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仅只是知道刘家会在宁海省受到抵制和打压,刘伟名就明白了自己下一步处境,没有过人的手段,很有可能真的是很难有大的发展,也不知道市里现在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变化。
刘伟名也有一个感觉,估计随着自己这个准刘家女婿身份的****,省里面的一些人针对自己就会重新进行一些布局,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再想那么顺的发展就成了问题。
宁军所说的刘家女婿是一把双刃剑的事情并非没有道理
最让刘伟名郁闷的还是自己这个刘家的准女婿并没有得到刘家的认可,并且刘家还在有人想对付自己,面对着这些压力,刘伟名不得不认真对待。
自从了有与宁军的交流之后,刘伟名就知道这件事情与自己并不会有太大的牵扯了,这次的招商工作也是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草海县的招商成果在整个省里都是放卫星的行为,荣誉更多的是被崔永志他们得去,对此,刘伟名到是没有更多的想法,这次的省城之行真是让他身心皆疲。
刘伟名当然也明白,自己做了那么多的事情,这政绩肯定是大头落到自己身上的,谁也不敢把自己的成绩抹杀。
看到进了家门的儿子,孙智芳真是高兴,老俩口天天看着宁海新闻,知道了一些这次省城招商的情况,也知道草海县在招商中的成果,最让他伴游兴奋的还是看到了电视中儿子向着全国政协主席桑文青介绍春竹乡园区的事情,这对于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说就是一件荣誉的事情。
这两天邻居们看过来的眼神也很让他们兴奋,儿子长脸了
孙智芳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有那么大的出息,看到儿子回来,那种惊喜和兴奋是难以言说的。
“伟名,快坐下喝点水,看把你累得。”孙智芳高兴中就拉着刘伟名说话。
“爸呢?”没见到刘恒成,刘伟名就问了起来。
“他啊,厂长又把他找去了。”
“怎么了?”
孙智芳就笑道:“说是成立一个厂里的专家组,让你爸当了组厂。”
专家组?
刘伟名感到新鲜得很,这厂长也真是会玩虚的,从来没听说过这厂里有这样的组织啊。
随之就明白了厂长高峰清的用意,是要用这样的事情来交好自己也难说了
看了那么多的官场人物,高峰清的这一手他是很轻易就能看穿,借着自己的父亲和大姐,高峰清也在进行着投资
孙智芳这时已是忙着打电话了,把刘伟名回家的事情告诉了大家。
看到母亲在打着电话,刘伟名微笑着看着她的动作,心中终于也有了一种宁静,还是家里好啊,在这里没有任何的争斗
没过一会,父亲就匆匆赶了回来,刘恒成明显也是高兴。
老远就传来的他的声音,看上去精神越来越好。
又过了一阵时,大姐刘莹也回来了,身后还笑眯眯地跟着厂长高峰清和厂办主任郭芯芯,那郭芯芯的手中还拎着一些礼品之类的东西。
“二弟,高厂长来了。”大姐刘莹一进门就大声说道。
刘伟名向大姐看去时,现在的大姐也打扮起来了,整个人容光焕发的。
刘伟名忙起身向高峰清握手道:“高厂长来了?”
“哈哈,听小刘说起你回来了,我就赶了过来,没打扰吧?”
一家人忙着请高峰清坐下。
坐下之后,高峰清笑道:“老弟这次真是给我们县长脸了你的事迹我都知道了,那么多的投资都能够拉到春竹乡去,相信春生乡很快就会有一个大的发展了。”
高峰清现在心情也不错,通过刘家的父女,自己算是与刘伟名拉上了关系
暗中观察着刘伟名时,高峰清也是暗自感叹,刘家的这个二儿子算是出息了,相信其发展还很远大,是得进一步加深与他们家的关系才行,相信有了这样一个强大的靠山,自己下一步的关系网就算是进一步拓展了。
刘伟名就笑道:“还需要各方力量的大力支持才行,高厂长对春竹乡的捐助之情我一直记在心里的。”
高峰清就笑道:“应该的,应该的,我们厂最近也有一个计划,想开拓一下市场,投入一定的资金到春竹乡发展,借借你们春竹乡的东风,还请刘乡长多多支持。”
刘伟名点头道:“春竹乡的经济园区规模极大,下一步三省通道打通之后,那里必将成为一个中心,高厂长这个时候决定到春竹乡去投资,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我相信回报必然很大。”
大姐刘莹已是帮着高峰清和郭芯芯泡了茶端上来。
高峰清就说道:“是啊,我们的厂已经处于停滞了,必须得另外开拓出市场才有希望,这不,成立了一个厂里的专家组,目的就是想研究一下厂里的发展方向,刘老在这事上提出了许多有建设性的建议啊“
刘恒成忙摇手道:“哪里,哪里,我就是随便提了几个意见。”
高峰清满脸严肃道:“别小看这些建议,下一步如果厂里能够有所发展,这些建议就是金点子了。”
刘恒成说是意见,高峰清改成了建议,这词把意思就完全进行了改变。
刘伟名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提出了些什么,只是微笑地看着高峰清做戏,这高厂长也是一个人精,知道通过父亲和大姐来与自己搭上关系
高峰清显得很是热情,鼓动着大姐和父亲,非要一起去吃饭,刘伟名也没办法,只好与高峰清一道去外面吃了饭。
回到了家中之后,刘伟名看到大家都坐在那里,大姐更是心情愉快的样子,脸上表现出了严肃的样子,对大家道:“有些事情我得跟大家讲一下。”
“二弟,你有话就说嘛,那么严肃干什么。”大姐刘莹说道。
孙智芳也说道:“就是,伟名,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好了。”
刘伟名就严肃道:“爸、妈、姐、姐夫,说实话,我们家的情况是好转了许多,但是,要保住这样的生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今天看到了高厂长的情况,我有些话还真是想说一下。”
“二弟,人家高厂长真是对我们家很好的,你的意思是他不好?”刘莹道。
“大姐,现在我们关起门来说一家人的话,有些事情我得提醒你们一下才是,你认为高厂长真是对你很好,对爸很好?我看他也是一个有心人的。”
姐夫林飞就说道:“我看伟名说得不错。”
刘莹就瞪了他一眼。
刘伟名看向息的父母道:“爸妈,你们想过没有,以前高厂长这样热情地对待我们家吗?大姐找了厂里多次,她上岗了吗?”
“伟名,这事我们都清楚,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的。”刘恒成说道。
“不错,正是看在了我的面子上,高厂长才这样对我们家的人亲热,今天的事情我要说大姐一下了,我回家的事情怎么就让高厂长知道了?”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高厂长说过,如果你到了家里,他要来拜访你的,接到了你的电话,他又正好在办公室,我就说了,怎么了,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刘伟名叹道:“大姐,你怎么就不多几个心眼呢,这样的事情的确不是大事,可是,很多事情就是从小事发展起来的。”
想到现在省里面的情况,再想到有人要针对刘家时,刘伟名感到自己的家庭可能会是别人的一个突破口,不把家里的情况管好,还真是有可能会出现情况。
林飞这时也说道:“伟名的顾虑是对的,我也感到这事得重视,伟名没有任何的势力和后台,发展到现在真是不易,肯定有着太多的人盯着他的位子,这社会上玩阴谋的人太多了,如果伟名有个闪失,家里的情况就不会再是这样的情况了小莹,你也得注意一下了,别把伟名卖了还在帮人数钱。”
这次刘莹到是没有说话了,别看她能够把林飞管住,她也知道,林飞有着他自己的想法,平时不说话,说出来的话都很有见识。
刘伟名也是赞许地看向姐夫道:“林飞哥说得不错,别看现在厂里仿佛对你们很重用,这一切都建立在我当了一个乡长的基础之上,如果哪一天我没当这乡长了,我相信又会是另外的一种情况了。”
想到了刘家在刘伟名没有当上领导时的情况,大家也陷入了沉思,如果真的发生了刘伟名失去官位的情况,刘家肯定会有另外的变化
刘莹也有些急了,问道:“二弟,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才好呢,他是厂长,难道我不该听他的?”
想到这段时间那轻松的工作情况,刘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刘伟名这时想到的是自己下一步将要投入到更加复杂的环境中的事情,也在思考着如何安排家里的情况。
“这事我会帮你们考虑。”暂时也没有想好,刘伟名原先到是想过,在县里面搞一个公司,把家里的人都弄去搞这事,后来一想,这样就是把自己的把柄递到了敌人的手中,是一件不妥的事情,还真是有些难办,父亲到是好办,办个退休,想到哪里去都行,关键的还是大姐和姐夫的问题,也许可以让他们换一个地方
“姐,如果你去开放城市发展,你愿意吗?”
刘莹的眼睛就是一亮道:“谁不想去好地主,草海这个破地方我是呆怕了,不过,以我的能力,我去做什么事情呢?”
刘伟名看到大姐同意离开时,就看向了父母。
刘恒成到是想得清楚,对刘伟名道:“伟名,你别看我们,我心里面明镜似的,你只要能够把你大姐他们安排好了,我和你妈没事。”
刘伟名道:“我只是有一些想法,暂时还没想好,反正会很好的进行安排。现在先这样吧。”
刘伟名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之后,他自我感觉成熟了许多,一桩桩的事情都表明了官场的凶险,表面上无波的官场,谁又知道里面埋藏着的是巨大的危机。
回到了家里才发现,自己的家庭已经在逐渐享受到了自己进入到了官场的利益。
难怪那么多的人想做官,做了官之后不仅是其本人,他的家庭都会从中受益。
再想到自己的大姐发生的一些变化,刘伟名的心中已是有所警惕。
外人只看到了自己光鲜的一面,又有多少人知道自己一直走的是那种钢丝
叹了一声,刘伟名从床上坐了起来。
点燃了香烟之后,刘伟名慢慢吸着。
窗外已是灯火昏暗,夜已深了。
官场催人老,刘伟名发现自己才参加了工作不到一年的时间,心态却已是变得老了许多,根本就没有了那种青春的气息。
刘伟名在家里有着一间专门的房间,就算是他没在这里,父母还是专门为他留着,置身在这样的房间里面,刘伟名感到很舒服,比起那豪华的宾馆好得太多。
一支烟抽完,刘伟名的心情也算是平静了下来。
既然走到了现在,就得努力走下去,也许自己认为自己走得很难,可是,春竹乡还有那么多的人把信任的目光放在了自己的身上,这担子无论如何也得挑起
在烟灰缸里按熄了烟头,刘伟名正要重新倒下时,手机突然间响了起来。
看看时间,已是深夜…。
接听之后,里面传来的声音让刘伟名就是一愣,没有想到竟然是郑小柔打来的电话。
这个女人对刘伟名造成的改变极大,刘伟名无论如何也难以忘记这个美得惊人的女人,真是没有想到,这…来钟会专门打来这样的电话。
“小柔。”刘伟名道。
对方就是一声轻笑,郑小柔笑道:“没有打扰你休息吧?”
听得出来,郑小柔现在的精神极好。
“睡不着,起来抽了一支烟,刚要躺下。”刘伟名说道。
郑小柔道:“没打扰就好,我也睡不着,想到打个电话跟你说点事情,就打了。”
这是一个自主性极强的女人
刘伟名对郑小柔有着自己的评价。
刘伟名感到自己都无法看懂这个女人,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有时想起这事,刘伟名也感到难解,这个女人完全不同于其她的女人,就算是与自己做了那事之后,提起裤子就能离开,并没有要死要活的哭闹,再次见面时,她又表现出了一幅没发生任何事情的样子,根本无法从她的表情中看出特别的东西。
现在半夜三更的打来电话,表现得又那么的自然和亲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