也有一种心力交瘁的感觉。
很快就来到了那希拉尔的住处。
看着这个高大的德国人,刘伟名猜测着对方到底有着什么样的项目要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