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到郑小柔这样的表情,刘雨江顶不住了,她感到自己的老脸都已完全丢尽,想到郑小柔进来时,自己还是骑在黄凌身上的情况时,她就知道无论说什么,郑小柔都不会再相信。
刘雨江一下子就放声大哭起来,对郑小柔道:“小柔,我没有做什么啊。”
郑小柔道:“我只知道我没有做什么,你却认为我做了什么,反而是你,我可是亲眼看到的,我知道你认为我与那刘伟名做了什么,我想问一下,是亲眼看到了的才算是真实的,还是凭着猜想的是真实的?”
现在郑小柔占住了理了,问起来也声音大了一些。
“小柔,我误会你了,你与那刘伟名的事情都是猜测。”
郑小柔道:“不管怎么说,我与正光也是夫妻,你们的事情我也决不会出去乱说,但是,我也希望你从此不再干涉我的生活。”
这次郑小柔算是表了态度了。
听到郑小柔这样一说,刘雨江反而停住了哭声,他知道郑小柔与自己的儿子根本就无法走到一起,趁着这个机会,郑小柔是表明了一种要自己不再干涉她的私生活的意思。
自己又怎么可能干涉得了她的私生活呢?
“我知道正光对不起你,可是,你们毕竟是夫妻啊。”刘雨江有此可怜地对郑小柔说道。
“你知道不知道,我与韦正光已经分居很久了?”郑小柔说道。
这事刘雨江其实早就看出来了,只是没有说而已,这里面就是有了郑家的力量的惦量,现在听到了郑小柔这样一说,刘雨江有一种感觉,这个郑小柔已经开始有了一种与自己家分割的想法了。
想到刘家现在还需要郑家时,刘雨江咬了咬牙道:“小柔,你与正光间的夫妻关系还得维系,不过,妈从此不再干涉你们的私生活。”
说这话时,刘雨江的脸都在发热,这是允许郑小柔也可以在外面有男人之意了。
一想到这事,刘雨江就想到了刘伟名,心中基本上已确认,刘伟名看来是真的与郑小柔发生了关系,这郑小柔是借这事挑明了她会与刘伟名继续保持那样的关系了。
儿子与郑小柔分居了那么久,也难怪这女人yu火高涨
叹了一口气,刘雨江感觉到自己全身已经失去了力量。
也好,既然说开了,就得借郑小柔的力量帮自己的儿子一把了
刘雨江看向郑小柔道:“小柔,既然大家都说开了,我看正光的事情你还是要回家跟你们家里的人说一下,能够把这件事情化解的话,对大家都有着帮助。”
郑小柔现在的心情其实是真的很复杂,想到了自己与刘伟名的事情时,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非常的复杂,真的是自己都说不清楚。
事情发展到了现在,郑小柔也知道自己毕竟名义上还是韦正光的妻子,韦正光出了事情她不可能不出力,看了一眼刘雨江时,郑小柔也在叹息,韦正光的这个妈也是一个女人啊
“我立即赶回京城。”郑小柔也表了态。
刘雨江听到这话,全身一松,知道如果有了郑家出手,事情就会好办许多。
“小柔,谢谢你。”刘雨江说出了这样的话。
站起身来,郑小柔进屋收拾了一下行李,拉着箱子就离开了。
送走了郑小柔,刘雨江坐在那里脸色灰败,她更多的是想到了自己的名声,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自己竟然与一个年轻人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那发生的事情久久盘旋她的脑海中,根本无法忘去。
不行,黄凌这人决不能够让他顶罪
刘伟名呢?想到了刘伟名,刘雨江的脸色更加难看,她更加知道,这件事情已经无法再涉及到刘伟名了,如果自己再去动刘伟名时,郑小柔那里会有着巨大的反弹
奸夫yin妇
刘雨江骂了一声。
不过,想到了自己与黄凌的事情时,刘雨江就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资格再骂人了。
叹息了一声,刘雨江知道自己这两天运作的事情得重新进行运作,无论是儿子还是黄凌都不能让他们有罪,该保的得保,刘伟名那里就更不要牵扯了,再想想该怎么办吧
郑小柔坐在飞机上,心情非常复杂,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看到刘雨江与黄凌做出那样的事情,轻叹了一口气,刘雨江在刘家非常强势,现在刘家的资源大多掌握在刘雨江的手中,为了韦正光,她到是用心扶持,可是,韦正江根本就不是那种可以上位的人。
对于自己的这个丈夫,郑小柔早已把他看成是陌生之人,郑小柔并不需要丈夫有多大的出息,她唯一希望的就是丈夫能够合格,可是,韦正光从小就娇生惯养,在外头也是花天酒地的,这样的丈夫与郑小柔理想中的那种丈夫差距太大。
眼前慢慢浮现出了刘伟名的样子,更多的是回想起了与刘伟名做了那事的情景,一想到那些情况,郑小柔的脸上就有些发红,自己难道很**?
郑小柔突然间想到了**这个词。
这时的郑小柔根本就没有在意自己撞破了刘雨江的事情,郑家也是一个不好惹的家族,刘雨江他们还没那么大的胆子杀自己,现在大家已经进行了谈判,她就知道,从此之后,自己在刘家也有了很强的话语权。
刘伟名这时已是来到了离省委不远的一家小馆子。
进门上楼之后就看到了坐在里面的宁军,只见宁军的脸上带着笑容,已是站起了身来。
刘伟名急忙上前几步,与宁军握手道:“宁哥今天有时间?”
宁军笑道:“坐下说话。”
两就就坐了下来。
菜很快摆上,两人聊了一些分别之后的事情。
宁军微笑道:“不错嘛,我了解到你的招商工作成效显著。”
“还不都是宁哥帮助的结果,我还打算看哪天宁哥有时间时单独请你吃饭呢,没想到你先请我吃饭了。”
宁军就笑道:“我们这间的关系别讲那些了,这次我也没有想到你会搞出那么大的动静,老板听了也感到高兴的。”
知道他所说的老板就是呼延书记,刘伟名也心中兴奋道:“没想到呼延书记也知道我的情况。”
宁军就很有深意地看向刘伟名道:“你知道不知道,现在省里有一个传言,说你是呼延书记的私生子的。”
说着已是放声大笑了起来。
刘伟名也的些尴尬道:“真是乱说。”
宁军道:“虽然这是假的,但是,呼延书记是真的很关心你的事情的。”想到呼延傲博最近经常过问刘伟名的情况时,宁军都有些吃味。
刘伟名就有些感动道:“没想到他还记得我。”
宁军道:“今天我请你吃饭,其实有一个原因是老板让我跟你说几句话。”
刘伟名就认真起来,身体一正道:“宁哥请说。”
宁军看向刘伟名的眼神中透着莫名意味,他也想好好的看一下对面的这个人物,一个草根竟然与中央的内斗都扯上了关系,真是让他想不到。
想到现在省里面的一些暗潮都与这个年轻人有了一些关系时,宁军对于刘伟名也有了更多的好奇。
看到刘伟名这个样子,宁军就想到了自己刚刚参加工作时的那种青涩。
心中叹气,这刘伟名的运气真是好得不得了。
“伟名啊,呼延书记说了,你有能力就认真把你的工作做好,不管是东风也好,西风也好,就只要守住本心就行了。”
说完这话,宁军就看向了刘伟名。
刘伟名也在细细品味着这话的意思,他发现这句话说得很有深意的样子。
宁军道:“伟名,呼延书记最近都很关心着你的情况,省里面的变化也很大。”
刘伟名听了这话就知道呼延书记应该是知道了自己的一些情况了,这话包含的意思与田师傅的要求差不多,就是不要求自己随意掺杂在上层的事情中的意思了。
刘伟名也想了解一下省里的情况,问道:“宁哥,是不是省里也在发生着一些变化?”
宁军赞许地微微点头道:“有些事情你不必知道,把你的工作做好,只要你认真做事,不论是谁也不能拿你怎么样,你要知道,春竹乡的发展是中央领导也知道的,这次桑主席临离开的时候,在省委一次会议上就专门点了春竹乡园区的建设之事,说他会一直关注春竹乡的发展。”
脸上露出笑容,宁军叹道:“老弟啊,我都有些嫉妒你了,现在你可是在中央领导那里都挂了号的人物啊,只要你不做出太大的坏事,就不会有人敢明着动你沉下心把你的工作做好,这比什么都重要。”
刘伟名的眼睛也是一亮,他明白宁军的意思了,就算是京里的那些家族,在明知道中央领导都重视自己的情况下,就算是想动自己也不可能明着去搞,必须要抓住自己的把柄才行,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如果有了一块免死金牌一般。
“还得宁哥不断指导才行。”刘伟名认真说道。
“老弟啊,你放心,有什么事情你都可以告诉我,我不相信老板看好的人会有人敢明显的整你。”
这时的宁军也显示出了一些霸气,作为省纪委书记的秘书,他也就是在刘伟名这样的人面前才显示出了一种亲近意味,换一个人的话,他的那种矜持也还是要摆谱一下的。
两人一边喝酒,一边聊着事情,喝得差不多时,宁军问道:“伟名,你与那刘梦依是不是在谈恋爱?”
这也是宁军一直在关注的事情,他在这个位子上,刘梦依的情况当然也知道一些,特别是身在纪委,就更是知道了一些外人不知道的内幕。
刘伟名也没有隐瞒,微微点了一下头道:“是有这么一回事。”
宁军就显得有些认真道:“老弟啊,与大家族的子女谈恋受,这事如同一把双刃剑,有利更有弊现在的宁海省非常的复杂,刚刚从中央空降了一个政法委书记下来,形势变得更加复杂了“
刘伟名也关注到了这事,刚刚到来的省政法委书记叫谢逸,看上去是一个年轻有为的人,长得高大英俊,讲起话来也是很有霸气的那种。
看到宁军这样子,刘伟名不解道:“宁哥,这个谢逸难道有来头?”
宁军微微点头道:“谢逸是京里谢家的二子,谢家与刘家向来不合“
这样一说,刘伟名算是明白了宁军的意思了,在宁海省这个地方,刘家的势力并不是很强,这次按理刘家也不应该到宁海来投资,可是,刘梦依却是把她的姐妹们都动员了来投资,对自己的支持可说是很大很大了。
当然,刘伟名也有一个感觉,这次对于刘梦依来宁海的投资,刘家的人竟然没有阻止,这里面就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刘家也想借刘梦依的行为,希望把触角涉入到宁海来,在这件事情上,宁海的人难道会容忍?
很复杂
刘伟名也感到了一种心惊。
宁军一直暗中观察着刘伟名,看到了刘伟名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心中也是暗叹这刘伟名的悟性,这刘伟名真是很有前途啊
“呼延书记是一个什么态度?“刘伟名问了一句。
宁军就在点头,这刘伟名不仅悟性好,还有着政治的敏锐性的,这话问得有水平,中、问了一个呼延傲博的态度,就是想了解一下下一步要如何去做的问题。
“老板没有说什么话,他只是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要求你沉下心来把春竹乡的贫困情况解决,什么时候解决了春竹乡的贫困情况,你什么时候再离开!。”
刘伟名本来就是有着让春竹乡脱贫的想法,听到这话就笑道:“这也正是我所想的事情。”
宁军也笑道:“老弟啊,宁海的复杂并不是你能够想得明白了,你现在的情况就是要做出大的政绩,要做得让中央的领导都赞许,难度肯定很大,但是,如果你做出了巨大的政绩,就真的是没人会轻易动你了。”
刘伟名喝了一口酒叹道:“宁哥,我说个实话吧,我这个人没有太大的追求,我只是想好好的把春竹乡发展起来,没想到。”
摇了摇头,刘伟名真是感慨之极。
宁军也理解了刘伟名的想法,笑道:“得了吧,你现在的发展让多少人羡慕加嫉妒的,好好的工作,别想得太多,有老板在这里,就算有人想动你,也得看看老板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