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正是在这样的心时下,刘伟名突然到来,搞得李兵就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当刘伟名的手握上来的时候,李兵感到自己的嗓子就有些嘶哑,话都有些说不出来了,紧紧握住刘伟名的手道:“惭愧惭愧。”
刘伟名一愣,他是听出了李兵的这意思。
本来对李兵的那种不满也少了一些。
“李县长,一定要好好的休息,查出是什么情况吧?”
大家很快就聊起了李兵的病情。
方怡梅这时也是满含歉意道:“李县长,都是我没有安排好饭局,你批评我吧。”
李兵现在也算是反应了过来,这件事情中就是方怡梅在设计着自己,对待方怡梅的态度就跟对待刘伟名是两种不同的情况,脸就沉了下来。
不过,当着刘伟名的面,李兵也不好对方怡梅怎么样,只是在心里面下了要收拾一下这个女人的想法。
本来刘伟名的心中已经消失的那种对李兵的不满,现在突然看到了李兵对待方怡梅的表情中流露出来的那种极度的不高兴时,刘伟名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官场中看来真的是打蛇不死祸害自身,这个李兵决不能够容情了
方怡梅已经成了自己的女人,刘伟名当然不容李兵回去之后收拾方怡梅,心中就在想着如果把李兵彻底打倒的事情。
从李兵的眼神中看得出来,这人明显是一个小人,根本就不值得同情,还得设法把他打得不能翻身才好
方怡梅同样是精明的人物,她同样看出了李兵的这表情,同样也下了要进一步搞倒李兵的想法。
李兵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一个表情的变幻造成了严重的后果,刘伟名和方怡梅那本来看到他这个样子时失去的进一步收拾他的心再次浓了许多。
李兵的老婆更是一个沉不住气的人,看向了方怡梅就大声道:“你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方怡梅看了一眼刘伟名,脸上更加布满了歉意道:“嫂子,这件事情都是我做得不好,我今天到来,就是想进一步的表达一下我的歉意,我理解你的心情,这样吧,我先出去,你们继续聊。”表现出一种很真诚的样子,方怡梅走了出去。
刘伟名就看向李兵的夫人道:“方怡梅同志是我们乡的办公室主任,当时的饭局安排也是崔书记他们要求过的,她在做这件事情上并没有任何的错误,至于李副县长身体出现的问题,我认为不能够怪罪到方主任的身上,如果嫂子要怪的话,我和温书记都有责任。”
李兵心中就是一慌,难得刘伟名来看自己,千万不能把刘伟名得罪了。
虽然在这件事情上跟刘伟名也有关系,只能等到自己回去之后再设法慢慢收拾这些人,至少现在不能得罪他们。
想到这里,李兵对刘伟名道:“伟名,这事不能怪小方,也与你们没有关系。”
聊了一阵,刘伟名他们才算是看完了李兵出来。
看到方怡梅坐在车内,温芳道:“小方,别介意。”
方怡梅笑了笑。
一次次的激情搏击之后,两个人都瘫在了床上。
自从做过了那次这事之后,无论是方怡梅还是刘伟名都很是放得开,两人一进门就抱在一起做着这事。
当一切结束之后,方怡梅紧紧靠在了刘伟名的怀里,满脸都是那种欲后的风情。
是方怡梅打了电话叫刘伟名过来的,说是有事情要与刘伟名谈。
谈事还找那么僻静的地方,刘伟名用脚都能够想得出是什么事情,虽然有些犹豫,但是,想到了两人之间发生的那事,刘伟名的心中还是有些火热。
犹豫了一阵,刘伟名还是来到了这个远离他们住的大酒店的一个酒店房间里面。
两人都进行了一些装扮,外表到是看不出他们的样子。
进来之后两人都没有说话,紧紧搂在一起就上了床。
都是刚刚尝过男女之事的人,对这事的好奇与需求就非常的强烈,投入进去也显得激烈之极,还好这房间够闭音的,两人在里面就折腾了起来。
这几天别看刘伟名很是风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压抑得够呛的,那种来自刘家的强大压力真是非常的要命。
表现在床上之后,刘伟名就如同在进行拼命。
方怡梅现在也差不多恢复了一些,同样折腾得够呛。
久久之后,两人这才停下了折腾的动作,搂在一起躺在床上。
目光在刘伟名的脸上看了一阵,方怡梅心疼道:“你的压力很大,我看得出来。”
刘伟名有些奇怪地看向方怡梅。
全身没着一丝,整个人都靠在自己的怀里,刘伟名用手轻轻在方怡梅的身上抚动。
方怡梅说道:“我关注到了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是不是跟刘家有关系的那个韦正光打死人的事情与你有关系?”
刘伟名就有些吃惊了,虽然媒体炒得很厉害,但是,并没有多少人把这事与自己联系在一起,这方怡梅怎么知道的?
“我没事就喜欢上网,那件事情从开始的发生到现在的变化,我都看了,并且也进行了研究。”方怡梅一边用手在刘伟名的胸口划着,一边说道。
有心人啊
刘伟名以前还不知道有那种官场的有心人,现在是知道真的这样的人了。
方怡梅就笑道:“能够联系起来的事情太多了,刘梦依赶回到了京城,那个郑小柔看你的眼神就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刘伟名在方怡梅那屁上就是一巴掌道:“你们这些女人,怎么就尽想官场上的事情。”
一巴掌打得方怡梅娇一声,引得刘伟名的心火也是一热,感到又有了一种需求。
这方怡梅也是一个内媚的女人,这种风情,这种娇声,搞得刘伟名那熄去的欲情再次燃了起来。
这个女人
刘伟名真是无法形容这个怀里的女人。
“郑小柔与我相比,哪个更让你爽快?”
方怡梅又问了一句让刘伟名愕然的话。
看到刘伟名吃惊的表情,方怡梅早已是笑了起来,整个人笑得花枝乱颤的。
刘伟名当然不会承认有这样的事情,沉声道:“尽乱想。”
方怡梅笑过之后,看向刘伟名道:“你不说就算了。”
看到刘伟名拿了一支烟时,方怡梅忙打着了火帮刘伟名点燃。
看到刘伟名吸了一口之后,方怡梅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样摆平这事的,但是,我感觉到了一点,刘家与郑家并不是一条心,至少在处理韦正光的事情上就不是一条心,我查了一下,郑小柔是郑家的人,她又是韦正光的老婆,既然是一家人,郑家没道理在这件事情上不帮韦正光的,这就只能说明一个事情,那就是郑小柔与韦正光并不是一条心,至少他们就没有爱意。”
刘伟名在心中感慨了,方怡梅真是精明得不得了,这女人凭借着一点点的线索就能够分析出那么多的事情,真的是有些逆天
方怡梅这里整个的身体都爬到了刘伟名的身上道:“伟名,我跟你认真说一个事情,我感觉那刘家还是有些靠不住了,你看看媒体上的情况,从媒体上的情况可以看得出来,是背后有势力在动刘家,而郑家又不怎么帮助这事,所以,就算是最终解决了这件事情,我估计刘家也得损失大量的利益出去,所以,你现在与刘梦依之间的关系就是一把双刃剑,虽然对你的发展有利,却也埋下了祸根,谁也不知道要动刘家的背后势力是一股什么样的势力,所以,我觉得你与那个郑小柔之间的关系千万不能断。”
刘伟名看向方怡梅,有些内情他当然不能够说出来,看到这个女人分析得那么的透彻,刘伟名不得不佩服她的厉害。
“你认为我该怎么做?”刘伟名试着问了一句。
听到刘伟名询问,方怡梅一下子提起了兴趣,再也不顾自己的身上一无所有,就坐在了刘伟名的身上道:“我不知道你与那郑小柔到底发展到了哪一步,但是,凭着女人的观察直觉,我认为你与她一定有了一种关系,别否认,我相信自己的直觉。”
刘伟名就吐出了一口烟雾,这女人真是让人无语了
没想到这样的一个女人竟然成了自己的女人,自己驾驭得了她吗?
刘伟名竟然想到了这事。
方怡梅并不知道刘伟名在想着什么,继续说道:“事情发生之后,我就发现有意无意中,你与郑小柔之间的那打了两人的事情被压下了,这说明了郑家还是有着一定力量的,至少对付刘家的人并没有想到把郑家也牵进去,虽然我不知道他们背后有什么样的协议,但是,这就说明了郑小柔在这件事情上对你是维护的,哈哈。”
说到这里,方怡梅就笑了起来。
全身都在颤动,看得刘伟名又是一阵心火燃烧。
笑了一阵,方怡梅才说道:“从这事上也可以进行一个佐证,你与郑小柔肯定有内情。”
美目死死盯住刘伟名,方怡梅仿佛想看出一些什么。
刘伟名现在也是慢慢的学会了隐藏,吸着烟,脸上并没有任何的表情。
方怡梅笑道:“你越来越沉稳了。”她也有些感慨,当时刘伟名刚到春竹乡时还带有太多的羞涩之意,很纯朴的样子,现在这刘伟名已经学会了隐忍,这是好事,说明了刘伟名正在走向成熟,跟着这样的男人,自己也不亏了。
方怡梅道:“其实,郑小柔那里也是你的一条上升的通道,我早就说过的,我只是你的女人,并不是你的老婆,我希望的是参与到你的发展当中去,你一个人的智慧毕竟有限,如果有一个我这样的人帮你出谋划策的话,你走得就会更远,你认为呢?”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说道:“你很厉害。”
方怡梅得意一笑道:“也不看看我是谁,李兵不也被我整得倒下了。”
谈到了李兵,刘伟名也表现出了严肃之情道:“我感觉到他仿佛并不想放过你,这次你整他整得厉害,除了病倒了之外,春竹乡招商的成果跟他也失去了关系。”
方怡梅瞟了刘伟名一眼道:“你难道会看着自己的女人被别我欺负,我看到你的眼神中当时不也透着一股杀气。”
刘伟名一凛,自己眼神中的变化竟然也被方怡梅看到了,看来自己需要学习的地方还多,这隐忍的功夫也还得下。
方怡梅这是有意提醒一句,看到刘伟名有所警惕,心中更是对刘伟名充满了爱意,这个男人的悟性真的是太好了,自己仅只是点了一句,他就知道了自己的缺点
谈到了李兵,刘伟名就少了一些顾虑,把自己猜测的有关李兵的情况向方怡梅讲了一遍。
听完刘伟名的讲述,方怡梅用手拍了拍,笑道:“我还在猜测他背后有些什么大人物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根本没必要担心了,我注意到黄副省长这次也陷了进去,他自身都已是难保了,又怎么可能支持着李兵来整人,凭着你的政绩,你的副县级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你再运作一下,在县委里面拉一些力量,到时李兵根本就成不了气候,到时我再把李兵是黄副的人之事择机散布出去,相信只要是看到了黄副情况的人都会有所选择。”
刘伟名再次吐出了一口烟雾,他发现自己与方怡梅的情况就像是在做阴谋诡计似的,这种事情还真是让他有些不适应。
方怡梅再次捡起了话题,对刘伟名道:“老公,我说真话,你无论如何也要与那郑小柔加强关系,有了她那里的一条线,你就有了两条上层路线,这对于你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好处。你别顾虑站队的问题,现在你才是一个乡长,还轮不到你站高层的队,只要你展示出了你的能力,相信无论是哪一派的人都会来拉你。”
刘伟名对此到是早就有了打算,田师傅的话他也记在了心上,就是要把工作做好,有了成绩才是根本。
黄凌越来越感受到了紧张的气氛,从自己父亲那坐立不安的情况就可以看得出来,这次的事情闹大了。
“小凌,我听你爸说这次他也很难保住你了。”黄凌的母亲苏心月看向自己的儿子担心地说。
“老爸真的顶不住了?”
黄凌就有些急了。
以前的事情全是父亲来顶住,没想到这次的事情会是这样。
苏心月道:“都是那韦正光,谁让你跟他伙在一起的。”
说着话,只见黄明宇心事重重走了进来。
苏心月急忙上前接过了公文包,问道:“怎么样?”
黄明宇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道:“不是太好。”
黄凌就大声道:“他们刘家难道都没有办法,这打死人的事情完全就是韦正光搞的,我还拉了一下架的。”
黄明宇感到得跟自己的儿子交流一下了,说道:“这次的情况很复杂,整个的事情中,刘家可能也被人设计了,他们为了保住韦正光,其它的就不会再顾,很有可能还会把这事向别人的身上推。”
目光看向了儿子,黄明宇活动了两天,发现根本没有效果,这里面有着一双双的手在操纵,让他都感到心惊。
最让他担心的还是自己的儿子掺合了进去,更有可能对方想把自己也搞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