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希拉尔自从刘伟名进门之后就一直看着刘伟名,他也数是华夏通了,对于华夏的官场有着足够的认识,想到了派出人员对春竹乡的了解,希拉尔就知道,别看这个年轻人很年轻,他却是春竹乡很有权势的人物,要想到春竹乡去投资,就得与这样的人处好关系。 .
“刘乡长,见到你很高兴,我是德国斯奇芬石材公司亚洲区总裁希拉尔。”
“见到总裁先生很高兴。”刘伟名微笑着说道。
两人聊了几句闲话,希拉尔就立即进入主题,对刘伟名道:“我们派人对春竹乡的石材资源进行了全面的考察,认为春竹乡的石材符合我们投资的标准,有意在春竹乡进行投资,不过,有几件事情想与乡长进行商谈。”
刘伟名微笑道:“春竹乡欢迎斯奇芬公司到春竹乡去投资。”
刘伟名在听了希拉尔的讲述之后才知道,这希拉尔打的主意就是完全控制春竹乡的所有石材,并且还需要大量的优惠政策,给的价钱又非常低,完全就是一个无本的买卖。
认真听完了希拉尔的要求,刘伟名微微一笑道:“可能总裁先生还不了解春竹乡园区的一些要求吧,春竹乡的发展的确需要大量的资金,但是,凡是要到春竹乡投资的企业都得按春竹乡园区的规划进行,我们不可能把所有的石材都拿给一家去做,春竹乡园区已经把石材资源进行了分块,会根据各家竞标的情况进行发展,现在除了你们之外,还有几家企业也有了意向,到时会有几家石材企业共同经营,同时,我们的发展是共赢的发展方式,农民在出让土地的过程中,必须要让他们也从中获利。”
希拉尔微笑道:“有一家外资进入,相信你们的上级会很乐意的。”
想用上级来压自己
想想崔永志他们对外资的那种迫切,刘伟名相信这种可能并非没有。
不过,刘伟名也知道大家到现在也看不明白自己的情况,表现得强硬,相信崔永志他们也不会过份。
硬着头皮,刘伟名道:“总裁先生应该也了解到了一些我的情况,为了农民的利益,就算是外资也得遵守我们的规则。”
刘伟名的话就很强硬了,意思就是你们虽然是德国的公司,如果不按春竹乡园区的规则去搞,不要也罢
“刘乡长,只要事情办成,瑞士银行会为你提供一笔很大的存款。”希拉尔有趣地看向刘伟名。
刘伟名的脸上现出严肃之情道:“假如是这样的话,我们之间就没有必要再谈了,告辞了。”
“刘乡长,慢慢谈麻。”
看向希拉尔,刘伟名道:“我的确缺钱,但是,我要告诉你,我每一分钱都要用得踏实,要用得对得起我自己的良心,以损害国家的利益、损害群众的利益获得钱财,你这是在侮辱我的人格。”
认真看了一阵刘伟名,希拉尔发现刘伟名的表情是真的,并不是自己见惯的那些官员的虚伪,心中暗想,难道这人很会表演。
为了再试探一下,希拉尔微笑道:“刘乡长,这事决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我们也就是各取所需而已。”
刘伟名站起身来道:“希拉尔先生,如果你是这样的想法,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目光在刘伟名的脸上看了一阵,希拉尔哈哈大笑道:“刘乡长,你是一个有趣的人,我们按你们的规则去办。”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道:“有贵企业的进入,相信春竹乡的发展会更快一些。”
希拉尔本来想试着用刘伟名的上级来压一下,以便争得更多的好处,没想到刘伟名会那么的强硬。
随后又想用钱收买,只要收买了刘伟名,就能够获得大量的利益,可是,这刘伟名竟然真的就没有把钱看在眼里。
面对着刘伟名这样的做派,希拉尔有些无奈,他们是了解过的,这个刘伟名据说后台非常强大,春竹乡园区完全就是他说了算,就算是用上级来压,效果也不可能有多少,再说了,现在春竹乡的招商进展很快,听说宁海省和几个邻省的石材企业都有了入驻春竹乡的打算,再不把意向定下,可以进入时就更加没有利益了。
作为一个国际公司,他们对于春竹乡的未来情况是经过了认真的研究,已经预测出了春竹乡下一步的发展,现在入驻的好处非常多。
刘伟名并不是专业人员,他只是谈了一个大的方向而已,又方对一些需要谈到的内容交换了意见之后,希拉尔一指坐在一旁的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女道:“露丝小姐将会是我公司派驻春竹乡园区的经理,以后就由她与你们乡合作,到时还希望刘乡长多多帮助。”
就见那露丝朝着刘伟名微微一笑道:“到时还请刘乡长多多关照。”
刘伟名的目光在露丝的身上扫视了一眼,微微点头道:“我们政府的职责就是服务,你们到了春竹乡之后,只要有困难,都可以找我们政府,我们政府肯定会全力帮你们解决。”
双方到是达成了意向,希拉尔也表示会与华夏的企业对春竹乡的石材资源进行公开的竞争,那种利用华夏的资源和钱财做白手买卖的想法也抛开了,他知道,只要有刘伟名这个人在春竹乡,还得按春竹乡的规划去办。
看着刘伟名已经离开,那露丝不解地对希拉尔道:“总裁,你为何不跟他们的县长谈,相信与县长谈的话,获得的利益会很大。”
希拉尔摇了摇头道:“你不明白华夏的官场,华夏的官场上一切听上级的。”
“这就对了嘛,县长管乡长的。”
再次摇头,希拉尔道:“虽然乡长听县长的,可是,你不知道这个刘伟名的,他与华夏京城中的刘家有着关系,有了这层关系,县长反过来就得看他的脸色行事了。”
这希拉尔还真是下了一番功夫,把刘伟名的情况了解得非常清楚。
露丝笑道:“这刘乡长很帅,没想到他不要钱,华夏这样的官真少。”
希拉尔的目光在露丝的身上扫视了一下才笑道:“人有着各种的爱好,有的人爱钱、有的人爱名、还有的人爱女人你是一个美人儿呵呵。”
露丝也笑了起来道:“与刘乡长交往相信是一次愉快的工作。”
出了这里,刘伟名就有些犹豫,没想到外资也到了,这事要不要跟崔永志他们说呢?想到希拉尔提出的许多优惠时,刘伟名感觉现在要做的一件事情还是尽可能的再拉几家石材企业进来,只有形成一个平衡的格局,春竹乡的石材才不会被一家企业独占。
在这件事情上,刘伟名也是有着自己的考虑,有一家大企业进入是好事,但是,如果春竹乡的石材资源完全就被这一家企业独占的话,这企业坐大之后必然会反过来要挟政府,要想有一个良性的发展,龙头是必须的,却也要形成互相制约的局面。
在石材这一块上,刘伟名希望的是形成集石材建筑装饰板块生产加工、石材工艺品制造、石材制品交易、石材新技术新产品研发和技术人才培训为一体的一个系统的产业局面。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第一个外资吧
对于自己这园区的发展又有了更多的希望。
掏出手机,刘伟名跟章顺章打了一个电话,询问了省石材协会里面一些商家的意向情况,又表示出了会与那些商家商谈的事情才算是解决了心中的不安。
房间里面很静,唯有的就是刘伟名与郑小柔对话的录音声,到是非常的清晰。
那支录音笔就摆放在桌子上,两个女人的情况完全不同,郑小柔如同神游于外,双眼看向窗外,仿佛在想着心事,而刘梦依却是双眼紧盯住那支录音笔,就如同要从那支录音笔中找出什么东西一般。
声音已经结束,两人都没有说话。
郑小柔这时已是恢复了神情,轻叹了一口气,她自己都没想明白自己为何要做这件事情。
郑小柔对于自己的行为都很是不解。
任由刘梦依与刘伟名分开,这其实对于她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可是,自己竟然就做了这样的事情
表情变幻了一阵,叹了一口气,郑小柔心中暗道:“帮他一次吧。”
看到刘梦依听了录音之后的那种犹豫不定的样了,郑小柔说道:“梦依,你也看到了我与韦正光的情况,联姻的结果就是我们这样的结果,韦正光在外面吃喝玩东,我能有办法?家是什么?现在我都没有了感觉如果你计较那么多,结果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结果呢?”
看到刘梦依还是没有说话,郑小柔又说道:“如果你这样都无法想通,我劝你最好别嫁给他。”
“可是,这是与你。”刘梦依大声道。
想到郑小柔与自己的关系,刘梦依就无法放下这个心结。
如果是换了一个其她的女人,刘梦依可能还没有那么大心结,现在一想到郑小柔是自己的表嫂时,她就无法面对这样的事情。
郑小柔道:“你自己想吧,我该做的也做了,刘伟名也看得明白,与你失去了这样的关系对他的发展会有很大的损害,就算是这样,他也义无反顾地要把内情告诉你,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他的心里是真的有你,是一个有担待的男人至于是我的问题,你把我看成是一个陌生的女人好了。”
看到郑小柔站起身来,刘梦依的目光中有了一些神彩,说道:“他会来亲自跟我说?”
郑小柔暗自摇头,碰上了感情的事情,这样精明的人也会犯糊涂。
“反正事情是你的事情,你自己想吧,刘伟名到是一个好男人。”说完这话,郑小柔走到了房间门口。
想了一下,转身道:“我劝你别做傻事,以为其他的男人就比刘伟名好,无论是做了报复的事情也好,做了自伤的事情也好,全都没有意义,既然你喜欢他,就多看看他的优点吧哈,我也是女人,如果你不喜欢他了,我不介意介入。”
这话说得刘梦依怒瞪着郑小柔,她第一次发现这个表嫂是这样一个无所顾及的人物。
哈哈大笑着,郑小柔已是开门离去。
出了门的郑小柔神情一收,叹了一口气,这样刺激,想必应该有点做用吧
这郑小柔一直以来就是这样一个性格,为了家族他失去了很多,现在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再看到刘伟名就算是说出了内情之后会带来灾难也要去向刘梦依说时,郑小柔的心中对于刘伟名这个人真的是欣赏之极。
与自己的丈夫一比较,这高下已经非常明白。
她是真的下了决心帮助刘伟名了。
想到刘伟名一个草根的不易,郑小柔也担心刘伟名与刘梦依的事情没处理好对刘伟名会带来伤害,想了一下,出门之后就向着省委方向赶去。
刘梦依坐在那里想了好长的时间,心中百般的滋味涌上心头。
她不得不承认郑小柔的那些说法,身处官场,看到的官员太多,又有几个是真的出污泥而不染?
至少刘梦依就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情况,看看那韦正光吧,娶了一个郑小柔这样的绝色美女,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原因,他同样还是去玩女人。
重新再次把那录音的内容听了几遍,刘梦依相信刘伟名也是无意而为,并不是真的就主动去做了那事。
刘梦依更是相信,这件事情上更多的是郑小柔的主动。
离开刘伟名?
刘梦依想了很长的时间都没有最后的决定。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刘梦依一看时,心情就激动起来,竟然真是刘伟名打来的电话。
有些无力,刘梦依应了一声时,刘伟名就说道:“你在哪里,有一件事情我要跟你说。”
心中一下子有地激动,刘梦依就说了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
说了自己所在的地方之后,刘梦依的心中竟然一下子没有了对刘伟名的那种恨意,反而是一种期待,她自己都说不清楚自己为何会是这样的想法。
过了好一阵,就在刘梦依等得有些心烦意乱时,刘伟名走了进来。
刘伟名在与那德国人谈了事情之后,本来想把项目的事情告诉崔永志他们的,想了一下,最后还是打算先解决一下与刘梦依的关系。
一路行来,刘伟名也算是想得清楚了,必须要与刘梦依有一个了断才是,既然事情都发展到了这样,就要有一种敢作敢当的态度。
进入到了房间,刘伟名看到刘梦依显得很是憔悴的样子,心中也有些怜惜,本来想好的话一时间也有些无法出口。
走过去坐了下来,目光看向刘梦依,刘伟名鼓起了勇气道:“有一件事情我得说给你知道。”
刘梦依一直就这样看着刘伟名,听着刘伟名的讲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