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着刘伟名,田老头道:“你这个人有悟性,能力也强,只要有机会,就一定能够起来,现在得沉下心来好好的把你的事情做好才是。 ”
苦笑了一下,刘伟名叹道:“我要有那时间才行啊。”他感到自己的官位也许很快保不住,谁也不知道那刘雨江会搞些什么事情出来。
田老头就笑道:“宁海省不比其它的地方,我不同意,看谁敢把你怎么样。”
说这话时,田老头的身上散发出了一股强大的气势,这时的田老头不再是一个一般的老头,看上去威严了许多。
不过,这气势很快又隐去。
看了一眼那刘梦依进入的房间,田老头道:“也许现在对你来说也是一个机会。”
刘伟名道:“什么机会?”
田老头微笑不语,问道:“你的五禽戏练得怎么样了?”
刘伟名就应付奋道:“师傅,我的大周天已通了,现在精力旺盛,全身是劲。”
田老头眼睛一亮,一伸手就抓住了刘伟名的右手。
只见田老头闭着眼睛开始运劲着。
过了一会,田老头放开了刘伟名的手道:“还真是这样,没想到你还真是进入了大周天这一关,继续保持。”
过了一阵才见到刘梦依走了出来,只见她的脸上带着笑意。
“二叔请你进去。“刘梦依对着刘伟名说道。
“去吧,没什么大事“田老头摆了摆手。
刘伟名就走进了房间,只见房间里面坐着的是刘栋宇时,就是一愣。
刘栋宇微微一笑道:“我是梦依的二叔。”
刘伟名已经知道了刘家的一些情况,也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敬畏,微微点了一下头就走了进去。
刘栋宇的目光在刘伟名的身上看了一阵,指了一下椅子道:“坐下我们聊聊。”
两人坐下之后,刘栋宇道:“听说你们乡正在进行大的发展,我想了解一下你对发展春竹乡的思路。”
并没有谈自己与刘梦依的事情,反而是谈起了工作上的事情,刘伟名一愣之下,想到对方是大领导的可能性较高,谈一下春竹乡的发展也不错,便开始谈起了春竹乡将如何发展,下一步园区建设会怎么样运作的事情。
刘栋宇一直没有插话,就认真听着,目光更是一直在刘伟名的身上注视着。
了解到了春竹乡园区已经有了许多的项目投入时,刘栋宇看向刘伟名的目光中就多了一些内容,对于刘伟名利用各种的力量发展春竹乡的事情也是赞赏。
“你对刘家是什么样的看法?”
这话问得刘伟名又是一愣,就有些迟疑了,这话还真是不太好说。
“你尽管说,没关系。”
刘伟名本来对于刘家想牺牲刘梦依的幸福进行联姻的事情就不满意,借着这机会也想谈一下自己的看法,就说道:“我说错了你们别怪,我是这样想的,一个家族的发展并不是随便扶一个人上去就行的,如果扶上去的那个人有能力的话,对家族当然不错,但是,如果那人根本就没有能力,他越是上到了高位,就越是会产生危险,也许破坏性更大。”
刘栋宇微微点着头,他们又如何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刘家的情况很复杂,刘雨江又那么的强势
“梦依在春竹乡进行投资,你要多关心她一些“刘栋宇又说了这样的一句。
“你放心,这本来就是我的事情。”刘伟名说道。
“嗯,韦正光的事情不会涉及到你的,你放心工作吧“刘栋宇说道。
出了房间,刘伟名也没有搞明白刘栋宇找自己谈了那么一些话的用意,坐在那里就在沉思。
“伟名,出来,我看看你的五禽戏练得怎么样了。”田老头对着刘伟名说道。
又对刘梦依道:“你去陪陪你二叔。”
带着刘伟名走了出来,田老头的目光在刘伟名的身上看了看,指了指院里的椅子让他坐下,并没有急着看他练五禽戏。
坐下之后,田老头道:“谈了些什么?”
刘伟名就把谈的内容讲了一遍。
听完刘伟名的讲述,田老头的脸上变得凝重起来,对刘伟名道:“刘家的事情你暂时别掺合进去,很复杂,我看啊,他们也是乱了。”
刘伟名真想了解一些内情,就向了田老头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他们刘家现在分成了两派,一派是要把韦正光扶上去,另外一派是希望重新寻找出一些对刘家忠心的人物,从而全力扶持。
果然不是自己所能去了解的
听到有这事,刘伟名也猜到了许多的东西,就没有再问。
田老头道:“梦依的二叔他们是希望培养一些人才,加深一下刘家的根基。”
“伟名,别管上层的事情,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按你的想法去做,只要你真正做出了政绩,就不会有什么的问题,春竹乡的发展规划已经出来了,这是到了你放开手脚去做事的时候,趁着这机会,你沉下心去做你的事情,我相信你会有一个远大的前途只要是人才,自然有人争着招纳于你。”田老头是真的关心着刘伟名的发展,语重心长地说着。
这也正是刘伟名希望的事情,点头道:“师傅放心,我就是这样想的。”
“你也放心,别想其它的事情,有事你告诉我,我到要看看,谁敢在宁海乱搞。”
“二叔说是他很看好你,要你好好的发展,在投资上面他也会尽力支持,让你快速发展起来。”家族中能够有一个人对自己的行为支持,刘梦依明显很是兴奋。
刘伟名笑了笑,从田老头那里已经了解到了刘家的一些情况,知道刘家本来是有刘梦依的哥哥还能发展,没想到死了之后,现在就没有合适的人选,小的又太小,大的又没人能够支撑局面,现在刘梦依的大姑看到了这样的情况之后,就鼓动着老太太要把儿子扶持起来,这才有了聚全家之力支持韦正光的行为。
当然了,现在的刘家也分成了两派,一派就是刘雨江为首的一批人,他们是支持韦正光的,另外一派就是以刘栋宇为首的一批人,他们看到了刘家的不利局面,想另外培养一批刘家的铁杆,从而聚众人之力维系刘家的发展以待更小的一批刘家人成长起来,在这个过程中,女婿这样的人就成了他们的一个培养重点。
对于刘家的这个行为,刘伟名也只能是摇头,韦正光明显也是不刘姓子弟,刘家的人竟然就听刘雨江的话,要对他进行扶持,只能说明刘家实在是没有可用之人了
从另一个方面也说明了刘雨江在刘家里面拥有的势力也不小,自己与刘梦依的事情看来阻力并不算小。
刘伟名并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进入了刘栋宇的眼里,只是感觉到刘栋宇他们是看好自己的。
田老头说得好,唯有自己干出了成绩,也才能不断发展,刘伟名现在的心算是放下了,自己的情况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严峻,至少手中还是有着一些牌可打。
刘伟名有了自己的一些发现之后就明白,刘家的这些人并不可靠,一切还得凭借自己。
“你现在就要回京城?”
“嗯,我爸让我回去一趟,说是宁海省现在的情况也复杂,别在这里掺合,担心的是把我也陷进去。”
刘伟名的心中一震,的确也是这么一回事,宁海省的人的舆论对于韦正光越来越不利,应该是这里的人们并不是刘家所能掌握,刘梦依现在留在宁海还真是不太合适。
“韦正光的事情呢?”
“家里把他弄回了京城,据说他这次很危险。”
心中一畅,对于韦正光被弄走的事情,刘伟名还是感到高兴的,这韦正光一走,自己的背后就少了一个盯着的人,情况其实正在变得好起来。
“你大姑现在是什么情况?”
想到了刘雨江的那态度,刘伟名就问了起来。
听到询问刘雨江的情况,刘梦依就心情不好道:“她看来是真的把你恨上了。”
刘伟名就笑了笑,这个女人为了他的儿子很是花了一些心思,可惜的是他的儿子并不争气。
“伟名,投资的事情我交给了常姐,她会全力运作,你放心,她这人很厉害的。”刘梦依想到了投资的事情,就对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想到了那一直以来很是沉稳的常维直,对她也感到好奇,说道:“她看上去真是一个沉稳的人。”
“你不知道的,她真的很厉害,我的公司全是靠她了,本来我的公司不怎么样,家里也没有给我多少钱,自从有了常姐的帮助之后,公司真是发展得快,现在她同意帮我打理在春竹乡的公司,相信一定不会差。”
“这次你们是大家姐妹共同投资,投入的人那么多,是要一个人来承头才行,我听说谁多人做生意时是大家合伙,到了一段时间就乱了,这事你可得好好的处理好,别搞得大家失了和气。”
刘伟名担心着这事,别看是十多个亿,其实是刘梦依把她京内的小姐妹们都拉了投入,这事牵扯面就有些广了。
刘伟名还真是担心她们之间搞出矛盾来,经济上的事情,没钱赚的时候还不怎么样,有钱赚时往往就有了争执。
刘梦依点了点头道:“你不说我也会注意,这次大家签了协议,常姐就是我们请来的职业经理了,有她来运作,公司大家都不会随便插手。”
刘伟名这才放松了心情。
刘梦依又说道:“我就是回去看看情况,会很快回来。”
刘伟名道:“自己小心些,别勉强自己,刘家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承担责任,自有他们长辈去运作,可别去搞什么联姻的事情。”
刘梦依就笑了起来道:“看来你还是在乎我的。”
想到就将离开,刘梦依一下子就扑进了刘伟名的怀里,两人又是一阵激情的拥吻。
自从经历过了男女之事,刘伟名在这方面就有了一些需求,吻着吻着,刘伟名的手就已是爬山涉水起来,搞得刘梦依的全身都在颤动。
两人正要进入实质时,刘梦依包内的手机响声经久不息传来。
看到刘梦依差不多衣服都快解完的情况,刘伟名叹息一声。
刘梦依也有了一些羞意,急忙拿起了手机。
打完电话,刘梦依歉意道:“大姑姑打来的,我看去她那里一下。”说完这话,在刘伟名的脸上亲了一下,又紧费劲抱了抱刘伟名,这才匆匆整理了一下衣服离去。
送走了刘梦依,刘伟名叹了一口气,这刘家看似很高大,其实也是一派混乱,有些时候还是小老百姓的生活过得实在。
这事做完,刘伟名想到了德国公司的事情,摇了摇头,自己这时间真的不够用
打了一个电话给崔永志,刘伟名就把外资公司要入驻的情况讲了一下。
没想到的是崔永志听了这事比招到了内资公司还兴奋,立即就要求刘伟名赶过去向他进行报告。
出来时,刘伟名看到田老头坐在外面的花园中看着书,打了一个招呼这才离去。
回到酒店时,只见崔永志和赵卫江都已坐在了那里。
看到刘伟名进来,崔永志就笑道:“看把伟名累得,刚刚谈完了事?”
他们都认为刘伟名是在跟那德国人谈项目,根本不知道刘伟名已是经历了太多的事情。
刘伟名也没有解说,知道他们很在意投资的事情,说直接说道:“两位领导,是这样的……”
把与那希拉尔的一些要求讲了一下。
“只要外资到来,我们尽力满足他们的要求。”赵卫江就大声说道。
刘伟名感到有些奇怪了,这两位领导也太急切了吧
崔永志也微微点头道:“这次市里面是下了任务,也给予了重奖的,引来了外资可是一件大事,黑兰市一直都没有规模外资进入,这家公司你没来前我们就让人查过了,是德国的一家非常大的石材公司,他们的到来对于我们县,乃至是全市的发展都会带来重大影响,改变了我们市没有大型外资的局面,意义重大啊。”
刘伟名这才明白过来,搞了半天是政治意义。
一想到两人都想进一步上位的情况,刘伟名就知道,有了这样的一家外资到来,对于他们的生迁就必将有着巨大的好处,难怪他们那么急了。
为了避免他们乱承诺,刘伟名也把自己与希拉尔谈判的情况讲了一下,最后还加了一句,春竹乡园区的发展必须按照春竹乡的规划进行。
两人也是知道刘伟名有背后力量存在,崔永志想了一下才道:“行,这事就由伟名一手来做,不过,一定要全力留下这家公司。”
话是这样说的,当那希拉尔到来时,无论刘伟名怎么样力争,那希拉尔还是从县里面要到了不少的好处。
更让刘伟名郁闷的是市里面在这件事情上也是非常重视,同样给予了很大的好处。
虽然并没有损害乡里的群众利益,担是,看到市县都不断把利益舍了出去,这让刘伟名很是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