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王报国专注地开着车子,刘伟名坐在车上,目光注视着这条通往春竹乡的公路,经过大家的努力,公路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整条的公路已经没有了原来的那种破旧。
想到省里即将要对这通往春竹乡的公路进行修建时,刘伟名还是有些激动。
他并不后悔带着群众修了这条公路,在一些人的想法中,他们干的活完全就是一种白费功夫的事情,现在花了那么大的精力修了路,到时候省里规划下,公路肯定得重修,完全就是一种浪费。
刘伟名却深深知道,如果没有群众自发修路的行为,中央就不会知道有这样的一个地方,也就不可能指示省里得点把这里的路修好,群众的修路是一种精神,是一种导火线,意义非常重大。
可以说这条路就是一个态度,是一个引来发展的重要导火线,意义非常深远
“刘乡长,你到哪里了?”方怡梅的电话打了过来。听得出来,她的心情仿佛有些激动的样子。
方怡梅和温芳都是先期回到了春竹乡的,刘伟名办完了事情才赶回春竹乡。
刘伟名就说了自己到达的地点。
方怡梅就笑道:“刘乡长,群众知道了你在省城招商的事情很激动,他们知道你一直都在为他们努力着。”
刘伟名就说道:“这本来就是我们乡里班子的工作,让大家发展起来,我们不做这事,谁来做呢?”
方怡梅就笑道:“大家可不这样想,那么多的领导到了春竹乡都没能发展起来,干群关系早就不是太好了,现在你全心全意为大家服务,大家早已把你的情义记在了心里。”
刘伟名就在想,这事回去后得好好的引导一下才是,别搞得大家只知道有自己,不知道还有一个乡党委班子,这样不好。
方怡梅道:“乡里的招商工作太震动人心了,群众都激动了,会有一个惊喜等着你’
看着已是挂了电话的情况,刘伟名微微一笑,方怡梅都对自己保密起来
当车子进入到距离春竹乡还有着三里路的地段时,刘伟名看到了是专门让人搭建的“春竹乡人民政府欢迎您。”的一个标语。
很亲切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到了
刘伟名看着这修得很好的公路,脸上露出了笑容。
刚转过一道弯,刘伟名吃惊地看到公路的两边站满了大群的村民。
一眼望去时,仿佛全乡的人都来了似的,密密麻麻有着太多的人。
群体事件?
这是刘伟名的第一个感觉,想到自己刚回来就碰上了群体事件时,刘伟名也有些心惊。
还没有等刘伟名从惊愕中恢复过来,只听到轰鸣的锣鼓声敲了起来,更有着鞭炮的爆炸声,以一些村长为首,人们朝着他的车子就涌了过来。
虽然大家的身上都很破旧,一些人的脚上更是穿着露出脚指的鞋子,但是,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有着一种灿烂的笑容。
刘伟名从车子里走了下来,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这时,就见杨品志等几个村长一齐走了上前。
杨品志把手抬了一下,就见震耳的锣鼓声一下子停了下来,村民们把目光都望向了刘伟名。
“乡亲们,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刘乡长回来。”
随着他的声音传出,顿时之间,那锣鼓声再次响起,每一个乡民都露出笑容看着刘伟名,把他们的手拍得很响很响。
看着村民们那纯朴的表情,想到他们是用这样的方式在感谢着自己的工作时,刘伟名在省城里的种种经历顿时涌上心头,泪水在眼圈里面打转,他有着一种想放声痛苦一场的感动。
自己只是本着自己的良知去为大家做了一些事情,得到的回报却是这么的大,这时的刘伟名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委屈感觉,他知道自己的所有委屈都很值很值。
鼻子在发酸,嗓子中仿佛就有什么东西堵着似的,刘伟名只能是把双手抱在一起,用一种古礼向着大家不停鞠躬。
这时的刘伟名根本不法说出话来。
杨品志再次抬了抬手,人们再次静了下来。
“乡亲们,刘乡长好不好?”
“好。”震耳声音传来。
“刘乡长为我们做的事情大家记下了没有?”
“记下了。”大家再次发出了震天的高呼。
“乡亲们,自从刘乡长到我了们乡,我们乡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我们有了奔头,有刘乡长在我们乡,这是我们的福气,今天刘乡长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回来了,我们该怎么做?我们要用我们最高的礼节迎他回乡。”
村长赵大林大声道:“都准备好了没有?”
“准备好了。”
听到这声音,赵大林对刘伟名道:“刘乡长,大家伙对你的恩情没有更好的表示,今天,你就让大家尽尽自己的心吧。”
说话间,只见一把用椅子编织好的巨大椅子抬了过来。
“请刘乡长上坐。”
刘伟名知道这是乡里民间最重的一种抬椅礼节,忙摇着手道:“不好不好。”
长河村的老支书胡仁民颤颤走上前来对刘伟名道:“刘乡长,自从你到了我们春竹乡,每一件事情大家都记在了心里,你的心中装着的是大家伙,修了学校又修路,引来了药材收购站、教了大家种灵芝,这一件件的事情全都是让我们能有饭吃的好事,大家都记得你跟大家讲过的春竹乡的发展方向,现在,你又到了省里引来了许多的公司,大家都知道了,当那么多公司到来的时候,我们春竹乡就会有一个大的发展,大家伙也知道,你为了大家有饭吃,在园区的发展中把大家的利益都考虑了进去,可以说你的恩情已是惠及到了春竹乡的每一个村民,今天,大家都是自愿到来的,没别的,就想表达一下大家的心意。”
刘伟名好不容易才压下了自己那无法平静的心情,诚恳道:“各位乡亲,我是你们的乡长,做为乡长,做这些事情是我份内的工作,大家回去吧,要相信政府,党中央也是一直关注着大家的,相信你们的明天会越来越好。”
胡仁民的身边这时来到了几个老头老太太们,大家就看向了刘伟名道:“刘乡长,你为大家伙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如果你今天连让大家表达一下心意的要求都不同意,我们几个只好向您下跪了。”
一个叫李琼凤的老太太握住刘伟名的手道:“刘乡长,如果没有你,我和小孙子就活不到现在。我最记得的就是在地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你冒雨来到了我们的家里,是你亲自扛着一袋米送到了家中。”说着就泪流满面。
另一个叫黄大丫的老太太也拉着刘伟名的手道:“我老伴摔断了脚,我记得很清楚,你背着他送到了乡卫生所,又安排村里让我们家进入了灵芝种植组,现在全家有那么大的转变,你这恩情我永远记得。”
大家越说越激动,更多的人是因为刘伟名的各项政策受惠。
刘伟名扶着他们道:“我们是党的干部,既然党把我们安排到了春竹乡来工作,做这些事情就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如果见到群众有了困难不主动去帮助,这才是我们的失职别这样,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相信每一个干部看到你们有了困难,大家都会主动去做的。”
胡仁民看向刘伟名道:“刘县长,我们都是直人,不会说什么,你请上坐,今天你不坐的话,我就跪下了。”
“对,刘乡长不坐的话,我们跪下了。”
眼看着大家就将跪下,再看到群众们热切看着自己的双眼,刘伟名急忙说道:“行,我就坐一次。”
看着刘伟名坐上了那把巨大的椅子,锣鼓声再次响了起来。
人们排在两边,就这样把那巨大的椅子向着前方传送。
他们是要用自己的双手来把刘伟名迎进乡政府
坐在椅子上,看着一张张纯朴的笑脸,看着一双双布满了老茧的手紧紧抓在椅子上,刘伟名的心中感动之极,泪水在眼眶中流动。
一种巨大的感动涌动在心中,他知道自己必须更多的为大家做事,如果不更好的为大家做事,就无法报答大家的这种信任之情。
一双双大手稳稳抓住那椅子边,刘伟名就这样被大家不断向前传送,三里的地界上,人们如同在做着一个接力赛。
春竹乡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以前来的干部们与村民们的关系大多都是有着一种对立或是抵制,可是,现在的情况却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刘伟名是由大家接力着把他迎进了乡政府。
虽然大家的身上都显得破旧,可是,他们的那一双双的手却显得有力,手很黑,还开裂,人们的脸上却是透着一种信任,仿佛就是希望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一下自己的那种感激之情。
刘伟名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会是那么的深得人心,救了大量学生的事情是大事,受惠的家庭遍及全乡,大家都有着一些亲戚的关系,救了一家就等于救了大家。
捐助的衣服同样是一件大家受惠的事情,许多人现在身上穿着的都还是刘伟名通过各种的渠道捐助而来的衣服。
这些都还不算,最重要的是灵芝和种植技术和药材收购的事情让大家看到了刘伟名的为民做事之心,眼看着全乡就将在刘伟名的带领下发展起来,对于刘伟名,大家从心底里面产生了一种感恩之心。
一个老头站在一旁看着这情景,感慨道:“记得以前曾经有过这样的事情,不过,那是旧社会的一个地主家里迎亲才搞的,是花了大量的银子才请了人来做这事。”
另一个老太太道:“那是春竹乡的一种最高规格的礼节,过去都是要花大量的金钱的。”
老头道:“小刘乡长是真的在为我们做事,他是一个好官。”
老太太点头道:“有小刘乡长在春竹乡,我们都有盼头。”
刘伟名并不知道大家在议论着自己的事情,他坐在这竹椅上面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这竹椅很稳
虽然刘伟名也明白一个官员必须要低调,太出众了必然会成为众矢之的,但是,他同样也知道,自己既然有了为乡里的群众做事的想法,就绝对无法做到平庸。
招商取得了那么巨大的成果,这明显已经低调不了,现在村民们做出了这样的事情,虽然是村民们为了表达自己的心意的行为,落到一些对手的眼中,他们肯定又会拿来说事。
开始时刘伟名还显得有些担心,但是,随着他的目光看向了那一双双握紧了椅子的大手时,那种担心也慢慢散去,高调又能如何,大不了自己不当这官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自己的工作至少得到了群众的拥护,这已经足够了
刘伟名的眼睛中已是透出了一种坚毅,那种前怕狼后怕虎的想法也在离他而去。
刘伟名自己都不知道的是他现在的心态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
本来还是坐着的刘伟名,这时已是站了起来。
竹椅很平稳,站在上面并没有那种非常摇晃的感觉。
锣鼓声、鞭炮声震天直响
迎着风,刘伟名的目光中更加的有神。
看向这自己非常熟悉的乡间,刘伟名的胸中充满了一种豪情。
人的一生不就是要达到一种无法悔吗?
自己虽然参加工作的时间并不长,但是,自己做的事情是从心底里面为群众所做,自己已经无法悔于自己所做的事情了。
看到刘伟名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家并不知道刘伟名为何要站起来。
杨品志挥了一下手时,锣鼓声和鞭炮声都已停下。
本来喧闹的四周变得静了下来,不变的还是那传送着的竹椅。
刘伟名这时的心中充满了一种强大的斗志,他再也不怕任何的困难,心中所想的就是要把这春竹乡建设成一个富裕之地。
“乡亲们。”
刘伟名站在那竹椅上大声喊道。
听到刘伟名说话,那传送着的竹椅也停了下来,无法数双粗壮的大手就紧紧抓住了那竹椅。
平静了一下心情,刘伟名的目光环视了一下四周。
这时那赵大林把一个话筒递了过来。
拿起了话筒,刘伟名大声道:“乡亲们,今天你们让我刘伟名感受到了一种信任,这样的信任之情让我感动,也催我奋进。”
说到这里,刘伟名的心情再次浮动着。
“乡亲们,我们春竹乡贫困的时间太久了,久得许多人都已麻木,但是,我完全相信,只要我们全乡的干部职工,全乡的人民群众团结起来,我们就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春竹乡已经在开始变化了,我们就将走上一条富裕之路。”
刘伟名的声音在这山间公路上回荡着,人们都把目光看向了刘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