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把所有的事情想了一遍,就分析出了这样的一个结果。
现在对刘伟名来说,问题就来了,彭学云不动崔永志,并不代表着不动自己,如果彭学云真是有心人安排来整自己的人,他就随时都有可能对自己采取一些行动,在一个县委书记和一个副书记的联手下,刘伟名想都不用想,自己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在利益的关头,刘伟名相信崔永志肯定会毫不犹豫站在那彭学云一方。
苦笑一声。刘伟名算是对官场又有了新的认识,这官场的事情说变就变,自己还想从中获利,没想到一下子就变成了这样,反而更加危险了,自己还一样事情都没有做,变化也太快了些。
不行了,再不出招,自己的局面会更加危险
可是,要从什么地方着手呢?
车子又走了一段路,刘伟名对王报国道:“转回县城。”
王报国没有问刘伟名为什么都快到了还要转回云,快速掉转车子朝着县城返回。
不解决了事情,刘伟名的心中没有安全感。
必须破了崔彭联手的这个局,如果不把这个局面破云,自己很快就会在那彭学云的操作下受到打压
要破这个局,还得从那崔永志的事情上着手。
刘伟名走进房间时,常明光已经等候在了里面。
见到刘伟名进来,常明光先就说道:“刘乡长,问题有些复杂了。”
他就是在县里工作的人,当然了解到了一些情况,本来就是有心人,很快就想到了许多的事情。
刘伟名看到常明光那么直接,也没有隐瞒,就把自己的一些猜测也讲了一遍,他是把常明光看成了一个自己可以商量事情的人。
“刘乡长,你说得不错,首先就得破去这个局面,只有这样,才会化解问题“常明光认真说道。
说完这话,常明光又说道:“其实,这事我感觉最担心的还有那么几个人,一个是县委秘书长陈锁源,还有一个是县委组织部长庞辉,我了解到一个情况,他们两人开了会以后都去了城郊的一个农家乐。”
刘伟名的眼睛一亮,这当然是一件好事,他也知道这两人是高震山一系的人物,现在走到一起,肯定是商议对策去了。
常明光又是一笑道:“虽然我们不知道一些崔永志的东西,但是,我们却有着一些赵卫江的东西。”
刘伟名已经明白了常明光的想法,脸上现出了笑容道:“你们搞你们的吧,我不掺合。”
常明光也笑了笑道:“刘乡长现在正在回春竹乡,当然不知道情况了。”
两就就是一笑。
独自一人坐在办公室里,桌子前面的地上满是烟灰,那个大大的玻璃烟灰缸已砸得粉碎,办公室里显得有些乱了。
秘书小心地打扫着办公室,有些害怕地不时偷偷看一眼赵卫江。
这时的赵卫江真的是愤怒得很,全县都传出了一个消息,说是崔永志与彭学云联手要整他赵卫江。
开始时赵卫江还不太相信这事,昨天的常委会上再次验证了这事的可能,上次县委常委会上,崔永志全力支持彭学云的一些提议时赵卫江就不解,昨天再次召开的常委会上,又是几个人事上的议案,同样是彭学云提出,崔永志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表示反对,直接就举手通过,县里的力量明显已经形成了崔彭联手打压自己的态势,昨天更是把自己的一个重要位子拿去了。
赵卫江不笨,种种的情况只能说明了一个事情,无风不起浪,县里传言的那些事情应该有着真实性。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今天发生的一个事情已是让赵卫江又惊又怒。
纪委书记黄启功透露了一个消息,说是有好多封举报信到了市纪委,全都是针对县里的修路**的,矛头直指着的是他赵卫江。
修路的事情一直都是县里的大事,也是赵卫江主抓的工作,在那项工作上,赵卫江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干不净的问题在里面,看到有人针对时,赵卫江心中是着急的。
种种的事情联系起来,赵卫江有一个非常清晰的线索,那就是有一伙人已经把矛头直指向了自己了。
赵卫江不可能去询问市纪委的情况,他已经不必去多想就知道,自己倒下的话,最大的受益者必然就是那个彭学云。
难怪崔永志与彭学云那么的亲密
再联想到彭学云的背后是市委副书记赵亦贤,崔永志的背后是市委书记许夫杰时,赵卫江不仅是愤怒,还带着一些恐惧。
到修路的事情中难免存在一些不干净的地方,在这两大力量的联手下,赵卫江完全相像得出来,自己面临的是一种非常危险的情况。
***崔永志,这样明刀明枪干上了
与崔永志暗斗已经一段时间,两人的手法都隐秘,都不想让上级看到他们之间的矛盾,可是,现在崔永志亮刀子了,与彭学云把目标就直指自己,这才是赵卫江最愤怒的,这样急着要把自己弄下去,一点都不顾及,难道自己就任他们摆布?
赵卫江不想再忍了,再这样下去,很有可能自己真要被他们搞出事来。
赵卫江坐在那里想了好一阵,匆匆中就出了办公室,坐上小车向着市里赶去。
这样的事情赵卫江还是希望向上级反应一下,当然了,上级就是狄猛了。
刘伟名坐在办公室里,很快就接到了常明光打来的电话,只听常明光说道:“到市里去了。”
刘伟名道:“有的时候群众的舆论还是重要的。”
说这话时刘伟名感到自己完全就是在玩弄阴谋诡机,现在整个县里的情况应该都是自己运作的结果,虽然没出面,做得也隐秘,可是,这心里面却是有些难以接受,什么时候自己学会搞这样的事情了,完全就不是一个光明正大人物所做的事情嘛
再想到常明光的那些人都是一些看上去完全不起眼的干部们时,刘伟名发现,往往一些不起眼的人也能做出足以挠乱秩序的事情。
挂了电话,刘伟名苦笑一声,反正都不干净,为了能够发展,只能这样搞一下了,推动一下,看看会发展成什么样的情况还不一定,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通过一些推动,现在的草海县里面都知道了彭学云的手段,他再想藏在背后就已经没有了可能性,现在到是要看看彭学云如何走到前台。
走在园区的施工现场,整个的施工现场一派热闹,逐渐已经有一些企业进入到了这里。
看到这一派热闹的场面,刘伟名的心中一畅,这才是一个干事业的地方
许多施工的人都是乡里的村民,看到刘伟名走来,一路上都是跟他打着招呼的人。
看向一个学生的父亲,刘伟名微笑道:“周老四,怎么样,收入还行吧?”
一看是刘伟名,周老四站直了身体道:“刘乡长,这里的工钱不错,家里面的生活大大改善了。”
“是啊,有这样的一个园区在这里,干工活都有收入,对家里面的帮助很大。”
刘伟名微微点头,他知道情况,乡里面对于各项目企业都有严格的要求,不得拖欠大家的工钱,有了一定的收入,对于这些家境贫困的村民来说,这收入就已经很大了。
看了看这四周的情况,刘伟名道:“大家的生活会越来越好。”
朝前走着,刘伟名不断询问着村民的家庭情况,对于他来说,一切的工作落脚点只有一个,就是要把大家的生活搞上去,从现在的情况看,村民们的生活正在逐渐得到改善,这是好事。
从工地上回到办公室时,刚坐下喝了一口热水,温芳就走了进来。
自己坐了下来,温芳道:“现在你兼着的是两头的工作,崔书记跟我谈了一次话,想让你专门去做园区的工作,乡里的乡长一职是想让魏雄海来担任,这事我顶了回云,不过,感觉崔书记不太高兴,应该顶不了几天。”
刘伟名早就有了充分的认识,通过县里发生的种种情况可以知道,崔永志的把柄已是捏在了彭学云的身上,难怪崔永志在彭学云的不断进攻下节节败退。
到底那彭学云得到了一些什么样的东西呢?
一个领导干部采用这样的方式去要挟人,这在官场也是大忌,彭学云可能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情况,他同样骑虎难下了
“温书记,我离开乡长的岗位是迟早的,毕竟园区的工作是重头,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找一个稳重的人来推荐。”
刘伟名也知道说这话根本就是废话,在目前的情况下,崔永志会听得进去吗?
温芳早就想过了这事,说道:“伟名,这里没有外人,有些话我想跟你聊一下。”
两人的办公室到是在走道的尽头,一般情况下并没有什么人会直接过来,都得通过党政办,到是一个商量工作的地方。
刘伟名知道温芳也看出了一些东西,说道:“温书记请说。”
“我怎么感觉县里的情况很不正常呢,平时一直低调的彭书记一下子强势起来,强势的崔书记又在彭书记面前显得不断退让。”
这事不仅是温芳,许多人都疑惑着的,但是,谁也不知道真实的情况。
刘伟名犹豫着是否把情况讲给温芳。
看到刘伟名迟疑的样子,温芳嘟了一下嘴道:“伟名难道还不相信我?”
也许多一个人搞点事情会更加热闹
虽然有了这样的想法,刘伟名在不能够真正明白温芳情况前还是没有把事情说出去,只是说道:“县里到是有些传言,想想感到还是有些合理。”
温芳明显也是听到了一些传言,说道:“不会是彭真的拿到了崔的什么把柄了?”
刘伟名点了点头道:“下一步县里面的局势肯定得有一些大的变化。”
温芳其实早已把事情想了许多,今天就是想在刘伟名这里再次确定一下自己猜想的意思,听到刘伟名也是同样的想法时,温芳道:“你认为会对春竹乡的工作产生影响?”
她其实是想问对她的位子产生影响的话。
温芳当然不知道那彭学云攻击的矛头已指向了自己,刘伟名也不打算把这事说出去,只能说道:“这是县里的事情,我们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
感受到刘伟名对自己并没有真正放开胸怀,温芳暗叹一声,看来自己得尽快让刘伟名相信自己才行。
温芳起身走了出去,刘伟名看着温芳那很有型的背影,摇了摇头,现在的县里情况有些复杂,这事还是不要让她知道为好。
就在刘伟名在这里与温芳聊事时,赵卫江已坐在了市长狄猛的房间里面,市里到县里的道路还是不错的,两个小时的路程中,赵卫江想了太多的事情。
现在坐在了狄猛的房间时,还没有等赵卫江说话,狄猛已是沉着脸道:“赵卫江,你搞什么啊,举报信一封接着一封的往市里送。”
“狄市长,你是知道的,现在的人没事就搞匿名信,县里每月都会收到不少,大多都是歪曲陷害的。”
“匿名?”
狄猛沉声道:“谁说是匿名的?”

赵卫江吃惊地看向了狄猛。
“赵卫江,别说我不提醒你,你是一个县长,组织上是要你去做工作的,并不是让你去**的。”
一咬牙,赵卫江感到现在到了关键的时候了,对方在对付自己上都已是露出了牙齿,自己再不回击的话,真就完了。
“狄市长,我还有内情要向你汇报。”
赵卫江就一五一十把自己了解到的情况和县委发生的种种情况都向狄猛进行了讲述。
狄猛开始时还没有太重视,听着听着,他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狄猛同样有着太多的想法,现在市里面的情况也是复杂的,通过草海县发生的事情是不是说明了一个自己担心的事情,那就是市委许书记与新来的市委副书记有了联手的情况?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得重视了
这世界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草海县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市里,作为市里的这些领导们,他们又怎么可能不去关注下面的变化,草海县的县委太让人难解了,发生的事情显得是那么的怪异
本来市里就有着一些暗斗,现在草海发生的事情太怪,怪得足以影响到市里的政局,没有人不把目光转向草海县,都想从草海县的内斗中探查一下市里这些大佬们的走向。
市委书记许夫杰同样感到非常不解,这草海县的崔永志也太反常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样的事情还真是不太好去询问。
开始两天许夫杰还没有太过在意,随后的发展就越发让他感到存在问题了,不行了,得过问一下这事
事情变得越来越怪,崔永志与彭学云的联手让市里的人怎么看?许夫杰在皱眉头,市里的人们肯定认为自己与赵亦贤达成了某种协议,已经联手起来了,可是,自己与那赵亦贤真的能够联手吗?许夫杰很是摇头,已经对市里的情况产生了微妙变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