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柏富贵?”崔永志听到是这个人时,皱了皱眉,他当然知道这个人物,最近被苗峰的公司压得厉害,据说要退出草海县了。
在这件事情上,崔永志还是提醒过苗峰,事情不能做得太绝,要给人留一线希望,只有这样才不至于把人得罪死,最近更是在运作着让苗峰把公司退出草海的事情,崔永志不希望那公司影响到自己。
在这样的情况下,按理说那柏富贵应该不会搞事才对啊。
崔永志明白得很,有自己在一天,那柏富贵的公司就不可能在草海县有出头之日,只能是配角。
知道了情况,崔永志到是不太着急了,一个小小的房地产公司,想与自己斗,那是嫩了一些
不过,当崔永志坐下之后,脸上表情一凝,就看向了王起道:“你认为是有人在暗中搞我?”
王起点了点头。
崔永志看着王起道:“查出了是谁?”
王起道:“这事大家都知道,据说那柏富贵与彭书记已经挂了一些亲戚了。”
崔永志还真是不知道这事,疑惑道:“什么亲戚?”
王起就说道:“柏富贵有一个侄儿娶了一个老婆是彭书记家的侄女。”
崔永志差点骂人了,那苗峰是干什么吃的,这样的事情都不告诉自己。
也难怪崔永志不知道这事,现在草海县一下子搞到了那么多的资金,就将要大上马,市里的领导对草海县的重视程度超过了历年,那苗峰想见崔永志一面都难,见面都是谈一些重要的事情,这样转了几道弯的小事根本就没有放在苗峰的心上,他认为一个柏富贵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很快就会把那柏富贵压得退出草海。
公司正风光,崔永志却提出了要他公司撤出草海的事情,这让他非常不痛快,好几天都不去见崔永志,这才造成了一些事情上的脱节。
知道了彭学云与柏富贵的关系之后,崔永志的心中就有些乱了,他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与彭学云交往的一幕幕情况在崔永志的眼前流过,崔永志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突然发现了一个重要的事情,那彭学云在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进行了布局。
再看向王起时,崔永志竟然对王起生出了几分感激之情,要不是王起了解到了那么重要的情况,搞不好自己被那彭学云暗算了还要说他好。
***
崔永志终于骂了一句,怎么也没有想到平时一派随和的彭学云会暗算自己。
“崔书记,要重视啊。”
王起并不知道崔永志有些什么问题,但是,他知道一个事情,那就是苗峰是崔永志的亲戚,既然有人从苗峰的公司获得了看上去关键的东西,对于崔永志来说就不是一件好事。
两人又聊了一阵,崔永志表现出来的到是一派轻松的样子,让王起也看不出情况。
聊完了事情,王起到是心中一松,感到崔永志并没有太大的问题。
崔永志看着王起离去。
王起刚刚离开,崔永志就拨打了苗峰的手机。
苗峰明显并不知道自己的公司出了问题,真在一家夜总会里搂着小姐放声歌唱。
手机响了一遍又一遍,崔永志的心情却是越来越沉重,他感到可能真是出了大事了。
过了好一阵,还是一个小姐听到了苗峰包内的手机响着提醒了一下,苗峰这才拿出了手机。
看到是崔永志打来的电话,苗峰到是不敢怠慢,立即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回了电话。
“你们那公司的财务往来财目都是统一由一个人做的?”
本来知道这情况,崔永志还是问了一句。
苗峰道:“你放心,黄伟做财是老手,老人了,不会有事。”
哼了一声,崔永志沉声道:“教了你多少次了,有些东西要进行销毁,你做到了没有?”
苗峰道:“我都是让黄伟在搞,应该没有问题。”
崔永志的头上立即冒汗了,那公司的一些财务往来上,如果那黄伟有了异心,必然要出事。
“立即给我公司去查,已经出了问题了。”
崔永志就把听到的王起所说之事讲了一遍。
打完了电话,崔永志突然感到自己的身上有些发冷,身体都在微微抖动。
事情太严重了,自己怎么会那么相信这个苗峰呢,都是自己那老婆,天天在自己耳边说苗峰的好话
崔永志知道自己的老婆苗羽香与那苗峰有着太多的交易,甚至那公司老婆涉入也太深,如果有什么东西泄露了出去,那就真的完了。
又打了一个电话给自己的老婆,他是希望老婆也快速行动起来,别真的出事。
打来了两个电话,崔永志有些虚脱地坐在了沙发上。
彭学云要暗算自己
这是崔永志想到的事情,可是,那彭学云为什么要暗算自己呢?
越想越想清晰,越想越明白,只要把自己弄下云,彭学云会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过了一个小时,就在崔永志坐在这里想了太多的事情后,那苗羽香的电话终于打了过来,电话一通,苗羽香就慌乱道:“老崔,情况严重了。”
崔永志的心中一下子悬了起来。
“是这样的,我们有不少往来的财目都是放心交给了那黄伟在做的,没想到那黄伟暗中把关键的一些内容移了出去,他的家人暗中更是以探亲的名义去到了外地,他本人也在今天上午请假没到公司,现在人也找不到了。”
“到底是些什么东西?”崔永志急了。
苗羽香慌乱道:“一些分红、我签了字的材料、有几次我无意中收钱的签字,另外,苗峰说有几套别墅不错,我办在了儿子的名下。”
本来坐直了的崔永志一下子瘫在了沙发上,真是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婆会搞出这样的蠢事来,字是能够乱签的?
“老崔,那黄伟是老人了,再说了,苗峰是自己家的人,我想着先暂时放那里一下,过一阵一起销毁,真是没有想到。”
苗羽香还在那里哭述着,崔永志却已失神看着房顶,他感到自己可能完了。
有了这样的一些东西在那彭学云的手上,崔永志完全能够相信得出来,彭学云的刀子已经提起来了。
才过去了一天,刘伟名就坐在了县委组织部里面,组织部长庞辉刚刚对刘伟名说了一个重要的事情,经县委常委会议研究,决定对春竹乡园区的班子进行调整,刘伟名的书记兼主任没有变化,不过,下面的人员有了重大的变化,首先就是常务副主任的调整,由姜开林任常务副主任,几个乡镇一级的主要领导也进行了调整,彭学云的人竟然都弄到了位子。
这次的县委常委会开得突然,也开得大出众人的意料,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本来刘伟名表现出了强势,在他的想法中,那方怡梅应该能够保得住园区主任的位子,结果却是方怡梅留在了乡里没有动,还是她的党政办主任,园区的办公室主任变成了一个叫余留桃的女人。
刘伟名的心中是震惊的,别看这只是一个县里的调整,他从中却是看出了太多的情况。
开始发生变化了
好在只是几个职位的变化,刘伟名的地位并没有受到动摇。
刘伟名透过这件事情就有了一种深深的危机感,他想不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庞辉坐在椅子上看着对面的刘伟名,心中同样想到了许多的事情,这次的县委常委会开得主快,快得他自己都没有准备,更让人难解的还是在这个会上崔永志仿佛对于彭学云的各种提议全力支持。
这跟以前的情况相比,有着太多让人难以理解的地方。
“伟名,经过这次县里面的调整之后,相信春竹乡园区的工作会得到进一步的加强。”
“庞部长,这是县委对我们园区工作的重视。”刘伟名明显没在状态,说的话都是很公式化。
庞辉的心情其实与那陈锁源差不多,他同样是高震山一系的人,最近为了自保,他与陈锁源到是走得近了一些,他们都有一个想法,就是借刘伟名的关系与许夫杰拉上线。
只是这庞辉显得更拉不下面子一些,一直都要摆一种上位者的架子。
今天又是一个机会了,庞辉比刘伟名还心不在状态,心中想着太多的东西。
庞辉感觉到机会不能再错过,就说道:“伟名,这次县里的调整我看主要还是书记办公室上先定的调子,崔书记还是非常尊重彭书记意见的,你们乡的姜开林同志和余留桃同志都是彭书记提名的。”
刘伟名就看了一眼庞辉,他知道原因了,心中就在想,难怪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县里终于还是发生了大变了
“庞部长,我们服从组织上的安排。”刘伟名说道。
说这话时,刘伟名感到自己的运作得加快才行,如果任由这事发展下去,形势会越来越危险。
“伟名,往后工作上有什么困难 可以来找我嘛。”庞辉说道。
刘伟名并没有去想庞辉的想法,现在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了,一定要把这县里的局面破坏这已成为了刘伟名面临的一个重要工作。
“庞部长,没事的话我先走了。”刘伟名说道。
还在想事的庞辉随口道:“好,回云之后立即展开工作。”
说完这话才想到刘伟名是要离开。
看着刘伟名已经走出了办公室,庞辉暗叹了一口气,自己的脸皮子还是太簿庞辉想了一下,还是拨打了陈锁源的手机,两人约了地方都走了出去。
过了一阵,庞辉和陈锁源都来到了一家城边的私人农家乐。
都是熟人了,两人分别进入到了一间很安静的房间。
对坐着互相望了一阵,庞辉叹了一声道:“老陈,今天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陈锁源却已是表情严肃,看向庞辉道:“老庞,我们的好日子快到头了。”
这话说得就让庞辉的心中一惊,他知道陈锁源有着太多的消息来源,肯定知道一些什么。
“老陈,都到这个时候了,你就把情况透露一些吧。”
陈锁源也感到问题有些大,也想跟庞辉合计一下这事,就把自己了解的情况向着庞辉讲了一遍。
“什么?”
听完陈锁源的讲述,庞辉吃惊得睁大了眼睛。
陈锁源扔了一支烟给庞辉,。自己也点上了一支道:“老庞,我们都是跟错了人的,现在想起来很不值。”
这话说得庞辉也是一阵沉默,大家当时看到高震山的强势,都认为高震山会有大的发展,没想到会变成这样,更让他们伤心的是高震山拍拍屁股就走了,对他们的事情不管不问的。
“难道说崔?”
庞辉有些说不下去了
陈锁源苦笑一声道:“现在的情况有些复杂了,从我暗中了解的看,老彭早已在进行着布局,该拉的人都拉了,不过,就算是他拉到了一些人也不可能会变成这样,现在有了这样的情况,唯一的一个可能就是崔有把柄在他的手上了。”
虽然不知道内情,对于他们这些老官场来说,只要有一点点的事情发生,就能够分析出太多的东西,两人都在那里想着对策。
今天县委常委会上的人事情况很快在县里传开了,大家都在议论着这事情,刘伟名坐在回乡的车上,心中的那种震惊还没有散去,从这事情况刘伟名有了一个猜测,那就是崔永志的把柄被彭学云拿在了手中,崔永志也许是发现了情况,找到彭学云那里投降了。
如果是崔永志真的投降了,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今天的县委常委会议也说明了一个事情,那就是彭学云暂时没有动手的打算。
他为何不动手呢?
刘伟名分析着彭学云的情况。
王报国认真开着车子,刘伟名的眼睛闭着,仿佛在睡觉,其实已是满脑子疑问。
第一,彭学云估计是还没有完全安排好,现在就扳倒了崔永志对他并没有百分之百的好处保证,崔永志既然知道了彭学云掌握了他的一些把柄,临危时定然会强烈反弹,到那个时候,彭学云并不一定能够上得了位,反而好处落到了赵卫江手中,这应该是彭学云不想看到的。
其次,也许崔永志的手中也有着彭学云的一些把柄之类的,大家都投鼠忌器的。
第三,彭学云开始时是想秘密操作,只有这样才不至于引起许夫杰的不快,也只有这样才能够在不知不觉中获得利益,现在事情被崔永志发现了,他就不敢轻动了,整倒了崔永志到是小事,关键的是动了许夫杰的人,那种后果是他不敢,也不愿意云冒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