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乡长,有什么事?”常明光很自然已是把自己看成是刘伟名的亲信手下,说起话来也恭敬了许多。
“明光,我想了解几个事情,你知道那草海地产吗?”
心中一惊,常明光道:“知道,这公司的老总叫苗峰,是崔书记家妻弟,很亲。”
刘伟名直接询问情况,常明光是高兴的,果然没把自己当外人。
刘伟名知道这事上田家英讲的可能是真实的了,一定是有人盯住了崔永志的这个缺口。
常明光又说道:“刘乡长,这家公司成立的时间到是只有几年的时间,不过,在县里的发展非常快。”
这话点着非常明白,几年的时间能够有那么快的发展,肯定是与崔永志有着很深的关系。
常明光也是一个精明之极的人物,听到刘伟名询问,就想到了许多的东西,对刘伟名道:“刘乡长,你不说的话我还真是忽视了这事,有一个事情有些怪了,最近草海地产在收缩阵线,据说要退出草海县,到其它的地方发展。”
这事刘伟名完全能够理解,是崔永志也发现了一些情况,他要发展,这是他的一个软肋,当然得处理,只是他处理得可能并不干脆,终于搞出事情来了。
刘伟名道:“那家大地房地产又是什么回事?”
“这个到是没有太了解,如果你想了解,我会很快把情况了解来,这家公司一直都被压着,发展得很慢,几次的争夺中都败于草海地产,两家有着一些积怨到是真的。”
刘伟名沉思了一下道:“最近这家公司是不是有什么新的动向,一家被压了那么久的公司就没有反弹?”
常明光道:“这家公司在草海已没有多少市场,这一年来都是在其他地方发展,基本放弃了在草海的发展。”
“嗯,你了解一下情况。”刘伟名挂了电话。
看来谁也没有重视那大地房地产公司啊
刘伟名发出了一些感叹,被一个小公司盯上,有时可以威胁不大,但是,如果对方是有目的而来,花出重金之下,难免就能够得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暗中布局的人真是厉害,不知不觉中,整个的局面已经形成
刘伟名现在就算不去了解情况,他也知道这事情对于崔永志来说都是一件非常不利的事情。
自己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
从草海地产那么短的时间中就有了很大的发展可以看得出来,崔永志在背后肯定是有了动作的,过去他可能想到没有办法进步了,就想在财上捞一点,现在已经发生了变化,随着春竹乡招商工作的发展,加上投到了许夫杰一方,难够就会有一些新的想法了,崔永志很有可能更进一步,这时的崔永志必然会再次考虑到草海地产的危险,他是想趁着现在把这家公司结束。
可惜的是做了的事情怎么可能避得了,加上有着有心人的运作,相信崔永志的把柄已经掌握在了一些有心人的手中了
既然对方已经要动手了,如果加上上面又有人的话,崔永志肯定要出事
刘伟名并没有去想救崔永志的事情,知道那草海地产是崔永志操作的公司之后,刘伟名就知道崔永志的屁股底下也不干净,对于这样的人,刘伟名当然不可能是帮助他什么。
关键的是自己现在在草海县属于崔永志的人,人们都很自然把自己看成是崔永志的亲信,崔永志如果出了事情,难免不会生出一些新的情况,自己就将升副县,这事产生的阻力就不可知了
怎么办?
投到赵卫江一方?
刘伟名摇了摇头,赵卫江的力量在这草海县并不算强,从自己了解到的情况看,彭学云现在很有可能把李兵、钟守富都拉过去了。
如果崔永志出了事情,这县里的情况将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借这个机会彭学云重新进行收拢的话,他的手中很快就会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
刘伟名现在基本上已经确定这样的事情一定与彭学云有着关系。
彭学云暗中运作,上面又有着赵亦贤的帮助,最大利益的获得者必然是他
当然不能够让彭学云实现他的目
刘伟名越想越头疼了,真是没有想到县里会发生这样的一些变化,这些变化必将是要影响到自己的发展的。
彭学云已经有苗头可以确定是某些人派来整治自己的人,崔永志出事,彭学云上位就成了必然。
得好好的盘算一下了
回在家里,刘伟名感到有些心烦意乱。
“伟名,家英你真的不喜欢?”孙智芳看到刘伟名坐在那里沉思,坐过来问道。
听到母亲这样询问,刘伟名道:“妈,我刚工作,事情还很多,这事你就别管了,还怕找不到老婆。”
孙智芳道:“你朱阿姨是真的希望家英嫁给你的,我感觉那家英这孩子很不错的,又听话,还懂事,更不是乱来的孩子,娶一个这样的女人,相信也是一个福气。”
刘伟名心中好笑,这田家英也算是装得成功的人物了,谁又知道她有着另外的一面。
“妈,你放心,儿子找的老婆会很好的,工作上的事情太多,暂时不谈这个吧。”
孙智芳就叹道:“你看看你姐,孩子都多大了。”
刘伟名道:“放心,我一个乡长,难道还愁找不到女人?”
孙智芳就笑道:“说得也对,想当初他们田家以为你没前途,看不上你,现在我家伟名有出息了,他们到是巴结来了。”
刘伟名道:“我出去走走。”正在想县里的事情,母亲的话说得刘伟名有些心烦。
说着站起身来向着门外走了出去。
一边抽着烟,刘伟名一边沉思着。
方怡梅打来电话时,刘伟名来到了离家不远的一处地方,这是一家效益不错的烟草公司,里面的景观很不错,还有摇椅安置在那里供人休闲。
刘伟名正躺在上面想着心事。
“伟名,你在哪里?”
知道刘伟名到了县城也没有去找她,方怡梅就有些想法了。
刘伟名道:“街上。”
方怡梅道:“伟名,我了解到一些事情。”
刘伟名道:“你说。”
“我听说县里有一种言论,说是春竹乡园区的班子要进行一次大的调整。”
这事刘伟名是知道的,说道:“春竹乡要大调整是必然的,随着投资资金的进入,管理和服务上必然加强。”
“伟名,我感觉到这是县里要逐渐插手进来的意思,你得好好的想一下这事,可不能让人轻易就摘了桃子。”
略做沉思,刘伟名感到新的情况到是可以跟方怡梅商量一下,就说道:“你在哪里?”
方怡梅的心中就是一畅,忙说道:“我安排一个地方,等我的电话。”
刘伟名就笑了笑,这个方怡梅做事一直以来都很小心。
又过了一阵,方怡梅才打了一个电话过来,是一处她姐妹的私人住宅,那房子是托她代为看管的。
刘伟名来到这里时,看到的是一个很陌生的地方,到是不担心被人发现。
进入到了那间屋子时,方怡梅早已扑进了刘伟名的怀里。
两人在经历了一阵激情之后,方怡梅笑道:“抽空我到新小区里面去租一套房子。”
刘伟名想到自己有许多事情都得私下与方怡梅商谈,就说道:“现在草海的房价不贵,这样吧,我出钱,你去买一套。”
方怡梅就看向了刘伟名。
刘伟名道:“放心,这钱来路绝对没问题,我卖兰花赚的。”
方怡梅紧紧抱住刘伟名,从这事上她知道,刘伟名是把自己放在了心上的。
“我会买一套房子,用我妹的名义买,谁也查不出什么情况。”方怡梅一想到自己就将在县城拥有一套商品房时,心情一下子不错起来,对着刘伟名讲述着购房的情况。
看到方怡梅那么高兴的情况,刘伟名暗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错还是对。
刘伟名发现自己的情感生活已经非常的混乱了。
不过,与方怡梅激情做了那事之后,刘伟名的神经到是得到了缓解,思路也多了一些。
刘伟名很快就把自己的那些想法抛开,自己的未来需要自己创造,现在要做的就是解决一个个的难题。
通过一件件的事情,刘伟名发现,这社会完全就是现实的社会,一切都得靠自己才行,刘家不仅靠不住了,反而还成了自己前进的阻止,一些省里的力量也得自己努力之后才能借用到,如果自己本身实力不够,不仅借不到力,也许还会被抛弃。
没有办法,谁让自己是一个小人物呢
刘家是别指望了,在宁海省内,刘家的势力根本x入不进来,就算是x入进来又能如何,那刘雨江不对付自己就算是好的了,他们又怎么可能对自己有实质上的支持
这里是县里的事情,田老头和呼延书记他们根本不会给予自己太多的帮助,除非到了自己解决不了的时候,他们可能会伸手一下,刘伟名更是明白,当他们真正伸手时,那就明白了自己的能力有限了,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他们最多把自己放到一个安全一些的地方,从此就会不再管自己的事情。
官场中混,自己都无法解决一些事情,这样的人物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无用之人。
现在要做的就是先把县里的危机解决。
这算是对自己的一个考验
刘伟名生起了一种强大的信心,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县城,如果自己还想向上冲,就得在这种斗争中锻炼自己,对自己来说,这样的事情也是一种磨炼。
外人看不到自己的危机,通过种种的了解,刘伟名已经有了一种深深的危机感,他仿佛看到一个强大的力量正在向着自己逼近。
“伟名,怎么了?”方怡梅并不知道刘伟名想到了那么多的情况,看到刘伟名沉思,就问了起来。
刚刚欲情之后的方怡梅透着一种迷人的风情,头发散披在肩上,那光滑的肌肤……
刘伟名也没有去观察这些,微皱眉头道:“你说,如果崔书记倒了,对我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方怡梅心神一震,就坐了起来,目光看向刘伟名道:“非常不利,你现在最主要的支持者就是崔书记,他决不能倒,他一倒的话,整个的草海县政局必将发生重大改变,结果就难说了。”
方怡梅是明显担心的,就有些疑惑地看向了刘伟名,又问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分析一下草海的情况,你认为现在草海县如果崔书记因事倒了,会是什么样的一种局面?”
刘伟名继续询问着,他也想看看方怡梅到底能够谈得出一些什么样的情况。
皱眉沉思了一阵,方怡梅摇头道:“这个真是不太好说,关键的是不知道崔书记为何而倒。”
刘伟名还是决定把情况向方怡梅讲述一下,毕竟碰到这样的事情,自己一个人的想法并不圆满,有一个人帮着分析总是好的。
认真听着刘伟名的情况介绍,方怡梅的双眼睁得好大,心中的疑惑这情比起那种吃惊更重一些,刘伟名还有着暗中的力量这样隐秘的事情都能够知道。
方怡梅也算是对县里的情况了解得不少的了,她现在从刘伟名的话语中却听得出来,刘伟名对于县里的情况竟然比自己还要清楚。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如果说以前方怡梅更多的是看重刘伟名的后台的话,现在她就有些看不懂刘伟名了,她发现一个问题,刘伟名已经在自己不知不觉中开始建立他的小圈子了,这是一个成功者必经的过程
与此同时,方怡梅的心中对于刘伟名也是充满了一种佩服,这样的事情能够事先知道,这就说明了刘伟名占据了主动,只要运作得好,不仅不会有问题,反而会从中受益。
方怡梅也陷入到了沉思当中。
目光在方怡梅那傲人看着,刘伟名却并没有任何的火气,事情的出现对他来说是一次最大的危机,他完全能够感受到崔永志倒下之后会有人展开对自己的打压。
“如果真的是你所说的这种情况,我认为崔书记如果没有强大的外力帮助,他就非常有可能倒下,他倒下后,草海县必将出现彭系独大的局面。”方怡梅严肃地说道。
“难道就不会出现赵彭分割的局面?”刘伟名问道。
摇了摇头,方怡梅道:“这次彭学云是突然一击,并且从现在的情况看,他也是暗中拉拢了一些崔书记的人员的,当崔书记倒下的时候,那些崔书记的人员就必将倒向彭学云,如果这个时候市里面,甚至省里面有一些强者出现,彭学云的力量就会快速形成,并且达到一个高度。到了那个时候,本来力量就不算太强的赵卫江根本不是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