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与这些学生聊天真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不知不觉中学校已是敲起了睡觉的钟声。
刘伟名挥了一下手道:“去吧,记住你们的话,自己给自己规划一下你们的人生,我希望你们的人生会越来越精彩。”
看着大家兴奋中离去,刘伟名的心中充满了一种温情,这些孩子很纯真
“刘老师,你也早点休息。”杨玉仙小声对着刘伟名说道。
转身才发现杨玉仙和崔月兰都还没有离去。
崔月兰道:“刘老师,我知道你喜欢学习好的人,你放心,我一定会超过玉仙。”
哼了一声,杨玉仙道:“能不能超过还难说。”在学习上她到是非常自信。
两女眼看着又要斗起来,刘伟名忙说道:“我希望你们两人互相帮助,共同提高,在中考中你们谁也不能掉队,到了县一中,你们更要团结互助。”
崔月兰笑道:“刘老师,我听你的话,只要是你让我做的,我都会去做。”说话间就再次抛了一个媚眼给刘伟名。
看到她这样子,刘伟名感到得跟普丽仙交流一下了,这女人把她的女儿都教成什么样子了
杨玉仙也小声道:“刘老师,你需要什么就跟我说,月兰能做到的,我也能。”
刘伟名看着这两个发育得很好的女孩,就感到有些发晕,挥了挥手道:“快去睡觉去,好好学习刘老师就高兴了。”
看着两个女孩子离去,刘伟名摇了摇头,有些无法语了,这两家的家长都教育了一些什么啊
看着那在风中飘着的短裤,刘伟名又在冒汗了,自己刚才把短裤都藏了起来,竟然还是被她们找到了去洗,看来自己的宿舍已经被她们当成了自己家了,什么东西都藏不住了
睡在床上,闻着明显今天拿出去晒过,散发着太阳晒过的那种独特香味的被子,刘伟名久久无法入睡。
事情越来越多了,随着园区建设的启动,外面的人会不断进入,许多的工作都得跟上才行。
刘伟名细细盘算着该从何入手的问题。
方怡梅的电话打来时刘伟名仍然没有入睡,那么晚了这方怡梅还打来电话,刘伟名知道她也是一个无法入睡的人。
“你还没睡?”
“想你嘛。”方怡梅的声音中透着的是一种撒娇的味道。
听到方怡梅用这样的声音说话,刘伟名就笑了笑,这个女人很特别,现在不知道他是情多一些呢,还是权多一些,刘伟名明白,方怡梅和温芳都是同样的女人,她们陷入官场的时间多了一些,更看重的还是权力。
当然了,刘伟名也明白,只要自己手中有着强大的权力,她们就肯定会成为自己最铁杆的手下。
没有了权力呢?
现在她们很有可能会叛走,但是,随着自己的权力越来越大,她们那叛走的可能性就会逐渐消失。
刘伟名有信心自己能够永远让他们忠于自己。
很远的事情了
刘伟名只是转念了一下,就把这事抛到了一边,现在谈这些还早。
两人聊了几句情话,方怡梅道:“伟名,今天我发现了一些事情得跟你交流一下,我看到了乡里的班子成员们有着一些真实情感的表露……”
方怡梅就把自己观察到的情况向刘伟名讲了一遍。
刘伟名到是听得仔细,听完了方怡梅的讲述,暗自也是点头,方怡梅观察得很细,这些情况自己也有一些分析,现在有了方怡梅的观察之后,下一步在处理问题时自己就有了更多的侧重。
“我明白了。”刘伟名说了一句。
“伟名,还有一件事情我一直不解,温芳仿佛一直都在维护你似的,你老实告诉我,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刘伟名当然不可能说出自己与温芳的****,哼了一声道:“你屁股痒了,小心我打你,乱说什么,她是书记,我是乡长,她当然为了团结要维护于我了,这样的话不能乱说。”
嘻嘻一笑,方怡梅道:“我等着你来打我的,来啊,我等着的。”
刘伟名就摇头,这方怡梅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吸引自己,这女人真是让人难猜
还别说,听着方怡梅这样的声音,刘伟名就有些欲情高涨起来。
两人都知道这事在外面可以做,在这众目之下的乡里,根本就不能去做,聊了一阵才挂了电话。
还是把心放在工作上吧
刘伟名叹了一声,自己现在是感情混乱的时候
县副级
随着刘伟名在招商工作上取得的巨大成功,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也是能够震动大家心灵的事情呈现在了大家的面前,刘伟名这个刚刚参加工作不到一年的小年轻人就将成为副县级领导了
一个如此年轻匠人竟然要成为副县级,一下子就将压在那么多混了一辈子官场的人们上面,这真是让人难以接受,难以接受啊
草海里面一时间就有些人心浮燥了。
刘伟名的上位是许多人无法接受的,太年轻了他如果上位了,不就是证明了大家的无能?
人性在这个时候也表现出了它的一面,那就是嫉妒之情。
如果要挡住刘伟名前进的步伐,唯一的一个理由可能就是资历的问题了。
有着太多的人不希望刘伟名冲上云,可是,眼看着他就要冲上去了,就那么轻易让他上去?
当然了,这话是绝对不可能说出来的,但是,暗中设置一些障碍还是要做的。
县委副书记鼓学云刚刚从市里开会回来,坐在那里想着心事,这次去市里见到了一个重要的人物,市委新来的副书记赵亦贤对自己说的话很有些隐晦啊
谁都知道赵亦贤是空降到来的市委副书记,他在京城的背景也有许多人在猜测,他专门把自己叫了过去,谈的又是春竹乡的发展,在这过程中不断强调了一个内容,就是干部的提拔作用必须坚持原则,这话很有一些隐晦。
坐在车上,在这回来的路上彭学云都在想着这事。
赵书记不是那种吃了饭没事干闲聊的人物,他的每一句话应该有其道理,这次是什么意思?
彭学云在赵亦贤到来的第一时间就投了过云,很顺利,现在差不多已是成了赵亦贤的重要手下,现在赵亦贤谈到了这事,自己就不得不好好的想一下这问题。
快到草海县的时候,彭学云突然有些明悟,也许赵亦贤是不希望刘伟名那么快就进入副县级啊
一想到了这事,彭学云就有些皱眉,县委会上是讨论过的,大家都是举手了的,如果刘伟名一年中的招商达到了标准,那就可以上报为副县级,现在是副县级待遇,凭着他的政绩,凭着崔永志他们的支持,刘伟名在县里的常委会上通过为副县级是必然的,相信报到市里面也会很快通过,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压得住。
可是,不压下的话,赵亦贤那里又无法通过,这让赵亦贤怎么看自己呢?
坐在办公室里,鼓学云还是没有想到一个很好的办法。
对于压下刘伟名的事情,彭学云还是有些犹豫,从心里面来谈,自己一直以来也是欣赏刘伟名这个年轻人的,在常委会上没少帮他说话,可是,欣赏是一回事,现在赵副书记发了话,自己就得坚定地站在赵副书记一方。
暗叹一声,彭学云的脸上愁云弥漫。
刘伟名不是那么好捏的,他的背后也有人啊
喝完了一杯茶水,彭学云哪也没去,就坐在这里想着心事,这事不解决,自己的工作就算是白做了。
彭学云其实也是一个有想法的人,他知道借这事搞出点事情,也许对自己的发展还是很有帮助。
李兵不是一直以来与刘伟名不对路吗?
彭学云的眼睛一亮,是不是该发挥一下李兵的能耐,养了那么长时间的病,应该回来上班了吧?
想到这里,彭学云就拨通了李兵的电话。
“老李,身体怎么样了?”彭学云显得很是亲切地问道。
李兵虽然病还没好,这几天却是有些着急,失去了支持的话,自己就真是没有了后台,很快就会在县里边缘化了。
接到了彭学云打来的电话,李兵很是高兴,到是可以借这机会赶紧回去上班,至于身体,草海县还是有医院的,到草海去养病可是比在省城方便许多。
“彭书记,感谢你的关心啊,我正想立即回到工作岗位上的,县里的工作丢不开啊。”
“老李啊,春竹乡招商的成功,县里的工作一下子更加的繁重了,许多工作都需要抓上去,现在上上下下都在谈春竹乡的发展,伟名的工作成绩已经做出来了,必须要给予他一定的权力才能够发展,刚与赵县长谈了工作,赵县长也感到了压力,呵呵,你回来就好,可以大大的减轻赵县长的压力。”
聊了几句,彭学云挂了电话,挂了电话之后,鼓学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既然李兵与刘伟名有矛盾,到是要好好的借这事来谋划一下,有了李兵从中阻挠,把刘伟名挡住就更多了几分可能。
一拍大腿,彭学云笑了起来,心道怎么把这人忘了呢,虽然他最近不说话了,可是,他从心里面应该也是不喜欢刘伟名的。
彭学云就想到了副县长钟守富,这人才是真正与刘伟名是死敌。
虽然钟守富表现出了一种与刘伟名和好的样子,从人性分析,钟守富难道会看着刘伟名爬上来?
彭学云相信那钟守富主要的是没有了后台,他正在等待着机会而已,赵亦贤刚到黑兰市,肯定也需要一批人,把钟守富拉过来,也许就是一个很强的势力了
想到只要把李兵和钟守富拉到一起,自己就有了一个很强的力量时,彭学云感到自己的思路一下子打开了,那种失去了的争夺之心也热切了几分,无法论是崔永志也好,赵卫江也好,只要他们两人中有一人出了问题,自己就能够很顺利的顶上去。
有了赵亦贤在市里的支持,彭学云相信这事的可能性非常大。
再想到春竹乡那么大的利益,那么大的政绩时,鼓学云有一种紧迫感了,趁着现在这机会,只要撬掉了崔永志或是赵卫江的任何一个人,自己的机会就大了。
不谈彭学云在这里想事,那身在省城的李兵挂了电话之后也在发愣。
李兵自感自己与那鼓学云并没有太深的交情,今天突然打了这样的一个电话过来,这里面肯定有着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内情。
看到李兵这个表情,他的老婆问明白了李兵的想法之后说道:“你啊,现在没有后台就别去草海,那个地方很复杂。”
这话反而引起了李兵的想法,自己只是被光少打了,凌少并没有打自己的,据了解到的情况,凌少仿佛没事了,他的父亲在电视上的曝光率也高了起来,这只能说明一个事情,那就是在打死人的事情中,黄明宇已转危为安了
想到这里,李兵一拍大腿,对老婆道:“我去见见凌少去。”
说完话,李兵跳下床,穿好了衣服就朝外走去。
李兵现在的想法只有一个,就是无法论如何也得再次与凌少拉上关系,只有这样,自己的发展才会有希望。
李兵的求见凌少行动到是非常的顺利,很快就在黄凌的那一套豪华别墅里面见到了黄凌。
黄凌现在的情绪非常不错,从父亲那里得到的消息中知道,父亲这次已经投到了谢家一方,事情完全得到了解决。
黄凌还有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与刘雨江还通了一次电话,刘雨江告诉他,他的事情也解决了,并不会再牵扯到他。
一想到这个老女人在自己x下的情况,黄凌竟然又有了想法。
看到李兵的进入,黄凌的目光中透着杀气,哼了一声道:“老子正想找你的,你狗日的,关键的时候给老子掉链子,装病住医院,你相不相信老子可以把你打得真的住进医院?”
李兵身上有些发抖,恭敬道:“凌少,我是真的病了的。”就把自己被光少打了之后的情况讲了一遍。
目光在李兵的身上看了一阵,本来黄凌今天的心情就不错,想到光少的母亲都被自己上了之事,心中大爽道:“算了,你小子给老子听好了,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看我不收拾了你。”
李兵听到这话,眼睛一亮,知道凌少算是放过了自己,心中一畅道:“凌少,我要回草海去工作了,今天到来,就是请你指示一下的。”
在黄凌的面前,李兵还真是没有任何的底气,他太清楚情况了,自己就是凌少的一条狗,必须听凌少的话。
对于李兵的这个态度,黄凌还是高兴的,这样的人才是好用的人。
指了指沙发道:“坐下说话。”更是扔了一支烟给李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