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到田家英装佯成这样,刘伟名就有些无语了。
转过湾,看到等在那里的刘伟名,田家英一改刚才的形象,大声道:“你也是的,等都不等一下我。”
“你累不累啊。”
刘伟名大声道。
田家英就笑道:“人家还不是为了父母着想吗?他们从小就希望我比别人强,好为他们光宗耀祖的,你要知道,他们一直都是以我的听话自豪的。”
刘伟名就看了看田家英,多少也理解了一点田家英的心态。
“喂,大乡长,你要带我到什么地方去?”田家英问道。
“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好了,我还有事。”刘伟名道。
笑着走过去挽着刘伟名的手,田家英道:“我妈和你妈都是希望我们谈一谈恋爱的,反正我也不反对,要不,我们谈谈?”
感受到田家英有意用那胸部在自己的手上蹭了那么一下,刘伟名就苦笑起来,这田家英还真是一个另类的女人
“我对你不感兴趣。”刘伟名想抽出自己的手时,没想到田家英紧紧抱住了他的手。
“你放心,我们各取所需好了。”
刘伟名就感到奇怪道:“我没想从你那里得到什么,也不可能给到你什么,怎么叫各取各需呢?”
田家英笑道:“我可是天天钩金龟婿的人,没想到天天打鸟,那么大一只鸟竟然就在自己身边都没有发现,反正我是缠上你了,你一个大乡长,听说已是副县级待遇,眼看着就是副县长了,这样的钻石王老五,我不快点,可就没戏了。”
说得那么直白,手又被她抱紧,刘伟名道:“别以为你哄住了我妈,我就得跟你谈什么恋爱,我是有女朋友的人了。”
“知道,早就听说了,不就是一个京城的女朋友吗?放心,我不会影响你的发展的,我可是指望着你发展了带我一带,你有了发展,我才有更多的希望。”
这样的事情都被对方了解到了
刘伟名对于这田家英也刮目相看了。
“你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刘伟名问道。
“哈,草海县就那么大一点地方,只要我田家英想打听,大把的人跑来告诉我消息。”田家英显得很是自得。
“走过去点嘛,这里离小区近了些,我告诉你,我还知道一些有关县里领导的事情,有一件事情肯定对你有用,你如果想听的话,找一个地方,我们一边谈情,一边向你汇报。”
刘伟名看向了田家英,听到了她说的一个县里的内情时,再想到了现在县里的情况,还真是存了听一下的想法,反正跟这样的女人在一起,压力并不大。
最终还是田家英对于这县里的情况熟悉,找了一处环境比较不错的茶室。
刘伟名还是没有要她挽着自己的手,两人并肩走进了茶室。
坐下之后,田家英很是熟悉这里的样子,就交待着那个负责的**老板娘泡好茶。
看到刘伟名坐在那里点烟,田家英道:“好不容易碰上一个乡长老板,得好好的宰一下。”
刘伟名道:“我是自己花钱。”
田家英的脸上表现出了一种不相信的样子,撇了一下嘴。
刘伟名也没有想对她解释,把烟点燃之后向这里四周看了看,感觉还真是不错的一个谈事的地方。
“怎么样,这里不错吧,不少老板都会到这里来谈事,你别小看这里,想听一些县里的消息,这里到是一个好地方。”
小声对刘伟名道:“看到老板娘没有,离了婚的,我姐妹。”
刘伟名并没有去看那老板,现在他对这事不太感冒,只想听一下田家英的小道消息。
“说吧。”刘伟名对着田家英说道。
对着刘伟名翻了一个白眼,田家英道:“你这人真是的,没劲我们现在是谈恋爱,你知道不知道啊,一点情趣都没有。”
“你再不说,我走了。”刘伟名装做要起身的样子。
“好了好了你这人真是急性子,要知道,这种性子做那事可是要命的。”
刘伟名的眼睛就睁得老大,很是吃惊地看向田家英。
这田家英完全就是那种另类之极的人物,在老人的面前她装得那么的听话,到了外面,她就比谁都让人难解。
过了一阵才说道:“看来你是老吃老做的。”
有了这样的对话,刘伟名就放声大笑了起来,跟着这样的女孩子在一起聊天,还真是没有压力。
“人家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你别乱说话。”田家英大声道。
刘伟名道:“你妈要是知道你是这个样子,还不气得住院。”
田家英这时却平静了下来,坐在那里叹了一口气道:“我可是没有你那么好的运气,一下子就钩到了一个京城的有权有势的女人,我就指望自己改变全家的情况了。”
刘伟名的目光看向田家英时,摇了摇头道:“别说得那么好听,你这人从骨子里就是叛逆的人物,是不是小时候受到了什么刺激了?”
撇了一下嘴,田家英看向刘伟名道:“本来我看不到希望了,这草海县他娘的就是一个小地方,根本无法让我发展,现在终于出了你这样的一个异类,我又看到了希望。”
刘伟名对于这个女人的话现在基本无视,他都有些后悔跟着这女人到来,看她的样子,应该也搞不出什么好的消息出来。
喝了一口茶水,刘伟名道:“别说那些无用的东西,我的时间很紧。”
田家英笑道:“谁让你是我的男朋友呢,人家全都听你的,你让人家做什么,人家就做什么嘛。”
声音嗲声嗲气的,听得刘伟名全身发酸,忙摇手道:“打住打住。”
田家英这时一改表情,看向刘伟名认真道:“有一个情况,我知道有人想暗中搞县委崔书记。”
“什么?”
刘伟名吃惊地看向田家英。
抛了一个媚眼给刘伟名,田家英笑道:“我就知道你对这个感兴趣,怎么样,这事对你有用吧?”
“你从什么地方听到的这事?”刘伟名问道。
头脑中一下子快速运转了起来,刘伟名越想就越感到这事很有可能,联想到现在县里的局势时,刘伟名已在判断着崔永志被暗算之后将有可能发生的情况了。
如果真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对自己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本来就复杂的草海县会更加复杂。
田家英这时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道:“好茶。”她到是显得不急了。
刘伟名一看田家英的这样子,就知道自己决不能够显得急燥,否则又会被这女人搞事。
吸了一口香烟,刘伟名笑道:“尽说些没根据的东西你怎么可能知道县里那么多人都不知道的内情。”
本来还以为刘伟名会追回,结果却看到刘伟名表现出一种无所谓的样子,田家英就笑了起来,对着刘伟名一竖大拇指道:“行,果然是我理想中的男人,做事就得有这样的沉稳劲,你的前途远大。”
刘伟名笑了笑,直接无视她的这种话。
田家英看到刘伟名没急着问,过了一阵自己才说道:“其实,你别看我天天在社会上混,我还是有着不少的消息来源的,我们歌舞团有一个姐妹最近靠上了一个房地产老板,那个老板有一个一直以来的竞争对手,一直都被对方压得死死的,之所以这样,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对手有一个后台,这个后台就是崔书记。”
刘伟名微笑道:“不会是那姐妹告诉你的吧,她有那么蠢。”
田家英一下子坐直了身子道:“我说的是真的。”
刘伟名看到田家英在说这话时严肃的样子,感到她所说的这情况应该有可能,崔永志当了那么多年的县长,在抓工作的时候难免与一些老板有联系,经济上的往来必然很多,在这样的环境里面,他想清白都不太可能。
这样的事情又怎么可能传得出来呢,真是怪事
现在刘伟名在想的是到底谁在动手的问题。
田家英又说道:“我那个姐妹靠上的房地产公司老板叫柏富贵,他们的公司叫大地房地产,一直都不太起眼,那老板也追过我的,我没看上。”
“另外那对手的公司叫草海地产,老总叫苗峰。”
说到这里,田家英笑着看向了刘伟名。
刘伟名刚刚被常明光恶补了一下县里面的知识,听到这里时,刘伟名的心中就是一惊,他知道在这件事情上问题有些大了,崔永志的老婆姓苗,这房地产公司的老总也姓苗,崔永志与这老总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关系呢?
崔永志真是不注意啊
有了这情况,刘伟名非常清楚,这事就是崔永志的一个软肋,有了这情况,他的对手难道不抓住痛击?
以前崔永志的势力强的时候大家可能还不会有什么样的想法,特别是崔永志投到了许夫杰的手下,县里面的人肯定得顾虑一些,可是,碰上了有心人的话,这事就肯定是一个关键了
想到了彭学云,刘伟名发现这一切都在彭学云的算计当中,如果他真是有心人的话,一切就显得有些可怕了
回忆着彭学云的情况,这人平时一派和气的样子,在常委中也属于从不跟人争热的人,大家很自然就把他看成了老好人,谁又能够想到他已经布下了那么多的暗子
“这样的事情你那姐妹是怎么样知道了?”
田家英就笑道:“凭我的手段,想知道什么也不难。”
看到刘伟名还在不相信,田家英就小声对刘伟名道:“告诉你吧,我那姐妹有一个毛病,只要喝醉了酒就会找人说话,只需引导,她什么话都会说出来。”
“醉话有多少是真的?”刘伟名道。
“是真的,这也是一个有心人,偷听到的。”
刘伟名又问道:“知道那柏富贵是与什么样的人来往?”
田家英看看刘伟名,很快就明白了刘伟名的意思,摇了摇头道:“当时没有去想那么多,没问,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偷偷查一下。”
刘伟名就笑了,这个田家英并没有说去问这事,而是说观察,这里面有着很大的区别,说明了她也是一个动脑筋的人,并不会乱来。
感觉到这田家英也还是有些用处,刘伟名觉得不给点甜头,她做事就不可能上心,说道:“你好好的做,我会补偿。”
“一家人嘛,别说两家话。”田家英笑着说道。
“对了,我感觉这事上,那柏富贵应该是掌握了一些重要的东西,如果拿出了那重要的东西,相信崔书记要出事你看怎么办?”
刘伟名就看了她一眼道:“你有办法?”
田家英忙摇手道:“我怎么可能有办法呢?”
刘伟名站起身道:“好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田家英道:“上次你去过的那家K歌厅不错,怎么样,请我去唱歌?”
现在刘伟名哪里有心理唱歌,他发现县里的情况越发乱了,就想找一个地方好好的清理一下思路,从现在了解到的情况看,崔永志的对手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好了,很快就要对崔永志动手,这一动起手来,自己该怎么办就成了一个大事。
得好好的想一下才行啊
到底是不是彭学云在暗中搞事呢?
刘伟名感觉到这事必须弄明白,眼看着县里就要发生大事,刘伟名不搞清楚情况,心里面没底。
还真是没有想到能从田家英这里听到这样的一个重要的线索,刘伟名的头脑中现在一片清明,他对于县里的事情也有了一个很明白的认识,知道一场县里的争斗正在暗中展开。
表面上平静的草海县竟然已是暗潮涌动
刘伟名不知道下一步对自己来说到底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把田家英强行送了回去,刘伟名并没有回去,而是重新找了一家茶室坐着,泡了一壶茶细细想着事情,他感觉到想了解一些情况,还得找这常明光才行。
刘伟名越想就越发现这事对自己来说透着一种危机,自己一直以来都对争权的事情反感,没想到最终还是要陷入进来
刘伟名也算是知道了一些人在江湖的无奈。
他更加知道,如果自己不参加争斗的话,当一些有心人真正掌握了权力时,自己就会成为一个任他们宰割的小人物,最主动的办法就是自己也从中获利。
拿起手机,刘伟名拨通了常明光的电话。
虽然不知道刘伟名为何那么快就打电话过来了,常明光的心情却是不错的,他知道这是刘伟名把自己看成了可用之人的一种态度。
县里的情况就这些,刘伟名暂时也没有可用的人,自己是率先投过去的人,只要紧紧跟上刘伟名的步伐,就很有可能成为刘伟名最亲信的人物,真的发展到了那地步,自己的前途就算是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