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很快就举行了一个隆重的签字仪式,这次是副省长都请来参加了签字仪式。
看到搞得那么的降重时,刘伟名很是摇头,这次是国家的利益受到了一些损害
签字仪式一结束,市委书记许夫杰就接见了县里的这些领导们。
目光在刘伟名的身上看了一阵,许夫杰明显很是高兴,大声道:“同志们啊,这次春竹乡是放了一颗卫星,放了一颗很大的卫星,大家都看到了,春竹乡的招商成果是巨大的,省委领导都专门对春竹乡的工作给予了表扬,我们做工作就得向春竹乡的同志学习,要向刘伟名同志学习,就是要有一股敢想敢干的精神,啊,想当初春竹乡园区的规划拿出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了这规划的可行,我们不是有些同志认为春竹乡是异想天开吗?实事已经摆在了这里,我们就是要让事实说话,春竹乡园区不仅招来也国内的商家,还招来了国外的商家,这是一个巨大的成果。”
许夫杰的心表真的不错,刘伟名是他一手扶持的人,现在基本上就算是他一系的人了,刘伟名做出了这样大的成绩,证明了他许夫杰会用人,证明了他许夫杰有眼光。
这同样对于许夫杰来到黑兰市站稳脚跟有着促进。
想到省委领导在知道了春竹乡招商的成果之后的表扬,许夫杰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
刘伟名的又一个项目谈成了,市里的领导们都很是高兴,这时的刘雨江那里又是另外一番情况。
对于春竹乡的这个乡长,市里的领导们把更多的目光看向了他,一个个的项目获得,大家对于刘伟名可以说是如雷贯耳,都在猜测着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到底还有什么样的能耐。
刘雨江现在的心情并不是太好,宁海省不同于其它刘系能够影响到的地方,要做一些事情并不是想像中的那么容易。
儿子早已回到了京城,刘雨江与郑小柔还留在了宁海省,今天刘家的刘栋宇也秘密来到了宁海省。
刘雨江与刘栋宇面对面坐在那时谈着事情。
刘雨江见到了这个二弟时,一见面就说道:“这是有人要整我们老刘家。”
刚刚与刘伟名谈了事情过来,刘栋宇已经有了新的想法,感到借这个事情把刘雨江扶持儿子的事情打消也是一个好事。
刘栋宇也有着自己的想法,韦正光并不姓刘,花了几乎全部刘家的力量去扶持这样的一个人起来,对于刘家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想到刘雨江在老太太那里得到了指示时,刘栋宇也有些气闷,老太太现在被刘雨江哄得糊涂了
“大姐,正光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如果真的当了大的领导,对他反而不是一件好事。”
“你们怎么能这样说话,刘家需要正光。”刘雨江满脸不高兴。
刘栋宇道:“我刚刚见过刘伟名了,我觉得这个年轻人不错,值得培养。”
刘栋宇也是想借这事表明一个自己的态度。
刘雨江一下子就发火了,大声道:“你知道不知道,这小子从头到脚都冒着黑水,他就是想哄着梦依跟他结婚,好借我们老刘家的势。”
刘栋宇就微皱眉头道:“这个年轻人我了解过了一些,真的很有能力,不谈别的,仅说他才参加工作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当上了乡长,还是副县级待遇,这样的速度就算是我们家全力扶持一个人都难以做到,他现在又搞出了一个那么大的园区规划,如果发展起来的话,他的政绩就足够冲击更高位了我们老刘家需要这样的人才。”
看了一眼大姐,刘栋宇道:“大姐,我们老刘家青黄不接的,需要的是大量刘系的人员来支撑,刘伟名我看是个人才,不必花什么代价,仅只需支持一下,就应该就能够成长起来。”
“反正这小子我是打压定了,别跟我说他的事情,我这就到省里去找人,我到是不相信了,凭着我们老刘家的力量,还打不下他去。”
刘雨江对刘伟名完全就不待见,一谈起刘伟名,她就恨极了似的。
“大姐,这事你不能乱来,宁海省不是我们刘家的地盘。”刘栋宇劝解着。
刘雨江急了,沉声道:“二弟,有件事情我都说不出口,小柔与那刘伟名发生了关系,两人做了那事了。”刘雨江忍不住了,大声说道。
刘栋宇一愣,问道:“你从什么地方听说的?”心中也是吃惊。
刘雨江就把整个的情况向刘栋宇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刘栋宇紧皱眉头道:“这事没有根据啊。”
“什么根据,服了*药,又在那里面那么长的时间,你说他们能干什么事情?”
刘栋宇就在沉思,过了一阵才摇了摇头道:“这事小柔和梦依是什么情况?”
“还能是什么情况,小柔说了,他并没有发生事情,那*药是假货,她只是喝了之后全身发软倒在那里,刘伟名也是这样的情况,梦依也知道这事了,我跟她谈了,她说这事她不相信,就算是有这样的事情,她也无所谓,这臭丫头,真是气死我了。”
刘栋宇的心里面到是有些相信这事了,他发现这事有些复杂起来,本来还想劝一下的想法也消失了。
欣赏一个人是可以,但是,这个人如果触动了刘家的利益,当然就不能够再支持了。
看到刘栋宇这态度,刘雨江心情好了许多,说道:“你说一下吧,这样的一个人能够用他吗?我一定要把他打压下去,决不能让他有任何翻身的机会。”
发现大姐已是下了决心,再想到这事有些混乱时,刘栋宇就想到了田林喜身上,沉思了一阵才说道:“大姐,田老对刘伟名非常喜欢,宁海省我们是需要田老来影响的,你这样搞刘伟名,田老会不乐意的。”
“田老护着他。”
刘雨江就有些气馁,她是知道田林喜的厉害的,这个老头脾气臭,又特别护短,搞了刘伟名,还真是有可能惹得他发怒。
两人还清楚一件事情,虽然长辈之间是有着很好的关系,但是,现在刘家势力弱了,需要的是一些人来支持,这个田老头是是刘家需要拉拢的人物,搞了刘伟名,万一惹火了田老头,可就会失去一大助力了。
刘栋宇看向刘雨宇道:“这样吧,我们都退一步,正光的事情家里花大力气帮他摆平,那个刘伟名的事情你也别插手了,随其自然好了。”
刘雨江现在最关心的当然还是自己的儿子,看到刘家里面最不支持儿子的二弟松了口,想了一下才道:“那就这样吧,不过,我真是咽不下这口气。”
刘栋宇道:“梦依的事情我看你也别管了,小辈们的事情他们自己去解决,正光有能耐的话,他自己搞定,以你的身份,去欺负一个小小的乡长,算什么啊。”
“联姻的事情呢?”
看到刘雨江还在想着联姻的事情,刘栋宇苦笑一声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家的想法,势力均衡的时候是可以强强联合的,但是,当刘家势弱的时候,人家还不一定看得上我们。”
两人更感到形势的紧迫,刘雨江担心道:“你说老太太还能支持一阵吗?”
一说起这事,刘栋宇就叹了一声道:“谁也不知道的事情,说走就走了。”
刘雨江现在真的是失去了整刘伟名的想法,刘家现在主要就靠老太太撑着,如果老太太倒了,这刘家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呢,越想就越担心着这事。
“大姐,梦依的性格你是知道的,就不要再动梦依的脑筋了。”刘栋宇其实从心底里面还是看好刘伟名,虽然有了刘伟名可能与郑小柔做了那件事情的事引起了他的一些不太好的感觉,但是,他还是认为,刘伟名很有前途,这样的人刘家失去了太可惜,他到是很想看看刘伟名发展到什么样的程度。
两人正在聊着时,就见郑小柔从外面走了进来。
刘雨江的目光在郑小柔的身上扫视着,想从她的表情上看出一些特别的东西,可是,郑小柔却表现得很是平静,微微一笑,对着刘栋宇打了一声招呼,又喊了一声妈,这才走进了她的那房间中。
目送着郑小柔进去,刘雨江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对刘栋宇道:“你看到了吧,她根本就没有做了错事的那种样子。”
刘栋宇道:“也许她真是没有做出那种事情也难说。”
从郑小柔的表情中,刘栋宇对于她与刘伟名做过了那样事情的情况也产生了一些怀疑,也太正常了一些
也许真的是假药也难说
刘栋宇开始产生了怀疑,细细一想刘雨江所说的情况,并没有证据证明郑小柔与刘伟名真的发生了那种事情。
想到了郑家现在在京里的势力,刘栋宇道:“大姐,这事你在处理时还是要慎重一些,郑家现在越发强了。”
刘雨江何尝不知道这事,这也正是她感到郁闷的地方,自己的儿子娶了郑家的女儿,现在都到了关键时候了,那郑家竟然袖手旁观起来,这都什么事啊
让她感到更加不高兴的还是郑小柔对待儿子的态度,仿佛就没有这个丈夫似的,哪里有一点夫妻间的那种情感,比陌生人还陌生人
刘栋宇也叹了一口气道:“大姐,有些话我也早就想说了,你也多多管一下正光啊,每天就知道出去吃喝玩乐的,这事郑家难道不知道,小柔难道不知道,小柔做到现在这程度已经非常不错了,郑家现在也不比往日了。”
一谈起韦正光,刘栋宇也是生气,整个就是一个花花公子的样子,哪里有一点进取的样子,搞些阴谋诡机又搞得不到位,这样的人如果真能支撑起刘家,那就真是怪事了。
被刘栋宇这样说着,刘雨江也知道一些儿子的情况,心情也就郁闷起来,只能说道:“正光还小。”
刘栋宇就睁大了眼睛道:“还小,亏你说得出来。”
刘雨江脸一红,半天都无法说出话来。
刘栋宇也感到郁闷,韦正光的事情关系到的是刘家的声誉,也关系到影响,他这次到来的主要工作就是要帮韦正光把事情抹平,为了这事刘家看来又得失去大量的利益了。
“我们老刘家现在是多事之秋啊。”刘栋宇摇了摇头道,他不希望刘雨江再搞出事来。
副省长黄明宇的心情真的是不好之极,看着那电脑中的各种言论,他的心火就在不断往上窜。
黄明宇原来也有后台,可惜的是后台不太行了,看到自己的儿子与刘家的人挂上了钩,他是乐见这事的,刘家不管怎么说在京里也是一个大家族,就算是势微了也还是对自己的发展有着影响的。
黄明宇最近的目标就是进入省委常委,运作了一段时间了,现在已经到了关键的时期,眼看着再使把力就能够进入常委,可是,让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刚刚才从省长朱岗的办公室回来,想到朱岗跟自己的谈话,黄明宇就感到极度的痛苦,这次的入常估计是泡汤了
花了那么多的代价,运作了那么久,眼看着就将成了,儿子竟然参与了打死人的事情,并且还是在警察局里打死人,这事现在在网上炒得厉害,他也看出来了,宁海省的一些势力也把矛头直指着刘家,自己这样的副省长掺合在里面,明显就是炮灰。
想到老婆天天在自己的耳边闹着保儿子,自己又全力在运作保儿子的事情时,心力交瘁的疲惫感涌上心头。
到底是谁在暗中搞事呢?
黄明宇把自己的政敌一个个的盘算了一阵,一时也想不明白到底是谁在把这事无限扩大,现在宁海省的网络中把儿子参与打死人的事情炒得越发大了,省长朱岗跟自己谈了话,省公安厅将对自己的儿子黄凌展开调查。
唉,坑爹啊
想到这事,黄明宇就气闷,怎么就把人打死了呢
匆匆回到家中,黄明宇就看到儿子坐在沙发上抱着新谈的女朋友在那里亲热。
一看这情况,黄明宇就怒火燃烧,自己的儿子换女人像换鞋一样,这个看上去满头黄发的女孩子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搞来的。
“爸。”黄凌喊了一声。
那女孩子也怯怯地看着黄明宇。
瞪了一眼黄凌,黄明宇沉声道:“到书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