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许夫杰打了一个电话给崔永志时,那崔永志又怎么敢把自己**的把柄被彭学云掌握的事情说出来,只是说自己主要是维护班子的团结,尽可能的支持大家的工作。
打了电话,许夫杰就在皱眉了,他听得出来,崔永志的话有着太多不实的地方。
盘算了一阵草海的人员,许夫杰感到自己以前太过于重视崔永志,并没有其他可问的人,又想了一阵,感到这事不弄明白,这对于市里的政局都会产生一些影响。
许夫杰也产生了一种警惕,在一个地方不能够只有一个亲信,必须要多培养几个才行,如果草海的崔永志真的出了事情,自己好不容易在草海县营造的力量可能就会瞬间崩溃,草海县的发展越来越强劲,这个地方自己决不能够放弃
看来只能问一下小刘了
这是许夫杰最后无奈的一个想法,毕竟刘伟名也是属于他这一系的人。
电话是直接打到刘伟名手机上的。
打这个电话时,许夫杰对崔永志就生出了一些不满,搞得自己一个市委书记的身份也要直接面对一个乡长。
当然了,这也仅只是许夫杰的一个想法而已,想到了刘伟名背后的势力时,许夫杰感到这个电话未尝不是一个与刘伟名加深感情的机会,别看刘伟名现在是这样的一种情况,谁又能够说得清楚刘伟名什么时候会再上一层。
当成是关心刘伟名吧
刘伟名接到许夫杰电话时,那温芳刚刚走了出。
刘伟名同样也没有想到许夫杰会亲自打来这个电话,全身一震,刘伟名忙恭敬道:“许书记好。”
许夫杰的语气中充满了一种亲切,哈哈一笑道:“小刘,园区的工作开展得怎么样了?”
许书记亲自打电话来询问园区的工作,刘伟名感受到了市委的重视,忙着就把园区的一些工作开展情况向着许夫杰进行了汇报。
许夫杰当然目的不在于这里,不过,还是用心听着刘伟名的汇报。
从刘伟名的汇报中,许夫杰也听得出来,刘伟名是下了功夫在做事,整个的前期工作进展是非常快的。
这年轻人是一个能干事的干部啊
对于刘伟名,许夫杰的欣赏之情又深了几分。
“小刘,你们县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直说。”许夫杰话题一转,以一种没有商量的口吻严肃说道。
刘伟名一直都在等着许夫杰的这个询问。
听到许夫杰询问,刘伟名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自己布局了那么一阵,搞得县里面谣言满天飞,不就是希望出现这样的情况吗?
“许书记,这个。”
刘伟名表现出了一种迟疑的样子。
听出了刘伟名的那种迟疑,许夫杰心中一沉,感到草海县果然出了事情了,说道:“小刘,有话就放胆说嘛,草海也是市委领导下的。”
“许书记,不是我不说,是有些复杂。”刘伟名走过云把办公室的门关上。
“说。”许夫杰沉声道。
“那好,许书记,我就把我了解到的一些情况向你汇报一下,有些事情只是猜测。”
许夫杰没说话,就拿着话筒听着。
刘伟名就把崔永志的亲戚开了公司与人斗,压制了一家房地产公司的发展,结果那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总又与彭学云有着关系,然后是两人相斗,后来崔永志弱势的情况详细说了一遍。
说完这些话,刘伟名道:“许书记,我正好有朋友了解到一些内情,所以才知道了一些东西。”在讲述中刘伟名也没有隐瞒,把知道两家公司内斗,证据被彭学云得到的内情也说出了是一个多年一起长大的朋友偶然知道的。
许夫杰拿着话筒气息急促的声音也传到了刘伟名的耳中。
讲完了这些,刘伟名就没有再多言了,话传到了许夫杰那就行了,自己也就是把一个基本上真实的情况讲给了许夫杰,刘伟名完全相信凭着许夫杰的智慧,这种事情他是能够分析出一些内情的。
过了好一阵,许夫杰才说道:“小刘,很好,就这样吧。”
听到许夫杰挂了电话,刘伟名的心中长长舒了一口气。
现在把事情扩大到了市一级了,看看市里面会有什么样的博弈吧
许夫杰这时也真是有些发愣了,坐在椅子上半天无言,刘伟名报告的情况让他心惊。
自己用的一个大将竟然是一个这样的人
这事****出去,自己好不容易经营的局面必将受到冲击。
乱搞
许夫杰骂了一声。
联想到今天市长狄猛阴沉着脸的情况,许夫杰终于知道那狄猛为何会这样表情了。
真是没有想到草海县的事情已经影响到了市里的工作了
本来不知道情况,通过刘伟名的讲述,许夫杰也许是受到了刘伟名的引导,很清楚就明白了这事的种种变化。
彭学云明显掌握了崔永志的**证据,正在借这事来安插他的势力,崔永志受到了威胁之后,对于这种威胁就只能忍受,这才造成了草海县的混乱局面
市委难道能够容忍这样的事情继续下去?
答案是否定的,作为一个市委书记,许夫杰想的就太多了,这种事情现在正在扩大,如果真的传到了省里面,省里对于市里的掌控能力就会大打折扣,对自己的工作能力必然产生怀疑,必须要在这事情带来严重影响之前解决
再说了,崔永志本身也存在问题,借事情还没有不可收拾时把他弄到一个影响不大的位子上,收拾起局面来就方便一些,崔永志是决不能用了
想到了那个彭学云时,许夫杰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堂堂的一个县委副书记,拿着对手的把柄做要挟之事,真把县委当黑社会了此风决不可涨
这个彭学云必须拿下,无论是谁的人,一定要把他拿下才行,否则的话,大家都有样学样,还不全都乱套了
彭学云搞出了这样的事情,其人本质上就成问题
再想到刘伟名谈到的县里谣传那县长赵卫江在修路上也存在问题时,许夫杰一拍桌子,心情真是坏透了,一个县的班子都烂了,这事还好从刘伟名那里得到了消息,否则的话,真的闹了起来,自己怎么向上级汇报
一定要用最快的时间把问题解决
草海县不能用崔永志了,这事太急了一些,自己都没有安排好啊只能尽可能的用好刘伟名了
这是许夫杰的想法。
沉思了一阵,许夫杰一个电话就把市委副书记赵亦贤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这时的赵亦贤并不知道草海县的事情,他刚从省里开会回来,这次到了省里面,再次单独到了谢逸的家中,还真是得到了谢逸的一些表扬。
“许书记,有什么事情?”赵亦贤微笑着走了进来。
看着赵亦贤脸上带笑的情况,许夫杰是越来越不舒服,对于草海的事情,许夫杰有一个感觉,这是赵亦贤把手伸到了草海的一个行为。
你伸手就伸手吧,搞的事情完全就是犯了官场大忌的事情,真的传了出去,大家人知道了一个县里搞得这么的混乱,自己这个书记要挨板子,你一个副书记,那彭学云还是你的人,你就难道不挨板子?
看到许夫杰脸上表现出了一种严肃,赵亦贤回想了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在市里面还是在表面上表现出了一种与许夫杰配合的样子,并没有太大的问题时,心中就嘀咕起来。
难道市里发生了什么大的事情?
赵亦贤这次回来也认真想过,整治刘伟名要在不知不觉中进行,要用草海县的本身力量来做,只有这样才能够面对各方的询问。
刚才正想打电话把彭学云叫到市里时就接到了许夫杰的电话,来时还在想着如何对彭学云进行提示的问题,对于彭学云,赵亦贤还是满意的,这是一个做事谋而后动的人物,很踏实,让他来搞刘伟名是非常合适的人选。
许夫杰的目光在赵亦贤的脸上看了一阵,这才说道:“老赵,发生了一件事情,请你来商量一下。”
神情一愣,赵亦贤看向许夫杰,想从许夫杰的表情中猜测一下发生的事情。
看到的却是许夫杰阴沉着的脸。
难道真的发生事情了?
赵亦贤也表现出了严肃:“许书记请说。”
“情况是这样的……”
许夫杰把发生在草海的这些事情全都说了一遍,一边说着,一边也在暗中观察着赵亦贤的表情变化。
赵亦贤还真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跟自己安排的情况完全走出了一个相反的方向,一时之间真是有些发愣了。
许夫杰都已讲完了一阵,赵亦贤还没反应过来。
赵亦贤怎么也没想明白草海县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了,走之前还跟那彭学云通过电话的,彭学云这人做事很小心,全都是谋而后动,应该不会出乱子才是,怎么就出了乱子了
这次从省里回来就是想操作一下草海的事情,结果却是出现了这样一个自己想都没有想到的情况,这让自己下一步怎么搞?
想到自己再次受到谢逸暗示的事情,赵亦贤的头脑中一片混乱,把他的计划完全打乱了,如果彭学云出了问题,自己该怎么搞?没有可用的人了
“是真的?”赵亦贤问了一个自己都有些脸红的问题。
许夫杰如果不是搞明白了情况,又怎么可能那么严肃
不过,问出了这样的话之后,赵亦贤的眼睛一亮,也许这事里面也有内情也难说,彭学云做事一直都很小心,他应该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吧?
许夫杰也有些怀疑这事,不过,想到是刘伟名讲述的情况,他知道刘伟名绝对不会乱说话,这样的事情是一查就能查出来的,刘伟名也没有必要冒着政治的风险来欺骗自己。
“老赵,这件事情可大可小,现在草海县的干部群众中已在进行着多种的传言,如果扩大了,真要是出了问题,市委怎么向省里报告这事,我们都得挨板子。”
赵亦贤也想到了这事,他就是负责干部管理的副书记,如果下面的干部出了问题,他的责任比许夫杰更大一些,这事还真不是一件小事。
“许书记,我看是否组成一个工作组到草海云调查一下,我们也不能听信个别人的议论,对干部的管理还是多听一些群众的意见,多做调查才是。”赵亦贤想的是派出人员,看看崔永志和彭学云他们能否把这事压下去。
许夫杰当然乐意这样了,如果能够把事情压下去,对于他来说也是好事。
面对着发生的这个突然情况,两人很快就统一了意见,如果可能,最好就是把事情压下云,扩大了对大家都不是一件好事。
许夫杰一个电话打出去,很快,市纪委书记詹则暮就走了进来。
看到屋里的两人,詹则暮就知道肯定是草海县的事情,草海县的事情发生后,他一直在关注着这事,正想向许夫杰进行汇报。
“老詹,有件事情。”
许夫杰开门见山就把情况向着詹则暮讲了一遍。
詹则暮心想果然是这事,严肃对许夫杰道:“许书记,我正想向您汇报一下这事的,草海县发生的情况已经引起了工作的混乱,如果任其发展下去,后果严重。”
纪委也有着太多的消息渠道,草海县发生的事情早就传到了市纪委,詹则暮一直都在关注着这事。
许夫杰看了一眼赵亦贤道:“我刚刚与老赵也在谈这事,担心的是这事是有心人从中搞事,打算由纪委牵头,派出一个工作组进入草海,要用最短的时间把这事搞清楚。”
詹则暮听得出来,许夫杰是希望立即就把这事搞定。
“老詹,我认为一定要搞清楚情况,现在我们中的一些干部平时没事就喜欢搞事,如果是有意制造混乱,发现了就要坚决打击。”赵亦贤现在是心情坏透了,好好的局面怎么就弄成了这个样子。
詹则暮对于市里的情况了解得清楚得很,这事看上去是下面的人在斗,何尝不是许夫杰与赵亦贤的一次交锋,那草海县不同于以往,现在红火起来了,赵亦贤的人是彭学云,搞出了这些事情已经能够看得出来,这是是赵亦贤想x入草海的行为,轻易插手进去的话,搞得不好就会把自己也搞得被动。
现在看起来,这交锋的两人又在担心了,担心的是事情被搞大,两人是想联手把事情压下云,却又互相防着,这才找了自己这个不属于两人的人来搞这件事情。
工作组到是好派,关键的还是人选的问题
这是詹则暮头疼的问题。
想了一下,詹则暮眼前一亮,心道自己怎么把那人忘了,到是一个很适合的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