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赵卫江毕竟是县长,到时他还是有可能升成书记的啊?”刘伟名看向方怡梅道。
方怡梅就笑道:“伟名,其实你早已想好了的,那赵卫江靠上的是狄市长,狄市长在市里面一直弱势,如果许书记在不明白情况之下,你想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刘伟名微微点头道:“我估计着在运作这倒崔的运动中,彭学云可能不会现出身形来。”
“不错,我也这么认为,根据彭学云的一惯做法,他根本就不会现身,只需要利用一下钟守富等人就能够把这件事情做成,要知道,那钟守富与崔永志已经早有离心,这次我也知道了一些这方面的情况,钟守富与崔书记已经不是以前那么好了。”
说到这里,方怡梅看向刘伟名道:“要知道县里还有一个人的,那就是李兵,他既然是上面派下来的人,那就必然会借机帮一些事情,如果受到了彭学云的利用,他可能会被县长的宝座吸引。”
事情被方怡梅分析后,再印证了自己的猜测,刘伟名只能是点头,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在县里面的处境就必然变得艰难了,这是逼着自己不动手都不行了。
“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办?“刘伟名问道。
“伟名,我认为你现在与崔书记之间是互利的局面,你应该帮着崔书记过了这一关才是。”
刘伟名就摇了摇头。
他与崔永志之间并没有太深的交情,都是利益的结合,再说了,这次出现的问题是崔永志贪腐的事情,对于这样的事情刘伟名是深恶痛绝的,他当然不可能帮助一个贪官渡过这事。
看到刘伟名摇头,方怡梅就说道:“伟名,我知道你的想法,你是看不惯崔书记的做派,现在的官场又有几个人不是这样的人呢,做事还得灵活一些。”
“小方,你既然是我的女人,有一件事情我得说一下,我刘伟名虽然在官场中混也会做一些违背心的事情,有一条底线是我决不会去碰的,那就是贪腐的事情,你要知道,我们官员本身就已经拥有了太多的利益了,如果再去做一些有损群众利益的事情,那就是猪狗不如的行为,我刘伟名决不会去做,也决不会与他们同流,如果你无法理解我的这种行为,你随时可以离我而去。”
刘伟名在说这话时,脸上表现出了一种非常严肃的表情,双眼就这样盯住了方怡梅。
被刘伟名这样盯住,方怡梅突然间有着一种深深的畏惧感,她第一次发现从刘伟名的身上散发着一种强大得让人心颤的气息。
这个男人并不是那种有了女色就陷进去的人
方怡梅有了这样的认识。
全身一下子爬在了刘伟名的身上,方怡梅娇声道:“别这样嘛,人家一切都听你的还不行吗?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好了。”
说着,方怡梅更是用身已身体的一些关键部位引逗着刘伟名。
看到方怡梅听话,刘伟名的脸色才一缓,说道:“自从进入官场以来,我自己都开始无法把持了,但是,我需要自己给自己设一些警戒线,只有这样,我才不至于迷失得太厉害,小方,我知道你是一个权利欲很强的人,你向往着权力,向往着好的生活,这些本来就是人性,都无可非议,不过,我得提醒你一下,这一切都需要我们靠自己的努力去获得,走一些小道并不可取。”
方怡梅的脸上快速变幻了一下,她也知道刘伟名在借这事敲打自己,娇声道:“行,人家听你的好了,不走小道,走正道。”说完这话,凑到刘伟名的耳边娇笑道:“已经进入正道了。”
刘伟名一阵无语,翻身与方怡梅已是激情碰撞起来。
激情在快速的释放,刘伟名的头脑中已经有了一个新的方案,他感到自己的方案如果可能,也许草海的县里政局就不会发生那么重大的变化,也许还能够有利于自己的发展。
这事到是得好好的运作一下
方怡梅这时同样也在想着如何帮助刘伟名的问题,她有了一个想法,借着这次的事情,连着把彭学云也搞下,只有这样,刘伟名才会失去阻力。
刘伟名来到彭学云的办公室时,看到的情况与崔永志办公室那里的情况完全是两回事,彭学云的办公室门外并没有像崔永志办公室门外那样有不少的人等着,对比下来就显得冷清了一些。
也难怪出现这样的情况,一直以来彭学云表现出的都是老好人的样子,在县里面又没有争权的意思,大家都认为彭学云是实力最弱的一个,还真是没有多少人重视他的存在,加上最近崔永志更加强势的情况,人们都向着崔永志那里涌去。
看到了这情况,刘伟名对于政府的副职情况也多了一些理解,每天看着当红的一些人办公室门外等那么多人,自己这里却不见人影,时间长了,这心态难道不会发生改变?
刘伟名不相信彭学云的心里没有想法。
见到刘伟名进来,彭学云明显早已等在了那里,已是站起身来迎了上前,握住刘伟名的手道:“跟崔书记汇报完了?”
刘伟名忙恭敬道:“汇报完了,想到要到你这里来汇报,我立即就过来了。”
“哈哈,伟名就是不错。”
作为一个县委副书记,对待刘伟名的这个态度不可谓不好了,彭学云表现得非常的亲热,就仿佛刘伟名是他自己的人似的。
“伟名,你来得正好,我这里刚好有些好茶,尝一下,呵呵。”
“看来我是来得巧了。”刘伟名也笑着说道。
秘书很快泡好了茶出去。
彭学云坐到了沙发上道:“我记得你也是草海的人吧?”
他到是拉起了家常,整个态度就是一种很关心人的样子。
“嗯,父母都在草海。”
“老人最希望的就是孩子回家看看,你看看我,常年在外工作,想回家照顾都难,有时间就要多陪陪他们。”
“彭书记,多谢你的关心,我会做到的。”
微微点头,彭学云道:“你们年轻,路还长得很,不像我们这些人,很快就要退下的,多干点工作不吃亏,趁着精力好,就朝前冲一下,我这个人啊,就喜欢看着年轻人往前冲。”
“彭书记正当年,县里的工作还需要彭书记这样有经验的领导掌舵才行。”
“哈哈,伟名啊,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都可以问我,共同进步嘛。”
彭学云完全是表现出了一种非常关心人的样子在与刘伟名谈着思想,如果是碰上了不知道情况的刘伟名,这几句话就能够让他感动。
县里面那么多的领导,又有几个是这样关心人的
“彭书记,我这刚参加工作不久,一切都没经验,还要你们这些老领导不断的帮助和指导才行。”刘伟名也表现得很是诚恳的样子。
微微一笑,彭学云靠在了沙发上,那油肚也挺起来了,双手抱在油肚上道:“总想多做点事情,精力却不够用了,虽然我们这些老家伙不顶用了,但是,看到你们在朝前冲,看到草海在你们的努力下取得了一项项的成绩,我这心也热了,只要是对群众有利的事情,我是会全力支持的伟名啊,往后工作上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你打我的电话。”
彭学云不断表达出了一种招揽刘伟名的姿态,刘伟名却非常明白,彭学云并不会一些人的招揽自己,这就是一种麻痹自己的用心了,都布了那么多的局,最终就会向自己亮剑,换做不知道情况,真就要被他骗了,如果不知道情况,自己现在肯定要为是否靠过云而头疼
“有彭书记的支持,我这心中也就更有底气了说实话,一下子到来了那么多的企业,压力很大啊,好在崔书记跟我谈了,说是会调整一下春竹乡园区的班子,会进一步加强力量。”
彭学云看了刘伟名一眼道:“这是一个大事,不能够把工作都压在一两个人的身上,你的压力大,县委也是知道的,崔书记也有崔书记的难处,要相信县委会有一个妥善的办法,目的就一个,一定要把春竹乡园区发展来。”
“我明白,反正有了问题我会来找彭书记的。”
听了刘伟名这多少带有些赖皮的话,彭学云哈哈大笑着指向刘伟名道:“你这小子。”
“你放心好了,我肯定会大力支持你们的。”
刘伟名也笑了笑道:“彭书记这茶真是好茶。”
“走的时候带点回去。”彭学云笑眯眯说道。
刘伟名又把春竹乡的工作详细向着彭学云进行汇报。
这时的彭学云一改随意的样子,听得认真,不时还询问一下。
刘伟名听得出来,彭学云对于春竹乡的情况还是有着很多的了解,提出的问题都是很重要的问题。
听完刘伟名的汇报,彭学云道:“很全面不过,我们一定要把问题想得更细一些,要把别人没有想到的问题都想到。”
“我们会努力把工作做得圆满。”刘伟名也表态着。
刘伟名一直都想从彭学云的表情上看出一些特别的东西,不过,谈了那么长的时间了,他并没有从彭学云那里得到自己想得到的东西。
心中疑惑,刘伟名暗想,难道是自己多心了?
很快,刘伟名就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通过种种的情况和分析,他感到这彭学云的各项准备工作已完全,随时都会出招,只是不知道他会如何出招的问题。
从彭学云表现出来的情况看,他这人做事正如他自己所言,会把别人没有想到的问题想到,既然这样,他就不会轻易把他自己***出去。
他会怎么样搞事呢?
刘伟名沉思的情况还是被彭学云看到了。
“伟名,有什么难题?”彭学云问道。
一惊之下,刘伟名也是惭愧,自己的城府还是不够,这样的时候怎么能够走神呢,忙说道:“我现在担心的还是道路的问题。”
彭学云道:“说得不错,这道路如果不能够跟上,一切都将受制,不过,有了你们乡群众自发修路的事情打底,再有省里的修路方案的实施,道路的问题会很快进行解决,这个到是不要太操心,相信只要各项目能够正式运行,道路也会畅通。”
刘伟名点头道:“还是彭书记想得长远。”
把刘伟名亲自送出门云,彭学云又拍着刘伟名的肩膀道:“伟名,有什么困难就来找我。”
“我会的。”刘伟名表现出一种感激的样子。
看着刘伟名离去的背影,彭学云刚才还布满了的笑容已经消失,回到办公室里面坐下,很快已是陷入沉思。
刘伟名一边走着,一边也在细细回想与彭学云的交谈,发现根本无法从彭学云那里得到自己想了解的东西,越是这样,刘伟名越是心惊,这个彭学云隐藏得太深了,从心理上感觉了一下,刘伟名发现自己竟然对彭学云有着许多的好印象。
慢慢向外走着时,就听到有人喊自己,抬头时就看到县委秘书长陈锁源微笑着正在喊自己。
收起了自己的种种想法,刘伟名的脸上露出高兴的表情,大声道:“陈秘书长,你好。”
“哈哈,刚才就听说你来了,正好,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谈,到我的办公室来。”陈锁源微笑着与刘伟名握手。
两人来到了陈锁源的办公室里面。
陈锁源是县委办主任,有着自己的一间独立的房间。
“来县里汇报工作?”陈锁源问道。
“嗯,崔书记那里汇报了一些园区建设的事情,又到彭书记那里汇报了一下园区的党建工作。”
陈锁源亲自去帮刘伟名泡了一杯茶,看到刘伟名的手上还拎着茶时,笑道:“从什么地方顺了茶了?”
“看到彭书记那里有好茶,就顺了点。”刘伟名笑着说道。
哈哈一笑,陈锁源道:“听说彭书记这次是到了市里面,从赵书记那里顺来的茶,没想到你到是先搞了一些。”
刘伟名一愣,陈锁源的话里面有话啊
就看了一眼陈锁源,没想到的是陈锁源并没有看向他,仿佛刚才的话完全就是随意而谈似的。
有意思了
刘伟名听得出来,陈锁源点到了一个关键的地方,那就是彭学云是赵亦贤的人这件事情。
谁说县里面的这些人都是混吃的人,精得很,看来这陈锁源也是一个有心人
他怎么要向自己点出这事呢?
刘伟名快速思考着陈锁源的用意。
自从高震山离开以后,陈锁源这个靠向高震山的人就表现得低调了。
县里也传言,陈锁源与崔永志并不是一条道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