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有些受宠若惊般接过了烟,主动帮着黄凌点上了火,并没有点自己的烟,李兵表现出一派恭敬的样子仿佛在倾听着黄凌的指示。
“你放心吧,我爸很快就会入常,只要你听话,少不了你的好处。”黄凌显得神采飞扬的样子,大有父亲一入常,自己就一飞冲天的气势。
李兵的眼睛一亮道:“请凌少放心,我李兵一直以来都会按你的指示去办事。”
哈哈大笑,黄凌道:“你先回县里,有什么情况我会打电话给你。”
“凌少,那刘伟名的事情怎么办?”李兵问到了一个关键的事情,自己到了草海县的最主要工作就是阻击刘伟名,现在不知道黄凌会有什么样的要求,这个得问清楚才行。
目光在李兵的脸上看了一阵,黄凌想到了许多的事情,有一点是他想到的,自己的父亲现在投到了谢家一方,这谢家据说与刘家是有着矛盾的,刘伟名很有可能成为刘家的女婿,可是,如果自己的猜测正确,刘伟名又是与那郑小柔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这事有些复杂啊
黄凌现在也有些长进了,知道这样的事情最好还是问一下人再说,并没有敢随便发话,阴晴不定地看了一阵李兵道:“我打个电话。”
黄凌进入到自己的房间,拿起了电话之后,脸上表现出了一种非常怪异的表情,很快就拨通了刘雨江的电话。
两人在里面聊了好一阵,黄凌这才叼着一支烟走了出来,看上去心情非常不错。
李兵并不知道黄凌去跟谁打电话,猜想可能是黄明宇,坐在那里显得有些小心。
黄凌坐下之后,看了看李兵,就对李兵道:“这样吧,你先回去,听我的电话通知。”
李兵的心情是不错的,自己算是再次投入到了黄家的怀抱,想到黄明宇很快就会进入省委常委时,他感到自己已靠上了一棵大树。
看着李兵离去,黄凌的脸上现出疑惑表情,自语道:“怪逼事了,刘家说暂时不动刘伟名,难道刘伟名与刘家又和好了?这臭婆娘,还真是不说实话。”
李伟名这时正在与温芳进行着交谈。
泡了杯茶给刘伟名,温芳就坐在了刘伟名的身边,微笑着看向刘伟名,温芳道:“伟名,这次春竹乡取得了招商引资的巨大成功,你要进步了。”
两人现在还真是大有无话不谈的味道。
刘伟名就看了一眼温芳,看到温芳今天是一身很合体的紫色修身衣裙,腰上一条装饰带把她的整个身材凸显出来,本就很好的身材的这身衣裙的衬托下很是优雅,加上她的头发飘下,整个人看上去很是时尚高雅。
看到刘伟名在看自己,温芳心中一甜,有意调整了一下坐姿,让自己的**更加凸显出来。
刘伟名看了一眼,想到的却是温芳所说的那进步之事。
心中突然间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自己升成副县级的事情难道真的那么容易?
“怎么了,伟名?”温芳看到刘伟名有了细微的表情变化,就问了起来。
刘伟名笑了笑道:“没什么,我在想着发展的事情。”
温芳瞟了刘伟名一眼,知道对方到现在并没有真正把自己看成是心腹之人,心中多少也有些失落。
“伟名,你放心开展工作,作为乡里肯定会全力支持你的工作。”
“都是乡里的工作,大家共同把工作做上去,这是大事。”
谈了工作出来,刘伟名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温芳的话也给他提了一个醒,自己做出了那么大的成绩,按当初的规定,副县级的事情就应该提到讨论的议程上了,可是,都回来那么一阵了,县里怎么就没有动静呢?
刘伟名现在已经不是刚刚工作那阵的人了,他已有了太多的社会经验,许多的事情他都已经能够透过表面去看内涵,这事发展到这样就不一般。
如果是一样也不明白的刘伟名,他想到做出了那么大的成绩,上级肯定会提拨、重用,很有可能就会等在那里,现在却是不同,他太相信只有自己去努力才能够得到的道理,自己不动的话,这天上就不可能有馅饼掉下,看来自己没有行动才是一个关键
叹了一声,崔永志和赵卫江都没有提出这事,何尝不是对自己的一个考验,眼看着草海县又迎来了一个发展的机遇,崔永志和赵卫江更上一层的想法都很迫切,自古以来就是党政两派暗斗的草海县,现在可能又开始暗斗了,他们两人都在等着自己站队
一想到站队,刘伟名就感到头疼,两个人不断都递过来了橄榄枝,自己迟迟都没有应招,在自己升级的关键时候,他们一定是要用这事来迫自己进行选择。
这是一个很困难的选择,刘伟名并不想站在哪一方去,可是,如果不站过去的话,自己就没有任何一方相助,如果站到了任意的一方,又很可能会得罪其中的一方。
怎么办?
刘伟名陷入沉思当中,这事非常难办
县级不同于乡长,如果不是他们自己的人,他们又怎么可能全力支持?
刘伟名还想到了一个关键,自己就算是投过去了,能否真正成为他们的心腹也是难说的,就算是崔永志吧,他的那个小圈子并不是自己想融入就能够融入的,许多事情自己并不清楚。
方怡梅这时借送文件走了进来。
递上文件,方怡梅看到刘伟名并没有放松的表情,小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刘伟名抬头看向方怡梅道:“参加洽谈会回来已一段时间了,逐渐也有企业入驻了,县里应该开始重视园区的工作了。”
这话说得很一般,并没有什么问题。
可是,方怡梅脑筋转动之后就想到了刘伟名的意思,小声道:“是个难题崔书记和赵县长对春竹乡的工作都非常支持的,谁的支持都重要啊。”
刘伟名就微笑着看向了方怡梅,他知道方怡梅已经了解了自己的想法。
方怡梅捋了一下头发道:“我想请几天假到县里去一下。”
刘伟名点头道:“正好,园区有些工作工到县里协调,你就去协调一下这些工作吧,做完了工作再回来。”
方怡梅点头道:“其实,我觉得你可以多与郑小姐联系的。”
看着走出去的方怡梅,刘伟名摇头叹息,这个女人太聪明了,自己刚刚有了一点想法,她就能够猜到
方怡梅的话还是给刘伟名有所提示,虽然刘家影响不到宁海省,郑家可是能够影响到的,在这件事情上郑小柔还是帮得上忙的。
想了一阵,刘伟名感到在这件事情上还得自己来处理,别什么事情都去麻烦人家,这人情是用一点少一点,如果不显示出自己的能力,郑家也不可能把自己放在眼里。
再顺着思路想去时,刘伟名把事情归结在一个重要的事情之上,那就是县里谁有可能阻击自己的问题。
自己太年轻,资历不够这是关键,有了这个关键的问题,县里面的那些人就不可能任由自己轻松上位,现在要做的一个事情就是要尽可能的把一些能够影响到自己在常委会上讨论的人拉过来。
到底有些什么样的人呢?
刘伟名开始一个个的盘算着县委的这些常委。
崔永志和赵卫江应该是分开,他们中很有可能最后只有一人会把投自己一票,除了他们之外的人呢?最有把握的可能还是钱中立,这人只要再加强一下交流,他的这一票就能够拉到。
第二票很有可能就是庞辉,刘伟名有一种感觉,这个庞辉自从高震山离开之后,他在会上就变得小心了,想到他一直以来对自己不错的情况,刘伟名感到自己应该主动出击了。
第三票就是县委秘书长陈锁源,这人到是可以争取。
想到政法委书记王起和副县长钟守富都是属于崔永志的人时,刘伟名微微一皱眉头,那钟守富是一个不确定的因素,这人自己是把他得罪了的,虽然现在有所缓和,关键的时候谁也不清楚他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一票很难得到
李兵
想到李兵,刘伟名知道,这小子投自己一票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不过,也并非绝对,这个李兵做事肯定是要听他的背后人物的指挥,他背后的是黄家,那黄凌既然派他来整自己,现在黄家又没有了事情,李兵难道不会再次兴风作浪?
县委宣传部长周安荣现在摸不清情况,那副书记彭学云到是一直都对自己表现出了善意,他那一票到是有可能,却也不是绝对的,事情都在发展中。
把整个县里的常委们的心态盘算了一阵,刘伟名才有些心惊,这不想不明白,想了之后才发现根本就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平静,难怪到了现在也没有把自己升副县的事情拿出来讨论,这里面的一些暗斗已经开始了
想清楚了这些事情,刘伟名就知道自己决不能够坐在春竹乡等着事情的发展,要主动出击才行
刘伟名并不喜欢跑官,可是,他非常清楚的知道,如果自己不能够顺利拿下这副县长,春竹乡园区的发展自己就很难有大的影响,真的发展成那样,自己辛苦营造的发展氛围就将受到影响,从而走出自己的思路,这是刘伟名决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官场的事情太复杂了,刘伟名完全相信上面的一些有心人会把自己明升暗降调离春竹乡。
中央领导重视又能如何?
就算到时中央领导问起来,下面的那些领导也会大谈重用自己的事情。
那就争一下吧
刘伟名为了春竹乡的发展,他还是打算把这副县级争到手中。
既然要争,就得好好的盘算一下手中的力量,要把一切可用的资源利用起来
感受到了县里面的紧张,更是从方怡梅打来的电话中知道县里面有着很多的传言,刘伟名也在进行着一些自己的安排。
刘伟名再次来到县城时,常明光已经秘密安排了一处休闲农家垂钓处,两人来到了渔塘边。
今天算是第一次与常明光聚在一起,刘伟名对于这个常明光也感到了一些好奇,从常明光的表现来看,他是已经下了决心要跟着自己干了,也不知道他今天专门打了电话过来,请自己来到这里的用意。
两人都把鱼竿甩到了水里。
这里到是幽静,一般情况下到是没太多的人到来,还真是一个说话的好地方。
太阳光很辣,两人都坐在了一个遮阳伞下。
“刘乡长,这里高书记以前经常来。”
看到这里的环境真是不错,刘伟名暗自点头,难怪常明光对这里那么熟悉。
“两位领导,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吩咐。”鱼塘的老板是一个精干的年轻人,脸上一支堆着笑容,忙着递烟给两人。
刘伟名与那年轻人聊了几句之后感觉到这年轻人到是一个很精明的人,并没有询问那人的具体情况。
看着那老板离去,常明光道:“这人信得过的。”
刘伟名微微一笑,目光看向了水面。
“高书记最近没联系?”刘伟名很是随意问了一句。
常明光的脸色就是微微一变道:“没有。”
听得出来,常明光的声音中透着一种怨气的成份。
刘伟名的目光盯着水面道:“每个人都有着不少的无奈。”
很快调整了心情,常明光对刘伟名道:“刘乡长,有你掌舵,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这是表态了这个态度很重要,有了这样的态度,许多事情才会好办。
刘伟名心中高兴,知道从这句话里面可以看得出来,常明光是真的下了决心跟自己了。
既然对方都有了这样的态度,刘伟名当然也得改变一些态度。
“县里有什么新闻?”
虽是微笑着问,这话听到常明光的耳中却让他高兴,刘伟名是用这样的问话向自己表达出了一种信任,是把自己看成了他的人了
常明光的心态早就磨平了许多,更是想得非常的清楚,别看刘伟名只是一个年轻人,他能有那么大的发展,这就足以说明了他的能耐,只要运作得好,刘伟名的发展必将远大。
当然了,常明光也知道,现在对于刘伟名来说就是一个发展的关卡,发展得好,刘伟名就能上去,否则的话,就会受阻,自己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当好参谋和耳目的作用。
古时有从龙之说,虽然刘伟名不太可能有那么大的发展,只要他有背景,起码市级是没有问题的,到了那个时候,自己成为县级并非没有可能性。
这几天常明光还真是下了很大的功夫在做事情,也了解到了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东西,今天就是要把自己了解到的东西说给刘伟名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