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许书记,我打算抽调精兵组成工作组,这组长麻,打算就由廖歆琰同志担任,你认为怎么样?”
廖歆琰?
许夫杰想了一下,同样也是眼前一亮,看向詹则暮的目光中就透着赞许,派这人前去,他并不属于自己的人,也不属于赵亦贤的人,到是一个比较客观的人选。 .
廖歆琰这个年轻人虽然年轻,做事却是沉稳的人,让他去应该不会搞出乱子。
“老赵,你认为呢?”
赵亦贤点了点头道:“我看可以。”只要不是许夫杰的人,赵亦贤还是能够接受的。再说了,派一个年轻人去也不错,凭着崔永志和彭学云的精明,很容易就能够搞定这种年轻人,总比派出一些老油子强得多。
在这件事情上,许夫杰与赵亦贤都是有着共同的想法,如果崔永志他们能够自己把事情搞定,抹平了,这比什么都好。
詹则暮道:“那好,我立即去安排,安排了就下去。”
“要实事求是,客观公正,还必须要处理得快。”许夫杰交待了政策。
赵亦贤道:“最重要的我看还是要尽可能的不扩大化,现在的舆论真是要命,小小的一件事情就扩大得没边没际的。”
詹则暮回到办公室时,立即就把一个年轻人叫了进来。
看着这年轻人,詹则暮表现得就亲切了一些,问道:“小廖,工作还习惯吧?”
“詹书记,我还习惯,年轻人表现出了一种恭敬。”
哈哈一笑,詹则暮就说道:“小廖,有一个事情需要你带队一下,是这样的,草海县发生了一些事情……”詹则暮把草海县的情况向廖歆琰介绍了一下,介绍完之后就说道:“市委高度重视这事,这次由你带队进入草海县,一定要用最短的时间把情况搞明白。”
廖歆琰道:“我一定完成任务。”
很快就从纪委抽调了人手,看着一辆越野车朝着草海县驶去,詹则暮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派出这样的一个人,想必会搞出一些事情吧?
市里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在纪委里面表现温和的年轻人是什么样的来历,就连许夫杰和赵亦贤都不清楚廖歆琰的情况,作为省委副书记廖炜的亲信,詹则暮是知道廖歆琰的底细的,这是廖书记的小儿子,一直都没有生活在宁海省。
把廖歆琰派去调查这事,相信有廖书记掌舵,肯定出不了状况,詹则暮放心得很。
再次把收到的一些材料拿出来看了一阵,詹则暮用手指在桌子上轻轻敲击着,草海县的事情很复杂,很有可能会搞成整个班子烂了的情况,以廖歆琰那种嫉恶如仇的个性,搞不好还真是要掀记还不得怪自己没有照顾好他的儿子
拨通了廖炜的电话,詹则暮就详细把自己派廖歆琰到草海县去搞调查的事情讲了一遍。
廖炜听完之后只是说了一句:“年轻人嘛,就应该让他们多锻炼一下。”
说完这话,廖炜挂了电话。
刘伟名现在正在接待着江朝伟父子。
“伟名,我可是来了,该关照的地方可得关照我一些。”江朝伟很不见外地说着。
看向江顺章,刘伟名道:“伯父终于来了,相信人们的公司运作起来之后会很有市场。”
江顺章道:“这次我也是下了一搏之心了,春竹乡的旅游资源的确非常不错,如果运作得好的话,多少也算是有了一个实体,朝伟也算是有了一个依靠。”
看得出,这江顺章毕竟没有搞过这事,底气有些不足的样了。
江朝伟笑道:“爸,反正有伟名在的,我就不相信垮了没饭吃时他不赏口饭给我。”
江顺章就笑道:“你这臭小子,还赖上人了。”
刘伟名笑道:“我与朝伟是兄弟,伯父放心好了,只要运作得好,项目一定没问题。”
江顺章微微点头道:“你也知道我不懂这个,朝伟也不懂这个,朝伟其实就是挂个名,真正进行管理的是请来的一个职业经理人,相信有他们专业化的运作,会把项目做好的。”
“这样就保险一些了。”刘伟名对于江顺章也很佩服,这是一个有魄力的人
一下子就派来了一个市纪委工作组,这事情搞得县里的这些大佬们有些紧张,谁没有点问题,最怕的就是纪委,现在搞了那么一个纪委的工作组下来,加上最近草海发生的事情,大家感觉到有好戏可看了。
别看那工作组长廖歆琰年轻,对于县里的各种安排根本就没理睬,带着人就自己开了房间,住进了离县委不远的一家酒店,这个做派搞得崔永志等人更感紧张。
以往的工作组之类的到来,只好好酒好菜招呼上,晚上再加上一些女色的yin*,天大的事情都很容易摆平,这次却是完全不同,这个姓廖的年轻人根本就不吃这一套,摆出了公事公办的样子,这很令崔永志等人心慌。
开始时大家还在想着这个工作组下来可能就是针对最近县里面的事情来搞的,可是,看到廖歆琰这样子,仿佛又不全是这样,有可能是要针对全县的情况进行调查,这可是要把事情往大了搞啊
崔永志是众人中最心惊的人物,他知道自己的事情,不要说是那彭学云抓住了自己的把柄,就算不抓住把柄,来了纪委的人查自己的话,还是能够查出问题。
一个电话就打到了许夫杰那里,崔永志尽可能的平静了心情道:“许书记,市纪委来草海到底是带有什么目的的?”
看到崔永志在摸情况,许夫杰虽然不是太高兴,还是想敲打一下,严肃道:“纪委的工作是什么你不是不知道吧?草海县最近发生了一些不正常的事情,他们去调查一下也是好的。”
“许书记,这样一搞,县委很被动啊,现在人心惶惶的。”
“如果没有事情,还怕调查?”
许夫杰也有些郁闷,本来想到的是那廖歆琰年轻,到了草海县之后很容易就能被崔永志他们搞定,可是,现在才发现自己大意了,这事看来被纪委书记詹则暮算计了,也不知道这廖歆琰是受了谁的指使,竟然想把事情往大了搞。
事情都摆在这里了,许夫杰也只能寄希望于崔永志的事情并不是太大。
听着电话中许夫杰挂了电话的声音,崔永志心情极度沉闷。
没有了心思上班,崔永志起身向着家里走去。
进了家门,崔永志就看到自己的老婆正与苗峰坐在那里谈事,桌上还摆放着几叠钱。
现在崔永志对钱就有些敏感,看到桌上的那些钱,心情就极度不好,差不多是吼着道:“你们一天就搞钱,我看你们还能搞几天。”
“怎么了?”苗羽香感觉到了崔志的情绪不对,忙站起来扶着他问道。
那苗峰也站起身来打了一个招呼。
吼了一嗓子,崔永志走过去坐了下来。
接过苗羽香倒的茶水,崔永志道:“市纪委工作组来了。”
最近县里的情况大家都是知道的,苗羽香担心道:“老崔,早就说过了,那彭学云阴得很,这次他抓住了把柄,是不是他运作的结果?”
哼了一声,崔永志懒得跟她解释这事,目光就看向了苗峰道:“你们啊。”
本来还一路顺风的崔永志没想到情况会变得那么恶劣,心情非常不好,朝着书房走了进去。
看着崔永志那背影,苗峰的眼睛中散发出一股厉色,他知道这次崔永志能否过关,关键还是那些证据的问题,心中就在想,是得把这后患解决了才行。
崔永志这里是这样的情况,那个彭学云比他也好不了多少,自从市纪委工作组下来之后,彭学云在第一时间就打了一个电话给赵亦贤。
这次的赵亦贤对待彭学云就显得冷漠了许多。
赵亦贤也有他自己的想法,彭学云是投靠了自己的人不假,自己也想利用彭学云来动一下刘伟名也不假,但是,毕竟那彭学云是刚投来的人,他的根底自己并不是太清楚,谁也不知道他在草海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具是查出了重大问题的话,自己再护着他就有可能把自己也陷入进去。
赵亦贤不痛不痒把彭学云打发了,想着的就是另外再寻找可用人员的事情。
打完了电话,彭学云已经明白,自己已经被赵亦贤抛弃,心中就有着一种恐惧,自己最大的问题不在于经济问题,而在于政治的问题,拿着对手的把柄进行要挟,这在官场中是大忌,这事搞了出去,很可能会弄出大事
想了一阵,彭学云感到还有一条路,那就是与崔永志好好的谈一下,自己可以不再要挟,两人聚共同的力量把这事先平息掉,只要县里平息了事情,相信许书记他们也是乐见的,最多不过就是把自己另外再换一个地方。
叹了一口气,彭学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自己运作得那么隐秘的事情为何就会****了出来。
想想都让人气妥,花了那么多的心思搞出来的局面完全走出了自己的意料,这事到底是谁在暗中推动呢?
越想就越感到这事很有可能会是赵卫江在推动,也只有他才拥有那么强的力量,也只有他才希望把县里的局面搅乱,从而把崔永志干倒。
暗骂了一声,彭学云苦笑一声,还真是没有想到,这赵卫江也是一个背后搞事的人
哼,你赵卫江以为这次搞掉了两个人就能够把全县掌控了?
彭学云的眼睛里面变得阴冷起来,一定不能让赵卫江有好日子过。
想到前几天不知是谁暗中送进自己住处的那叠有关赵卫江在修路上违纪行为的材料,彭学云再次拿了出来。
打开了那叠材料,彭学云认真再次看了一阵。
本来突然来了这样一叠材料虽然有理有据,很详细,但是,彭学云并不打算拿用,这东西只有在关键的时候用起来才有效果,弄走了一个县长并不是时候,他也只是把这材料放进了保险箱里。
彭学云也在猜测着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在暗中搞事。
现在事情发展到了这地步,如果真的稳不住了,那就把赵卫江也拖着一起下水好了
彭学云拿起电话拨通了崔永志的电话,两人找了一处隐秘的地方开始商量起事情。
在共同的利益面前,他们两人都知道,合则两利,只有共同行动,把事情平息下去,大家才不至于在这件事情当中出现危机。
就在崔永志与彭学云秘密走在一起时,一处同样隐秘的地方,陈锁源和庞辉也再次聚到了一起。
两人对坐在那里,大家的眼睛里面都散发出一种喜悦。
市纪委工作组的到来,大家都知道是针对什么而来,如果操作得好的话,草海县就是一场大的震荡,到那个时候,他们两人都大有希望。
“你怎么看?”陈锁源问道。
虽然自己也有了一些见解,还是希望听听庞辉的看法。
庞辉道:“现在草海对于某些人来说,需要的就是稳定,只有稳定了,事情才能盖住,也只有这样,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叹了一口气,陈锁源道:“市委也不希望事情搞大。”
庞辉点了点头道:“赵的事情关键还在于是否存在问题。”
知道庞辉所指,陈锁源也赞同地点了一下,那赵卫江如果没有问题,他就能够稳得住位子,如果有了问题,这次下去的很可能就是三个人。
互看一眼,大家的眼睛里面都透着一种兴奋,就算是他们这种久在官场的人也被这就将到来的巨大利益所动,三个位子,那得有多少人进步啊
他们两人都明白,如果真是出现了三个人出事的事情,大家都有可能更进一步了。
“许多事情不推一下,结果就会是另外一个局面。”庞辉说道。
陈锁源道:“老庞说得很对。”