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从崔永志的办公室出来,刘伟名迎面就碰上了高震山原来的秘书常明光,这时的常明光显得很是苍老的样子。
看到刘伟名,常明光的眼睛就是一亮,招呼道:“刘乡长。”
看到常明光的样子,刘伟名一愣之下,差点认不出他了,现在的常明光已经没有了当高震山秘书时的那种神情,整个人都显得很是颓废的样子。
这人其实到是一个人才,只是时运不行而已
这是刘伟名的一个想法。
随之,刘伟名的心中一动,高震山的人在这县里还是有一批的,由于有一个崔永志的存在,大家都不敢用他们,自己现在不是需要一些力量吗?收编了他们的话,到是一大助力
这事得好好的想一下了
“常秘书,到哪里去?”
常明光心中感叹,自己以前在刘伟名的面前还是高高在上的人物,现在看看刘伟名,已经反超了自己了,这人的命运真是难说得很。
“刘乡长,我出去办事。”
伸手握住常明光的手,刘伟名道:“明光,怎么那么见外,叫我伟名就行了。”
常明光就有所感动,用力握住刘伟名的手摇了摇。
“怎么样,中午我请客,你找几个人来一起坐坐?”刘伟名微笑着说道。
常明光现在在县里真的是度日如年的,他当然也在思考着自己的未来,现在刘伟名这个注定要成为副县级的人物递过了橄榄枝,他就知道自己的机会可能又来了,眼睛一亮,常明光道:“还是我们请你吧。”
刘伟名到是无所谓谁请谁,让常明光约人,就是想看看他有多少的悟性,能不能够理解到自己的用意。
两人约定了时间之后,刘伟名大步离去,他还得到县长赵卫江那里去一趟。
看着刘伟名的背景,常明光的表情变化不定,能够当高震山的秘书,他当然有自己的一套,刘伟名的意思他第一时间就明白了。
看来刘伟名也看出了他需要建立他的系统的问题了
投入到刘伟名手下去?
常明光知道这是一个对自己来说很重要的机会,搞得好的话,自己的命运从此就将得到改变,搞得不好的话,会随着刘伟名再次倒下,如果再倒下,自己就算是彻底没指望了。
这事得好好的想一下了,刘伟名肯定不是希望自己以朋友的方式投过去,只要投过去了,那就是他最铁心的手下,到是得好好的想一下才行
也没有离去,常明光重新回到办公室里,从地那里沉思着,分析着,权衡着。
“刘乡长,安排在草海大饭店了。”常明光打来电话时仍然用的是刘乡长的称呼。
刘伟名听到他这样的称呼暗自点头,别看是这样的称呼,这称呼已经说明了常明光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了,这人看来是下了决心投到自己一方。
用“伟名。”的称呼显得太亲热,还有平等的意味,以前常明光都是这样的称呼,现在用“刘乡长。”的称呼虽然大众化了一些,却也恰到好处,主动把自己的身份降了一些,说明了常明光是有了投向自己的心理准备
刘伟名看得明白得很,自己现在无论在什么方面都已强过了常明光他们,没有自己的帮助,常明光他们这样的一批高系人物就不可能再有翻身的希望,他是聪明人的话,就一定会有选择。
现在看起来常明光是想好了
刘伟名来到草海大饭店时,常明光和几个人早已等候在了那里。
一看到来的人时,刘伟名就是一乐,都还是自己认识的一些人,从看到的情况看,这几个人要么就是常明光这样坐冷板凳的人物,要么就是在单位上并没有什么实权的人物,一两个虽然是一把手,也坐得不稳了。
大家握手之后就进入到了包间里面,刘伟名很自然就被推到了主位上坐下。
虽然里面有人的级别与刘伟名也差不多,但是,常明光也有他的道理,刘伟名现在是享受副县级待遇,有了那么大的政绩,副县级是很稳的了,刘伟名比在座的人都级别高,大家也都附合着。
刘伟名坐在主位上之后,突然明白了崔永志他们为何很喜欢呼朋唤友坐在一起的感觉,这样处于众人中心的感觉真是不错。
环视一下四周,除了常明光这个原来的高震山秘书之外,还有水利局长曹大维、卫生局局长苏昌全、财政局副局长江贵喜、县旅游局副局长柯喜仙、县交通局副局长苏林成、县人事局副局长李江山、县企业局副局长郑方、县委办干部畅忠。
人来真是来得有些多
刘伟名坐下之后,常明光进行了介绍,介绍完人员之后,常明光又补充了一句道“
刘乡长,大家以前都是高书记信任的同志。”
刘伟名就微微一笑,这常明光是把高震山的一些人都拉来了,也不知道这些人中到底有几个是自己可用之人,今天算是与大家见面了,至于可不可用,那就还得进一步的观察。
目光在常明光的脸上看去时,常明光并没有太特别的表示。
果然是当了秘书的人,并不会轻易用他的想法来影响别人,认真说起来这常明光给高震山当秘书还是合格的。
想到高震山走了之后都没有带走常明光时,刘伟名就有些为常明光不值,为高震山服务了那么长时间,并没有得到高震山的真正信任。
据刘伟名一直以来的了解,这个常明光各方面的素质还是不错的,跟错了人的结局成了这样,他如果没有一个机遇,人生就不可能再有发展,才三十来岁的人,都已有了不少的白发,可想而知他的日子过得是如何的艰难
“刘乡长,你真是厉害,草海县那么多年都没有招商上的突破,这次你一出手就是数十亿的投资,我看啊,这业绩放到全省都少见。”财政局副局长江喜贵一竖大拇指就开始赞扬着。
大家也附合着。
县旅游局副局长柯喜仙是唯一的一个女性,人到是长得不错,三十来岁的女人,就笑道:“我记得在县委常委会上还下了军令状的,在一年之内必须要完成多少多少的招商引资任务,否则的话一年一到就将一撸到底,当时许多人都认为刘县长不可能做到,现在看来,大家都小看了刘县长了全县都数不出一个刘县长这样年轻有为的县长了。”
这女人很会来事,直接就把刘伟名称呼为县长。
大家开始时也感到有些意外,随之一想,有了这样的政绩,刘伟名那县长就根本不可能跑了,这柯喜仙改称呼那么的及时,很厉害啊。
一时之间对刘伟名的称呼也在改变,大家都开始称呼刘伟名县长了。
刘伟名并不希望现在就有人把自己的称呼改成县长,忙对大家道:“各位,如果大家看得起我刘伟名,还是称呼我伟名吧,县长的称呼切不可为。”
常明光就说道:“我们听刘县长的,现在称呼一下可以,下去之后还是暂时称呼刘乡长好了。”
有了这样的态度,大家才没有再在称呼上继续。
有了这称呼上的改变之后,本来还有些勉强的人们仿佛心态也有了新的改变,对刘伟名就更加的恭敬起来。
毕竟刘伟名如果是副县长的话,就理所当然比大家的官位高一些了,从心态上大家更容易接受一些。
“各位,现在刘乡长正在全力发展春竹乡园区,大家可得多多的支持才是。”常明光毕竟还是当过高震山秘书的人,在大家的心目中也有着一定的影响力,他首先就说话了。
有了常明光的这话,大家当然是大声表示会全力支持工作。
刘伟名细心观察着在座的这些人情况,通过一些细节上的表现之后,刘伟名有一种发现,常明光这人很会来事,也看得明白方向,是真的存了投奔自己之心。
这个柯喜仙就有些浮了,见风使舵的人物,只能利用,并不可重用。
卫生局长苏昌全是属于那种投靠无门,迫不得已才投来的那种,同样也不是可用人物。
财政局副局长江贵喜到是有了与常明光一样的心思,这人到是可以一用,想到下一步自己需要财政局的地方较多时,刘伟名感到可以重点关注一下这个人,如果他真的下了决心投到自己一方,到是可以培养一下。
其他的人一时之间还真是有些无法看得明白。
刘伟名也没有想过自己拥有王八之气,这些人一下子就投了过来,现在这些人有这意向就已经不错,至少自己下一步还是有了一些消息渠道,不再是原来那样对县里的事情一无所知。
县委办干部畅忠对刘伟名道:“刘乡长,我听到一个消息,对于春竹乡的发展,县里由于估计不足,现在一下子拥入了那么多的企业,县里将有可能要对园区班子进行调整,我很想到春竹乡来跟着刘乡长干,不知刘乡长看不看得上我?”
这畅忠直接就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当着那么多的人就表达出了投靠刘伟名之心,刘伟名就看向了畅忠。
畅忠是一个一般的工作人员,由于跟常明光熟,常明光才把他带来,目的也就是想让刘伟名多一个消息来源,可是,他现在说出这样的话就有些不妥了,一个工作人员,到了春竹乡,是安排成领导,还是安排成办事员呢?一个县委的干部安排下去,最少也是领导干部才合适吧?
这不是让刘伟名发难吗?
常明光笑道:“畅忠,现在想到园区的人很多,没想到你到是先跑来走关系了,不要说是你,我也很想到园区去工作的,我看啊,在这件事情上还得县里决定,刘乡长现在要答复你还很为难的。”
刘伟名感觉得到这畅忠并不是一个稳重的人物,在这样的场合提出这样的要求,说明了他这人目前还不是自己想用的熟练工。
好在常明光明白自己的意思,直接就挡下了。
常明光现在都有些郁闷了,这个畅忠也是在县委里面不得志的人物,自己是想到刘伟名需要一些各方面的人手,这才把他也找来了,没想到他到是一上来就提出了这样的要求,这让刘伟名怎么看自己啊
常明光已经想得非常清楚了,刘伟名有着后台,又弄来了那么巨大的投资,他的政绩就将有保障,下一步只要不出意外,就将是一个稳步上升的情况,在这样的情况下投到刘伟名的手下,自己翻身的可能性极大,他也是存了再搏一把的想法。
看来今天的安排还是不够细啊
常明光现在的想法才算是定型,知道今天的安排还是随意了一些。
刘伟名今天当然也并没有指望会有什么收获,有这样的效果已经不错,自己坐在了这里其实就已表明了一个态度,自己在县里也算是一号人物了,他相信,到来的这些人回去之后会好好的思考,该下决定的一定会下,如果现在都不下决心,下一步自己是用都不会再用他们。
算是第一批人吧
刘伟名在酒桌上并没有谈招揽的事情,只是与大家聊着春竹乡的发展,介绍着这次到了省城参加洽谈会时的经过。
一时之间到是显得很是热闹。
卫生局局长苏昌全哈哈一笑道:“刘乡长,你们那个老同学真是不错,工作做认真负责的。”
刘伟名知道他说的是黄雪丽,也带有示好之意,微笑道:“她在班上就一直是班干部,很有能力的同学。”
苏昌全就点头道:“看得出来,看得出来,是不是把她也叫来?”
看到大家都疑惑的样子,刘伟名笑道:“今天就算了,下次吧。”
苏昌全就介绍起了黄雪丽的情况。
刘伟名的心中一动,也许人才并不一定要从这些老油子中获得,自己的时间还多,可以慢慢的从基层寻找一些人慢慢进行安插。
又来到了熟悉的那通往春竹乡的道路上,刘伟名的心情非常不错,无论省城多么的繁华,却也没有自己工作的地方那么的让人亲切
招商工作已经告一段落,下一步的主要工作就是全力发展春竹乡的问题,许多的事情都得回到乡里之后展开,时间紧任务重啊
刘伟名虽然对于园区的招商工作有着预感,却也没有想到会那么的好,征地搬迁的工作虽然在做,现在看起来,做得就远远不够了,基础的工作如果没有做好,那么多的人一下子涌进来,春竹乡还能够运行得顺利吗?
没有住的地方是一个问题,没有吃饭的地方又是一个问题,水电畅通更是一个问题,太多的问题盘旋在刘伟名的头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