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从那房间出来,就看到刘梦依和郑小柔都担心地看着自己,脸上带着笑容,刘伟名道:“我有点事情先走了,你们慢慢聊。 .”
看到刘伟名与刘雨江刚谈了就要走,刘梦依有些担心道:“伟名。”
仿佛也知道是这样的结果,郑小柔到是表现得很平静,看了一眼刘伟名并没有说话。
这时刘雨江就从里面走了出来,脸色阴沉得可怕,对刘梦依道:“梦依,随我回京城。”
刘伟名走过去搂住刘梦依,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微笑道:“放心。”
这是有意示威的行为了,这动作搞得刘雨江的脸色就更加难看。
郑小柔也为刘伟名的这行为震动,看向刘伟名的眼神中有了更多的神彩,心中暗想,刘家在宁海省的影响力现在并不是太强,有了自己的一些安排之后,只要刘伟名不犯大的错误,他在这宁海省就暂时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看到刘伟名做这动作是表显挑战韦正光的母亲时,郑小柔感到这个男人真是有趣。
这时的郑小柔并没有把自己当成是韦家的儿媳妇。
在郑小柔的心里面,与韦家的关系也就是如果一般人之间的关系一样,自从进入了韦家,看到了韦家人的嘴脸,特别是韦正光做出了那么多对不起自己的事情之后,她早已就没有再把自己当成韦家的人。
想到韦正光时,郑小柔心想,到是要把刘伟名扶持着与刘家斗上一斗
同样是家族子女,郑小柔也有着一种叛逆之心。
不得不说,郑小柔对于嫁给了韦正光这样的人是不乐意的,两人早就已是没有住在一起了,现在出了一件这样的事情之后,她的心反而是倾向于刘伟名一方。
“梦依,听话,跟我回京城。”刘雨江再次对着刘梦依说道。
“大姑,我有我的事情,我刚与春竹乡园区签了意向,我得把我的事情,京城我暂时就不回了。”刘梦依表现出了一种坚决。
听到刘梦依的话,刘伟名的心弦仿佛被拨动了,对于刘梦依,他是第一次有了那种很浓的爱意,这个女孩子真的是不错
“你。”
刘雨江生气了。
“大姑,我跟伟名去谈项目了,有表嫂陪你就行了,我们走了。”
刘梦依一拉刘伟名,两人就走了出去。
看着两人的离去,刘雨江真的是气急了,对着郑小柔就说道:“这怎么得了啊你看看,你看看。”
郑小柔笑道:“现在年轻人谈情说爱的,长辈们就别管了,管也管不了的。”
刘雨江看向了郑小柔,看到郑小柔并没有异样的情况时,心中就在想,难道郑小柔真的与刘伟名没有发生关系?
在刘雨江的想法中,如果两人发生了关系,肯定会不自然,现在这郑小柔表现得非常自然,真是让人奇怪。
两人一直也并不是融洽,没抓到把柄,刘雨江还真是不太好询问情况。
“小柔,正光的事情怎么办?”刘雨江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刘伟名这样当面顶撞的人,一时之间也真是搞得有些发昏,就问了一句。
郑小柔道:“摆平这事并不难,对于刘家来说就不难,关键的还是正光可能仕途之路就断了。”
这话说得就非常实在了,正是刘雨江最担心的事情,脸色就更加难看,现在舆论这一块上,刘家的影响力已经大不如前了,正是大不如前的情况,这才在出现了事情之后,媒体出现了推波助澜的情况,这才是刘雨江最担心的事情。
“你爸是什么意见?”迟疑了一阵,刘雨江问道。
郑小柔道:“我爸说了,正光这人没有从政的能力,就算是把她推起来,他也走不远,这次发生的事情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断了他从政的念头,对大家反而是一件好事。”
刘雨江已是有了怒气,郑家现在爬起来了,与刘家也不再是以前的那么和谐了,这话说得完全就是看不起自己的儿子嘛
郑小柔说道:“妈,我认为这事发生也很好,我爸说得不错,正光这个人你又不是不清楚,官场那么凶险,他能够应付得过来?我爸的担心并非多余,他越是当得官大,就越是危险,到时候搞不好还会连累到大家,不当官正好。”
“你说些什么话。”对郑家已经不满了,又听到郑小柔这样说话,刘雨江就极度的不高兴了。
郑小柔并没有争执,心中在想,自己的父亲已经态度明确了,在这件事情上可以帮助韦正光化解,但是,父亲是不希望刘家把韦正光扶起来的。
沉着脸,刘雨江想到这件事情上还得靠郑家去扑灭舆论时,缓和了一下语气道:“你回去好好的说一下,毕竟是你的丈夫。”
“行,我再说一下这事。”
虽然与韦正光没有了夫妻的那感情,郑小柔表面工作还是要做,就答应了一声。
看着郑小柔向着卧室走去时,刘雨江的目光一直在观察着郑小柔,她还是有些怀疑,自己的这个儿媳很有可能真的与刘伟名发生了关系。
郑家越来越强势了
刘雨江一想到这事,心情就有些不太好。
走出来时,刘梦依挽着刘伟名的手就有些担心道:“伟名,大姑姑跟你谈了什么事情?”
刘伟名道:“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认为我们两个人不合适而已。”
刘梦依就生气道:“我的事情决不让别人插手。”
刘伟名停下了身影,目光看向刘梦依道:“我觉得你还是好好的想一下,我并不是好人。”
刘梦依就笑道:“我当然知道你不是好人了,现在你也开始变得坏起来了。”
刘伟名一愕。
刘梦依道:“你跟我大姑姑是怎么说你与郑小柔的事情的?”
刘伟名摇了摇头道:“你说得很对,我是变坏了,变得不诚实了我把郑小柔讲的故事也讲了一遍。”
刘梦依听到郑小柔就嘟嘴道:“以后不许再跟郑小柔有任何的关系。”
刘伟名认真道:“你对我的情意我明白“
两人对望一眼,大家都能够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一种真诚。
刘梦依道:“现在你把我大姑姑得罪了,她会全力打击你的你可能不知道,我在家里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力,我只能不断抗争“
搂过刘梦依,刘伟名笑道:“你也太把我刘伟名看扁了,我到要看看我到底能够走多远。”
说这话时,刘伟名还真是把一切的家族力量抛到了一边,由于没有了顾虑,他的神情面貌一变而很有气魄。
看着刘伟名的这种变化,刘梦依道:“就算是离开刘家,我也要跟你在一起。”
刘伟名道:“虽然我的力量很弱,我还是真斗上一斗,我相信草根同样也能够打出一块天地。”
刘梦依想了一下道:“其实,刘家在宁海并非就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你的师傅反而到是很有影响力,关键的时候你可以去找他帮忙。”
刘伟名道:“他能有多大影响?”还是有些吃惊了。
刘梦依道:“他叫田林喜,是原来宁海省的司令员,退下之后不喜欢京城,就住在了宁海,他的性格很孤僻,却又护短,有一个儿子在常光省任副省长,还有一个儿子在京城二炮任军长,别看他看上去很一般,他的门生故旧在军中的影响力极高。”
刘伟名还真是没有想到田老头会是这样的一个人,也是吃了一惊。
刘梦依又说道:“他的首长现在在京城也很有威望 ,特别是军中的威望,只要有了他的保护,谁也不能拿你怎么样。”
“他跟你们家是什么关系?”刘伟名感觉那田老头与刘家也是有关系的人物。
刘梦依笑道:“这个你以后就知道了。”
刘伟名就看向了刘梦依,刘梦依笑了笑道:“你师傅是一个开明人士,他是把你看成了他的儿子了的。”
刘伟名就笑了笑,并没有深入去问内情。
这事是刘伟名没有想到的事情,在刘伟名的想法中,田老头就是一个省里退了休的人而已,他的身上根本看不出军人的样子,没想到还当过司令员
想起田老头每天精力充沛的样子,刘伟名就笑了起来。
刘梦依道:“这次韦正光是真的遇到了麻烦了,我们家也不可能完全挡住这事,他本来是有希望进入市委党委的,现在出了这事,他是完了,估计这件事情对刘家会产生一些连锁的反应,我不得不回京一趟了,你有事就找你师傅。”
感受到刘梦依的关心,刘伟名道:“别委屈了自己,你放心,我刘伟名还没有那么弱。”
刘梦依就笑道:“我相信你。”
两人说了一些情话,感情进一步的在加深。
刘伟名自己都不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与刘梦依之间竟然通过这事而更加的亲密起来。
很想进一步了解刘家的情况,最终刘伟名还是没有询问,他知道自己现在根本没资格去管刘家的事情。
还是要把精力放在春竹乡的发展之上
刘伟名的心中再次想到了贫困的春竹乡。
刘伟名并不知道的是那媒体的力量是无穷的,警察局里面打死人的事情被一些有心人炒得是越来越厉害。
现在整个社会都在批评着警察局混乱的事情,录像上的内容早已是疯传到了网上。
看了一阵网上的内容,刘伟名也是感到吃惊,看上去刘家已成了目标,有心人仿佛在做着针对刘家的事情。
刘伟名并不知道现在刘家在京城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局面,但是,从看到的情况可以知道,刘家仿佛也并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强大了。
刘梦依的脸色非常难看,心神不定道:“伟名,事情闹得压不住了,韦正光可能会有事他有事到是没有什么,这对我们刘家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刘伟名道:“你们家的力量也压不住?”一直以来,在刘伟名的心目中,那刘家都是强大无比的力量,真是没有想到会发展成这样。
点头道:“现在刘家没有了以前的影响力,家里面的下一代能力都不强,大姑就一力主张扶持韦正光,虽然他也没有多大能力,但是,总算也是一个寄予了希望的人,现在是有心人们想借这事把刘家的力量彻底击垮。”
刘伟名道:“我看啊,就算是韦正光被扶了上去,以他的情况,带给刘家的可以还是更大的危机难道刘家的人都看不出来?”
虽然从大家的口中知道了一些韦正光的事情,刘伟名对于这个韦正光也有了一个分析,韦正光不上位还好些,假如他真的上位的话,问题可能还会更大。
刘梦依苦笑道:“你不知道我们刘家现在的情况,下一代没有强大的支撑大局人物,依附于刘家的力量都会很快散去,这样一来,刘家就会越来越危险,再说了,刘家发展了那么多年,肯定有着政敌,现在看到刘家弱了,谁都会来推一下的。”
“你可以顶上去嘛。”
看到刘梦依忧心的样子,刘伟名笑着说道。
“我可没那能力,到是你不错,我就指望你了。”刘梦依看向了刘伟名。
聊了一阵,刘伟名也只能是安慰刘梦依一下,她们这些一直以来被家族庇护的人见的风雨还是太少
刘梦依正在说着话时,手机响起,接听了一阵,脸上有着惊喜的表情道:“伟名,我二叔想见你。”
“你二叔?”
刘伟名不解地看着刘梦依。
刘梦依就笑道:“我爸有一个大姐,一个妹妹,还有两个弟弟。”
刘伟名也很好奇这个要见自己的刘梦依二叔。
两人离开了展会这里之后就向着田老头家赶去。
自从知道了田老头有着一些力量之后,刘伟名也对田有头有了一些好奇。
田老头还是原来的样子,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样子。
刘伟名并没有因为田老头有什么身份就见外,还是很自然地走了进去,自己泡着茶喝。
看到两人到来,田老头的脸上现出了笑容,对刘伟名道:“你们的招商事情我了解了一些,不错,很不错,并没有依靠梦依她们就能搞到那么多的项目,足见你是用心了的。”
刘伟名笑了笑。
“我二叔呢?”刘梦依问道。
朝着房里指了指,田老头道:“这次你们刘家可能真是被人设计了。”
看着刘梦依进入了里面,田老头一指椅子道:“我们也说会话。”
刘伟名坐了下来。
田老头道:“梦依这孩子很向着你,我的事情她估计也告诉你了吧?”
刘伟名就笑道:“没想到师傅有那么大的来头。”
田老头笑了笑道:“退下了,还什么来头啊到是你啊,现在的处境不是太好。”
想到了得罪了刘雨江的事情,刘伟名点了一下头,在田老头的面前,他还真是没有必要隐瞒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