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也是认真想好的了,无论如何也得把内容说出来,也没等刘梦依询问,就把那天的事情从头到尾讲了出来。 (. )
讲完之后,刘伟名突然间有了一种全身一阵轻松的感觉,就仿佛自己的思想一直受到压制,现在终于破险了那种压制似的。
刘伟名的胸怀也为之一宽,他发现这世上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那自从与郑小柔做了事情时压抑的心情也彻底放开了。
刘伟名的脸上散发着一种神彩,他知道通过这件事情之后,自己的心态正在走向成熟。
说完了这事,刘伟名的目光看向了刘梦依道:“我只想说一点,我对你是有感情的,我不希望我们之间的感情中注入其它的东西,说出了这事,我很放松,无论你是怎么样的一种想法我都能够理解。”
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刘伟名道:“你保重吧。”
转过身去时,刘伟名就向着门口走去。
现在他是完全把这事解决了,就算是将会面对任何的情况,刘伟名也无惧。
“伟名。”刘梦依没想到刘伟名说完就要走,这时她的心中早已不再介意刘伟名与郑小柔的事情,通过温芳的化解,又听了郑小柔专门录下的刘伟名说的那些话,现在又看到了刘伟名不想欺骗自己,专门跑来讲述的情况,她对于刘伟名的这种坦诚情怀从心里面欣慰。
郑小柔说得好,这是一个好男人
这是刘梦依心中所想。
刘伟名要走,刘梦依就急了,大喊了一声之后,猛地就扑了过去,从背后就紧紧抱住了刘伟名,生怕刘伟名离去似的。
“伟名,我不介意,我不介意。”刘梦依放声痛哭了起来。
各种的委屈一下子涌上了心头,刘梦依感到自己有一种心力交瘁的感觉,只有在刘伟名的怀里,她才能够得到一种抚慰。
刘伟名被刘梦依这样紧紧抱着,用手轻轻拍着刘梦依的手,他自己也是生起了一种感慨,自己是下了决心跑来对刘梦依说出了实情,早已做好了两人分手的打算,真是没有想到,结果会是这样。
对于刘梦依表现出来的那种纯真的情感,刘伟名发现自己在对她的感情之事上还是有着一些不纯之处。
一定要好好的对待这个女孩
这是刘伟名的心理话。
刘梦依是越哭越伤心,泪水把刘伟名的后背都弄湿了。
回身抱住刘梦依,感受到刘梦依那全身颤动的情况,刘伟名轻轻在刘梦依的背上抚动着说道:“我对不起你。”
摇着头,刘梦依的哭声小了许多,手仍然紧紧抱着刘伟名。
随后的时间中,两人就站在这里抱着,谁都没有多言。
刘梦依的心情激动力,刘伟名何尝不是同样的情况,本来有了与刘梦依离开的打算,现在变成了这样,刘伟名自己都说不清楚现在自己的想法。
通过了这么的一件事情之后,两人都有一个感觉,这时的心比起没发生事情之前更近了一些,如果说以前只是一种很平淡的情感的话,现在两人竟然有了一种心与心相通的感觉。
很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们互相之间就有了一种更了解了对方的感觉。
也不知是谁主动力的,两人很快就拥吻在了一起,吻得还真是激情之极。
在一阵激情的拥吻之后,刘梦依竟然就在刘伟名的怀里睡着了。
看着闭上眼睛睡着的刘梦依,刘伟名就有些心疼起来,他知道这刘梦依应该是碰上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处于极度的心力交瘁之中,现在事情一解决,她那疲惫的心灵终于缓解了下来。
把刘梦依抱着坐在了沙发上,刘伟名就这样看着刘梦依,心中真是百感交集,这是一个真心对自己的好女孩
目光审视地在刘伟名的身上看着,又看了一眼挽着刘伟名手的刘梦依,这个满身贵气,全身上下透着一种上位者气势的女人沉着脸。
“大姑。”刘梦依喊了一声。
刘伟名也认真看着这个中年女人,看上去满身高档服装,自然而然中流露出一种居高临下的意味。
哼了一声,这女人看向刘伟名道:“你就是那个姓刘的?”
这话就完全没有礼貌了,刘伟名不想跟她对话,他这人也有脾气,对方既然不待见自己,就没必要凑上去。
刘伟名看了一眼刘梦依时,刘梦依道:“我大姑姑。”她也感觉到了刘伟名的不满,搂着刘伟名的手也用力了一些,仿佛是让刘伟名别介意。
又补充了一句道:“韦正光的母亲。”
再次哼了一声,这女人明显对于刘梦依有了一些不满。
刘伟名再看去时,就看到郑小柔站在后面。
只见郑小柔看向了两人时,脸上露出了一种欣慰似的笑容。
郑小柔现在也显得很高兴,看到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她暗自高兴。
当然了,也不知怎么的,这心里面却有些发酸。
并没有见到其他的人,刘伟名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来做什么,路上刘梦依并没有讲她的情况。
自从两人进行了交流之后,心中的一些坎算是迈过了,当然了,大家也都知道,有些事情还得花一点时间才行。
总的来说已经不再有任何事情。
指了指一间房间,这女人对着刘伟名道:“你来,我跟你说几句话。”
口气完全就是不容有反对意见似的。
看到她这做派,刘伟名的心中对她就有了看法。
看到这女人转身就走时,刘伟名微皱了一下眉头。
刘梦依就有些担心地看向了郑小柔。
刘梦依最担心的还是刘雨江知道了刘伟名与郑小柔的事情。
现在看到郑小柔时,刘梦依还是有些不太高兴。
郑小柔走过来在刘伟名的耳边道:“什么也没有发生。”
虽然这声音仅只有刘伟名才听到,刘伟名却也是完全理解了郑小柔的意思。
看向郑小柔时,郑小柔看向刘梦依微微点了一下头。一把拉着刘梦依道:“来,我们两个说说话。”
郑小柔的这做派搞得刘梦依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只好满是不愿地坐了下来。
郑小柔抬头看向刘伟名,指了指那刘雨江走进去的房间。
看着刘伟名跟着那韦正光的母亲走进了那间房间时,刘梦依有些无助地看向郑小柔道:“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能有什么事情,梦依,我告诉你,你坚持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就一定没有什么事情。”郑小柔的眼睛里面透着一种警告的意味。
刘梦依现在也恢复了平静,完全听出了郑小柔的意思,想到了刘伟名,担心地看向了那房间。
“他不会有事。”郑小柔说道。
进入到了那间房间,刘伟名看到那女人已经坐在了沙发上。
并没有让刘伟名坐下。
刘伟名由于对这女人也存有了不满,干脆就不再讲礼貌,过去就坐了下来。
看到刘伟名自己坐下,这女人皱了一下眉头。
“你就叫刘伟名?”
“不错,我是刘伟名。”刘伟名说道。
“梦依并不是谁都可以拥有的,你就更加不行。”这女人完全就没有把刘伟名看在眼里。
刘伟名笑了笑,身体靠进了沙发,并没有说话。
眼睛里面突然间透出一股厉芒,这女人道:“你跟郑小柔发生了什么事情,既然发生了,你总得给我们一个交待吧。”
这突然的话语一出,女人的身上就有了一种压力压来似的。
先是一凛,随之刘伟名暗笑,这女人真是阴险,有意设了一个陷阱让自己跳啊
她的话直接就是定性了自己与郑小柔发生了事情,假如自己一乱之下可能真就承认了这事了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只知道郑小柔是梦依的表嫂?”刘伟名慢声道。
对于刘梦依,刘伟名可以把自己与郑小柔的事情说出来,对于其它的人,他就没有那么好的心情了。
韦正光的这个母亲叫刘雨江,是韦正光的母亲,听说韦正光杀了人,她是匆匆就赶到了宁海省,趁着宁海省还没有搞清楚情况,那韦正光也通过了关系飞回了京城,刘雨江就是留下来要收尾一下的。
临走前,韦正光是把什么都向她说了,特别说了郑小柔有可能与刘伟名发生了关系的事情。
一听到有这样的事情,刘雨江就对这个与郑小柔可能发生了关系的刘伟名产生了恨意。
心情复杂,同时也想到了善后的事情,她是打算快刀斩乱麻把所有的事情都解决。
老刘家决不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就算是发生了,也要全力打压下去。
刘雨江现在也没有向郑小柔询问事情,因为儿子也说不清楚郑小柔到底与刘伟名是否发生了那种关系,她现在就是想出其不意的从刘伟名这里打开一个缺口,只要刘伟名承认了,一切事情就都好办了。
在刘雨江的想法中,刘伟名这样的年轻人根本就不可能有防范心理,出奇不意一问,刘伟名肯定会乱了阵角。
在问的时候,刘雨江也在暗中观察着刘伟名的表情变化。
可是,结果完全出了她的意料,花了那么多的心思想出来的计策在刘伟名身上竟然没有见效。
目光在刘伟名的身上看去时,见到的是一派平和的刘伟名。
这小子表现出来的完全就当没事似的
“你不会不知道那天你救人的是郑小柔吧,你们都喝了药啤酒,做出来的事情怎么能不承认,一个男人,一点担待都没有。”
这刘雨江盯着刘伟名说道。
又用上了激将法了
“不错,我是救过她,这又能如何,当时我们都喝了酒瘫在了地上,后来还是郑小柔先醒来离去,她走的时候连谢字都没有一个,我算是白救了一个人了。”
刘伟名摇着头说道,表现出来的还是那种很不高兴的样子。
刘伟名的话说得刘雨江一愣,她还真是没有想到刘伟名会这样说事,搞得想好的话也一下子说不出来。
难道他与小柔真的没有发生事情?
刘雨江对于这事就有些犹豫起来,想想儿子所说的情况,再想到自己看过的那录像中的内容,是否真的发生了那种男女间的事情还真是不太好说。
这样也好,刘家的名声至少不会受到影响
转了一眼念头之后,刘雨江当然更希望事情是这样的一种发展,没有了那种事情,刘家的面子就不会丢,儿子的面子也保住了。
不过,一想到儿媳长得美成那样的情况,刘雨江就非常不放心。
算了,还是把刘梦依与他的事情解决了再说。
想到这里,刘雨江就说道:“想必你也了解到了一些情况,梦依的身份很贵重,你们之间存在的差距太大,她还年轻,不懂事,你也要正视自己的情况你们两个不合适作为刘梦依的大姑姑,我有责任关心她的幸福,你并不能够带给她任何的幸福当然了,我们刘家也会给你一些补偿的。”
话说得很直接,刘雨江从来都没有把一个小小的乡长放在眼里。
刘伟名看到这女人如此的做派,也表现出了一种严肃之情道:“我刘伟名从来没有强迫过谁,也从来不会逼着谁非要嫁给我,不错,我是草根,我没有刘家的人高贵,我想问一下,刘家生来就高贵?刘家永远都高贵?”
声音高了许多,刘伟名的怒火也在燃烧。
“你说什么?”
刘雨江的眼睛里面透着厉色,她还从来没有看到有人敢于在自己的面前这样说话,长期身居上位,有着强大的家族力量,她早已不再经历这样的事情。
刘伟名也沉声道:“我说得非常清楚,不错,我在刘家面前没有任何的反抗力量,如果刘家真的要动我,我随时等着。”
从沙发上站立了起来,刘伟名道:“我再说一遍,我决不会强求什么,也不怕任何的打击。”
知道这女人是韦正光的母亲之后,刘伟名已经想得明白,这个女人为了她的儿子,与自己就必将成为对立一面,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妥协的地方,无论自己是否示弱,在她的眼里都是可以随意宰割的人物,既然这样,也就没有必要再忍让于她。
这个年轻人太强势了
刘雨江真是被刘伟名急着了。
喘息了一阵大声道:“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决不可能让梦依嫁给你。”
刘伟名微微一笑道:“你们刘家还真是很有权势。”
说到了这里,刘伟名道:“听说你的儿子打死了人,你还是把你的家事管好再说吧。”
“你。”
刘雨江气得全身发抖。
刘伟名虽然在这样说话,心中却也知道,今天算是真正把一个刘家的大人物得罪了,得罪了这样的一个人之后,下一步自己的路将会更加难走。
不过,事情都到了这份上,刘伟名也明白,自己只能勇敢地顶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