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乡长,县里还真是有不少的事情发生,今天请你到来,就是想介绍一些县里的事情。”
两人很快就进入到了密谈阶段。
刘伟名坐在那里静静听着常明光对县里情况的介绍。
毕竟常明光是当过高震山秘书的人物,对这草海县政坛的认识就不是方怡那种靠猜测而得,说得很细,差不多谁与谁有着关系,谁与谁有着矛盾的事情就讲得一清二楚。
听着常明光的介绍,刘伟名终于对县里的情况有了一个明晰的认识,不讲不知道,这一讲之后刘伟名才真正发现这县里的情况并不是自己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盘根错节的
看到常明光在那里细细的对自己讲述,刘伟名对于自己首先就招纳常明光的事情也感到幸运,这个常明光真是找对了
“刘乡长,最近春竹乡招商成功之后,县里面的情况又变得复杂了许多,不瞒你说,以前高书记在的时候,我还是有不少的路子的,这两天经过一些联系之后,大家也都做了一些工作。”
刘伟名转脸就看向了常明光,然后微微点了一下头。
常明光的脸上表情就是一缓,他知道自己的做法得到了刘伟名的赞赏。
常明光这两天还真是花了大量的功夫重新聚合高震山以前的一些人手,高震山走了,大家受到排挤,一下子处于焕散状态,现在刘伟名的强热突起,再加上县里的人正在议论着刘伟名强大背景的情况,早就有不少人有了投到刘伟名这个新生力量一方的打算,平时就暗中观察的常明光一找一个准,还真是暗中聚起了一些人员,这些人虽然现在没有力量,但是,他们都是各部门的人员,做大事不行,打探一下消息,了解一些情况,以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还真是听到了不少的东西,常明光又是很聪明的人物,把各种的消息进行综合一分析,他就从中发现了一些对刘伟名不利的东西,这才造成了他急于要向刘伟名报告的事情。
“一号和二号最近两天在打肚皮官司,仿佛有了新的矛盾。”常明光说道。
崔永志与赵卫江之间有暗争的事情是必然的,刘伟名也猜得到,听到常明光说起这个,到是没什么意外,只是微微一笑。
“刘乡长,还有一件事情我觉得应该重视。”常明光的脸上表情一下子严肃起来。
刘伟名一愣道:“什么事情?”他也感觉到了常明光的严肃。
“第一,李副县长回来了,他一回来,当晚就与彭副秘密吃饭。”
常明光认真说道。
谁都知道李兵与刘伟名不对路,现在李兵回来了,那副书记彭学云竟然就与他暗中吃饭了,这事表面上看上去没有什么,但是,搁在一起看,问题就存在了。
“是一个驾驶员听到的消息。”看到了刘伟名望过来的目光,常明光一笑说道。
刘伟名的心中快速分析着这事的影响,脸色也严肃起来,以前刘伟名还认为彭学云一直都对自己不错,并没有把他当成对手,还想着在常委会上他可能会帮着自己说话,现在知道了这事之后,刘伟名就有了新的想法了,这个彭学云到底有了什么样的想法呢?
进一步又想到了李兵回来之后会搞出什么样的事情。
常明光爆出来的消息还没有完,又说道:“刘乡长,还有一件事情,前天彭副与钟守富也在一家桑拿城泡了一次澡,两人显得很是融洽的样子。”
如果说刚才的那事还是猜测的话,有了这件事情之后,刘伟名不得不重视了。
“你怎么看?”刘伟名有意询问。
常明光认真道:“刘乡长,你现在按理说政绩是有了,但是,官场的事情有时并不以政绩来看待,人为的因素较多。”
毕竟刚刚投过来,常明光说得还是隐晦了一些。
刘伟名微笑道:“明光,大家自己人,有什么就说,别藏着。”
看到刘伟名表现出了一种亲切,并且也不见外的样子,常明光也知道今天得拿出一点自己的本事才行,既然投过云了,就要进入刘伟名的核心圈子,要想进入核心圈子,不拿出一些本事当然不行。
“刘乡长,最近我整合了一下,当然了,是借着你的名声进行的整合,虽然没有强大的力量,消息的来源却是不少了,通过对这些情况有分析,我有一个自己的感觉,说得不对的你批评。”
刘伟名也没有去管钓鱼的事情,递了一支烟给常明光,就看向了常明光。
“刘乡长,是这样的,通过种种的分析,我有一种感觉,彭副大有要对付你的意味。”
这话说得严肃之极,常明光说完之后就看向了刘伟名,毕竟这样的事情也只是猜测,一直以来那彭学云也没有表现出要对付刘伟名的样子,说出了这样的话,常明光的心中也有些不安。
刘伟名并没有去在意常明光的表情,这时的刘伟名心中已转了许多的念头,很快就想到了郑小柔所说的宁海省政局复杂,各大家族都有人在这里争夺的情况,更是想到了一个重要的事情,那谢家到了宁海,他们难道会容忍刘家的人发展起来?
自己正好就是刘家的准女婿的角色,对于自己这样的人物,谢家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击,现在彭学云发生了这样的一些变化,非常有可能就是得到了背后人员的授意
情况有些复杂了,看来谢家已经开始动手了
刘伟名当然也不是一个能够让别人欺上头来的人物,头脑中已开始盘算着如果应对的问题。
看到常明光在看着自己,刘伟名想再试他一下,就问道:“假如是有人在背后要搞事,你认为该怎么办才好?”
常明光既然能够向刘伟名说出这事,当然就想过了这样的事情,微微一笑道:“无论是什么样的人想搞事,这里是草海县,伸出来的手斩了,那就一切事情都没有了。”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自己的想法与常明光是一样的,既然知道了谁想对付自己,那就可以针对性的做一些事情了。
常明光已经是可用的人了
看到常明光的表现,刘伟名知道这个人已是铁了心投到自己一方,虽然自己在省里面还有着三方的力量,刘伟名并没有把自己的力量****出来,常明光要真正成为自己贴心的人,还得再考验才行,刘伟名并不想把自己的真正实力出来,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检验出常明光的忠于情况。
常明光今天选在这里,目的就是想进一步的加强与刘伟名的沟通,他也是无奈了,自从高震山离开,他被打压的时间太长,官场不比其它的地方,往往被压一年就会失去太多进步的机会。
常明晚看到了太多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情,本来两人是一样的情况,就因为一次打压,结果两人的命运就会发生巨大的变化,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刘伟名已成了常明光最后的救命稻草,他只能紧紧抓住刘伟名,再也没有其它的路可走。
“刘乡长,县里的情况复杂了,有的时候还得借外力才行。”常明光小心说道。心态的变化,常明光在刘伟名的面前就没有多少底气可言,投到了刘伟名手下,就算是现地刘伟名还没有起来,自己也得表现出忠心,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获得刘伟名的信任。
刘伟名暗笑常明光的精明,想通过这事来探一下自己的真正实力。
并没有多言,刘伟名微微一笑道:“这钓鱼也有哲理存在,鱼在水里游动,在它们的想法中,这鱼塘很大,大得它们都望不到边际,可是,它对于我们两人来说却是那么的小,小得一眼都能够望得超出去,境界的不同啊。”
常明光听到了刘伟名的这段话之后,眼睛就是一亮,心中更加有底了,人家刘伟名是有底气的人物
想到传言的种种刘伟名的能耐,常明光现在所想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要把刘伟名交待的任务完成了,现在虽然刘伟名没有交待任务,但是,非常明白,就是要把县里的消息源源不断传到刘伟名那里。
怕的就是刘伟名没底气,现在看来,刘伟名的底气很足,一切都已在掌握中似的。
观察了一下刘伟名时,发现刘伟名的表心脏病中也透着一种镇定,是真的有底的那种
常明光差不多是把县里的各方面情况都向刘伟名进行了讲述。
有了与常明光的交流,刘伟名对于现在的县里局面也有了许多的了解,再也不是以前那么摸头不着脑的情况。
回到家里,刘伟名仍然在细细回想着发生的事情,正如常明光所言,现在的县里局势有些乱了,最重要的还是崔永志和赵卫江忙于暗斗,他们并不知道有一只虎正在观斗,只要他们之间存在着一点点的破绽,刘伟名相信那彭学云就会扑上去。
刘伟名在房间里面想着事情时,就听到外面传来说话声,很快,母亲孙智芳就大声道:“伟名,伟名,快出来一下。”
刘伟名答应一声出去时,就看到朱阿姨带着女儿田家英串门来了。
向着田家英看去时,只见那田家英一身非常朴素的装束,整个人表现得很是羞涩的样子坐在那里,目光看向刘伟名时,眼睛里面更是多了许多的东西。
看到田家英这一表现,刘伟名就在心中暗笑,这个女孩子真是会装佯
母亲孙智芳到是显得高兴,不断泡茶。
“伟名回来了啊。”朱阿姨看到刘伟名出来,眼睛就是一亮。
刘伟名微笑着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就坐了下来。
田家英的母亲双眼不停向着刘伟名看去,仿佛刘伟名已经是她的女婿一样,透着一种兴奋。
“伟名啊,我在电视中看到你了,听说你当上乡长了。”
孙智芳就笑道:“一个小小的破官。”
刘伟名听得出来,母亲在说这话时,多少有些自得的意味。
那朱阿姨就叹道:“伟名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从小就与家英玩得好,两人是青梅竹马的。”
刘伟名就看了一眼田家英,这时的田家英更加表现出一种羞涩的样子,脸上仿佛也有了一些发红。
表演派啊
刘伟名不得不佩服这田家英了,看看人家这样子,无论怎么看都是淑女的样子,****并得紧紧的,笑不露齿
孙智芳到是一直都在观察着田家英,对于这个女孩子,孙智芳到是一直都很喜欢,看向田家英,孙智芳道:“看看人家家英,多听话的一个孩子,不比伟名,淘气得很啊。”
田家英看向刘伟名的目光中就透出了一种得意。
刘伟名摇了摇头,这田家英真不是自己能够比的
朱阿姨笑道:“我们家家英从小就很听话,现在在外面连男朋友都没有的,她还从来没有谈过男朋友。”
孙智芳点头道:“是啊,现在的女孩子不要脸的太多,初中生就打胎的太多,要找一个有家教的孩子真是困难。”
刘伟名都有些听不下去了,这田家英竟然成了好孩子了
一拍手,朱家姨道:“你看看我们两个老的,尽在这里说话了,年轻人不喜欢跟我们老人说话的,伟名啊,你们年轻人自己出去走走吧,别陪着我们了,我与你妈聊一阵。”
孙智芳忙点头道:“伟名,听说城里有什么茶室之类的,反正是你们年轻人喜欢的东西,你陪着家英出去转转。”
两人一下子就把刘伟名和田家英的活动安排了。
刘伟名还真是不想再听田家英的母亲在那里说话,微微一笑对田家英道:“那好,我们出去转转?”
田家英很会装佯,有些害羞地看了看她的母亲,又仿佛有些羞涩地看向孙智芳。
孙智芳还真是满意她的这做派,微笑道:“去吧,去吧,别管我们。”
朱阿姨道:“家英,你伟名哥难得回县里来一趟,你好好的陪他在城里逛逛,别急着回家。”
听了这话,田家英才矜持在站起身来,对孙智芳道:“伯母,我与伟名就出去了?”
“家英这孩子的家教真好,就是有礼貌。”孙智芳叹了一声。
两人从家里走了出去。
在这小区里面,田家英都是慢慢走着,表现得很是小心的样子,并没有跟刘伟名并排行走,刘伟名是知道她的情况的人,并没有管她是否跟上,大步向外走去。
走到了小区之外,刘伟名点燃了香烟吸着,站在那里看向慢步行走着的田家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